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八章 送上门的生意
一本读|WwんW.『yb→du→.co
    眼看着许东被打,方德宜嘴角路出一丝笑意,不过,这一丝笑意,很快就被惊讶代替了。

    方家伟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冷漠异常的看着许东,但是那眼里,却藏不住那一抹惊惧和恨意,以致方德宜连连像方家伟递眼色,方家伟也没发觉。

    刀疤脸怔了片刻,这才“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叫声凄厉,如同狼嚎,打许东的那支右手也软软的垂了下去。

    惨叫声中,豆大的汗水,也从头上滚落了下来。

    “刀疤……你……怎么样了……”那两个大汉,几乎是一齐越过许东,扑到刀疤脸身边,去看情况。

    “我的手……断了……”刀疤脸满头大汗,一脸扭曲,眼睛盯着许东,断断续续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那两个大汉对望了一眼,不能置信的嘀咕道,刚才的情形,可是他们两个都亲眼看到的。

    刀疤脸一拳打在许东的胸口上,按照他们两个人的估计,许东都会倒飞出去好几步,没想到许东没事,刀疤脸自己的手倒断了,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刀疤脸这一拳,要是运足了力气,就算是半寸厚的木板,也能打断的,这可不是吹牛,这是两个人都亲眼看到过的。

    这么厉害的拳头,打在许东身上,竟然连手臂都被反震得断了,这怎么可能?

    两个大汉紧张之极的看着许东,心里揣磨着,到底要不要帮刀疤脸出口气,但是看看刀疤脸,两个大汉的脑袋上也开始冒出汗水来。

    这时,随后跟了进来的胖子,一看刀疤脸那样子,便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嘿嘿的笑着说道:“周老爷子跟魏哲海没跟你们说过,东哥会很厉害的内功么,沾衣十八跌,金钟罩……你们要不要再尝尝东哥的降龙十八掌……不,是踢狗十八脚……卧槽……”

    那咱两个大汉当然不行许东会有沾衣十八跌、降龙十八掌之类传说中的内家功夫,因为许东太年轻了,就算是打娘肚子里就开始练气功,到现在也不到二十年,而且,胖子那家伙,三五不着二五的调调,换谁谁都不会相信。

    唯一的可能就是许东的确会气功,但在震伤刀疤脸这件事情上,应该是许东事先在胸口上装了钢板之类的,要不然,就没法子解释了。

    所以,胖子这么一叫,两个大汉反而得出一个结论,许东也是练家子,只不过,没胖子说的那么神,震伤刀疤脸,也是事先有着防护的而已。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几位,得罪了,你们现在可以走人了,不过,记得跟周老爷子他们说上一声,别再纠缠方家伟,有空的话,我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许东在这边谈笑自如,那边的方家伟终于回过神来,满眼怨毒的转过头去,用眼神跟方德宜交流起来。

    在方家伟看来,应该是许东拿走了盒子里的那件东西,这才让许东又了现在这样的能力,但那东西,原本就应该是属于自己的。

    方德宜却摇了摇头,一脸冷漠的看了一眼许东,示意方家伟,具传说,盒子里面的东西,远远还达不到许东刚刚表现的这样神奇,说不定,许东应该是有其他的巧遇,不过,这种巧遇,是凭着那盒子里面的东西也说不一定……

    方家伟看着方德宜,一脸的嫉妒和愤恨,总有一天,许东拿走的东西,自己都会让他十倍百倍的吐出来!

    方德宜也露出一个坚定的眼神,回应方家伟。

    这时,那两个大汉扶着痛得快要晕过去的刀疤脸,既不想就这么走人,又不敢找许东讨个公道,一时之间尴尬至极的站在那里。

    乔雁雪慢慢的走到刀疤脸等人面前,淡淡的说道:“大家原本都熟人,原本也不该动手,不过,事已至此,你们还是赶紧送他上医院吧……”

    乔雁雪这么一说,那两个大汉这才如梦初醒,再要在这里耽搁下去,这刀疤脸可就快要撑不下去了,再说,周金龙等人原来就有交代,要让着许东几分,何况,现在,许东有防护在身,自己两个人就算一起上前,也未必能讨到好处。

    所以,乔雁雪的话一说完,两个大汉直接架着刀疤脸,出门而去。

    胖子在后面不停地大叫:“记住了啊,一定要告诉周老爷子一声,就说这刀疤脸兄弟,一拳打在我东哥身上,自己反倒把手打折了……”

