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七章 避雨
一本读|WwんW.『yb→du→.co
    赵良栋这话,恐怕在场的人除了芭珠和苗谊两个人不知道这句话的出处之外,其余的人根本就不用多说,老祖宗留传下来的战争精髓,谁都知道,尤其是孟志成陆轩他们这帮人,不但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更知道怎么去做。

    所以,赵良栋这么一问,明显就有了班门弄斧之嫌。

    不过赵良栋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你们不是说,许东在芭珠他们村子里面,打了一架的么,而且还说,对方有三四十个人之多,许东却面无惧色,举手投足之间,轻而易举的将他们全部打得心服口服……”

    这么一说,芭珠跟苗谊两个人立刻“噢”了一声,芭珠还说道:“不错,那一次之后,许大哥在我们那几个村子里面,就成了一位神人,好些人还刻了他的雕像,给他上香火,当成神一样供着呢。”

    在场的十几个人当中,牟思晴、许东、胖子,芭珠、苗谊几个人都是那件事的亲历者,自然知道当时的情形,在那会儿许东的确犹如通神,威震夷帮。

    要真想从芭珠、苗谊她们那个村子的人手里将那处矿脉夺走,恐怕无论是谁,也还真是首先要考虑许东会带来的威胁。

    孟志成细细的思索了一阵,也觉得赵良栋这么一说,“天雄”他们那些雇佣兵,明确的针对许东,还真的是顺理成章了。

    在铜城,雇人试探许东他们的实力,甚至是极有可能就是“天雄”本人,但之所以没在铜城就直接对许东动手,除了真不知道许东的实力之外,内地是雇佣兵的禁地,当时秦羽也在铜城等等因素,恐怕也是天雄不敢直接动手的原因。

    至于到了现在,“天雄”自然就没了那么多的顾忌,而且,对于许东的种种细节,要跟“天雄”报告的也就自然不乏其人。

    只是牟思晴还是不大相信,这个“恶果”其实是许东自己早就种下来了的,想了一会儿,又沉声说道:“好,就算是因为许东那个时候太过招摇,留下了隐患,那方家伟这边的事情又怎么解释?”

    没想到赵良栋摇了摇头,说道:“要说方家伟的事情,这个嘛,按我的看法是,那是人民内部的矛盾,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乔雁雪跟胖子,还有牟思晴三个人几乎是翘首以盼,都等待这赵良栋能够在方家伟的事情上给出一个合理的推测,不曾想到头来竟然是一句“不值一提”。

    胖子顿时“嘿嘿”的笑道:“看来,你这臭秀才,也不过如此,说了半天,也就只是跟放了一个屁一样,只不过这个屁又响又长……”

    “胖子……”牟思晴怒道:“你嘴巴你干净一些……”

    胖子依旧“嘿嘿”的笑道:“牟小姐,牟老大,你到底站在那一边啊,我王胖子人笨,你可别把我给绕糊涂了。”

    牟思晴的脸上,陡然之间血红,大踏步走到赵良栋身边,挨着赵良栋坐了下去。

    赵良栋顿时欣喜若狂,亲热的叫了一声:“阿晴……”

    又把自己披在身上的毛毯,展出一角,去披在牟思晴身上。

    牟思晴却皱着眉头,说道:“你这毯子里面,怎么这么臭?”

    说着,直接将赵良栋披到自己身上的毯子揭了下来,气哼哼的坐在一边。

    赵良栋伸出手,推了推金丝眼镜,又拿起毯子的一角,凑到鼻子下面,嗅了嗅,居然自言自语的说道:“哎呀,还真是有点儿臭,呃,应该是水土不服,我……”

    许东懒得去看赵良栋跟胖子等人的笑话,转头去找潜伏在外面的陆轩。

    因为“天雄”他们三个人逃走,这个山洞里依旧并不是很安全,说不定什么时候,“天雄”就会一个回马枪杀过来。

    但现在因为天黑,孟志成等人身上又有伤,也就只能在这里冒险停留一个晚上。

    不过,孟志成、虎子、山猫跟猴子他们几个,一下子就损失了四个老战友,虽然大家都是见惯了生死的主儿,但要说一点儿悲憾也没有,肯定是不可能的,只不过,孟志成他们懂得压制这种悲憾。

    毕竟现在正是非常时期,过份沉缅于悲愤之中,对以后要走的路有害无益。

    所以,他们四个人勉勉强强把许东这件事说完,一个个也就闭目养神起来。

    出了洞口,许东还没走到陆轩身边,陆轩很是警惕的打了个暗号,直到许东准确无误的回应了,陆轩这才低声问道:“小许,你怎么还没睡?”

