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一章 赝品真画(1)
一本读|WwんW.『yb→du→.co
    秦羽摇着头说道:“本来,一出现问题,我立刻就去找老头子,希望他能帮我派些人去收拾一下局面,只是老头子把我狠狠地骂了一顿,后来我想想也是,就算是那处矿脉再大上一倍,充其量也就只能是供给我们这样规模的三四家,站在老头子的角度上来说,这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儿私人利益……”

    秦羽的身份很是神秘,许东以前就知道,不过,会神秘到什么地步,许东却无从知晓,但听刚刚秦羽这话里透着的意思,秦羽这身份,恐怕不是一般地方上大人物那么简单。

    所以,许东沉默了一阵,这才说道:“秦大哥,你的意思,是只能让我们自己去解决?”

    秦羽点了点头,气哼哼的说道:“我们千辛万苦做点儿生意,在他们那帮人眼里,也就不过是鸡毛蒜皮,哪能跟他们的‘国家利益’相比!”

    秦羽这么说,许东算是稍微明白了一些,那处矿脉,毕竟不是在国内,如果是在国内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恐怕都还轮不到秦羽去生气。

    但到了国外来说吧,那处矿脉的确不算大,这对站在权力金字塔上层、必须要从全面高度来考虑问题的人来说,的确只能算是“鸡毛蒜皮”。

    只是秦羽这一生气,许东心里,对秦羽的身份也总算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只是许东不敢去把这层纸给捅破而已。

    “用什么样的方法?”许东问道,现在矿脉那边出了问题,要解决问题,也无非是从两个方面入手,一个是用金钱,另外一个就只能是武力!

    要解决这个矛盾,许东偏好于用钱去处理,毕竟,天下的钱,一个人是赚不完的,有钱大家赚,大家也都高兴。

    秦羽再次摇了摇头,沉着脸说道:“我已经试过了,用钱恐怕是解决不了,对方的胃口太大了,一开口,就要五十亿美元!”

    五十亿美元!许东也是一惊,别看刚刚自己的铺子轻轻松松就赚了几千块,真要赚够五十亿美元,那也是许多年以后的事情。

    也就是说,那觊觎矿脉的人,根本就没有能够用钱摆平的可能了,用钱摆不平,那就只能用第二种方法!谁拳头硬,就听谁的。

    秦羽咬着牙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我们自己的利益,就必须得我们自己来保护。”

    许东再次沉默了下来,“自己的利益,自己来保护”,这话是说得不错,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一定得要以牺牲别人的性命为代价?

    见许东有些犹豫了起来,秦羽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许东,我知道你善良仁慈,这件事情你要不要继续参与,我决不强求,不过,我也实话跟你说个明白,这事情,站在我的角度上,我是没法子直接出面了,如果你愿意放弃,我也就只能吧这口气吞下去罢了。”

    秦羽说完这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只是秦羽刚刚说的,不但许东明白,就算是一直都不曾搭话的乔雁雪,也能明白秦羽的处境,秦羽上头还有他老头子,而他老头子又须得“要顾全大局”,如果秦羽直接站出来,显然与他老头子“顾全大局”的要求严重相悖。

    所以,许东如果愿意放弃,秦羽也就只能跟着放弃了。

    一直读不怎么说话的乔雁雪,想了想,望着秦羽,说道:“秦大哥,你放心,许东他有办法也有能力去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不过,许东现在也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等许东处理完这件事之后,立刻就过去。”

    要让自己跟秦羽就这么放弃那处矿脉,许东当然不会,只不过许东在想,要用那种该方法才能更好地达到目的。

    听乔雁雪这么一说,许东也点了点头,说道:“秦大哥,我并不是推诿,也更不会放弃,只是我现在这件事情的确是真的有点儿着急,所以……”

    “会有多大难度?”听许东说不会放弃,秦羽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问道。

    毕竟,许东有要紧事情缠身,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不过好的是,矿脉那边,虽然发生了那样的情况,但自己刚刚勉强恢复了秩序,再要有事情发生,也是后期延续,相信也来得及过去处理,反倒是许东这边的事情,如果真的很重要的话,还得先解决了才好。

    所以,秦羽连什么事情都没问,直接问许东,这件事有多大的难度。

    许东叹了一口气,说道:“周金龙周老前辈,秦大哥还记得吧?”

