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章 严重的问题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过了好半晌,许东才摇了摇头,说道:“牟叔叔,说实话,我不想放弃思晴,而且,我也能保证,让思晴能过上她想要的生活……”

    许东的话还没说完,牟观景摇着头说道:“小许,你太单纯了,牟思晴是我的女儿,她是一个有家人的人,我知道你的钱多,多到可以让她任意挥霍,可是过上那种生活,她就一定会觉得幸福了吗?”

    顿了顿,牟观景又说道:“小许,我知道你的父母去世得早,我也知道你的痛苦,但是我要告诉你,作为一个父亲,要顾及到的,不仅仅只是哪一个孩子,我的父母,我的妻子,我的儿女,甚至是我手下的每一位员工,我都的必须顾及,这是我的责任,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我必须得要做出一些牺牲,作为我的女儿,更是应该义不容辞的担起这份责任,去做她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去做她想做的事……”

    说到这里,牟观景有些激动起来:“我知道,小许你为了我们牟家,为了思晴那丫头,做出过很多的牺牲,我不想说能够补偿你什么,但请你看在我时日无多的份上,答应我的请求!”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牟叔叔,你能把利益说成是责任,我不怪你,我只想要问你一句话,你真的忍心用思晴一生的幸福,去满足你那所谓的责任感?”

    “你……”牟观景捂着胸口,喘着大气,瞪着许东,咬牙说道:“你……你怎么……就知道……思晴离开你……将来……就得不到幸福……就不会幸福?”

    许东怔了怔,牟观景的这个问题,许东当真回答不了,每一个人因为因缘际遇都会改变,包括性格脾气,甚至是认知,自己会变,牟思晴也同样会变。

    说不定,现在的幸福,到将来却会被认为是一种痛苦,而现在的痛苦,到了将来,却又会被认为是一种幸福,谁能说得定,谁又会知道?

    所以,许东根本没法子回答牟观景这个问题。

    沉吟了许久,许东站了起来,看着牟观景,冷冷的说道:“我不会主动放弃思晴的,但是如果思晴他愿意满足你的‘责任感’,我也没什么话好说,哼哼……哼哼……市长的大公子,mba专业的硕士,当真是门当户对的啊……呵呵……呵呵……”

    笑声中,许东推开包间的门,头也不回的大踏步而去。

    牟观景捂着胸口,脸上痛苦以极,好不容易摸出救心丸,倒出几粒,丢进嘴里,勉强咽了下去,颓然跌坐进沙发。

    ……

    牟思晴躺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合头合脑的包着,过了好久,才突然掀开被子,跳下床来,急急匆匆的下了楼,一看客厅里除了孙嫂在打扫卫生,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了。

    牟思晴不由急声问道:“孙嫂,许东呢,许东他人呢?”

    孙嫂停了下来,答道:“许少爷他出去了,还跟我说了,今天的中饭,让我们别等他。”

    “走了多久了,知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走了半个多小时了吧,没跟我说他要去哪里!”

    牟思晴跺了跺脚,一阵风似地,走出大门,只是出了大门没走几步,牟思晴又折身回到客厅里,问孙嫂:“乔小姐呢?知道她在哪里吗?”

    孙嫂答道:“乔小姐是吧,她不是跟桑太太在一起的么,怎么了,你找她有事?”

    牟思晴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很急!”

    孙嫂点了点头:“别急,我这就去叫她……”

    说着,孙嫂放下拖把,去到桑妈妈的房间,去叫乔雁雪出来。

    牟思晴怔了片刻,努力的镇定下来,坐到沙发上,掏出手机,点开屏幕,看了几个号码,找到胖子的手机号,便打了过去。

    不多时,电话里便传来胖子的嬉笑声:“老大,你可是从来都没跟我打过电话的,有什么指示……嘿嘿,你轻点儿,正跟老大打电话呢……”

    胖子没说完,电话里又传出来桑秋霞低低的笑声,估计这会儿胖子正在跟桑秋霞两人谈情说爱,你侬我侬的。

    只是牟思晴却没心思去管胖子他们在干什么,直接问道:“王胖子,许东在你那儿吗?”

    胖子唧唧咕咕的跟桑秋霞说了几句什么,引得桑秋霞又是一阵低低的浅笑,胖子也是打了个哈哈,这才说道:“东哥啊,他没在这边啊,嘿嘿,老大,你可别说你把东哥给我弄丢了啊,要是弄丢了东哥,可没人赔得起的……”

    牟思晴没好气的喝道:“既然你东哥不在,你,王胖子,你听好了,立刻马上给我滚回来!”

