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一章 追击
一本读|WwんW.『yb→du→.co
    像孟志成他们这样的人,一旦欠下了人情,那可是宁肯用鲜血和生命来来报答的。

    许东当然不愿意看到那样的情况,所以,孟志成要求许东帮助自己,去抓到“天雄”,许东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这只是自己的事情。

    只是孟志成却早就欠下了许东一条命,这事情,孟志成嘴上不说,却已经镌刻在心里了。

    休息了一阵,后面的乔雁雪等人已经等不及了,这条山沟沟里,树木遮天蔽日,虽然见不着阳光,但却连一丝儿风也没有,倘若在里面走着,即使是慢慢前行,也还好受一点,现在隐蔽在里面,一动不能动的,当真又闷又热,难受至极。

    所以,后面的乔雁雪等人稍微商量了几句,就让胖子过来打听消息。

    见到许东,胖子自然少不了一阵牢骚,听得许东的脑袋都有些大了。

    不曾想,许东正要打发胖子回去,让他们再等等,突然之间,许东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朝着自己几个人飞了过来。

    一刹那间,许东一手拽着胖子,一手按住孟志成,低吼了一声:“趴下……”

    孟志成是何等样人物,许东的手刚一搭在自己的身上,便发现情况不妙,本能的反应,让孟志成身子一侧,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倒是胖子这家伙,反应稍微慢了一下,被许东拽着,猛力一带,摔了个四仰八叉。

    “你干什么摔我……”胖子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怒道。

    就在这时,孟志成背后的那棵树上,突然“嗤”的一声响起,树干在孟志成坐着的胸口高度的地方冒出来一朵花,木屑炸开,很像是突然之间的开出来的一朵花。

    稍微一顿,又是“嗤”的一声,木屑炸开,树干上便不再是一朵花,而是碗口般大小的一个洞!

    “敌袭,有狙击手,两点钟方向……”孟志成趴在地上,大声叫道。

    直到这时,胖子才抱着脑袋,“哇哇哇”大叫起来。

    不过,树干上只炸开了两次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声息。

    在前面布防的虎子,连一枪都没来得及开,甚至都没发现目标。

    其实,这也不能责怪虎子,对方毕竟也是狙击手,而且应该同样是个高手,所使用的武器,是一把大狙,阵位少说也在七八百米的距离,而且,那狙击手开了两枪之后,估计是立刻就撤退了。

    这样突然的袭击,这么远的距离,虎子手中的枪,射程根本够不着,所以,虎子根本就没开枪,只是死死地盯着两点钟方向。

    不多时,左边的山猫便传话过来,发现目标,正在向西南迅速撤退,已经脱离了射程之外,失去最佳射击机会,请示下一步行动计划。

    孟志成从地上爬了起来,低声骂了一句,随后又指示山猫,不要轻举妄动,继续按原计划行事。

    胖子从地上爬了出来,看着树干上那碗口般大小、白生生的洞,怔怔的过了半晌,才吐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我勒个去,刚刚我们几个人好像去了一趟阎王殿啊!好险,好险……”

    孟志成虽然紧绷着一张脸,但是胖子这么一说,孟志成又忍不住有些惊奇起来,胖子这家伙明明家差点儿被人家开了瓢儿,这家伙居然还能够笑得出来,胆儿真够大的啊!

    这样是换了别的人,只怕到现在趴在地上,还爬不起来。

    许东却怒道:“胖子,让你别过来,现在倒好了,目标暴露了吧!”

    原本得意洋洋的胖子,立刻换成了一脸委屈:“冤枉啊,东哥,你也不看看,人家打的什么位置,要真是我暴露的,人家怎么打那个地方?他要打,也是冲着我的脑袋上啊!”

    说着,胖子还刻意的**了嘴巴,示意许东去看那树干上的洞,当时,可是孟志成坐在那里的啊!要暴露,也应该是孟志成暴露的才对。

    许东可不管胖子有什么道理,是不是冤枉,反正胖子差点儿莫名其妙的被打死,这个就是胖子这家伙得责任。

    孟志成叹了一口气,说道:“小许,你们两个别闹了,这事儿是我没注意,唉,看来,我真是老了!”

