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六章 你是我的人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笑眯眯的说道:“胖子,人家这也算得上是铁证如山,你要想抵赖,我怎么帮你?”

    胖子这一次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悲愤了起来,九十万,自己这一年到头九万块都没挣到呢,九十万,这不是要自己的命么。

    过了半晌,胖子这才冲着猫子悲愤不已的说道:“两条路给你,要么,把我剁了,能卖零件的卖零件,能卖肥肉的卖肥肉,能卖多少钱,那都归你,要么,就是这十万块,你拿着走人……”

    猫子苦着脸,说道:“王哥,拿你去卖,我哪有那个胆儿啊,可是这十万块可真让我没法子交代啊,你看看,交警那边,你知道的,他们帮着调监控,查号码,就这点儿钱,根本不够让他们塞牙缝儿的……”

    “还有,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直接帮着报了案,这不,派出所的人都过来了的,你说,要不把这事情摆平,那个王八蛋还不得蹲进去,还有就是我手下这些弟兄们,就算是没功劳也有苦劳吧,就算没能直接帮许大哥送回去,怎么着也得给包烟抽抽对吧……”

    “我不管,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我说的十万,就……”胖子差点又把“就十万”这三个字说了出来。

    许东在一旁笑了笑,说道:“猫子兄弟,胖子这家伙,说话时舌头有些打结,再加上你知道,我们铜城人说话的语气就是这个样子,这只能说,你听得有些岔了,不过,话说回来,其实这事儿也不怪大家,我看这样吧,你也还没算是完全按照胖子的要求做到,我们呢,也就不说只给你十万,给你三十万,如何?”

    一来猫子是胖子的朋友,许东不想做的太过分,二来,自己出来也有好大一阵儿了,再耽误下去,牟思怡那边恐怕会有些问题,所以,许东出面来劝说猫子。

    许东说的,绝对算是无可辩驳的道理,就算只给十万,如果胖子在要坚持的话,猫子也就只好认了,不过,许东说,能给三十万,这让猫子简直有点儿喜出望外。

    猫子想了片刻,略略计算了一下需要的开支,勉勉强强还能落到一笔为数不少的钱,当下,猫子苦笑着说道:“既然许大哥都开口说了,我也只能打落牙齿吞进肚子,不过,余下的钱,我要转账,不要现金……”

    许东跟胖子等人哪会不知道猫子要转账的原因,只是许东觉得,自己虽然没多少钱,但这点儿钱,自己也不会看在眼里。

    当下,许东摸了一张卡出来,交到胖子手里,让胖子去给帽子转账,自己跟乔雁雪去照顾牟思怡,等待牟家的人到来。

    这件事情,最终以许东莫名其妙的损失二十万块钱,终于告一段落,所幸许东根本不会去计较钱多钱少,也许在哪个时候,自己牙关一紧,十个二十个二十万,就回来了也说不一定。

    只是胖子走了之后,乔雁雪跟这许东一边往牟思怡的病房去,一边跟许东说了家里刚刚发生的事情。

    听说牟观景直接从家里将牟思晴带走,还让乔雁雪跟胖子两个人给自己带话,许东的一颗心沉了下去,好半晌也不再说一句话。

    原本牟思晴在许东心里,是一个敢爱敢恨敢做自己想做的事的人,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牟思晴居然还是屈服于牟观景了。

    一时之间,往日里无数和牟思晴在一起的情景,一幕一幕的涌上心头,许东心里一阵酸楚,黯然半晌,叹了一口气,喃喃念道:“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见许东受到如此挫折,却又念出这样的诗词,乔雁雪忍不住赞道:“好个天涯何处无芳草,好个多情却被无情恼!许东,你成熟很多了,我没看错你!”

    许东看了一眼乔雁雪,苦笑着说道:“你什么意思?”

    乔雁雪微微一笑,答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嗯,我这人眼光一向独到,所以不会看错人的。”

    “你这是趁人之危,趁虚而入,我跟老大……跟老大……”许东失声说道。

    乔雁雪咯咯的笑道:“思晴姐可是主动放弃你的,也就是说,你现在是被人甩了,也就是只有我才会对你不嫌不弃,格格……你知足了吧你……”

    “可是思晴她……”

    不等许东说完,乔雁雪又咯咯笑道:“你是说思晴姐姐有可能回心转意吧,咯咯……也说不定还真有这个可能,不过,既然我这么喜欢你,你又那么喜欢她,我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只是,这话我可要说在前面,以后,思晴姐要是再回来,那她就只能叫我‘姐’了。”

    许东怪异之极的看着乔雁雪,红着脸叫道:“你……”

    许东还没说完,乔雁雪扬手阻止道:“哼,我懒得跟你争这个……牟思怡是住这一层了吧,在什么地方?”

