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四章 分一杯羹
一本读|WwんW.『yb→du→.co
    桑秋霞听说许东在医院里,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连忙问许东是怎么回事,怎么才刚回来就进了医院。

    许东苦笑着说道:“不是我,是牟思怡突然发病,我送她到医院来的,秋霞,你给我听好,我这边没有牟家人的号码,没法子直接通知他们,又脱不开身,现在我要你做的是,马上想办法通知牟家的人,让他们派人过来,守护牟思怡……”

    桑秋霞半点儿犹豫也没有,立刻答应了下来,又告诉许东,胖子打电话来问过几次,好像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让许东

    许东挂了电话,将手里的一叠钱,递给那妇女,那妇女犹豫了一下,看样子,这年轻的小伙子是珠宝古玩销售中心的老板,收他这几百千把块钱,会不会没有到时候到他铺子里,让他帮忙打个折来的更实惠?

    人,其实有时就是这样的,有利益的时候,谁都希望能够把利益最大化。

    只是许东懒得跟这妇女多说什么,放下那一叠钱,径直走了出去。

    回到牟思怡的病房,牟思怡还在昏睡,除了牟思怡的体质本来就弱之外,动手术的麻醉药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许东倒是有了一些饿意,毕竟到了现在,都已经快到傍晚了,许东还没能正正经经的吃上一顿饭。

    趁着牟思怡还在昏睡,许东到了医院外面,买了些吃的,又帮牟思怡定了一些能吃的,顺便带回去,等会儿给牟思怡。

    不过,许东也没忘记临时买了一部手机,也没怎么仔细去挑,一切都是用最快的速度完成,然后准备赶快回到病房。

    只是没想到,刚刚出了手机营业厅,许东却被三四个中年人围住,领头的一个精壮汉子眉开眼笑的问道:“小兄弟,你姓许,叫许东,牛哥当铺和老林苑的老板,对吧?”

    许东很是奇怪,这个汉子自己并不认识,而且在自己的印象当中,都没见过,怎么会对自己知道的这么清楚?

    精壮的汉子笑着说道:“许老板,你也用不着奇怪,事情是这样的,有个姓王的老板,给了大价钱,让我们帮他找到你,呵呵……现在终于找到你了!”

    “姓王的老板?”许东更是奇怪,自己刚刚回来,不要说这消息知道的人仅仅只有极少数,更何况,生意上的事情基本上都还没来得及介入,又是哪个姓王的老板这么快就早上自己了,还给了大价钱。

    精壮汉子笑眯眯地点头,说道:“的确是一位姓王的老板,但具体那位老板叫什么名字,联系我们的人也是语焉不详,只是让我们护松你想到滨河路小区。”

    精壮汉子这么一说,许东就更是如坠五里云雾,滨河路小区,那你是自己的家,家里姓王的,就只有胖子那家伙,可是,这老头子说,人家可是花了大价钱的,以胖子那抠门劲儿,会花大价钱来找自己?

    见许东不大相信,精壮子笑眯眯的说道:“许老板如果不相信,跟我们去一趟滨河路不就全明白了,呵呵,这儿又离得不远……”

    许东当然知道这里离滨河路不远,要是坐车的话,最多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路程,不过,现在牟思怡还在医院里躺着,牟家那边有还没人来接替,别说现在立刻回滨河路,就算是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许东也不怎么放心。

    当下,许东淡淡的说道:“大叔,对不起,我现在还有事正忙着,我有个朋友还躺在医院里的,没人照顾,现在怕是跟你们去不了,你们先回去吧?”

    旁边一个同样精壮的光头可就不干了,上前拽着许东,说道:“小伙子,你知道不知道,我们找到你,算是拨了头筹,王老板答应的酬劳,那可不少,你总不能让我们空着手回去吧。”

    这话可就说得直白,而且,也让许东不敢过分的挣扎,不管怎么样,人家来找自己,通知自己,即使是为了钱,也总是出于一番好意,现在让人空着手走路,的确不够意思,再说了,人家都是四五十岁的人,拉拉扯扯的,万一弄出了个磕着碰着,自己岂不是惹事上身。

    当下,许东只得说道:“大叔,我那朋友现在还昏迷不醒,真的需要人照顾,我要走了,万一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另一个的穿着西装的人却在旁边说道:“许老板,这个好说,医院不是有专门替人照顾病人的护理人员吗,交给她们,那也用不了多少钱,你那朋友在哪科哪个病室什么床号,我一个电话过去,保证妥妥帖帖的。”

    把牟思怡交给护理人员,许东当然想过,但许东绝不那样去做,不是万不得已,许东并不喜欢什么事情都拿钱去解决。

    只是许东正要慢慢的跟着几个人细细的解释,自己现在还不能走,没想到,斜刺里钻出几个老头子老太太来,一眼看到许东,立刻又有人叫道:“找到了,快,快打电话……”

    也有一个老头子上前,二话不说,直接拽着大声问道:“许老板,你是被这帮人要挟了?”

