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八章 触雷(2)
一本读|WwんW.『yb→du→.co
    再往前走没多久,前面有传下来指示,原地休息,前面再次被人埋下了地雷。

    一行人各自找了隐蔽的地方,坐了下来,吃干粮的吃干粮,喝水的喝水,慢慢等待前面的人清理道路。

    许东勉强吃了些东西,喝了点儿水,随后缓缓地从隐蔽的地方爬了出来。

    陆轩立刻挡在许东面前,低声问道:“小许,你要干什么?”

    许东低声答道:“我想去前面看看情况。”

    陆轩低声说道:“不要去了,他们就在前面五六十米的地方排雷,过去的话,会很危险。”

    “知道,所以我才要过去看看……”

    胖子从一丛草丛里钻了出来,低声说道:“东哥,他们那帮人挺厉害的,还是不要去自找麻烦了……”

    牟思晴却低声说道:“陆大哥,还是让许东过去看看吧,或许能够家加快一点儿行进速度!”

    陆轩摇了摇头:“这会儿,他们几个正在聚精会神的排雷,稍微有点儿风吹草动,就可能会惹出大事儿,还是不要去惊动他们的好。”

    赵良栋也在一旁说道:“就是嘛,行军打仗,靠的是什么,是纪律,所谓令行禁止……”

    还没说完,两三个声音一齐低喝道:“闭嘴……”

    几个人正在争执不下,陡然间从前面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所有的人都感觉到脚下的地皮子一抖。

    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立刻伏到地上。

    不多时,前面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孟志成等带着三个人跑了过来。

    到了许东等人面前,孟志成他们四个这才喘着粗气蹲了下来。

    李贵田低声问道:“教官,什么情况?”

    孟志成咬了咬牙,低声说道:“前面的路上埋设了大量的地雷,其中还有诡雷,没法子过去,我们只能调头……”

    说着,孟志成抬头看了一下四周,稍微一沉吟,便又指着左边的山头,接着说道:“我们现在这折转向南,翻过那道山梁,避开这处雷场,然后再回到这条路上来。”

    许东从地上爬了起来,正要说话,孟志成却说道:“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必须尽快的翻过那道山梁,否则,就会耽误行程,出发……”

    说着,孟志成带着他手下三个人,径直朝着山梁上走去,自在顷刻之间,便消失在丛林之中。

    本来,许东暗自想着,自己可以凭着透视眼,找出前面道路上的地雷,只要标出地雷所在的位置,不去触动,就能够很快的通过这片雷区。

    不过听孟志成说这片类区里面还有“诡雷”,这让许东心里一下子就没了把握,诡雷这玩意儿,许东听说过,甚至也在影视剧里看见过类似的情节,那玩意儿,它想炸就绝对会炸,除非是跟布雷的人有着相当的技巧才能猜出,拆出,否则,就算是轻轻地碰上一下,也会炸死人的。

    没有拆出诡雷方面的知识,这就是许东没把握的关键。

    事关十几个人的生命,没把握的事情,许东也不敢轻易的去尝试。

    所幸的是,这道山梁并不高,孟志成等人趟出来的路也还不算是难走,一行人没用多久便上了山头。

    只是让许东等人没想到的是,这道山梁这边是一道缓坡,另一边却是一道二十多米高的悬崖,要下去,就只能从悬崖上用绳降的方式。

    孟志成等人早已下到了悬崖,并在悬崖上留下了绳子,几个人在下边设置好了防线。

    只是许东这个运输队里面,有两个人摘下悬崖的时候,遇到了麻烦,第一个就是胖子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还没下到一半,竟然一脚踩空,整个人立刻也失去了平衡,脑袋在岩壁上撞了一下,居然把胖子撞晕了过去。

    还好,先前呵斥过胖子的那个人,极为快速的爬了上去,将胖子救了下来。

    赵良栋的运气就没这么好了,才走到悬崖边上,两个腿肚子就开始打颤了,嘴里却还地上嘟囔着:“搞什么嘛搞,有路不走,非要来这里往悬崖上爬……”

    牟思晴在后面沉声说道:“你现在就可以回去,没人会逼着你。”

    赵良栋脖子一梗,低声说道:“阿晴,我也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就这点儿高度,难不住我的,我在学校里,那可是出了名的运动健将……”

