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三章 不期而遇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沉吟了许久,首先是考虑人员方面的代价,怪不得,按照秦羽的想法,多半是秦羽出钱出力却不出面,由自己带队过去,这样的话,才不会给秦羽的老头子惹出格外的麻烦。

    至于钱财方面,秦羽本来就是做生意的,这个自然不在话下。

    “芭珠、苗谊,你们两个不要过多担心,就在这里好好的住下,过不了两天,我会亲自跟你们走一趟!”

    “你……会跟我们去一趟?”苗谊跟芭珠两个俱是惊喜不已的看着许东。

    原本苗谊跟芭珠也没想过许东会过去,毕竟许东他们都是有钱的人,越是有钱的人就会越是顾惜自己的生命,这可是苗谊她们这种人眼里的常识,所以,村子那边无论如何的乱,苗谊她们也没想过许东会再次回去。

    现在,许东亲口说要跟着过去一趟,这如何不叫人惊喜不已,那一次,许东在村子里住过好几天时间,许东的能力,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许东要过去的话,最起码能够对那些人起到一种震慑作用!

    许东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还得要准备准备,要不然空着手过去,怎么能对得起你们大家!”

    “好,我们就等你一起……”芭珠喜极欲泣,苗谊也是紧紧地搂着芭珠,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将芭珠跟苗谊两个人安顿妥当,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出了醉仙楼。

    不过,乔雁雪却是一脸愁容,一路上只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许东忍不住问道:“雁雪,你这是怎么了?”

    乔雁雪抬头看了一眼许东,沉沉的答道:“我很想帮助她们,可是,我现在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我怎么帮啊!”

    许东忍不住哑然失笑,乔雁雪也是一个热心肠的女孩子,见不得别人有苦有难,只是乔家刚刚才经历历一场灾难,这让乔雁雪当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呵呵……”许东笑了笑,说道:“先前不是有人说要十万二十万的工资么,哎呀,我也不知道这十万二十万的工资那家伙怎么花得完?”

    乔雁雪盯着许东,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笑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而且,可以给我二十万一个月的工资?”

    许东不答,只是微微笑着盯着乔雁雪看。

    “你默认了是吧,那好,这样吧,我预先支取两年的工资,现金,转账都成,拿来吧!”乔雁雪笑着说道。

    许东却是一下子把脸拉了下来:“两年的工资,预先支取,你当我傻啊,你拿了钱之后立刻就跑路了,我怎么办?”

    乔雁雪“咯咯”的笑道:“那就是你没本事把我看住啊,还能怪我么!”

    乔雁雪这么一说,许东顿时叹了一口气,岔开话题,说道:“现在最大的难题,是怎么样才能将那些物资安全的送到,至于筹集物资,那倒不是太大的难题。”

    芭珠她们那个村子,根本就是在深山老林里面,与外界相连的通道,是两三百公里的崎岖小路,想要大规模的运送物资,几乎不可能。

    “这你就错了……”乔雁雪笑着说道:“许东,你想想,他们那个村子,才多少人,各种各样的应急物资,一下子又用不了多少,我们完全可以先带一部分进去,然后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往里面送。”

    许东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

    芭珠她们村子里面,满打满算,还不到五百人,真正应急的物资,一下子根本就用不了多少,其他的物资,慢慢地在想办法运进去,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想到这个,许东一下子开朗了起来,当下跟乔雁雪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先挑几样最紧缺最需要的东西,找人送过去。”

    “嗯……”乔雁雪点着头说道:“依我看,现在最紧要的物资,该数急救药品,不过这个不大好弄,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许东摇了摇头,大批的急救药品,在国内,还真是比较难弄,这主要是因为许东在这方面没路子,要是有现成的路子的话,倒也快捷,但是及时抱佛脚,那肯定困难,就算能用钱去开路,等拿到货,恐怕也是十天半月之后的事情,这显然是等不及的。

    乔雁雪想了想,说道:“我倒有条路子,不过,这得花很多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就算那条矿脉能值不少的钱,能为许东带来滚滚财源,但也还有个值与不值的问题,如果超出了可以承受的范围,反而不如放弃了的好,毕竟,许东也是做生意的人,乔雁雪自然要帮着考虑成本。

    只是许东淡淡的笑道:“芭珠她们那个村子里的人,对我有恩,我现在没法子去考虑成本,就算是要花费十亿二十亿,我都得去做。”

    乔雁雪微微叹了一口气,这么说,许东要帮助芭珠、苗谊她们,已经不是单纯的站在那处矿脉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角度上,而是站在恩惠与感情的角度上。

    偏偏在恩惠和感情这方面,许东绝对是一个不计成本的人!

