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二章 医术(2)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群人再次围了过去,仔细的去看了一下那位产妇,那产妇惨败的脸上已经开始恢一些血色,勉强睁开眼睛,嘴巴也在微弱的蠕动。

    许东一把拉过胖子,说道:“你背包里面,不是有包装好的熟鸡么,去拿出来。”

    胖子斯斯艾艾的摸着脑袋,那可是自己这一路上的干粮啊,就这么……

    “去不去……”许东脸上一黑,佯怒道。

    胖子这家伙就属驴的,不给他点儿颜色,他都不会痛痛快快的去做。

    不多时,胖子扭扭捏捏的,拿了一只真空包装的熟鸡出来,心痛不已的递到许东手里,嘴里还嘀咕道:“东哥,这可是我特意定制的啊,我自己都还没舍得吃的……”

    许东哪里去管那许多,将手里的一整只鸡交给那个男子,比划着说最好是把这只鸡拿出来煮一煮,或者熬汤,再给那产妇吃。

    不过,许东这么一做,帐篷外面的人居然“哗啦”一声给跪倒了一片。

    慌得赵良栋他们都赶紧的去扶那些人。

    那个年轻的猎人也跪在地上,双手抱在胸前,朝着许东等人大声叫嚷着。

    苗谊赶紧跟许东翻译,那个年轻的猎人说,他们家里也有一个快要死了的病人,他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是做错了,要是许东他们能够帮助救回他的家人的话,他愿意接受许东他们的任何处罚。

    到了这个时候,不要说许东,就算是胖子也再没有去计较那事的心思了。

    不过,胖子心里不计较了,嘴里却不依不饶,走到那个年轻猎人跟前,一把将他拎了起来,瞪着年轻人,吼道:“你知道错了!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儿害死我们了,亏我们还把你当兄弟,你们却下药害人……”

    昨天晚上那情形,当真也是凶险的很,这两个猎人抢了急救物资一走了之倒好,幸亏“天雄”他们没来杀回马枪,要不然,今天站在这里救人的,恐怕就不会是胖子他们这些人了。

    现在想起来,都还让人一身汗毛倒竖。

    年轻猎人满脸愧疚,看着一脸黑线的胖子,不住的作揖打拱。

    胖子这家伙,劈了啪啦喷了年轻猎人一脸口水,随后,气也消了一大半,当下转过头来,对许东说道:“东哥,这家伙我已经教训过他了,给个面子,救救他们!”

    胖子这家伙翻书一样的翻脸,许东等人是早就习惯了的,他说什么,基本上也没人太当真。

    只是赵良栋在一旁神色肃穆,不住的感概,这兵凶战危,百姓之苦,甚至还苍凉的吟诵了一首词“……峰峦如聚,波涛如怒……伤心秦汉经行处……兴,百姓苦,忘百姓苦……”

    许东跟牟思晴等人去帮年轻猎人的家人治病,胖子却一把揪住赵良栋,嘿嘿笑道:“老赵,你刚刚这么念叨一通,好像挺有文化似的,说说,你这念叨的是啥,听起来好像挺忧国忧民的样子。”

    赵良栋不屑的看了一眼胖子,从胖子手里挣脱开来,然后不屑的说道:“你懂么,这是文化,说了你也不见得会懂。”

    胖子再一次一把抓住赵良栋,怒道:“你少给老子装大尾巴狼,比你厉害得多的人就是我兄弟,问你,是瞧得起你,别说仗着你老子是个官,告诉你,纽约黑道老大面前,老子照样大摇大摆的,你说不说,不说拉倒去球。”

    “野蛮人……”赵良栋再次想要从胖子手里挣开,不过这一次挣了一下,却没挣开,赵良栋不由得怒道:“你想要干什么?”

    胖子“嘿嘿”的怒笑道:“也没什么,就刚刚在山坳那边,我就想跟你打上一架的,现在正好有空儿……”

    “你……赵良栋吓了一跳,真要动手打架,赵良栋坚决不是胖子的对手,这一点自知之明,赵良栋还是有的。

    别的不说,这一路过来,赵良栋背负十公斤都走得艰难不堪,胖子这家伙却是二十五公斤负重,走得比赵良栋还潇洒得多,就这份体力,赵良栋就知道是没得比的了,打架,那就更不用说。

    胖子回头看了看被一群人挡住了视线的许东跟牟思晴等人,回过头来,不怀好意的笑道:“老赵,咱们也不用太认真,一个人一条胳膊一条腿儿什么的,谁先被卸掉谁就算输,如何?”

