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九章 试探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被胖子拽着,出了方家铺子,嘿嘿地笑着问道:“东哥,你出来一趟,不会就为了这家伙那点儿破事吧,要不,回古玩街逛逛去。”

    胖子那心思,许东是知道的,去古玩街逛逛,胖子还不就是指着自己去捡两件小漏,缓解一下他经济上的“压力”,可是自己答应过秦羽,要去铜城大酒店跟他汇合。

    许东笑眯眯的看着胖子,说道:“胖子,你是真穷还是假穷啊,这几个月的奖金、分红什么的,不说够你花上一辈子,十年总够了吧,你真那么差钱?”

    胖子涎着脸说道:“东哥,你是一家人不知道一家人的苦处啊!你看,你跟乔……嫂子,那可都是大户人家出生的孩子,又有挣钱的手段,再说了,你看,为了嫂子,你出手那个大方,几个亿几十个亿,每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乔雁雪在一旁嗔道:“胖子,你们两个好好的说,干嘛又扯上我了?”

    胖子赶紧笑着说道:“我那只不过是打个比方,打个比方,这么说吧,……你看啊,要跟秋雨搞好关系,又要巴结秋霞,还有个丈母娘,也不能撇在一边吧,可这钱,哗哗的跟流水似的,今儿个进一百,马上就溜出去一千,一地儿赶不上一地儿啊……”

    “好了好了,有机会的话,我好好的帮你这总可以了吧,现在,秦羽秦大哥在铜城大酒店,说是要参加一个订婚庆典,让我过去见识见识那些显赫要人,他这是在帮我们,你去不去?”

    一听说在铜城大酒店参加订婚庆典,胖子的口水一下子又流了出来,赶紧眉开眼笑的问道:“秦大哥,他什么时候来的?谁订婚啊?”

    许东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胖子你还不知道吧,我们那个矿脉,出了问题,秦大哥专门过来找我们想办法解决的,谁订婚,这事儿我忘记问了,亲大哥也只说是他的一个侄子辈的,具体是谁,还真是不知道。”

    胖子“哦”了一声,又愤愤不平的骂道:“谁啊,谁敢打矿脉的主意?活得不耐烦了是吧?不知道那矿脉有东哥的股份……”

    许东止住胖子胡乱骂下去,说道:“这件事要怎么处理,具体也还没个可行的方案,还是先去跟秦大哥汇合之后再想对策。”

    胖子点了点头,一脸憋屈不已,那处矿脉,能够给大家都带来数不尽的钞票,人家打它的主意,这不是要断了自己的财源么,胖子还指着这笔收入娶老婆生孩子过日子呢,打它的注意,这让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胖子骂骂咧咧的,跟着许东、乔雁雪两个,打了一辆的士,前往同城大酒店。

    铜城大酒店原本离这里也不远,不过是十多分钟的车程,只是今天虽然是星期天,但是到了快到中午这一阵,路上依旧拥挤得厉害,走了不到一半,就被堵了好几次,白白浪费了将近半个小时。

    胖子这家伙心里愤恨那想要夺取矿脉,断了自己的财路的人,一气之下,下了出租车,要跟许东、乔雁雪等人徒步过去。

    本来,到了这地方,离铜城大酒店也就没多远了,堵车的情况,顶多也就还能发生三四次,但胖子坚持不再坐车了,说这样坐着一步一步的往前挪,还不如下车走走,还可以锻炼锻炼身体。

    许东看了看时间,与预定汇合的时间也还有一个多小时,也就只好由着胖子,下车跟胖子一块儿遛跶。

    下了车子之后,许东倒也有些庆幸,看着一眼望不到头,停滞的车流,真坐车,估计还得浪费掉半个小时也说不一定。

    胖子选了一条最近的道路,估计只需要半个小时也就能够到达,所以,也不着急,一边跟许东、乔雁雪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发着牢骚,一边慢腾腾的赶路。

    路过一条比较狭窄的巷道时,三个人在巷道口的小摊子上买了几支矿泉水,刚刚才拧开矿泉水盖儿,斜刺里突然冲出来一彪人马,一眨眼间将许东等人团团围住。

    许东吃了一惊,这些人自己一个也不认识,就算是脸熟的也没有一个,更不知道这伙人什么目的,最让许东心惊的是,这伙人身上,都带着家伙。

    本来,要是许东一个人,倒也没什么可怕的,但现在身边还有乔雁雪、胖子两个人,尤其是胖子这家伙,基本上就没什么防护能力,一个照顾不周,被人弄成什么样子,也是说不一定的。

    许东脑子里急速的转了一遍,想要找出来这伙人的领头是谁,以便擒贼想擒王,但是让许东有些失望的是,看不出来这伙人当中的领头人是谁!估计,领头的,正躲在暗处正监视着这边。

