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五章 搜救(1)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下午时候,天际隐隐起一阵闷雷,好多人都开始往破破烂烂的帐篷里面钻,不过,许东却高兴至极,这滚雷一般的声音,原本就不是要下雨之前的雷电,而是一家大型运输机慢慢接近的声音。

    虽然许东把准确的经纬度都告诉过乔家俊,但许东还是忍不住让人点起三堆打火,让三股浓浓的黑烟,冲天而起,然后一群人跑到空地上,去看慢慢接近的运输机。

    运输机过来的方向,正好是西南方也就是从苗谊他们那个村子上空过来,这倒让许东心里很是有些惋惜。

    早知道这运输机从这个方向来,把苗谊她们那个村子的地点也告诉给乔家俊,让他顺路投放一点儿物资,岂不是一举两得,只不过现在都能看到天空中的飞机,再后悔也是来不及了。

    眼看着飞机越来越近,地上的人群都高兴得欢呼了起来。

    只是在这一刻,也不知道从哪里升起一股烟柱,直直的撞在那一架运输机上面,地上的人群眼睁睁的看着那架立刻就要飞到头顶的运输机,竟突然之间掉了个头,然后一头扎向元宝山!

    眼睁睁的看着飞机坠落,许东惊呆了,原本几乎是载歌载舞的人群,也一下子静止了下来,一个个木雕泥塑一般,时间放佛在这一刻定了格。

    过了许久,许东大叫了一声:“飞机被攻击了……”

    胖子也大叫了一声:“肯定是‘天雄’他们干的……”

    牟思晴叫道:“快去救人……”

    乔雁雪转头往村子里放背包的地方跑了进去,苗谊呆呆的看着飞机坠落的方向,眼泪止不住哗哗的流了下来。

    赵良栋叹了一口气,嘟囔道:“害人害己……”

    不多时,在一片慌乱之中,许东等人整理好背包,跟那两个猎人一起,扑向坠机的地方。

    连运送救援物资的运输机都打,胖子这家伙,一路上连“天雄”的十八代老祖宗都从坟里给揪了出来,一个个的骂得体无完肤,支离破碎,还赌咒发誓,要是逮到“天雄”,一定要他尝尝自己的手段。

    许东等人这则是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不过,嘴里没像胖子这般痛骂“天雄”,但也早就下了决心,逮到“天雄”绝对不会让他痛痛快快的就去死。

    不过,那元宝山,与老猎人他们的这个“村子”相距也就半天的路程,许东带着一行人,在天黑之前,终于赶到元宝山的外围区域,但估计是飞机上的油料什么的都已经燃烧干净,或者根本就没起火,再加上这元宝山同样是密林丛生,现在天色又已经很晚,所以不能明显的看到飞机坠落的地方。

    救人心切的许东等人,摸黑在密林里找了一阵,却不得要领,实在没法子的情形之下,一行人这才勉强找了个地方住下来,只等明天早上天一亮,就立刻动身搜索。

    这一夜,几乎没一个人睡好,待到天明时节,许东等人草草吃了点儿东西,正要出发,不曾想整个元宝山却又笼罩了一团厚厚的雾气。

    这无疑让许东等人寻找哪架坠落的飞机变得更加困难起来。

    不过,好的是,许东等人知道“天雄”肯定也在这一带活动,有着这厚厚的雾起遮挡,到也安全了许多。

    只是许东等人才开始出发,便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从宿营地继续往南,才走不到百十来米,走在最前面的胖子,突然间脚下一软,整个人一下子便陷进了烂泥坑。

    “沼泽……”胖子一边挣扎,一边叫道。

    “别乱动……”许东一边叫着,一边揪住旁边一颗碗口般大小的小树,双手一扭,硬生生的把这棵小树给扭断下来。

    只是许东还在清理小树树枝,胖子带着哭腔大叫道:“我他妈不动不成啊,他要往下掉……”

    许东将手里的小树,伸到胖子面前,大叫道:“抓住……”

    胖子一把抓住许东伸过来的小树,终于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心下顿时大定,又勉强笑着说道:“好,我抓住了,现在我叫一、二、三,你们就一起用劲……”

    话还没说完,胖子又有些奇怪的说道:“咦,大家伙儿感觉到没有,这沼泽怎么会动?”