    话还没说完,脚下一虚,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悬崖扑了下去。

    幸好站在一旁的许东手疾眼快,一伸手,拎住了赵良栋的脚脖子,硬生生的把赵良栋从悬崖下面又提了起来。

    等许东把赵良栋放回到地面时,赵良栋两眼翻白,早已昏了过去。

    本来陆轩等人还想要先把赵良栋弄醒,但是许东却摇了摇头,说等到下去之后,再说吧,要不然,这家伙恐怕连悬崖边上也不敢去了。

    不过,这样一来,许东就只得将赵良栋扛在自己的肩上,带着他一块儿下去。

    没想到的是,许东扛着赵良栋也是才下到一半的地方,赵良栋居然被山风吹得醒了过来,一看自己凭空趴在悬崖上,赵良栋不由得“哇哇”的大叫了起来,而且,还不住的挣扎晃动。

    如此一来,不但把许东吓了一大跳,就算是在岩壁脚下负责防守的孟志成等人也吓了一跳,不就是个绳降么,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儿来啊!

    好不容易等许东下了岩壁,孟志成第一个回过身来,把赵良栋狠狠地训斥了一顿,不过好的是孟志成还算涵养很好,没学先前对付胖子那个家伙,直接将枪管对准赵良栋。

    就算是这样,赵良栋还是感觉得裤裆里热乎乎的,像是尿了出来,等牟思晴等人下到崖壁之后,赵良栋红着脸,躲得远远地,再也不敢沾着牟思晴。

    倒是胖子这家伙,刚刚醒过来,便低声嘀咕道:“妈的,哪来的这么大股尿味儿?”

    许东跟乔雁雪,以及陆轩等人俱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只有赵良栋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红着脸分辨道:“这是人体的新陈代谢,在受到巨大的刺激之后,内……内……”

    后面的话,赵良栋再也说不下去了,孟志成狠狠地盯了过来,把赵良栋要说的话,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小许,看来你这帮人有问题!”孟志成放出警戒哨之后,决定跟许东商讨一下纪律问题。

    孟志成沉着脸说道:“行动迟缓、纪律性差,我可告诉你们,现在我们还仅仅才行进二十多公里,这要什么时候才能到达指定的位置?说到纪律,你看看,你们一个个嘻嘻哈哈的,浑然没把这里当成战场,这会害死人,也会害死别人的……”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带上你们这么一群生瓜蛋子!要不是看在你们不是我手下的兵的份上,我早一个个的都枪毙了!”

    许东知道想孟志成他们这种人的脾气,训人训得越厉害,那就是真的在对自己这帮人负责,要不然,凭着他们的身手,就算是在这里趟上两个来回,也不是什么大事。

    训斥完许东他们这一伙人,孟志成又才把许东叫到一边,低声说道:“小许,老秦和陆轩都跟我说过,说你很是厉害,我并非不相信你,要知道,我们这一趟的主要任务,就是护送这些人,这些物资,小许你想想,为什么我会将你留在运输队里面?”

    “实话告诉你吧,你才是这支队伍的顶梁柱,你在,队伍就不会散,你走了,运输队里的几个刺头儿,就没人能镇得住!你明白吗?”

    运输队里的几个刺头儿,孟志成说的是胖子、赵良栋、牟思晴、甚至是乔雁雪他们几个,这几个人,陆轩他们根本没法子去管,偏偏这几个家伙又最散漫,纪律什么的,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的东西。

    许东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又说,这几个人,待会儿自己过去交代一下,让他们注意点儿,别在搞什么乌龙出来。

    孟志成点了点头,又嘱咐了许东几句,便离开运输队伍,转身去追赶前面的几个人。

    许东依着孟志成的吩咐,把胖子等人叫了过来,正打算好好地跟他们说一下安全方面的事情,没想到这时再次传来一声闷响,估计,又是有人触发了地雷。

    一群人顿时呆在原地,不敢乱动,只翘头期盼着孟志成会像先前那一次一样,带着几个人匆匆的赶过来。

    不过,这一次等了许久,孟志成他们也没回来。

    反而是陆轩上前,追上了孟志成等人,这才发现,先前拿枪对着胖子,后来又从悬崖上把胖子救了下来的那个人,被一颗诡雷炸死!

    才二十多公里的路程,竟然就躺下了一个人。

    这让后面追赶上来的许东等人一个个顿时呆住了。

    孟志成等人含着眼泪,将那个年轻的小伙子,原地安葬了,二话也不多说,直接再次扑进前面的地雷阵。

    倒是胖子一个人双膝一曲,跪在那个小伙子的连墓碑也没有一块的坟前,默默地流了好一会儿泪水。

    这一带,原本就是一条小山谷,看起来还算是平坦,而且,顺着山谷往北走不远,就能回到原来的那条路上。

    不过,埋设地雷的人,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在这山谷里面,同样埋设了大量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