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九十章 恩威并用
一本读|WwんW.『yb→du→.co
    等场面清静下来,许东才再次沉声喝道:“说,你们的头儿是谁,什么目的?”

    余下的那十几个人,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站了出来,颤声说道:“好汉,我们的头儿被你踩在脚底下的,至于说要……要……目的,我们真不知道?”

    难怪这余下的十几个人,虽然心惊胆战,却没四散逃窜,原来他们的头儿还被许东踩在脚底下的。

    无缘无故干这样的事情的人,一是为了江湖义气,再就是为了钱财,看着帮人的样子,为了钱财的原因肯定大过了所谓的江湖义气。

    这一点,许东心里还是明白的,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自己多费心思去追查这些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许东从一摞人上面跳了下来,伸手指着刚才说话那汉子,说道:“把你们的头儿给我拎出来……”

    那汉子畏畏缩缩的往前走了两步,却又定住了身子,自己去把头儿拎出来,那不是等于直接把头儿给卖了么,而且,偏偏是在这么多人面前。

    那汉子一犹豫,胖子可就忍不住一腔怒火,捡了根棍子,从许东背后窜了出来,用棍子指着那汉子,吼道:“尼玛,听不懂人话是吗?快过来照我东哥说的话去做……”

    刚刚自己冒冒失失的蹿了出去,身上可没少被这些家伙痛抽,现在,报仇的机会,总算是来了!

    那汉子打了个寒噤,偷偷瞥了一眼许东,但对胖子这家伙却是不屑得很,别看胖子的个儿比许东宽大了一圈儿,要单对单打架的话,还真不是盘菜。

    只是许东冷冷的说道:“你最好听我兄弟一句话,否则,我一定会把你抓过来,让他好好问问你。”

    让许东抓过去,再让胖子好好的问问,这可很明显的威胁,被许东抓过去,最起码,就会弄得像现在还摞在一起的那几个人一样,根本就不可能会有还手之力,再让那胖子来问,还不是任凭胖子任意折磨。

    那汉子犹豫了半晌,终于仰天叹息了一声:“马哥,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那汉子还没叫完,那一摞人里面,立刻有人怒道:“王三,你个王八蛋敢出卖老子……”

    这一下,都不用叫王三的汉子直接过来拎人了,许东顺手揪住马哥的头发,硬生生的从人堆里把他扯了出来。

    马哥也就三十岁左右的的一汉子,不过,比起王三那个儿,还单薄了一些,一双三角眼,凶巴巴的盯着许东,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现在,手下的弟兄全部都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自己要是认了软,这以后,这帮兄弟谁还会卖自己的帐?

    所以,马哥被许东扯了出来,哪怕身上也就只剩下一条破了一个洞,露出白生生一块屁股的裤衩,马哥也依旧高傲的挺着胸脯,昂着脑袋。

    “你就是马哥?说说,谁让你来的,什么目的?”许东的目光,在光着屁股的马哥身上游移不停,似乎在考虑马哥身上哪个部位的肉鲜嫩一些。

    马哥虽然高傲,但是被许东那狮子进餐前的眼神盯着,很快就心惊胆战起来,这他妈的还真像是要割人啊!

    胖子扬着木棍,大踏步走到马哥面前,喝道:“快说……”

    马哥心里虽然打着摆子,但还是嘴硬不已:“有种就给老子的脑袋上来一下,别他妈娘们儿似的……”

    话还没说完,只听“呯”的一声,马哥只觉得眼前突然冒出来无数金灿灿的星星,胖子这家伙还真的有种,还真的敢直接往自己的脑袋上敲!

    “哎玛……你给老子还真打啊……”马哥捧着脑袋,蹲在地上,歪着嘴,看着又把木棒高高举起的胖子。

    胖子嘿嘿的笑道:“不是,我只是玩玩儿……”说着,照着马哥的脑袋又是“呯”的一下。

    马哥顿时口吐白沫,嘴歪眼斜,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胖子见马哥趴在了地上,恨恨的扔了手里的木棒,照着马哥踹了一脚,骂道:“不经打的伙,你们刚刚打我,不也就这么打的么?”

    王三见马哥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心总有些不忍,梗着脖子上前,将马哥扶了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望着许东,说道:“据我所知,马哥是接到一封匿名信,还有一笔钱,指明要我们为难你一下,而且上面还说得很清楚,只是要我们试探试探你们的功夫而已,决不让我们格外严重的伤害到你们!”

    胖子一听,不由得破口大骂了起来,只是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心里却不由得“咯噔”一下,试探自己的功夫,难道是刚刚在方家伟家里出现的那个刀疤脸一伙?

