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六章 惨胜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个人还在用英语大声疾呼之际,第二声惨叫已然响了起来。

    许东放到第二个人之后依旧没有片刻停留,对方八个人,全都是荷枪实弹,危险至极的雇佣兵,稍不留神,便有无数枪弹朝着自己飞来。

    第三个人显然是听到了那个人的大叫,一边朝着第二声惨叫的方向盲目的扫射,一边快速的后退,向刚刚那个大声呼喊的人快速靠近。

    不过,让这个人根本没想到的是,在突然之间,他撞到了一个人身上,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身上。

    许东都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顾后不顾前,连自己站在这家伙背后,他都没发现,还跟自己来了一下亲密的接触。

    被人撞了一下,这家伙立刻回过头来,一看之下,这家伙不由得一愣,这衣衫褴褛的人,居然是一个嘴唇上才刚刚出现一层绒毛的毛头小男孩子,而且,比他还矮了半个脑袋,可真的就是一个毛头小男孩子。

    甚至,这家伙还看到这个衣衫褴褛的毛头小男孩,稚嫩的脸上带着歉然的笑意,手里拿着的是一根像钢管一样的棍子……

    不过,这家伙看清楚的,也就这些而已,没等这个人条件反射腾出右手来掏手枪,许东的棍子就抽在这家伙的手上。

    这人似乎听到自己的右手似乎传来骨头碎裂的微弱响声,这只手的前半部分便失去了骨头的支撑,软软的吊了下去。

    这个人再是一呆,都不敢相信似的看着自己骨头茬子都露了出来右手手臂。

    没想到第二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一模一样的,左手!左手手里虽然还抓着那把m16,但这个时候m16的枪口已经不由自处的对准了自己的下颚。

    “啊……”这个比许东高了半个脑袋的人惨叫了起来。

    只是这声惨叫还没完全叫出来,右边的大腿上再次被踹了一脚,这一脚很重,重到直接踹裂了大腿骨,让这个人至少在半个月时间里面都无法再站立起来,就更不用说能够立刻掉头逃命了。

    这帮人的确厉害,以许东如此快捷的速度,才放倒三个人,余下的五个人便聚到了一块儿。

    五枝枪齐刷刷的对着第三个人这边放枪。

    只是这个时候,孟志成跟山猫他们又岂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早把猴子的那把js跟虎子留给乔雁雪的那把95拿在手里,眨眼之间就放到了两个人。

    还没等孟志成跟山猫两人再次将目标套进十字环,仅存下来的三个人,顿时双手举起手里的枪,跪在地上,用英语大声叫道:“不要开枪,我们投降……不要开枪……我们投降了……”

    孟志成正要扣动板机,听见那三个人要投降,脸上一滞,随即转头看向山猫。

    山猫却将剩下的那个弹夹换上,又看了一眼孟志成,随即大叫道:“你们说什么……”

    随着山猫的大叫声,手里的95吐出一串火舌,那三个已经本已投降的人虽然跪在地上,身子也是一阵乱抖,一瞬间之内,身上多出来好几个血洞。

    “三猫……你干什么……”孟志成冲着山猫怒声吼道。

    山猫打空了整个弹夹,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孟志成,淡然的说道:“教官,你再次开除我吧……”

    说着,山猫的虎目之中,蒙上一层泪意。

    没想到的是,孟志成吼完,呆了半晌,这才颓然叹了一口气:“三猫,你做得对,我们现在都已经不再是以前了……”

    顿了顿,孟志成又惨然笑道:“山猫,你这家伙,每一次战斗,连一个俘虏都不留的狗脾气……”

    山猫眼里的泪意更浓:“教官,要不是我连累你……”

    “别说了,这一次,我也用不着再帮你背黑锅擦屁股了,去吧,记住,留一个,问问情况,后面的事情给老子弄干净点……”

    山猫擦了擦眼睛,吸了一口气,放下手里已经没有了子弹的95,抽出匕首,跃出掩体,扑了出去。

    猫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消息,以及一批枪支和弹药。

    枪支弹药当时就分发给了虎子、猴子、以及孟志成,陆轩跟老班长两个人也分到了两把枪,以及五十发子弹。

    到了现在,孟志成带来的七个人,仅仅只剩下三个,而且,除了山猫,包括孟志成在内都受了伤,战斗力已经是大大折扣。

    但接下来还要应付的远远不只是逃走的那三个人那么简单,让陆轩他们的运输队也拥有一点儿自卫的能力,是很有必要的。

    山猫带回来的消息是:逃走的那三个人之中,的确有一个是老对头“天雄”,另外两个人却连这帮雇佣兵也弄不清楚的身份,而这帮雇佣军接到的任务竟然是直接截杀许东!而且这个任务,应该就是那两个不清楚身份的人下达的。

