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六章 好心遭狗咬(1)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嘿嘿的笑道:“所以说,平日里,我们就得要仔细的观察,不但要观察的仔细,还要多想一些问题,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赚钱的机会……”

    要说仔细观察,那考究的是眼力,李四眼本身的眼力就不错,但像许东这样细致入微的眼力,脑子之灵活,李四眼自叹不如。

    感叹之余,桑秋霞只问道:“李叔,这张错版票,会有多大的价值?”

    李四眼摇了摇头,说道:“目前,这错版票,也没个明确的行情,炒得高的,也有上百万的交易,最低的,也在三四十万左右。”

    许东却不管这错版票能值多少钱,笑着说道:“秋霞,这张钱,就交给李叔保管,成本嘛,就算成两百块,呵呵,我又赚了两百块……”

    说笑了一阵,眼看时间不太早了,许东跟乔雁雪商量了一下,先去看看方家伟那边的情况,然后再过去跟秦羽汇合,因为顺路,时间上却是绰绰有余。

    出了铺子,外面的街道山又是一如既往的人潮涌动,地摊上各种各样、真的假的古玩玉器,层出不穷,询问声和叫卖声此起彼伏,显得热闹非凡。

    不过这一次,许东却没太去注意那些地摊货,一来因为现在的真东西极为少数,就算有,也算不上有太大的价值,另外,许东也是赶些时间,再说,乔雁雪也是对着许东的耳朵,半玩笑半认真的说道:“许东,你这人挺极端的啊,好起来的时候,恨不得把心肝都掏出来给别人,一旦坏起来,那可就是一肚子的坏水……”

    许东知道乔雁雪说的是什么事情,“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这才说道:“瞧你这话说的得,好的还差不多,那坏的,我真有那么坏吗?”

    乔雁雪撇了撇嘴,紧紧的跟在许东身边,一边走一边说道:“那‘女孩’,就真那么讨厌吗?他要是反应过来了,就算是不来找你的麻烦,岂不是也会忌恨你。”

    许东一边走,一边摇头晃脑的说道:“那样一个赌棍,我拿他一点儿值钱的东西,也算是为他好,就算是记恨我,那又怎么样,我没在乎。”

    “油嘴滑舌,强词夺理……哼哼,我知道你很厉害,不过,许东,今天这事儿,我算是看了出来,你这家伙,除了可以隔空取物之外,还有更厉害的特异能力,说说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能力?”

    许东微微一怔,乔雁雪这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不好对付,许东甚至后悔起来,当初为了取得乔雁雪的信任,自己还真是不应该露那一手隔空取物的本事,现在可好了,一有异常,这丫头自然而然的就联想到了那方面。

    过了片刻,许东才摇了摇头,说道:“隔空取物,你真以为是什么特异能力,那不过就只是一个魔术障眼法,那个大卫·菲尔,还能直接穿越长城,能够把把一列火车直接弄得消失呢,那他岂不就是超人?”

    “装吧,你继续装吧,反正谁信我都不信你这家伙。”

    许东正要再敷衍几句,没想隔着老远,就有一个人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叫着。

    许东仔细一看,原来竟然是胖子这家伙。

    许东一怔,这家伙,不是让自己给支开了的么,怎么又跑回来了?

    胖子嘿嘿的笑着说道:“东哥,我打探清楚了,那个刘茜,就住在秋雨他们高中对面的出租房里,他爸爸跟她妈妈,都在工地上做临时工,搬砖头,嘿嘿,还有一件很巧的事情,你猜猜,是怎么回事?”

    许东看了一眼乔雁雪,略一沉吟,便说道:“你是说,刘茜的爸爸妈妈,在张君成的工地上干活儿?”

    “哎哟,东哥,你的脑子可真是开窍了,这你都能想得出来,佩服佩服,不过,东哥,这车费……”

    “你……”许东没好气的说道:“不是给了你的么,你还要?”

    胖子原本笑眯眯的脸,一下子就哭丧了起来:“东哥,你听我说,现在什么都涨价了,你看,这打一个的士,起步价都五块了,随便找个人问个路,给个十块二十块的,人家还翻着白眼说‘真抠’,你给那点儿,这一趟又是租车又是问路的,哪里还能剩下多少,再说了,这事儿,也算是出公差吧,你总不能老是让我自己掏钱贴本,对吗?”

    许东被胖子搅得没法子了,只得没好气的说道:“要钱是吧,去桑秋霞那边,把这个月的工资领了,不过没奖金。”

    原本许东以为这样一说,胖子会立刻兴高采烈地找桑秋霞拿钱。

    没想到,许东这么一说,胖子竟然一下子就把脑袋低了下去,自己在桑秋霞那边,恐怕别说工资,就是零花钱,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只是胖子低头想了片刻,突然又抬头问道:“东哥,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现在要去的地方是方家伟那边,许东本来就不想带上胖子,胖子这么一问,许东脸上一呆,随即没好气的说道:“没看到啊,我跟你嫂子去散散步……你要不要去当个灯泡?”