    许东回答了一句:“睡不着。”

    随即,许东也趴到了陆轩的身边。

    陆轩几乎是耳语一般的问道:“听说你白天三枪干掉三个人,又打残了三个,不错啊,比孟教官他们还厉害……”

    “哪里,运气好而已,嘿嘿……我还不是差点儿被炸死……”许东低声笑道:“怎么样,有什么情况吗?”

    陆轩摇了摇头:“想要来偷袭的人倒是没见着,不过,这天气这么闷,恐怕是要下大雨的了……唉……”

    陆轩叹了一口气,这丛林里面下起雨来,可不是一件好事,下一阵雨,就算晴上两天,那路也是湿滑不已,会极大的阻滞行进的速度。

    再说,这一次大家带着的,全部都是急救药品,得非常严格的防水防潮,也就是说,真要是下了雨的话,这麻烦就大了去了。

    许东抬头看了看天上,也是隐隐有些担忧起来。

    谁知道,越是害怕什么就来什么,不多一会儿,一粒豆子大的雨滴,直直的打在许东的额头上,许东顿时觉得额头上一片冰凉。

    紧接着,整个丛林便是一阵哗哗的作响,犹如山呼海啸一般,声势甚是惊人。

    不多时,大雨便将许东跟陆轩的衣服湿透。

    “完了……”许东暗自叹息了一声,过了片刻,这才对陆轩说道:“陆大哥,这样的夜晚,恐怕就算是‘天雄’也没法子出来,不如把岗哨撤到洞口边上去,也好避避雨,别被雨淋得生病了。”

    陆轩沉默了一阵,微微点了点头,当下发出一声急促山鸡叫声,招呼隐藏在另一个地方的李贵田。

    待三个人退回到山洞里面,身上的衣物再也没有一出是干的。

    孟志成也被瓢泼一般的大雨惊醒过来,默然看着洞外,过了好一会儿,才让原本睡得很熟的山猫、虎子两个人到洞口去守着。

    乔雁雪跟胖子两个人见许东等人的衣服湿的厉害,当下爬起来,拿了轻易不敢用的煤油炉子,又接了一些雨水,找了个不会泄露光亮的角落,准备烧些开水。

    只是谁还没烧开,虎子大喝了一声,随即便响起一阵急促的枪声。

    枪声间隙之中,有人用谁也听不懂的语言,叽哩哇啦的大叫着,声音甚是凄厉。

    引得洞里的人俱是一怔,听声音,这个人应该不是来偷袭的,怎么回事。

    虎子开了几枪,也察觉到对方虽然在不住的接近,但是并没开枪还击,虎子顿时有些奇怪的停下射击,大声喝问对方是什么人?

    只是虎子无论使用汉语还是英语,喝问一遍,对方就应答一句,声音里面充满恐惧,但他说的,偏偏就是听不懂。

    虎子大声喝问着,山猫却是拧着眉头,食指压在枪机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前面的黑暗。

    问了几句,实在听不懂对方再说什么,虎子也没辙,对方没开枪反击,而且,随时都保持着出身应答,这应该不是前来偷袭的人,或者,倒好像是准备要到山洞里面来避雨的人。

    芭珠跟苗谊两个人惊醒过来,侧耳仔细的去听外面的那人说的话,不到片刻,苗谊便低声跟吧主两人嘀咕了几句,随即站了起来,走到洞口。

    虎子一看苗谊过来,不由低声问道:“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话?”

    苗谊低低的答道:“他说,他是个猎人,因为追逐一头香獐,错过了宿头,知道这里有个山洞可以避雨,没想到被人占了现在外面非常危险,他请求我们让他进洞。”

    “危险……”山猫冷冷的说道:“难道这附近就只有这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现在什么时候了,他还在丛林里晃荡,再说了,既然是这一带的猎人,又岂有找不着避雨的地方和法子的,虎子,别听他们胡说,只要靠近洞口,一律射杀!”

    虎子淡淡的应了一声,不过还没来得及重新端起枪,孟志成却在后面低声喝道:“山猫,里的老毛病又犯了……连猎人都不放过?”

    山猫沉沉的说道:“老狼,我们检查过了,这个山洞没有其他的退路,一旦对方只是伪装成猎人,进到洞里面来了,恐怕我们就是他的猎物!”

    “你对自己那么没信心?”孟志成低声喝道:“记住,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滥伤无辜,虎子,打信号,让他们进来!”

    山猫气愤不已,瞪了打算“引狼入室”的孟志成,不过,却没再多说下去。

    虎子见孟志成这么说,当下只好比划着对苗谊说道:“你告诉他,可以进到山洞,但有一条,在洞口外二十米,放下武器再进来,否则,我们将视为威胁。”

    苗谊有些惶恐的点了点头,赶紧把这话告诉还在叽哩哇啦的大叫那个人。

    那个人一听,当下又是一阵大叫,不过,估计那些话也就苗谊一个人能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