    这个消息真是够惊人的,不要说牟思晴吃惊得半晌不说话,就连乔雁雪、胖子等人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许东行事,还是比较有分寸的,怎么会惹上这一帮雇佣兵,又会是什么人对许东竟然这么恨之入骨,要灭之而后快。

    孟志成一边接受芭珠帮忙裹伤,一边帮着分析说,其实用不着紧张,他们其实应该是冲着秦羽来的,毕竟秦羽在那边出现的日子比较多,许东反而就像是一个匆匆的过客,而且矿脉的事情,许东就算是有股份,也只能算得上的幕后,所以,明确针对许东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除非是许东不明不白的的罪过什么极为厉害的人,甚至与这个人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这才使得那个人可以花钱出动“天雄”这样的人来直接接截杀许东。

    许东沉默了一阵,真正对自己不满的人,也就只有一个方家伟,但两个人之间倒也正是算不上不共戴天的仇人,至少,许东还没把跟方家伟之间的不快看成是矛盾,就跟不用说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再说,方家伟是不是能够雇佣得起“天雄”这样的杀手,恐怕都是一件很值得怀疑的事情。

    莫非,这帮人原本真的只是针对秦羽,要断绝秦羽跟自己的财路而已?

    不过,胖子在一旁提起一件事情,倒是让许东沉思了起来。

    胖子说的是那天牟思晴的订婚庆典的时候,许东跟乔雁雪、以及胖子三个人在接近铜城大酒店的时候,被马哥他们一帮人袭击,时候问马哥他们,才知道是有人要试探许东等人。

    这件事,由于许东当时举着要去跟秦羽汇合,也没过分的追问,甚至后来就再也没记在心上,会不会那一次的试探,跟“天雄”他们这次的截杀,有着本质上的联系?

    许东细想,为难方家伟他们的,自己原本以为是周金龙跟魏哲海他们派人干的,可是秦羽问了周金龙,自己更是亲自遇到魏哲海,他们两个人都表示没做过那样的事情,那么为难方家伟,又刻意不碰许东的人,到底是谁,会不会也是跟“天雄”他们有关系?

    孟志成等人听许东这么一说,脸上顿时凝重起来。

    牟思晴也忍不住问了许东一句:“方家伟的事情,不是你让人做的?”

    牟思晴对方家伟在天神堡里面,抛下牟思怡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等候救援的事情,一直都耿耿于怀,所以,方家伟的铺子里面出事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牟思晴根本就不去理睬。

    不过,牟思晴当时也很是怀疑周金龙跟魏哲海两个人,后来听牟思怡说,事情并不是牟思晴怀疑的这样,牟思晴就把目光对准了许东,只是这一段时间牟思晴自顾不暇,自然就没法子直接向许东询问。

    现在,许东把这些事情和盘说了出来,牟思晴也就趁机问了许东一句,想要许东亲口承认。

    许东微微点头,说道:“方家伟的事情,或许跟我真是有些关系,但我绝对不会做出来那样的事情,不管你信不信。”

    没想到赵良栋从毯子里面伸出脑袋,说道:“我看许东也不是那样的人,不过,整件事情应该非常简单……”

    原本赵良栋的话也没多少人去计较,不过,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加上孟志成等人又有伤在身,自然不能连夜赶路,又加上现在是说着雇佣兵要截杀许东的事情,所以,所有的人一起都把目光转向包裹着毯子,蜷缩在角落里的赵良栋。

    赵良栋伸出手指,推了推金丝眼镜,接着说道:“据我分析,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堵截任何想要支援芭珠小姐他们村子的人,但能够支援他们村子的人,也就两个人,一个是秦叔,而另一个就是小许……”

    顿了顿,赵良栋又说道:“既然是这样,无论是秦叔过来,还是小许过来,他们自然都不会放过,至于知道小许的名字,或者是我们在出发之前,甚至是更加以前,他们就是已经知道了的……”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赵良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才说道:“还有一点,这次秦叔不会过来,他们也是应该知道的,所以,试探小许,也就顺理成章了。”

    赵良栋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但是牟思晴却低声呵斥道:“胡说,要是这样的话,许……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在铜城就动手?反而只是试探,这样难道不怕惊动许东?再说,这跟方家伟又有什么关系?”

    “方家伟那边的事情,我们放在后面再说,至于小许这边,我却不这样认为,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吗?”赵良栋煞有介事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