    “在二十六病室,五十三号病床!”许东也不再跟乔雁雪争执下去,简单明了的说了牟思怡所在的地方。

    进了病室,牟思怡还在熟睡,不过,看样子,麻醉药劲儿也快过去了,估计麻醉药失效之后,牟思怡就会醒过来。

    两个人默默的坐到床边,这病室里还有另一个病人,这会儿也醒了过来,再要说话,也就不能无所顾忌了。

    只是直到胖子那家伙进了病房之后,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牟家的人,却依旧还没过来,乔雁雪、胖子两个人轮番直接给牟思晴打了好几通电话,牟思晴却一个也没接。

    打电话问桑秋霞那边的情况,桑秋霞也说很奇怪,牟家这会儿大门紧闭,敲门也没人应声,估计是全都出门儿去了,到现在,桑秋霞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人。

    许东想了好一阵,才对桑秋霞说,既然找不到人,也就只能暂时作罢,反正现在牟思怡有自己跟乔雁雪、胖子等人守着,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等到能打通他们的电话之后,再通知他们吧。

    许东看着窗的夕阳一点儿一点儿的往下沉,许东面前收拾心情,吩咐桑秋霞,现在天快黑了,一个人呆在外面,也不安全,还是早点回来。

    胖子把一些许东许要的号码报给了许东,又在病室里呆了一阵,便无聊起来,跟许东说,这里照顾牟思怡,有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也就差不多了,自己还是先行告退。

    本来许东还想留着胖子在这里,需要的时候帮忙跑跑腿儿,乔艳雪却悄悄告诉许东:“今天晚上,秋雨会回来一趟,还是让胖子先回去吧……”

    许东怔了怔,只得让胖子屁颠儿屁颠儿先回去。

    胖子走了之后没多久,牟思怡便醒了过来,不过,实在是很虚弱,而且,得知自己是因为突发急病,动了手术,还得住院,牟思怡忍不住又流下泪来。

    牟思怡一流眼泪,乔雁雪、许东两个人少不得又是一阵安慰。

    想不到的是,到了这个地步,牟思怡依旧是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哀求许东,一定要许东抽点儿时间过去看看方家伟,当真说得许东心里又是酸楚,又是嫉妒。

    到乔雁雪细细的问了牟思怡,方家伟得的到底是什么病,牟思怡抽抽噎噎半晌,这才说出原委。

    这事情说起来,还真是跟许东有着莫大的关系,也就是上一次,方家伟带着牟思怡,跟许东一行人去到大漠,从天神堡里面带出来的那个盒子,后来经过技术鉴定,里面的确应该是装着东西的,但里面的东西却不见了。

    就因为这件事情,许东离开这一段时间,方家伟走到什么地方都能平白无故的惹出许多麻烦,不到一个月,方家伟年学校也不敢去了,每天都只得呆在家里。

    可就算方家伟躲在家里,又哪里能够躲得过去,各种各样不明不白的无妄之灾,不断地降临到方家伟头上,这两个多月下来,方家伟一下子就显老了不止十岁,但这事情根本就还没算完。

    就在今天早上,牟思怡在方家伟的家门口,都还碰上好几个问方家伟要帐的人,而且还动手打了方家伟一顿,那一帮人还扬言说,只要方家伟还住在铜城,就见一次打一次……

    听这牟思怡哭诉,乔雁雪不由的皱着眉头问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去报警?”

    牟思怡含着眼泪摇了摇头,说,这事情才开始的时候,方家其实就报过警的,而且还抓了两个人,可是,没过几天,那两个人又被放了出来,而且,到了后来,抓进去得多,放出来的也快,到了最近这一段时间,烦得他们根本都懒得再来抓人了。

    许东听到这里,心里倒是稍稍好受了一点儿,方家伟那王八蛋,根本就不是什么好鸟,有这样的下场,应该说是咎由自取,谁让他不好好的做人!

    只是许东心里还是有点儿奇怪,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周金龙、魏哲海等人暗地里却一直都没放弃,难道那块锦帕上,除了有龙鳞草的秘密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秘密?

    另外还有一点,那次天神堡之行,死了那么多的人,难道没人说出来?要知道,那样的事情,一旦捅到桌面上,警方绝对不会不管,一旦警方介入,自己、胖子、牟思晴等人多多少少都应该会有点儿麻烦的。

    可是,到了现在为止,自己这边却半点儿动静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