    秦羽淡淡的一笑,周金龙他怎么会不认得,秦羽跟周金龙还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呢。

    “这件事说起来,原本也跟我没多大的关系……”许东苦笑着说道:“既然秦大哥问起来了,我也不敢隐瞒……”

    “也就是几个月以前,有周金龙周老爷子等人,我们一起找到了一个盒子,后来这个盒子落到了一个叫方家伟的人手里,方家伟原本也是当着众人的面,把盒子打开来,里面却什么也没有,只是后来,经过鉴定,却发现里面曾经装过东西,所以,周老爷子等人就怀疑是方家伟动了手脚……”

    “盒子里面的东西很重要?”秦羽眉头微一皱,后面的事情,秦羽基本上就能想象得到,几乎就不需要许东多说。

    只是许东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不知道,我说过了,这件事原本与我也没多大的关系,可是,我有一个朋友,一定要出面,帮助方家伟,免去麻烦……”

    秦羽也叹息了一声,说道:“可惜,我也还有好些事情要急着去处理,要不然,你这事情,我我倒可以跟你一块儿去处理,嗯,这样吧,待会儿我给周老爷子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再请他对那个方什么的手下留点儿情。”

    秦羽自然不能随口给许东什么保证,但这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就是秦羽已经表明,是可以帮许东的,但是具体的情形,还得问过周金龙之后,才能得出结论。

    秦羽的身份固然不同,但是周金龙跟他有生意上的往来,要顾忌许东,同样还得要顾及到周金龙那方面才成。

    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一齐点了点头,说了声:“那就先谢过了秦大哥!”

    “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好客气的!”秦羽淡淡的笑了笑,站起身来,摸了一张卡,递给桑秋霞,说道:“刷卡吧,我没带那么多现金。”

    桑秋霞一边将包装好的镶金错银壶递给秦羽,一边笑着接过秦羽递过来的银行卡。

    银货两讫,秦羽转头对许东笑了笑说道:“老头子那边给了个差事,说是让我中午十二点顺便去参加一个侄子辈的订婚庆典,据说就在铜城大酒店,有空过去坐坐。”

    许东明白秦羽的意思,人家订婚庆典,能让秦羽的老头子这样身份的人记挂着,那人的来头肯定也不小,再说,到时候在订婚庆典上,肯定还会有许多名人要人,跟秦羽一起过去,自然能够结识到不少的重要人物。

    这对许东是很有帮助,所以,秦羽才让许东过去“坐坐”。

    许东很是感激秦羽的一番好意,当下点头说道:“好,十二点,我准时去酒店。”

    秦羽呵呵的笑了一阵,这才收了银行卡与那只镶金错银壶,出了老林苑。

    送走了秦羽,许东看了看时间,才不到八点!于是跟乔雁雪商量了一下,先去看看方家伟那边的情况,然后再去铜城大酒店跟秦羽汇合。

    李四眼这时有些内急,跟桑秋霞打了个招呼,然后去到后面。

    偏巧这时一个五十来岁,穿着挺普通的大妈,一只手腋下夹着一个长条形的布袋子,一只手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子走了进来。

    一进到铺子里面,这大妈抬眼看了一下许东等人,顿时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又准备转身离开。

    桑秋霞赶紧上前,很是亲热的问道:“大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那大妈抬起有些浑浊的双眼看了看桑秋霞,又看了看许东,叹息了一声,说道:“你们的掌柜似乎没在?我是来当点儿东西的,可是你们的掌柜师傅不在,你们几个年轻人……”

    这大妈的意思,很明显的是人为许东等人太过年轻,对自己要当的东西,肯定所知道不多,不明白这东西的价值,又怎么能给的出来好价钱呢。

    桑秋霞笑了笑,指着许东,亲亲热热的说道:“大妈,不急,这位就是店里的老板,我们掌柜的师傅,过一会儿也会回来,如果方便的话,请大妈稍微等一下,或者直接跟我们老板谈谈,好吗?”

    “我哪能不急啊!”大妈叹了口气:“老头子躺在医院里,就指着我赶紧换点儿钱过去,要去晚了,还能不能见着老头子都还不一定呢……”

    说着,大妈抬起有些脏的衣袖,擦了擦眼角。

    “这样啊,大妈,能不能把你要当的东西给我看看?”许东一听大妈说是赶着换钱救人,当下站了起来。

    那大妈很是有些不舍的将夹在腋下的那个布袋子,递给许东,又说道:“我这是一幅字画,老头子拿去上过鉴宝电视的,老头子平日里都宝贝得不得了,要不是老头子得了尿毒症,需要一大笔钱……”

    才说几句话,大妈又再次抬起有些脏的衣袖,去查原本就很是浑浊的眼睛。

    这时,李四眼刚好回来,一听说大妈来当字画,不由得一怔,眼里顿时冒出来一股急切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