    乔雁雪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吧,牟叔叔手里不是有一家制药厂,运输方面也是现成的……”

    “你要去找他?”不等乔雁雪说完,许东失声问道。

    乔雁雪点了点头,大气的说道:“我知道你因为思晴姐姐的关系,不愿意再去跟牟家打交道,但这是最快捷的一条路,如果我现在就去找他,保证在天黑之前,就能把事情办妥,你想想,还有比这更快捷的路子吗?”

    许东叹了一口气,又点了点头:“既然这样,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处理,对了,一分一文都别少给,免得……免得……”

    乔雁雪笑道:“免得欠他们牟家一个人情,对吧,咯咯……你放心,这是我出面办的事情,与你半点儿也没关系。”

    两个人一路走一边谈,不知不觉到了一家新开张的花店门口,许东不经意间一眼望去,没想到却看见花丛锦簇之中,牟思晴正在向一位客人介绍鲜花。

    许东不由得一呆,站在那里半晌也没回过神来。

    乔雁雪轻轻推了推许东,微微笑道:“怎么,许东,都到了门口,不进去捧个场照顾照顾牟姐姐的生意!”

    许东回过神来,斯斯艾艾的说道:“还是……还是……下次吧……还有……很多的事要做呢……”

    话还没说完,乔雁雪几乎是硬拽着许东,直接走近牟思晴的花店。

    “牟姐姐,你的大主顾来了……”一进花店,乔雁雪便大声笑道。

    牟思晴转过头来,看见是许东跟乔雁雪两人,忍不住吃了一惊,一下子脸上红霞乱飞。

    “怎么……怎么是你们……”过了半晌,牟思晴才红着脸说道。

    乔雁雪说道:“我们这不是来照顾花店的生意么,怎么不欢迎?”

    “呃……你需要什么样的花……”许久,牟思晴才勉勉强强的问了一句。

    这时,那位顾客转过身来,许东一看之下,更是尴尬不已,原来居然是赵良栋这家伙。

    赵良栋伸出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微微咳嗽了一声,很是平淡的说道:“是你们两个,对了,你叫许什么来着……嗯,许东,对吧,许东,你的病好了?”

    许东礼貌的微微点了点头,答道:“没什么大碍,多谢你还记挂在心上。”

    赵良栋点了点头,挑衅的说道:“那就好,听说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阿晴也一直都放不下你,哼哼,你最好不要这么快就挂了,要不然,没了你这样的竞争对手,我岂不是寂寞得很!”

    虽然赵良栋的话语里带着挑衅,但在许东听来,怎么都是一股酸溜溜的味道,甚至许东觉得,那根本就不是挑衅,是在吃醋!吃干醋!

    大凡可以毫无顾忌的挑衅别人的人,最起码都得具备跟对手相当的实力,但是许东却看不出来赵良栋有这方面的实力,除了赵良栋的老头子是市长这一点。

    要说其他方面,许东还真没把赵良栋放在眼里。

    只不过,许东淡淡的笑道:“赵先生,现在我跟她都已经没了任何关系,到这里来,也就是偶尔路过,顺便买上一束花而已,你大可不必自找烦恼。”

    这时,牟思晴在赵良栋背后,冷冷的说道:“赵良栋,你想要为难他是吧,你就这点小心眼儿!”

    赵良栋赶紧回过身躯,柔声说道:“阿晴,我那是小心眼儿啊,我是一个男人,我要做一个比他更优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容颜俱佳,德才兼备的你……”

    许东摇了摇头,心里暗自说了一声:“酸……”

    乔雁雪更是捂着腮帮子,“咯咯”的笑道:“牟姐姐,我怎么牙齿都快倒了啊……你这店里,是用醋在浇花的吧……”

    牟思晴不再去理会赵良栋,转过头来,看着乔雁雪,问道:“雁雪,你要花,是准备送给什么人还是自己拿回去插在花瓶里?”

    乔雁雪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分别吗?随便给我拿一束就是了……”

    牟思晴摇了摇头,说道:“这里面可有讲究了,任何一种花,都有它的花语,比如说,红玫瑰表示纯洁的爱,人们多把它作为爱情的信物,爱的代名词,是送给恋人的首选花卉,我建议,要么,你买一束,送给他,要么,让他买一束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