    这伙人围住许东等人,半句多话也不说,直接撩起家伙,朝着许东等人就直接动起手来。

    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将手里的矿泉水瓶扔了出去,同时将胖子拉到身后,自己则挡在胖子身前。

    估计这帮人也只是为了教训教训许东等人,砍刀之类的利器倒是没有,几乎所有的家伙也都只是木棒,杀伤力最大的也仅仅只是两跟钢管。

    最开先冲上来的两个人,扬起手里的木棒子,向许东当头砸了下来,只是许东哪里容得他们砸到自己的脑袋,一伸手,轻而易举的抓住两根木棒,顺便朝着右边的那个人的大腿上踢了一脚。

    还好许东总算是手下留情,把力道控制在仅仅只能把这个人踢得倒退出去的程度。

    毕竟这是在国内,再说,这些人虽然现在并不认识,但没准儿以后就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况,看着样子就知道,这些人多半也只是受人指示,本身跟自己并没什么血海深仇,所以,只要能干翻他们,也就用不着下死手。

    只是那个被许东一脚踢在大腿上的人,一连倒退了好几步,最后居然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最后一双手按着被许东踢了一脚的大腿,大声惨叫了起来。

    被许东夺了手里的木棒的另一个人,在木棒被夺走的那一瞬间,吓得“哇”的一声大叫,扭头就跑。

    只是这家伙背后站了好几个人,被这家伙转身一逃,反而阻住了几个人的脚步,使得许东有了眨眼间的机会,将手里的木棒塞给身后的胖子。

    胖子这家伙,原本手里没有武器,也就只好躲在许东跟乔雁雪身后,不敢跟那一帮人硬抗,但是现在从许东手里接过了木棒,胆气立刻暴涨了起来。

    从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身后往前一挤,大吼了一声:“妈拉个巴子……”

    吼声还没完,被许东揪过来放倒在地踩在脚下的人一绊,胖子直接一个个大马趴,扑了出去,而且,是踉踉跄跄的直接扑进了那一伙人中间去了。

    等胖子站稳身子,身上都不知道挨了多少下,打得胖子抱着脑袋又鼠窜了回来。

    乔雁雪这边一对三,虽然并不吃力,但是要放到那三个人,倒也很不容易。

    这主要是乔雁雪顾虑着自己只是一个“外国人”的身份,要是在荒郊野外,那也就能由得自己,但这大街闹市之中,一出问题,势必比平常人要麻烦许多。

    所以,乔雁雪除了尽量自保之外,也就不去施展那些能使人致残、甚至毙命的辣手。

    只是这样一来,围攻乔雁雪的那三个人,便以为乔雁雪的身手不过尔尔,要教训教训这样一个女孩子,应该是绰绰有余,而且,有眼睛锐利的人也发现,围攻许东的那些人,简直惨不忍睹,反倒是跟乔雁雪纠缠在一起,安全得多。

    是以,这三个人不遗余力的围攻乔雁雪,绝不过来沾惹许东。

    胖子冒冒失失的挨了一顿胖揍,幸好许东出手得快,将追击胖子的几个人一一放倒在地,后面的还有十几个人,眼看着许东三下五除二,就放倒了将近一半的人,余下的这些人不由得犹豫了起来。

    这些人稍微犹豫的这一刹那间,许东立刻抽身过来,去帮助乔雁雪。

    在这一刻,余下的那些人眼里看到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景象——许东其实比刚刚要恐怖得多,如果说刚才许东只不过是一头让人望而生畏的老虎,现在这一刻,恐怕比一头狮子也还要恐怖得多。

    其实这倒不是有意的在 表现什么,乔雁雪这边的情形,委实让许东很是恼火,乔雁雪一对三,使得乔雁雪屡屡险象环生。

    但许东也明白乔雁雪的顾忌,知道乔雁雪只是在尽量自保,没用上全力,但偏偏这三个人却不知死活,愈加猖狂的对乔雁雪步步紧逼。

    一时之间,许东不知不觉用出了全力,所以,余下的几个人能看到的,也就只有一缕过眼云烟一般的一缕影子。

    等余下的十几个人回过神来,乔雁雪已经跟胖子站到了一起,而围攻乔雁雪那三个人,已经全部摞在一起,被许东踩在了脚底下!

    这只不过是一眨眼间的事情,余下的那几个人全都惊得呆住了,这一架,还要不要再打下去,还能不能打下去啊?

    许东用力跺了一下脚,脚下立刻发出一阵痛苦的叫声,许东再次一跺脚,沉声喝道:“闭嘴……”

    脚下摞在一起的七八个人立刻声息全无——每个人身上原本就像是压了一副石头碾子,被许东再跺上一脚,立刻就像是落了一座山在身上一样,碾子压在身上不会死人,被一座山压一下,马上就会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