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九章 对金属敏感
一本读|WwんW.『yb→du→.co
    看着爬在地上,几乎是一寸一寸往前挪的孟志成跟其余两个手下,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心下恻然。

    虽然知道这一次出来会碰上地雷,但孟志成等人这一次过来,并没带上探雷器,其中各种因素都有,最主要的却是大家都比较自信。

    想想也是,这一行过去,两三百公里的山路,就算有地雷,也不可能一路走到底都是地雷,地雷也要钱啊,那些土匪流寇真能把这两三百公里的山路上都布满雷,他们也就根本用不着来当土匪流寇了。

    出于这种考虑,再加上孟志成等人对自己的自信,所以,一发现进入雷区,便只能用最原始的法子——用匕首,一点点儿的往前探。

    许东在安全距离之外,看了好一阵,突然一咬牙,对身旁的乔雁雪、牟思晴两个人说道:“你们呆在这里,别出声,我去帮帮他们……”

    乔雁雪很是随意的点了点头,牟思晴却有些紧张的说道:“你……小心一点儿……”

    赵良栋低声说道:“瞎搞,孟教官不是说好了的,就在原地待命,你这过去,影响到他们怎么办,再说,对于地雷,你明白多少,什么都不明白,你去还不是添乱……”

    对赵良栋,许东根本就懒得去理睬,牟思晴却低声呵斥道:“赵良栋,你给我闭嘴!”

    胖子在后面,焉焉的说道:“东哥,你还是别去了吧,你没注意,那个……那个,被炸得那么惨……”

    乔雁雪回头瞪了一眼胖子:“你能不能说点儿好的!”

    胖子一怔,立刻又说道:“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南无阿弥陀佛,圣母玛利亚万能的主啊,过往神灵……”

    乔雁雪气得一伸腿,踹了胖子一脚,这家伙,嘴巴真的是欠抽。

    许东赶紧阻止几个人再闹下去,沉声说道:“陆大哥,他们谁要是再闹,你就给我抽他们,无论是谁!”

    陆轩“嘿嘿”的低笑了一声,许东这话是气话,谁听不出来,要说这几个家伙,一路上就数他们几个事儿最多,话也最多,最难伺候的也就他们几个,只不过,每每犯了事儿,就算孟志成,在他们面前,也不过是呵斥几句算了,真要抽他们几个,又哪有那个可能。

    不过,现在许东是老板,陆轩也只能应应景儿,低声答道:“是,许老板……”

    偏偏这几个人听许东这么一说,立刻全都住了嘴。

    乔雁雪是支持许东,许东不让闹,乔雁雪自然不会节外生枝,胖子对许东是信服,也还算是知道轻重,许东让他闭嘴,在这节骨眼上,胖子自然不愿违拗。

    赵良栋没什么本事,但最大的好处就是听话,听牟思晴的话,牟思晴让他闭嘴,他就半个也不会多说。

    反而是牟思晴一个人,对许东的心情最为复杂,不过,牟思晴绝对识得大体,更会顾全大局,跟许东又有着很好的默契,几乎不需要许东格外嘱咐,就知道应该要怎么做。

    所以,许东沉声一喝,几个人当真也就立刻规规矩的闭嘴不说了。

    见几个人全都闭上了嘴,许东又低声说道:“你们就呆在这里,等候消息,待会而可以走了我来叫你们……”

    几个人都不住的点头,但却都是紧闭着嘴巴,半点声响也不发出来。

    一看到几个人这幅样子,陆轩等人也忍不住哑然失笑。

    安排好这边,许东猫着腰,很快接近趴在地上的孟志成他们几个人。

    孟志成听到身后有响动,一个翻身,人躺在地上,却拿着枪指着刚刚到来的许东,差点儿就扣动了扳机。

    这实在是太过紧张了,几乎就是条件反射般的动作。

    还好,许东赶紧说道:“孟教官,是我,许东,别开枪。”

    孟志成喘了一口气,手指一动,关了枪机保险,这才腾出一只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沉声问道:“你来干什么?”

    许东低声答道:“孟教官,我看这样行进,实在是太耽误时间了,所以过来帮帮你们!”

    “帮我们?”孟志成没好气的地低喝了一句:“你有那个资格吗?快给我滚回去……”

    许东也不在意,只是低声说道:“孟教官,你听我说,我对地雷的确知道得不多,但我对金属物品,有种天生的敏感,我相信这一点,能够让我们更加快速的找出地雷所在的位置。”

    “你对金属物品天生敏感?”孟志成非常怀疑的看着许东。

    就孟志成的见识,在战场上,一旦被人盯上,自己很快就会生出来一股处在别人枪口下的感觉,又或者每次受伤流血,孟志成都似乎能够提前预知,这样的事情,在孟志成看来,应该是训练和经验的积累,能够达到成人不能及的敏感程度。

    但许东说他对金属物品有着天生的敏感,这就让孟志成将信将疑,难道这就是秦羽跟自己说过的,许东的“能力”!

