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九十三章 大闹订婚宴(2)
一本读|WwんW.『yb→du→.co
    而且,牟思晴能够平易近人,不仅仅只是这里每一个人都愿意看到的,也是赵家需要的。

    不过,赵良栋当然这么想,好些在门外见过许东的人,以及在场的牟家的一些人,自然心里明白,许东这是来搅局!

    好几个醒悟过来的年轻人,都慢慢的靠了过来。

    一见这些慢慢围过来的人面色不善,秦羽大踏步往前一站,沉声喝道:“你们想过来干什么!”

    有几个根本不认识秦羽是何许人的年轻人,直接撸着袖子,就要上前赶人。

    秦羽冷冷的眺了一眼赵市长,说道:“很好,你们想要动手是吧,我也就告诉你们,这位许小兄弟也是我的救命恩人,现在更是我的合伙人,我带他到这里来,只是想前来观礼,谁要是想跟我这小兄弟过不去,那就尽管往我身上招呼便是!”

    秦羽说这话,直接就自己跟许东的关系给表明出来了,甚至把所有宾客,以及牟家跟赵家两方面的怨诽,直接替许东扛了下来。

    这时,赵市长站了起来,也是沉声喝道:“住手,大家听我说句话!”

    前来道贺的人,基本上也不知道秦羽到底是何许人,虽然秦羽直接替许东扛了,但还是有几个青年人想要上前,但是赵市长这么一喝,那几个年轻人都不由得怔住了。

    晴雨恩恩在这些不知底细的人眼里,什么都不是,但人家赵市长毕竟是主人家,最大的原因更是市里的一把手,他说的话,自然没人敢去违抗。

    顿了顿,赵市长这才说道:“那位是秦家六兄弟,他们秦家,对我算是有救命之恩,今天,六兄弟想要在这里干什么,只要不违反法纪,一律不得阻止!”

    顿了顿,赵市长又沉声说道:“今天这事情,无论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这都是我们赵家跟秦家之间的私事,这是我欠了他们秦家的。”

    在场的几乎有九成以上的人,都是冲着赵市长这一把手才来的,既然赵市长这么说了,那几个眼里冒着怒火的年轻人,顿时一个个的焉了下去。

    只是牟观景大踏步走到秦羽跟前,微微有些谦卑的笑了笑,这才说道:“你们是来观礼的客人,我在这边专门安排了一桌,算是给大家赔罪,几位先这边请!”

    秦羽根本就懒得去理会牟观景,转头去看许东。

    这时,许东总算是勉强恢复过来一些,定定的看着泪如泉涌的牟思晴。

    “许东,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伪装成残疾?”这是牟思晴一直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牟思晴一定要许东帮自己把这块石头搬开。

    许东摸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有些艰涩的摇了摇头,答道:“其实,这个答案,牟叔叔已经用实际行动答复了出来,老……大……我真的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你这是自作自受!害人害己……我都没想到,你会这么幼稚!今天,这里原本是应该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啊!”牟思晴掩面责怪道。

    没想到秦羽冷冷的说道:“牟姑娘,据我所知,你父亲在跟他们交谈时,根本就没提过有关许东的半个字!”

    “这还有什么意义吗?”牟思晴掩面问道。

    秦羽摇了摇头:“这里面的意义,可就很大了,知道我在得知牟姑娘你放弃了许东那一瞬间,我是怎么想的吗?”

    牟思晴不答,也无法回答。

    秦羽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牟观景,又看了看赵市长,随即又重重的说道:“我无意谪贬什么人,做过什么,在那一刻,我只是在想,牟姑娘,你真心喜欢过我这兄弟吗?”

    牟思晴泪流满面,依旧不答,无法回答。

    秦羽看着牟思晴,过了好一会儿,才对许东说道:“许东,我们是来观礼,吃大餐的,呵呵……人家都专门给我们留了一桌,我可是好久都没这口福……”

    秦羽的这个笑话并不好笑,也没人觉得好笑,不过,胖子这家伙倒是扯着嗓子,“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哈哈……是啊,秦大哥,这铜城大酒店的酒席,我可是一辈子也没能吃上几回,咱吃不起啊!”