    哪知道胖子这家伙这会儿正闲着没事,本想回到店里去陪陪桑秋霞,但是一听到许东说是要出去散步,便立刻联想起,许东既然是散步,没准儿又会从哪个旮旯角落里捡个大漏,这样的好事儿,怎么能没有自己在场呢,

    所以胖子立刻涎着脸,“嘿嘿”的笑道:“你还别说,你既然是跟嫂子去散步,我这灯泡,正好帮你们照照亮,免得你们两个一不小心,走岔了道,栽进了阴沟。”

    许东一怔,没好气的说道:“胖子,你这家伙还真想坏我好事是吧?”

    许东越是这么说,胖子益发不肯相信起来,许东这家伙,在这些事情方面,还嫩得很,一说都会红脸的,现在居然坦坦然然大张旗鼓的说了出来,脸上一些儿羞涩也没有,分明就是在说假话,这德行,胖子哪还不知道。

    一伸手攀在许东的肩上,将嘴巴附在许东的耳朵上,低声笑道:“东哥,我只远远地跟着,你要去开房什么的,我最多在外面等你就是了,误不了你们的好事儿的……嘿嘿,不过你们去办这事儿,喜酒什么的,我就不说了,红包你得给我开一个,我也不贪心,有十万二十万,我也就勉勉强强的收了……”

    许东还想要推迟一下,乔雁雪在一边笑着说道:“走吧,许东,再晚,就来不及了。”

    乔雁雪这么一说,胖子立刻咧着嘴笑道:“东哥,你还是我兄弟不,你看看,嫂子等不及了,你还跟我磨蹭个什么?”

    说着,胖子在许东肩上轻轻捏了一把,还暧昧的跟许东使了个眼色。

    看着胖子那张暧昧得近乎邪恶的脸,许东不由得打了个寒噤,这家伙,还真是在往那个方面想啊,这家伙!

    不得已之下,许东只得挣开胖子的搂抱,没好气的在前面开路。

    从古玩街到方家铺子,其实也并不太远,到了牛哥当铺出来的路口,向右拐个弯,再走上两三百米就到了。

    一路上,胖子喋喋不休的跟许东报告自己打听到的刘茜的情况,说什么刘茜是家里独生女儿,真是长得漂亮,那小脸蛋儿跟嫂子和桑秋霞有的一拼,我远远地看到过,嘿嘿,我小舅子那个眼光还真是不错!

    对了,还有,那小妮子很能吃苦耐劳,都在工地上帮他爸妈搬砖呢,我看了一下,还很孝顺,一口一个“爸”,一口一个“妈”,亲热得不得了……只是她爸爸就不怎么样了,好像身上还带着病……

    许东心里琢磨着方家伟的事情,胖子的啰嗦,也没怎么听进去。

    胖子的“报告”还没做完,三个人便到了方家几个月前才开张的这家铺子。

    想不到的是,这个时候,方家这铺子门口,站了两个大汉,横眉立目的黑门神一般,看得人直心惊肉跳,使得过路的人都要绕开一些,根本不敢靠近方家铺子,就更不用说去方家铺子里面做买卖了。

    胖子知道许东是有事要做,但没想到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来的地方竟然是方家铺子,这让胖子大跌眼镜,这地方有什么好来的,何况门口还有两个瘟神一般的人守着。

    许东也不顾及那两个大汉,抬脚就往方家铺子里走,没想到那两个大汉一起伸出手来将许东拦住,左边的那个大汉沉声喝道:“小兄弟,这段时间里面不营业,要有什么生意,麻烦你到别处去做。”

    许东抬眼看了看那两个大汉,很是礼貌的问了一句:“两位大哥,我不是来做什么生意的,我是来找里面的一个朋友的。”

    右边的那个大汉瞪了许东一眼,恶声恶气的喝道:“里面没你的什么朋友,你们赶紧走开罢,免得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胖子在许东身后,挤着想要上前跟这两个大汉理论一下,许东轻轻将胖子推到一边,又上前一步,微微一笑,不亢不卑的说道:“两位大哥也不是外人,我也不妨直说,我今天来,是想找找周金龙周老爷子,要是他不在,找魏哲海也行。”

    那两大汉俱是一怔,随即,左边的那大汉又沉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呃,我是干什么的并不重要,不过跟周老爷子也算是有点儿生意上的往来,至于魏哲海,也就跟我一起出生入死过两次而已。”许东不紧不慢地说道。

    那两个大汉又对望了一眼,右边那个大汉依旧恶狠狠地说道:“少说废话,这里面没有你说的什么周金龙,也没有什么魏哲海,快走开……”

    许东呵呵一笑,说道:“两位大哥,如果没有周金龙跟魏哲海两位在这里,把你们领头的人叫出来,就说我许东要见他……”

    “你是许东!”那两个大汉脸上的肌肉瞬间抖动了一下,又相互对望了一眼,想来,对“许东”这个名字,两个人并不是很陌生,但就是没见过许东本人,所以并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