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九十四章 给我三年
一本读|WwんW.『yb→du→.co
    赵市长说完,再次将刚倒出来的酒一饮而尽,随即向牟观景招了招手,说道:“别站着,来来来,我们坐下说。”

    牟观景很是尴尬的坐了下来,等牟观景坐了下来,赵市长又倒了一杯酒,对着几个人稍微举了举,一口喝了下去,这才说道:“六兄弟,老牟,儿女的事情,我本来也不想要多管,但是今天来了,这话,我可要说明白,这件事情,也怪我没仔细的问清楚,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牵涉,这是我的工作没做到,对不起几位了。”

    酒也认罚了,道歉的话也说了,赵市长把这面子,也算是给秦羽、胖子、许东等人给足了。

    按照常理来说,接下来,赵市长就应该是提点儿条件,规劝规劝胖子等人,这时节,不要再闹下去了。

    没想到,赵市长仅仅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老牟,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依旧有效,那几个项目,就现在来说,放眼铜城,也就你们牟家有这个实力,不过,在良栋的事情上,我真的不想管得太多!”

    牟观景一脸苦涩,点着头说道:“赵市长,这事情应该怪我没把事情说清楚才是,不过,思晴那丫头,真的是有这个……”

    赵市长呵呵一笑:“不说这个,我说了,儿女的事情,我不想去管那么多,来来来,六兄弟,这几位,咱们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吃好了喝好了,该忙啥忙啥!”

    只是虽然大中午了,秦羽、许东等人,哪有什么胃口在这里吃吃喝喝。

    许东站了起来,对赵市长微微弯了弯腰,很是客气的说道:“对不起,我们也很是冒昧……”

    赵市长看了一眼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你就是那个帮助老胡破了几桩大案的小许!呵呵,的确是个人才,不过,小许,你的才能,应该用在正道上面,这对你将来的发展空间,才会有更大的帮助,我可是很看好你啊,呵呵……”

    像赵市长这样的人,自然不会把话说得彻底、露骨,那不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可以做的事情。

    许东自然明白这话的弦外之音,这以后,要是自己规规矩矩的也就罢了,否则,赵市长有不下一百种法子,名正言顺的让自己的日子难过得很。

    不过对于这一点,许东倒是不会放在心上,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也好,自己做贼心虚也好,事已至此,就算想要挽回,也没有了那个可能。

    ——谁让自己在今天这个场合之下,让赵市长根本下不了台呢!

    所以,许东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多谢抬举,为了不继续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这就离开。”

    “哎!不急不急,你看看,不管怎么样,几位都是贵客,我也还有好些话想跟几位谈谈,何必这就要急着走呢?”赵市长客气的笑着说道。

    牟观景也抓过赵市长面前的酒瓶,给自己满上了一杯,然后举着酒杯,对许东说道:“小许,我的确有些对不起你,你知道,我是不能喝酒的,但今天这杯酒,我喝了,从此以后,我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如何!”

    许东摇头劝道:“其实我们之间也没什么恩怨,牟叔叔这杯酒,也不必喝了,要不然出了什么问题,我可担当不起!”

    牟观景有很严重的心脏病,许东是知道的,而且,许东还知道,牟观景这病,很是严重,这一杯酒下去,弄不好还真有可能弄出人命来。

    只不过,这话让牟观景听在耳朵里,却很不是滋味,甚至把许东这话的意思听成是一种轻蔑和讥讽。

    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本来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喜结连理,这在牟家上下,原本是一个早已默认了的事实,但是为了那几个市府刚开发的项目,以及牟家以后的前程,牟观景违心的棒打鸳鸯,别说是许东,换成是谁,谁心里也不会好过。

    所以,许东这么一说,牟观景心里自然很不是滋味。

    偏偏胖子在一旁哈哈的笑道:“牟叔叔,上次我跟东哥两个犯浑,把你们家花园弄了个七零八落,平日里也没遇上牟叔叔,今儿个,我也向牟叔叔陪个罪……”

    说着,胖子拿过酒瓶,再次倒了一杯酒,端起来,一饮而尽。

    “胖子……”许东艰涩的说道:“牟叔叔有心脏病,你记得我们两个犯过一次浑就成,别太过份!”