    “思晴,对不起……”许东努力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对牟思晴说道。

    乔雁雪看着牟思晴,心情很是复杂,只扶着许东,跟在秦羽身后,步趋亦趋。

    虽然在场的许多人,到现在都已经知道了秦羽这人,比赵市长有着更厉害的背景,但在这个时候,也没人愿意跟秦羽搅在一起,哪怕是站在一起,也没人愿意。

    所以,秦羽带着许东一行人,所到之处,其他的人纷纷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让出一条路来。

    秦羽也不去那张专门留下来的桌子,看了看就近一张桌子,便大模大样的过去坐下。

    这张桌子原本是坐满了人的,只是秦羽等人一到,这一座的人便纷纷离开桌子,一霎时间,原本能坐下十几个人的一张大圆桌,仅仅就坐了秦羽、许东、乔雁雪、胖子、魏哲海五个人。

    带秦羽等人落座了,赵家这边请来的司仪,这才有些尴尬的叫道:“好了好了,下面……有请……有请赵市长……给我们讲两句……”

    赵市长缓缓的上台,说了些什么,许东等人并不没去听,倒是胖子,抓起桌上的茅台,满满的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气喝光,再倒上一杯,嘴里喷着酒气,大叫道:“好酒……好酒……”

    嘴里叫着,又伸手从盘子里抓过来一条鸡腿,塞到嘴里,一边啃一边大叫道:“好吃好吃,呃,你们怎么不吃……”

    前来观礼的人,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几曾跟胖子等人这样“下作无赖”之流的人一起吃过酒席,尤其是看着胖子那副吃相,好多人一下子几乎都没有了胃口,于是,临近胖子等人这一桌的几个邻桌,不由得纷纷再次避开一些,让秦羽这一桌周围都空出来一大片地方。

    但胖子这家伙绝对不肯就此罢休,见邻桌的空出来一些位置,便吆五喝六的大叫道:“呃,各位,都坐下吃啊……吃啊……”

    这叫声,震得台上讲话的赵市长都难以为继。

    原本像赵市长这样的身份,在台上讲话,无论是谁,都会屏神静气的听着,偏偏胖子这家伙,吆五喝六的,明明就是要跟赵市长唱对台戏。

    旁边一个大妈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由得翻着白眼对胖子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家教,人家都这么容忍你们,你满还想要怎么样?”

    这大妈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胖子顿时大声笑道:“我爹娘死得早,倒也真是没给我什么家教,不过我也就奇了怪了,像大妈这样的人,怎么会跟我们这些人一样啊……”

    “小流氓……我怎么会跟你一样!”那大妈不屑的瞥了一眼胖子,骂道。

    胖子呵呵的笑道:“说的是,我本来就是一个小流氓,所以,不像大妈你是见过了许多小流氓的老流氓!”

    “你……”这大妈绝对是有身份的人,被胖子顺口就说成了是老流氓,这大妈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当下便站起来,要找胖子理论。

    胖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自己没法子阻止牟思晴跟赵良栋订婚,但用些小手段,在这订婚宴上恶心恶心牟家的人,也算是出一口恶气。

    这时,牟观景过来,沉声说道:“小王,我们之间,不管有什么恩怨,待会儿我自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我不希望在思晴的订婚宴上,再闹出什么事情来!否则,我们牟家……”

    胖子冷冷的笑道:“嘿嘿,否则怎么样,我知道你们牟家财大势粗,能够向捏死几只蚂蚁一样捏死我们,对吗?不过我很怀疑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牟景观的看了看秦羽,这人是赵市长的老上级的儿子,连赵市长都很是纵容,在他面前,牟景观自然不敢用江湖上的那些手段来对付胖子等人。

    “……小王,小许,算我求你们一次,这份人情,以后有机会我牟景观定当加倍奉还,如何?”

    “人情,呵呵……”胖子大声大气的笑道:“我不明白你这是‘人情’两个字,是想要威胁我,还是说我这人情送的不够大,哈哈……”

    这时,在台上讲完话的赵市长,也端了一杯酒过来,也不管牟观景,径直站到秦羽对面,向秦羽举了举杯,说道:“六兄弟,无论有什么得罪之处,我自罚三杯酒,以示赔礼,如何?”

    说着,赵市长不等秦羽说话,一口喝光了大半杯茅台,又倒上一杯。

    正要再喝,秦羽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也就是奉了老头子的命令,过来吃顿饭喝杯酒而已,陪礼什么的,绝对没我什么事,呵呵,不过,我话可说在头里了,以后我这救命兄弟的铺子里面,有事没事出现一帮兄弟,这个费那个违规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呵呵,那可就是冲着我来的……”

    秦羽这意思,可是绝对明确,许东是自己救命恩人,他铺子里面的事情,要有人暗下黑手,那就是不给秦羽的面子。

    赵市长呆了呆,婉言说道:“六兄弟,有些事情,我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给你什么保证,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原则之内的事情,绝不徇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