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四章 我要教训你
一本读|WwんW.『yb→du→.co
    因为芭珠她们那边的事情,许东心情本来就不佳,见到牟思晴,却又有赵良栋在这里,许东就更没什么心情在这里呆下去了。

    当下,许东转过头去,对牟思晴说道:“牟小姐,随便替我拿一束花,就送给乔小姐吧……”

    牟思晴怔怔的看着许东,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这里有一束刚包装好的‘秋水伊人’,很适合送给异性朋友,原价是四百八十八,我算你四百五……”

    乔雁雪微微一笑,说道:“许东,谢谢你……”

    不曾想赵良栋在一旁也说道:“阿晴,我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你帮我包好,我送给你!”

    牟思晴不冷不热的说道:“你这有意思吗?”

    赵良栋推了提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有,这太有意思了,要是阿晴你不嫌麻烦,我还想要用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来向阿晴你表达我无限的爱意!”

    “你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是吧,好啊,不过,最近玫瑰花行情走俏,得先付定金,另外,三天之后才能到货,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一共是五万块,先付一半的定金,两万五!到货之后,我会通知你过来接收……”

    “阿晴……”赵良栋失声叫了起来。

    要这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就是要现在当着许东的面送给牟思晴,那才有意义,三天之后,三天之后那还不黄花菜都凉了。

    牟思晴冷着脸说道:“赵良栋,你没事先到一边去,别碍着我做生意……”

    说着,牟思晴将那一束包装好的“秋水伊人”递到许东面前。

    许东接过花束,看也没多看一眼,直接交到乔雁雪手里,又摸了几张钞票出来,递给牟思晴。

    牟思晴接过钞票,稍微点了点,又拿出来一张五十的钞票,递到许东面前,说道:“这是找零,你……你拿好……”

    说到这里,牟思晴的心里像是被什么揪住了似的,终于忍不住滴下两颗泪珠。

    一看到牟思晴这个样子,赵良栋立刻走到牟思晴身边,掏出一方洁白的手绢,送到牟思晴面前,柔声说道:“阿晴,你怎么又伤心了,来,快擦擦……”

    许东默默地接过那张钞票,这就转身要走。

    没想到赵良栋话锋一转,冲着许东说道:“许东,你还是个男人吗?你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吗,你看,你都把阿晴弄哭了,快过来跟阿晴道歉啊!”

    赵良栋这么一说,许东当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赵良栋是读书读的糊涂了还是根本就是读傻了,怪不得牟思晴根本就不愿意理他,要不是顾忌着牟家的“前程”,以及这家伙有个做市长的老爸,只怕牟思晴立刻就要赶人走。

    以牟思晴的性格,眼里又岂会装得下这样的书呆子!

    许东转过头来,淡淡的说道:“牟小姐,对不起了……”

    许东这么一说,牟思晴更是忍不住心头凄苦,一转身,掩面哭泣起来。

    赵良栋跺着脚怒道:“许东……你……你还是个男人吗?你看你……我……我非得好好地教训教训你……”

    一听这话,许东微微一笑:“要打架么,好啊,不过咱们别在这里,到门外去,免得毁了穆小姐的花店……”

    最让许东想不到的是,赵良栋居然跺着脚,怒道:“就知道你们这种人只会打打杀杀,地痞流氓一般的德行,就你这一身粗鲁的土匪习气,你扪心自问,你配得到阿情的爱么,阿晴她就是一朵娇艳无比的鲜花,需要的是精心的呵护,要用爱情来灌溉……”

    许东也有些糊涂了,忍不住问道:“你这到底是找我打架还是要跟我骂街啊,要打架,就请到外面去,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脚,点到为止也行,不死不休也行,要骂街,那就对不起了,没时间奉陪!”

    越说,赵良栋越是气得暴跳如雷,几句话之后,赵良栋一脸铁青,指着许东义正辞严的喝道:“朽木不可雕也,朽木不可雕也,气死我了,我……我,我好好的跟你讲道理,你却喊打喊杀,你什么人啊!就你这个样子,简直就是……就是……”

    本来,许东听赵良栋说要教训自己,还心说自己要怎么样手下留情,才能既不让赵良栋格外受伤,又能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没想到这赵良栋所谓的“教训”,竟然是这样文绉绉的“道理”,许东当真一下子大跌眼镜。

    乔雁雪在一旁也是不由自主的用那束“秋水伊人”遮住面孔,不住的发“吃吃吃……”的笑声。

    别说许东,就算是自己、牟思晴,在外行走,遇到说要教训别人的事情,那一次不是拳脚相加,血溅五步,生死瞬发。

    就凭赵良栋这几句“朽木不可雕也”,“满身土匪习气”……之类的话,来“教训”许东,门被脑子挤扁了吧,啊,不,脑子被门挤扁了才是!