    许东一边拉胖子,一边抬头去看胖子身后,只见胖子身后不到三四米远的地方,有一段枯树一样的东西,很快的向胖子靠近,一个念头在许东的脑袋里划过,许东突然有些惊恐的大叫道:“胖子,快……抓紧……”

    胖子还在好奇,牟思晴尖叫道:“有鳄鱼……”

    “鳄鱼……是什么鱼……”胖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嘻嘻的笑着问道,但话还没说完,突然煞白着脸,大叫道:“天哪,东哥……救命……”

    许东一边发力拉扯,一边大叫:“抓住……你给我抓住……”

    就在那枯木一样的一样的鳄鱼,接近胖子的那一刹那,许东硬生生的将胖子从泥泽里扯了出来。

    到了嘴边的食物,却又在一眨眼之间跑了,那条鳄鱼哪里肯善罢甘休,“哗”的张开血盆大嘴,几乎是射出的箭一般,追着胖子咬到。

    胖子还趴在地上,刚刚翻身过来,眼看这鳄鱼的大嘴咬到,胖子一激动之下,一脚踹了过去,旁边的老猎人也是端着那杆老猎枪,直接就往鳄鱼的嘴里捅了过去。

    那条鳄鱼嘴巴一闭,咬住猎枪的枪管,脑袋一甩,竟然硬生生的从老猎人手里把那杆猎枪给甩得直接飞了出去,随即再次张开血盆大嘴,向胖子咬了过去。

    幸好这个时候许东扑到胖子身边,一把将胖子抓了起来,往身后一扔,又挥起拳头,“呯”的一拳打在鳄鱼的鼻子上。

    也不知道这一拳把这条鳄鱼打成了什么样子,这条鳄鱼一扭脑袋,回头比刚才更快的钻回沼泽之中,身子一阵摆动,不到片刻,便消失在沼泽里面。

    直到这时,众人才长长的服了一口气。

    只是胖子这家伙被许东在百忙之中一摔,趴在地上叫道:“东哥……你干吗用这么大力气,哎唷……我的腰……”

    许东那你还顾得上胖子的大呼小叫,转头对乔雁雪等人说道:“现在雾气浓厚,视线不好,大家尽量靠近一点,别再出事……”

    随后,又从背包里面拿了套干衣服出来,让胖子先去找个地方换下来。

    几个人等胖子换好衣服出来,这才要继续前进,没想到落在最边上的赵良栋突然又大叫了一声。

    几个人转头,发现赵良栋一脸古怪,正呆呆的看着旁边不远的地方。

    “你怎么回事?”牟思晴皱着眉头问道。

    “有……有什么东西……刚刚在那边……”赵良栋脸色古怪的答道。

    说着赵良栋的说话声,他看着的那边,几株灌木微微晃动了一下,但随即又稳定下来。

    许东皱着眉头看了过去,却没看出个所以然出来,就连有异样的气息也没看到一丝儿。

    “是风吧,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牟思晴沉声说了一句,随即又继续说道:“走吧……”

    就在这一刻,许东叫道:“快走……”

    “怎么回事?”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没擦干净的污泥,问道:“那不是那条鳄鱼又爬上来找死……”

    在沼泽里面,没人敢去对鳄鱼怎么样,但是在胖子的想象之中,到了陆地上,胖子自信能够跟那条鳄鱼放手一搏。

    只是许东一句话,差点儿把胖子下了个魂飞魄散。

    “这里有条大蛇,弄不好是一条蟒……”

    许东刚说完这话,胖子“哇”的叫了一声抱着脑袋就往前窜了出去,只是没跑两步,“扑通”一声,又掉进了先前那个烂泥坑里。

    胖子这家伙,天生就害怕蛇,就更别提这里有蟒,许东这么一说,胖子都快吓得发了懵,连什么也顾不得了,掉进泥淖,还在不住的挣扎。

    幸好许东手疾眼快,一把抓住胖子的衣服后领,再次把胖子从泥淖里扯了出来。

    “你干什么……”许东低声喝道。

    胖子脸色煞白,双腿发软,过了好一会儿,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东哥……有蟒蛇……”

    许东又好气又好笑:“我只不过是这么说,不是还没看到么,你慌什么?”

    胖子战战兢兢地说道:“东哥……你知道的……我王胖子天不怕……地不怕……就……就那东西……”

    许东打断胖子的话头,没好气的说道:“现在可好了,我到哪里再去给你找身干衣服给你来换……”

    “不……不用还了,我们……快走……快走……”胖子嘴里说着快走,但是一双腿子却不住的打颤。

    等胖子稍微恢复了一点儿,许东才带着一行人,绕开前面的泥淖,慢慢往前走。

    到了这个时候,许东再也不敢让别的人在前面探路,免得再次闹出诸如胖子掉进沼泽这类既耽误时间又危险的情形。

    不过,这个时候,后面的几个人,老是觉得心神不定的,就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着自己跑。

    不光是后面的乔雁雪等人,就算是许东自己,慢慢的也有了这种感觉。

    所幸的是,这种感觉只是时断时续,忽远忽近,完全没有那种危险迫在眉睫的逼近,许东也就只能暂时不去理会。

    一行人绕开沼泽地段,很快就到了一处地势较高的斜坡上面,因为丛林里面的雾气厚重,根本看不清到底到了什么地方,许东等人也只能凭着昨天看到的情形,从记忆里判断现在的位置,大致上是到了元宝山的山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