    胖子的酒量,比许东小了不知道多少倍,这是两杯酒下肚,舌头立刻打起了结来:“没事儿,东哥,我们两个犯浑的事情,这一杯酒喝下去,我们跟牟家之间的恩义,也就……也就……古有割袍断义,划地绝交,我们今儿个,就来个……杯酒断恩情……”

    说着,胖子一抬腿,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啪”的一声,将酒杯摔在地上。

    酒杯落地,顿时粉碎,声响虽然不大,但震得所有的人都是一呆,齐刷刷的把目光转向胖子跟许东等人。

    摔完酒杯,胖子仰头向天,悲愤疾呼:“老大……老大……”

    没叫上两声,胖子自个儿也“咕咚”一声倒了下去。

    胖子他这是不胜酒力,到了这个当儿,醉得昏睡过去,原本这也没什么,但看着胖子趴倒在地上,许东心里也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悲愤。

    抓过桌子上剩下的大半瓶茅台酒,对牟观景等人说道:“好,今天,我也就跟牟叔叔赔个不是,喝了这瓶酒,你我之间,就再也没有半点儿瓜葛!”

    乔雁雪一把拉着许东,柔声劝道:“许东,你能不能别这么莽撞……你刚刚吐过血……”

    许东惨然一笑:“牟叔叔有心脏病,都要喝下这杯酒,我吐几口血,那又算得了什么。”

    说着,一仰头,“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将大半瓶茅台喝了个精光。

    “许东……”不知何时,牟思晴走到许东身畔,一把将许东手里的酒瓶子夺了过去,只是这个时候,这酒瓶里面已经滴酒无存。

    牟思晴脸上呆了呆,一气之下从邻桌砸抓过来一瓶还没开封的二锅头,拧开盖子,泪流满面的说道:“好,许东,你要闹是吧,你想要寻死是吧,我陪你一齐去死!”

    跟着过来的赵良栋,一伸手拉住牟思晴的胳膊,颤声说道:“阿晴,你干什么?你这样值得么?”

    牟思晴凄然一笑:“赵良栋,你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我的生活里面,但是今天,我有句话要问你……”

    赵良栋赶紧说道:“阿晴,你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我都依着你就是,但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啊!”

    “赵良栋,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欢我,但是,我如果要你等我三年,你答应不答应?”牟思晴盯着赵良栋,眼泪哗哗的直流。

    “阿晴……”赵良栋伸手将金丝眼镜摘了下来,又擦了擦眼角,戴回眼镜之后,这才温柔的答道:“阿晴,别说三年,五年、十年,我都等你!只要你答应我,一辈子我都等!”

    “好!”牟思晴一仰脖子,咕嘟嘟的将一瓶二锅头,也喝了个一滴不剩。

    喝完,牟思晴已经是摇摇欲坠,但牟思晴努力稳住身形,盯着许东,说道:“许东,你听见了,三年!三年之后……”

    话未说完,牟思晴身子一软,向地上软瘫了下去。

    赵良栋立刻伸手,见牟思晴扶住,转头大叫道:“救护车……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话音还未落地,牟观景“啊”了一声,从椅子上滑到了地上。

    一眨眼之间,胖子瘫趴在地上,牟思晴被酒精烧得人事不省,牟观景终于撑不住,心脏病发作。

    所有的人顿时乱成了一团,有打电话叫救护车的,又大声呵斥许东等人的,也有明白了事情真相,而鄙夷牟家的,更有不少人眼看着这种场面,心里不忍,偷偷要溜的,也有冲上前来,要将牟观景送进医院的,不一而足,乱成一片。

    许东一看这种场面,一颗心都忍不住一抖,当下站到桌子上,大声喝道:“别乱……别乱动……”

    赵市长冷冷的看着秦羽,又看了看许东,终于站了起来,沉声喝道:“大家不要乱!”

    赵市长有赵市长的威严,沉声喝叫之下,混乱不堪的场面,立刻静止了下来。

    只是这些人再去看许东时,许东已经不见了。

    这时,许东早已跳下桌子,将牟观景平放在地上,运气异能,灌入牟观景的体内。

    牟观景的心脏病,原本就与膏肓只有一线之隔,今日接连受到巨大刺激,猝然发病,实际上已经到了命悬一线,仅仅只剩下微弱游丝气息的地步,倘若是再有耽误,恐怕还等不及进到医院,便会一命归西。

    许东虽然心情苍凉,又连连吐血,对身体机能影响之大,实在是到了难以估计的程度,但许东心地善良,终究还是不忍看着让牟观景横尸当场,凭着一股子义气,不顾一切的运起全部异能,竭尽全力的修复牟观景的心脏。

    不多时,许东的头上便汗水涔涔,最后这些汗水竟然变成一股淡淡的雾气。

    这是许东不顾一切的运用异能,导致体内水分加速蒸发所致,不过,能把冒出来的汗水,再用体温蒸发成雾气,可以想象得出来,许东所用异能剧烈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