    这应该不可能啊,那刀疤脸,是受了周金龙等人的指派,周金龙不可能不告诉他们自己的一些资料,能打,必定也在那些资料当中,刀疤脸他们又刚刚吃过了一些苦头,没理由还要来试探自己。

    那么除了刀疤脸,有还会有谁拿钱来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

    见许东脸上阴晴不定,王三在马哥的胸前摸了一把,竟然摸出来一个信封,王三略略看了一眼,便送到许东面前,说道:“诺,这就是那封匿名信!兄弟,我们真不知道是谁,马哥他这样子……让我们送他去医院吧……”

    许东伸手接过那个信封,一边看,一边淡淡说道:“放心,你马哥只是在装装样子,省得我兄弟再抽他而已,真要把你马哥打成什么样,我兄弟还没那个心思……你要不信,我再让我兄弟抽他一下,保证他立刻就会蹦起来……”

    被许东直接说破了,马哥再也装不下去了,关键是自己要再装下去的话,说不准胖子那家伙还真的就给自己来上一棍。

    勉勉强强从王三怀里伸直了腰杆,马哥依旧狠狠地说道:“算你狠……”

    许东把目光从那信纸上移开,直接冷冷的瞟了一眼马哥。

    没想到马哥立刻说道:“这信,是个小孩子交到我手上的,就在那边才交到我手上的,大哥,我也是看在有两万块钱,又没特别要求要伤害你到什么程度的份上才动的手,大哥……这江湖上的规矩,也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先前马哥还特别的强硬,不曾想到了这会儿,还没等许东再开口,自个儿就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就说了出来。

    看来,所谓的江湖义气,在他们这帮人眼里,还真是一文不值!

    许东顺着马哥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边,不到一百米远之处,一辆出租车突然启动,迅速的离开。

    许东迅速回想了一下,自己跟乔雁雪等人过来的时候,那辆出租车应该是一直都停在那里的,只是自己绝对没去注意那里面坐着的,到底是什么人。

    乔雁雪在许东身侧瞄了一眼那张信纸,见上面的自己很是潦草,的确没什么署名,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看来,要试探自己这帮人功夫的那个人,经验很是老道,仅仅用一张纸和两万块钱,不露痕迹的就摸到了自己这帮人的底细,这样的对手,还真是可怕。

    许东看了一遍,从这张信纸来看,马哥的确没说谎,到底是受谁指使,真实的目的是什么,马哥一伙人还真是不知道。

    许东不由的苦笑了起来,就两万块钱,这一帮人就敢直接跟人开干,幸好自己跟胖子他们并不是什么嗜血的人,要不然,这两万块都不够他们这帮人的医药费。

    苦笑之后,许东又微微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子,冲着马哥笑了笑,说道:“这一次,我就不计较了,可有一条,以后我要在见到你,我就见一次收拾你一次,而且绝对不会像这一次这样手下留情,信不信由你……”

    顿了顿,许东又从怀里拿出一扎钱来,上面的封条都还清晰可见的整整十万块,在马哥面前晃了晃,又说道:“拿给弟兄们买点儿跌打药酒什么的,可别独吞了啊……”

    本来,许东说以后见一次就会收拾一次,马哥心里早就打定了主意,他妈的,早知道许东这么厉害,又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谁还愿去沾惹啊,别说以后,就算是现在,自己都后悔得要命!

    可是一看许东拿着一块砖头一般的钞票,要自己拿给兄弟们买药治伤,马哥没来由的激动了起来,看着许东,马哥眼里忍不住眼花花直转。

    不过,等马哥一伙回过神来,许东跟胖子等人早就走得老远了。

    胖子很是不忿,马哥一伙人,没来由的打了自己一顿,许东不但不去找回场子,还白白的给扔了十万块钱,自己浑身也是伤啊,许东却连一声也不吭,这兄弟做得!

    乔雁雪看着低着头,自顾自走路的许东,低声跟胖子说道:“胖子,你别误会了许东一番好意……”

    “好意,东哥他现在完全变了,变得懦弱、胆小,又不是我们在惹事,凭什么我们挨了打,还赔人家钱?我想不通!”胖子气哼哼的说道。

    乔雁雪解释道:“胖子,事情远诶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听清楚了,是有人顾他们来试探咱们的,要揪出那个幕后人物,许东他不得不恩威并用,你看明白了吗?”

    “恩威并用?”胖子嘟囔了一句。

    许东回过头来,对胖子淡淡的说道:“有我们在,秋霞他们至少不会有什么麻烦,但是我们谁能保证时时刻刻都守在她们身边呢?给他们一点儿钱,至少,在短时间之内,秋霞她们,我们的铺子,都不会有任何麻烦。”

    一提到桑秋霞,胖子的不满,立刻软化了下来:“说得也是,要对付这帮混混儿,不像东哥这样刚柔并济,恩威并用,还真是有些麻烦……呃,对了,东哥,我这怎么也算是工伤吧,嘿嘿,这医药费用,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