    一个白头发的老头子,往许东面前一站,瞪着眼睛对那几个人怒吼道:“就你们这帮人,成天什么好事都不干,就喜欢做这样龌龊的事情,哼哼,你们也不打听打听,这人是谁,赶紧的,给老子散了,要不然,可别怪老子不客气。”

    那精壮的汉子愣了片刻,突然冷冷的笑道:“老爷子,你们也是来找这位许老板的,哼哼,这认可是我们先发现的,你这算什么意思?”

    那白头发的老头子怒道:“什么你们先发现的,我们一直都在暗中盯着的,你们不想干好事儿,我们手里可是有足够的证据。”

    先前拽着许东的那中年人,也哼哼地冷笑道:“我们光明正大的帮王老板找人,我们找到了,你们倒好,想要邀功是吧,好啊,除非你们可以从我身上踏过去……”

    一时之间,两帮人竟然争吵了起来,而且,才吵没几句,两帮人就开始推攘起来。

    一大妈被人轻轻攘了一下,那大妈立刻顺势往地上一趴,还打了个滚,滚得满身都沾满了灰尘,那大妈这才盘脚坐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大哭大叫了起来。

    “我的个天呢……我都一把年纪了,又没招谁没惹谁的,你们这群没良心的,竟然动手打我……”

    那大妈这一哭叫,那精壮的光头一伙,眼看事情可能闹大了,当下也有些慌,其中一个跟老头子争抢许东的人,手一松,竟然直挺挺的往地上倒了下去。

    只听见“呯”的一声,那人的脑袋磕在水泥地面上,不多时,便有血流了出来。

    中年人这边一伙人一看,立刻有人扯着嗓门大嚎了起来:“啊哟,不好了不好了,出人命了……啊哟,兄弟啊,你死得好惨啊……你死得好苦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呢……

    这样一哭一闹,顿时有无数路人围了过来,有不明真相的人,立刻就指责起那几个中年人来:“人家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跟人打架,看把这老大妈打得,真是没天理……”

    也有眼瞅着这事情发生经过的人摇着头,说道:“不对啊,他们两帮人好像都是在寻找那年青人……”

    也有人认出许东来,立刻低声对身边的人说道:“他是许东,我可听说了,有人花了大价钱……”

    旁边立刻又有人好奇的问道:“花了大价钱?不会是得罪了什么人,让人花大价钱收拾他吧。”

    “唉……现在这个世道,真是有钱人的天下……”有人摇头叹息道。

    “不对啊,我听我堂兄说了,说是这个许东是走失了的,他的家人花了大价钱在找他回去……好让我帮忙打听一下他的信息呢……”

    “哦,原来这个许东是走失了的,这么说,他不是傻子就是神经病了……”

    “不对啊,你看人家那精神头儿,哪里看得出来是个傻子或者神经病,你自己才神经病吧……”

    一时之间,大妈声嘶力歇的哭叫声中,以及那个中年人扯着嗓门的嚎哭声中,说什么的都有,而且,越说越稀奇,越说越古怪,场面热闹至极。

    不一会儿,又有几个穿着暴露,胸口肩背上都露出各种各样的刺青花纹的年轻人,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对躺在地上的大妈和那个脑袋磕出血来的中年人看也不看一眼,径自走到许东面前。

    领头的那个年轻人,刻意的把刺在胸口的那条张牙舞爪的龙形刺青暴露出来,让人一看就觉得这人不好惹。

    “这位兄弟,请你跟我走一趟……”

    胸口上有龙头刺青的人年轻人,沉着脸,毫不客气的说道。

    只是许东还没开口说话,拉着许东不放的一个老头子,怒道:“你又是谁,凭什么要让他跟你去走一趟?”

    这年轻人不冷不热的说道:“他不跟我走,你们到哪里去拿钱?”

    老头子呆了呆,随即怒笑道:“我到哪里去拿钱,关你什么事,让开,别在这儿搅合……”

    “哼哼,没有我猫子,你能拿到钱,我就叫你一声二大爷……”

    原来,这年轻人正是胖子道上的朋友,猫子,也是听人说许东在医院附近出现了,这才赶过来的,没想到到了这里一看,竟然是这个场面。

    只是这会儿,那帮中年人和那帮老头子老太太,哪里认得这个猫子,一齐大声呵斥道:“去你个二大爷的,管你是猫子也好,是狗子也好,想从我们手里分杯羹,没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