    那两个大汉架着刀疤脸,落荒而逃,那你还去估计胖子的大喊大叫。

    打发走刀疤脸一伙人,许东拍了拍手,转过头去,对坐在角落里的方家伟摇了摇头,说道:“学长,牟思怡病了,动了手术,是她让我过来解决这件事情的,没其他的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不等方家伟搭话,胖子又在一边笑着说道:“哎呀,你就是家伟哥啊,啧啧……怎么弄成这幅德行了啊,你看你这鸡皮鹤发的,都快赶上五六十岁的老人了,呵呵……看来,是日子不长了啊……”

    “胖子……”许东打断胖子的话头,虽然是受牟思怡之托,过来解决方家伟的麻烦的,好歹还有个人情,但胖子这家伙还真是能拉仇恨,这么一说,反而成了是过来看笑话似的。

    偏偏在这个时候,方家伟方德宜叔侄两个交换了几回眼神之后,随即站了起来,走到许东面前,一伸手,握着许东的一只手,一脸悲愤的说道:“表弟,这次对了亏了你,你的大恩大德,我方家伟没齿难忘……”

    许东从方家伟的手里,把手抽了回来,淡淡的说道:“有空去看看思怡吧,或许对她的病,会有些好处。”

    方家伟擦了擦眼角,点了点头,说道:“待会儿我就过去,多谢表弟了。”

    许东微微叹了一口气,牟思怡对方家伟可谓用情至深,如果方家伟真能过去看看牟思怡,一来自己也算交了一个差事,再说,方家伟能够回心转意,兴许,以后自己也就没这么多的麻烦了。

    这时,看着许东挨打的时候幸灾乐祸,看着刀疤脸被反震受伤又很是吃惊的方德宜,终于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一直走到许东跟前,这才苦笑着,却很是亲切的说道:“小许,我这铺子,多亏了你,我们方家,都对你感激不尽……”

    许东知道这方德宜说的是小孩子都能看出来虚伪的话,也只得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方叔,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们就先走了,那边还有件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方德宜一把拽着许东,说道:“有事,我当然还有事,不过,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许东怔了怔,说来话长就不要说了罢,知道说来话长还要说,这样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方德宜这家伙才能做得出来。

    方德宜伸出手指,把厚厚的眼镜往上推了推,这才说道:“是这样的,出了这事儿,你也看到了,我这铺子,算是废了,我就是想跟小许你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我们两家能不能把生意做到一块儿……”

    许东、乔雁雪、胖子桑个人都是一怔,方德宜这家伙又在打什么主意?

    “咳咳……”方德宜咳嗽了两声,又继续说道:“其实我早就看出来小许你很有做生意的天分,我这铺子,交给你们打理,肯定能够做得风生水起……”

    许东几乎都没多想,摇了摇头:“对不起,方叔,我自己现在就已经有了两间铺子,再说,我这人一向疏懒,对生意上的事情,实在是不愿管理,您老这铺子,还是您老自己打理吧。”

    见许东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方德宜微微叹息了一声:“小许,你好好的考虑考虑,在各方面上的巨大优势……”

    方德宜还没说完,胖子这次很是少有的拽着许东,一边往外走一边笑道:“东哥,这送上门的生意,有时候也不见得就是馅饼,而是陷阱,嘿嘿,这个你相信么……”

    许东一边半推半就的往外走,一边说道:“方叔,我走了,这事情,我也不会怎么去考虑……再多,我真应付不过来……”

    等许东等人出了铺子,方德宜才转过脑袋,问方家伟:“家伟,你觉得他来帮我们,真的只是为了牟思怡那丫头?”

    方家伟微微点了点头:“原本我也怀疑许东来帮我们的目的,但是你看,他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你的要求,再说,许东的脾气,我也算是摸着了几分,一般来说,他不会趁人之危。”

    “那接下来怎么办?”方德宜痛惜的看着铺子里面空荡荡的货架,这两个月来,不断出现的麻烦,让这个原本日进斗金的铺子,就这么完了,方德宜实在不甘心得很。

    方家伟也叹了一口气,问道:“你那边还能拿多少钱出来?”

    方德宜摇了摇头:“不超过十万!”

    “我得去看看牟思怡……”

    “你确定要那么去做?”方德宜皱着眉头问道。

    “也许,那是我们能重新振作起来,打倒许东的唯一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