    见孟志成将信将疑,许东蹲下身子,往前面看了看,随即指了指孟志成前面三四米远的地方,说道:“孟教官,我觉得,那里的草皮下面,就有些异常,能不能去看看……”

    孟志成做起身子,转头仔细看了看三四米远的地方,却没发现什么异常,脸上顿时有些不相信起来。

    孟志成将转过身子,将枪放好,拿起先前探雷的匕首,又轻轻伏在地上,然后说道:“你想要帮我们,这一点我很理解,也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活儿的确不是一般的人能干的,你还是先回去吧,清理完道路,我让人过来……”

    后面的话,孟志成还没说出口,许东突然一把按住孟志成,低声说道:“别动……”

    孟志成一怔,怒道:“你又怎么了?”

    许东一脸紧张看了看孟志成腹部的位置,低声说道:“你身下的地里,有个金属物件……”

    孟志成一呆,随即又怒道:“胡说八道,我刚刚检查过的……”

    “真的,这个物件埋得很深……”

    “埋得很深?”孟志成看了看手里的匕首,事实上,孟志成手里的匕首,刀刃也就二十多厘米长短,能够刺进地面的深度,也就是刀刃的长度,真要是有地雷的话,只要超过这个深度,孟志成还是检查不到的,毕竟,孟志成手里的匕首不是探雷器,更不是加装了先进仪器的装备。

    许东沉沉的说道:“这个金属物件,直径大约在二十多公分左右,形状像个圆形铁盒子,厚度我感觉不到……”

    “反步兵地雷……”孟志成几乎是脱口而出,自己竟然趴在一颗反步兵地雷上面!

    虽然不敢确定许东说的是真的,但孟志成还真的不敢随意乱动了。

    沉默了片刻,孟志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笑着说道:“很好,小许,你现在往后退,至少要在十米以外,等我把这颗雷起出来再说,好吗?”

    许东点了点头,却没立刻离开,而是说道:“好,孟教官,你记住,那个金属物件,就在你腹部的正下方,似乎还有一根线,连接着在三四米远的那个金属物件上的,孟教官,你一定要记住了……”

    “好我记住了,你快走开……”孟志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管许东说的是不是真的,孟志成都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等许东走开之后,是真是假,立刻便能见到分晓。

    等许东退后到十米开外,孟志成才小心翼翼的往后倒着爬了一段距离,露出先前腹部所在的位置,然后用匕首一点儿一点的往外撬泥土。

    不多时,孟志成的匕首尖儿果然扎到一个硬东西,真的有地雷!孟志成不由自主的冒出一身大汗。

    这个时候,孟志成已经来不及去思索许东怎么会有这种对金属的敏感,而是小心翼翼的将泥土刨开。

    等这颗地雷现出原形,孟志成再次吃了一惊,这的确是一个反步兵地雷,而且是经过改装的,之所以自己趴在上面没被炸死,就是因为这个改装,而且,这一段路,孟志成又全是匍匐着过来的,所以侥幸的逃过一劫。

    简单地说,这又是一枚诡雷,真正的触发机关,是上面的那条细钢丝,而这条细钢丝,应该就是连接在前面三四米的那个许东口里的金属物件上,也就是起爆装置上面。

    这样的诡雷,目的就是放过前面探雷的工兵,等到后面跟进的人到达爆炸范围之后,才会起爆,让这一枚诡雷可以达到最大的杀伤效果。

    拆下这枚地雷,孟志成喘着粗气,一连抹了好几把冷汗,这才想起,要不是许东,自己现在特定去跟阎王爷攀亲家去了。

    一想到许东竟然对金属物件有极为高度的敏感,孟志成一下子又兴奋了起来。

    殊不知,许东这对金属物件的敏感,完全却是来自于许东自己能看出物质气息的能力,又加上现在许东的透视眼,能够看穿将近五十多公分厚的阻碍,二三十厘米的土层里面的地雷,结合钢铁物质与泥土发出来完全不同的气息,要识别出来,就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许东对地雷的认识,真的是所知不多,就更没去拆卸地雷的经验,能做的,也仅仅就是只能看出地雷埋在什么地方,怎样埋的而已。

    孟志成捧着地雷,稍微沉吟了一下,当即发信号给许东,让许东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