    赵良栋吓得面如土色,比昨天踩上地雷、遇上“天雄”还恐怖,满头大汗的说道:“小……王胖子,咱们都是文明人……谁……谁跟你动手动脚啊,君子动口不动手……”

    “谁他妈跟你是君子啊……”胖子啐了一口,攥着赵良栋就要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看看谁的胳膊大腿儿先被卸掉。

    赵良栋一边挣扎,一边叫道:“你真是野蛮人,我们无冤无仇的,你干嘛要卸掉我的胳膊腿儿啊……”

    胖子回过头来阴森森的笑道:“知道牟老大跟我东哥以前什么关系?我可告诉你,要不是东哥他一直拦着,我早把你大卸八块了,谁叫你不知死活,跟着跑到这地方来……”

    一说到牟思晴的事情,赵良栋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我知道,但他们不是已经分手了的么,再说,我们虽然订了婚,但我也给许东他机会啊,我跟他一起公平竞争,至于阿晴愿意选择谁,那是她的权利……”

    “你他妈玩我是不是?娶媳妇儿讨老婆这事儿,还有公平竞争的……”胖子恨不得立刻就见赵良栋的一条胳膊腿儿什么的给卸下来,为许东出上一口恶气。

    没想到,赵良栋看着胖子益发狰狞的面孔,终究还是有些心虚:“再说了,这跟你我之间有什么关系啊,你刚刚不是要向我请教那首词的么,那是学问上的事情,要想做学问,哪有像你这么粗鲁的。”

    胖子怒极反笑:“妈拉个巴子,老子自古以来就这么粗鲁了,怎么着?”

    “真是粗鄙,你放开我,不就一首词儿吗,我跟你说还不成啊?”赵良栋嘴巴上还是挺硬的,不过在气势上,早就输得一败涂地了。

    本来,胖子还真是有心好好地收拾赵良栋一顿,但是赵良栋这么一说,胖子一下子又有感觉得就这么揍他一顿,好像师出无名,胜之不武。

    见胖子不由自主的松开手,赵良栋活动了一下被胖子抓得生痛的手臂,又伸出手指推了推眼镜,这才说道:“我刚刚念的这首词,是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里面的一段,是对封建王朝统治下黎民百姓疾苦的深切同情与关怀……”

    胖子看了看周围形似难民的那些人,又歪了歪脑袋,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道:“你是说,你是在深切关怀这些水深火热的老百姓的疾苦……”

    赵良栋的眼珠子转了转,当然明白胖子这家伙是在打自己的注意,只是不知道胖子打的是什么注意,不过,胖子这么说了,赵良栋只得点了点头,答道:“我的确是在感叹,兵凶战危,导致老百姓流离失所,生活痛苦……”

    胖子嘿嘿的笑道:“这么说你真是同情他们了,也好,那以前的事情,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

    赵良栋一呆,赶紧问道:“不过什么?”

    胖子笑道:“你不是同情这些人么?你看看,这些人好多都没吃过饭,把你藏着的好吃的全部拿出来……”

    “你……”赵良栋失声叫了出来,尼玛胖子搞这么大阵仗,原来就为这么一点儿屁事!直接说出来不就完了。

    胖子不耐烦的轻轻推了赵良栋一把,喝道:“你到底拿还是不拿,爽快点儿……”

    赵良栋沉默了好半晌,这才一咬牙,放下身上的背包,将里面的食物全部倒了出来。

    胖子这家伙花这么大力气,要不拿出来,胖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过,这倒真是让赵良栋有些郁闷,自己准备的那些食物,全都是自己最喜欢的这倒不说,全部拿出来也没什么,可是怎么看着这些食物,居然有大部分落到了胖子这家伙的腰包里面去了?

    赵良栋正要找胖子问个明白,没想到围着牟思晴、许东他们的那一圈人,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

    这边的病人,是那年轻猎人的老妈,在一个多星期以前,被一颗流弹打穿了腹部,那老妈子的伤口早就发炎化脓,因为没有医药救治,又加上丛林里面气候炎热,再这样的情形之下,那老妈子原本注定是死路一条,而且,临死之前,还得受尽苦痛折磨。

    没想到突然之间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如花似玉,可以妙手回春的女医生,拿了两根针管,给老妈子打了两针消炎的,挂上一瓶液体,再轻而易举的把留在老妈子体内的弹头取了出来。

    不多时,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老妈子,居然奇迹一般的睁开了眼睛,再过一会儿,居然就能够勉勉强强说话了!

    如果说这些人眼里有神,有神迹的话,牟思晴就绝对是他们眼里的神。

    一口气之间,将两个临死的人都给拽了回来,不是神是什么?

    不过,这个神,并不是在天上,可以呼风唤雨的那些虚无的“神”,而是实实在在的,有着可以起死回生医术的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