    胖子“咦”了一声,过了半晌又才说道:“老大,你今儿是怎么了,像是吃了炸药似的,立刻从来都不跟我这么说话的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你还说,你跟许东两个合伙骗我,这事儿你要不立刻回来给我交代清楚,我要你好看……”牟思晴冲着电话怒吼了一句,随即却掐断了电话。

    挂了胖子的电话,牟思晴又去找许东的电话号码,只是电话打通了,许东却没接,牟思晴一连重拨了三次,几乎每一次都是铃声响到自动挂机,想来,要么就是许东没把电话带在身上,要没,就是许东实在没注意,不知道牟思晴打了电话。

    见许东不接电话,牟思晴惆然若失,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将手机收了回去。

    这时,乔雁雪穿着刚刚买的一套休闲服出来,走到牟思晴身边,微笑了一下,问道:“牟姐姐,你找我有事?”

    牟思晴看了一眼乔雁雪,微微咬了咬嘴唇,稍一沉吟,问道:“雁雪,有件事情我觉得挺好奇,你能不能如实的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什么事情?”乔雁雪好奇地问道。

    “我听胖子说过,据说,许东身上有龙鳞,真的是这样吗?”

    乔雁雪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如实答道:“是的,本来许东并不认识,只是在无意之间从口袋里带了出来,被我跟我爷爷看见了,这才告诉给许东的。”

    牟思晴点了点头,又说道:“听说,龙鳞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神药,几乎能够治愈一切疾病,甚至包括极为严重的创伤!”

    乔雁雪顿了片刻,这才答道:“的确如此!”

    牟思晴顿时寒着脸问道:“可是你、许东,你们两个,却一直都跛着脚走路,这是怎么回事?”

    乔雁雪心里一慌,赶紧说道:“啊……这个不是……是……是……”

    牟思晴盯着乔雁雪的眼睛,急追不舍:“是因为这龙鳞太过珍贵,许东不肯拿出来替你治疗?连他自己的脚,他也不愿意?”

    “没……没有……不是……”

    牟思晴以前是做刑侦的,对于审问之类的技巧,自然不在话下,只三言两语,便逼得乔雁雪语无伦次起来。

    “你跟许东两个为什么都还跛着脚?”

    乔雁雪慌乱之下,赶紧说道:“是……是我们……那几天不是很忙吗,我们都忘记了……”

    牟思晴摇了摇头:“雁雪,我一直都把你看成是亲妹妹,我也知道你很喜欢许东,可是,你知道,我跟许东,很快就要、就要订婚了,雁雪,你们不应该把我当猴耍……”

    说着,牟思晴的眼泪再次留了下来,本来,这的确不怎么关乎乔雁雪的事情,但是牟思晴就觉得委屈,很是委屈,委屈到牟思晴想要大哭一场。

    看着牟思晴流泪,乔雁雪有些慌了手脚,也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为什么跛脚的事情说出来。

    一时之间,整个客厅里面,除了孙嫂用拖把拖地板的声音之外,就剩下牟思晴低低的泣啜。

    好几分钟之后,胖子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本来,从老林苑回来,都坐着车子,胖子自然是累不着,胖子之所以会满头大汗,气喘吁吁,除了要给牟思晴一个“我可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的”的样子之外,胖子其实还有很是紧张。

    不是别的,一直以来,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对自己都是照顾有加,但是现在,胖子凭着多年的经验,牟思晴一挂电话,胖子就感觉到是牟思晴跟许东之间出了问题,而且,问题还极为严重。

    胖子平日里是吊儿郎当的,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许东跟牟思晴之间出现什么问题,那种心情,就如同亲弟弟看着自己的亲哥哥嫂嫂一样。

    所以,胖子很是紧张。

    一进门,看到牟思晴坐在沙发上低头垂泪,而乔雁雪却在一旁手足无措,胖子的心不由一沉,还真是出事了!

    “老大……你们……你们这是在唱哪一出……”本来,胖子还想要表现得幽默一点,但这话说出口,连胖子自己都没觉得有半点儿幽默感存在。

    牟思晴抹了一下眼泪,抬起头来,红着眼对胖子说道:“胖子……你先坐下,有件事情,我想问问你!”

    胖子赶紧说道:“老大,你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对许东有龙鳞的事情知道多少?”牟思晴单刀直入的问道。

    “龙鳞?”胖子摸了摸脑袋:“这事儿,我好像知道一些,但是很模糊,不是很具体,哦,好像说那龙鳞,具有治伤疗毒的奇效,怎么了,老大!”

    “你别问为什么,我听说,那个彼得收过枪伤,十多年了,都只能坐在轮椅上,但是你说过,彼得几乎只是在一夜之间就能站起来,而且行动如常,是这样的么?”

    胖子点了点头,这话,的确是胖子自己告诉给牟思晴的。

    “你记得这个,很好,不过,你看看乔小姐跟许东现在走路的样子,你怎么想?”

    “啊……”胖子一拍脑门,对啊,许东到现在走路还是那样跛着一条腿,虽然并不十分厉害,但绝对很明显,乔雁雪就更不用说了,每走一步,那条腿就像是短了两三寸似的,看起来就特别的别扭,要不是自己早习惯了,还真是不容易将龙鳞与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的跛脚联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