    许东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原来这赵良栋也不过就是如此而已,当下,许东转身,跟乔雁雪说道:“算了,这种人我们不必理会,走吧……”

    一见许东要走,赵良栋顿时又跳了起来:“站住,我都还没教训完呢,我跟你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你要是能够彻彻底底的改掉你那一身臭毛病,你也会成为一个有着大好前途的大好青年……”

    赵良栋还没说完,花店外面闯进来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领头的是一个二十多岁,剪着最前卫的鸡公头,鼻子上居然还穿了一个鼻环的人,他身后还有一个小光头,另外两个人却是一看就会些招数的小平头。

    那鸡公头原本一脸笑意,但是一看到赵良栋暴跳如雷,原本就很长的脸,一下子拉得更长了。

    “良栋,怎么回事?”鸡公头一脸不善的看着许东,问道。

    “啊,是杰哥啊,这小伙子,哼!都是这小伙子……”

    赵良栋的话还没说完,被赵良栋称着杰哥的一伙人,堵门的堵门,围许东的围许东,一眨眼间将许东包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小平头更是不由分说,一伸手,推了许东一把,喝道:“说,怎么回事?”

    没想到赵良栋立刻大叫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要乱来……不要乱来……”

    牟思晴也转过头来,冷冷的喝道:“赵良栋,要动手是吧,他们是我的顾客,在我这里,我有义务保证他们的安全,你们再动手试试看。”

    赵良栋也大叫道:“杰哥,快让他们住手,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动手动脚的,有辱斯文!”

    鸡公头眼珠子转了转,微微一笑,说道:“良栋说的是,我们的确是不能随便动手打人,哥儿几个,把这位小兄弟带出去问个话,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良栋是市长公子,又明明跟这个看起来有点儿瘦弱的大男孩子有矛盾,鸡公头自然知道要该怎么样处理这样的事情。

    只是许东淡淡的笑了笑:“你们真要带我出去问话?”

    先前推了许东一下的那个小平头,一伸手,拍向许东的脑袋,嘴里喝道:“就是问个话,那又怎么样……”

    小平头的话还没说完,眼看就要抽到许东头顶的手,突然间顿了顿,居然不受自己控制,像是被什么抓着,猛力往回头扫了过来。

    “啪……”一声脆响,这小平头顿时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发黑的巴掌印。

    这一声脆响,赵良栋等人都吓了一跳——这就动手了!

    几个人微微一怔之间,牟思晴反倒笑了起来,不过,说话的语气却极为愤怒:“哼哼……要打架是吧,好,你们几个一起上,我全部接了!”

    说着,牟思晴跟竟然大踏步上前,与许东肩并肩站在一起,一双丹凤眼,对着赵良栋怒目而视。

    赵良栋回过神来,立刻说道:“阿晴,你这又是何苦呢,我都说了,不让他们动手的,有什么话,就不能好好的说么?”

    说完牟思晴,赵良栋又转头对许东说道:“好了好了,反正现在我怎么说,你也听不进去,我也懒得再教训你了,你回家去好好的想想吧,还愣着干啥啊,快走吧你……”

    没想到许东却是坦然一笑,说道:“本来我也懒得听你废话,呵呵,你让我走我就走,我岂不是没面子,而且是很没面子!”

    赵良栋一呆,又赶紧说道:“杰哥他们几个都是从武术学校出来,练过的,脾气又爆躁,一言不合,便要动手打人,你非要留在这里等着挨打啊!你倒是快走啊……”

    许东心里一动,这事儿要是换了别的人,恐怕是巴不得自己挨上一顿暴打,没想到赵良栋却劝自己快走,没想到这书呆子到还挺善良的!

    许东微一沉吟,打了个哈哈,说道:“你是害怕给你当市长的老爸找麻烦吧,呵呵,今儿个这个麻烦,你不找,我来找。”

    “你这叫什么话,我也是普通老百姓,跟我爸爸半点儿关系也没有,你这人真是……快走,你记住了,下次见到你,还会更加严厉的教训你……”赵良栋气急败坏的,只想先让许东离开再说

    赵良栋这么一说,那鸡公头眼珠子转了转,当下笑道:“这位小兄弟,你得罪了什么人,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哥们儿几个,也就是看你不顺眼,手也痒痒的,怎么着,不服气就出去练练。”

    后面的那小光头,以及另一个小平头,会意的点了点头,当下从许东背后挪开身子,对许东喝道:“走吧,还能着干什么?杰哥有话要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