    要说年纪,孟志成也就三十七、八不到四十岁,自然不会存在“老了”一说,不过,在孟志成自己看来,到了这个年纪,再次拿起刚枪,奔赴战场,的确有许多的地方,已经大不如前了。

    许东也叹息了一声,随后呵斥了胖子一句,让他赶紧的回到后面的队伍,等待孟志成的安排。

    眼下,虽然那个狙击手已经撤离,但是明显的是已经暴露了出来,再呆在这个地方,难保会再遭到攻击,所以,现在还得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避免被人包了饺子。

    胖子拗不过许东,只得一边回头,一边嘟囔着说道:“好歹咱王胖子也是从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就这么一下,看把你们吓得……”

    看着胖子的背影,孟志成思索了片刻,拿出一幅地图,指着上面的弯弯曲曲的一条线,对许东说道:“小许,这是我们原来计划要走的路线,但现在这条线路是暴露了,我想,接下来,我们跟着那个狙击手撤退的方向走直线,直接冲到这里,再转折向北,从这里切入原来的道路,你看怎么样?”

    许东点了点头,答道:“怎样规划路径,孟教官你们说了算,不过,我要求走在最前面。”

    许东的意思,孟志成自然懂得,许东走在最前面,凭着他对金属特殊的敏感,就能够避开埋下的地雷,甚至只要许东在发现地雷之后,在地雷上面做好记号,就根本用不着去排雷,这样,无疑会大大缩短需要耽误的时间,

    再说,地雷失去了作用,这对“天雄”来说,无疑也是致命的一击。

    孟志成点了点头,当下收好地图,对左右两侧的山猫跟黑豹两组人发出了改变道路的信号,随即,稍作安排之后,便立刻通知后面的胖子等人启程。

    许东在前面探路,在山谷出口的地方,又发现了几处埋着地雷的地方,按照孟志成说的,许东把必经之路上的地雷都做上了明显的记号,其他的地方,也就不去管了,所有的人很快就出了山谷。

    按照孟志成的计划,现在又必须的改道,转头向西南行进。

    没多久,许东等人面前就出现了那个狙击手曾经走过的那条路,只是那狙击手的确厉害,所走过的地方,基本上看不出来半点儿痕迹,要不是许东“眼光独到”,就连孟志成这样的老手,也几乎分辨不出来。

    不过,许东随手把几处那狙击手留下来的痕迹只给孟志成看了,孟志成知道狙击手就在前面,当下让虎子带了跟猴子两个人前出一百米的距离,又通知左右两翼的山猫跟黑豹两队人,缩短作战距离,配合猴子跟虎子两个人。

    孟志成自己却留了下来,与许东一起,退后到运输队,跟后面的十几个人走在一起。

    如此,一路上倒也再没出现什么意外,连地雷都没发现有人埋,估计,要么就是埋雷的人发现地雷对这帮人根本不起作用,索性不埋了,要么就是那人手里还真是没有多少地雷可埋。

    一行人走到了傍晚时分,芭珠、苗谊。赵良栋等人便再也走不动了,别看每个人的负重都没超过二十公斤,但是在丛林里面,还背负着着重,能够支撑到现在,这已经就是一个奇迹了。

    孟志成不敢把营地设在开阔地带,而是顺势选择了一侧比较开阔的山崖下面,这样的话,就算在夜间会受到偷袭,自己的退路固然是艰难,但至少也保证了不会腹背受敌,遭受四面围攻。

    胖子这家伙仰着头看着望不到顶山崖,扯着许东问道:“东哥,你说别的什么地方不好,怎么非要选这么个后路断绝的地方,你看啊,要是有人站在崖顶上,拿颗手雷地雷什么的,往下一扔,我们还不都得全部死翘翘!”

    “乌鸦嘴……”许东恼怒道:“孟教官是什么人,这一点他不会考虑到么。”

    果然,孟志成等大家把帐篷什么的都安排好了,这才钻了出来,要大家把帐篷,留在原地,而且,地上还要生上一堆火,但很快就得要把火给熄灭了,然后,又让让所有的人,将自己的背囊全部收拾好,接着摸黑出发。

    而且,摸黑行进的时候,绝对不让人发出半点儿声音,火光什么的,那就更是决不允许出现一星半点儿。

    如此一来,胖子、赵良栋等人可就苦不堪言。

    孟志成玩这一手,他们倒是轻松,除了这样的情况他们是进场训练过的之外,背负也比运输队的人要轻松得多。

    好在这摸黑前进,孟志成也就差不多让胖子等人只走了将近两公里,然后就钻进一处比较隐蔽山洞,这才真是安营扎寨。

    不过,孟志成带着他的手下六个人,却并没住进山洞,而是转头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