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六章 搜救(2)
一本读|WwんW.『yb→du→.co
    接下来的路段,应该就是顺着山腰,一路搜索过去,看看能不能找到那架运输机的残骸,以及是不是还有飞机上的驾驶员侥幸活了下来。

    几个人也不敢过于分散,只各自相隔了不到五米远的距离,让许东居中,带着众人搜索。

    好在有什么东西追在后面的那种感觉,在几个人上了山腰之后,就变得更加微弱,想来,先前追着几个人的东西,是越来越来越远,再加上几个人寻找失事飞机心切,也顾不上这些。

    迷迷蒙蒙的雾气之中,几个人搜遍了第一个座小山头,除了发现一块飞机上的金属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发现,不过,看样子,飞机的残骸,应该离得不是很远了。

    只是离飞机的残骸的残骸越近,许东等人的心情便越是紧张,毕竟,“天雄”也就有可能就隐藏在这一带,从山头下到另一面,雾气更加浓烈,视线几乎只有几米远的距离,而且,空气里面还带着一股浓重的植物腐烂味道。

    赵良栋很是担心的问道:“据说,在丛林之中,会时不时的出现瘴气,这个山谷里面,不会就是瘴气吧……”

    胖子在一边呵斥道:“你就不能把你那乌鸦嘴给闭上!”

    许东低声喝道:“都把嘴巴给我闭上,不知道‘天雄’有可能躲在这里某处吗?”

    胖子嘟囔了一句:“‘天雄’他们在这里,孟教官他们还会远吗,有什么好可怕的!”

    不过,这话,胖子是决计不敢让许东听去,“天雄”他么手里拿着的可是杀人的自动武器,自己这一帮人手里,可就只有几根探路的棍子,正要碰上的话,自己这一帮人还不会死得极为难看?

    所以,胖子跟赵良栋只哼哼了几句之后,再也不敢乱说一句话。

    倒是老猎人跟苗谊低声说了几句话,苗谊立刻走到许东身边,低声说道:“许老板,他说,我们再也不能往前走了……”

    “什么意思……”许东怔了怔,低声问道。

    苗谊顿了顿,低声说道:“他们两个说,这一片山林,最远的地方,他们也就只走到这里,还说上次来这里的时候,一同来的,有四个人都没能回去……”

    许东微一沉吟,随即问道:“苗谊,他们这个说法,跟你们村子里的传说,是不是很接近?”

    苗谊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比划着说道:“我们村子里的传说,后山之中,的确是神秘莫测,不过,谁也不知道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下子不见了好几个人的事情,在我们村子里更没发生过,因为没人敢进这后山……”

    许东回过头来,轻声招呼了一下牟思晴跟乔雁雪等人,让大家先原地休息一下,要是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凶险,那也就随便闯随便走,但是既然有些线索,许东自然不能轻易放过,有些事情不弄清楚,那就是在拿人命开玩笑,何况,现在跟着自己在一起的每一个人,许东都不想让他们稀里糊涂的就送了老命。

    几个人聚到一块儿之后,许东就当着众人的面,问苗谊:“能不能把你知道的情况说一说!”

    苗谊点了点头,微微整理了一下思路,这才简单的介绍说,根据传说,这后山区域,原本是一个环王侯的封地,那个环王侯,极度信奉婆罗门教,据说,还得到过婆罗门主神湿婆的帮助,将这一片区域,建成一座与世长存的隐蔽王宫。

    苗谊这么一说,许东等人都有些糊涂了起来,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什么环王、湿婆,根本就没听说过啊!

    苗谊能说的汉语,终究比较少,说起来的时候很多话也词不达意,这让许东、尤其是胖子基本上不知所云。

    乔雁雪倒是来了兴趣,瞪了一眼许东,说道:“许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次留给你们的那几本书里面,专门就有一本说这个的……谁让你平日里不爱去看那些书……”

    许东尴尬的一笑,自己倒是想要看那些书,但始终没什么时间,这不是忙吗!

    乔雁雪再次瞪了许东一眼,说道:“所谓环王,那是后来才有这个名字的,在最初,应该是叫做‘占婆’,也叫‘林邑’,根据记载,占婆国,几乎是中国古代各个王朝的隐患,后来,占婆王朝衰败,连占婆文明都彻底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乔雁雪这么一说,胖子顿时大喜不已,低声说道:“我就说嘛,这元宝山,看起来就是有故事的地方,呵呵,没想到居然还是什么环王的地皮,嘿嘿……”

    许东瞪了一眼胖子:“我说过了,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搜寻失事的飞机,以及把物资送到目的地,不许去打别的主意。”

    牟思晴在一旁沉吟了半晌,突然说道:“秦羽所说的什么法国人的宝藏,实际上会不会就是针对这个传说?”

    “有可能……”许东想了想,说道:“秦大哥的事情,我不好去猜测,不过,如果反过来想,会不会是法国人在殖民时期,偶人之间发现了这里的秘密,甚至找到一些‘环王’的遗宝,但却没能带出去也说不一定。”

    胖子搓着手,兴奋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刻就要直接闯过去看个究竟。

    只是乔艳雪继续说道:“只是占婆国也好,环王也好,都不过是过眼烟云,昨日黄花,烟消云散,我觉得苗小姐说的另一个情况,才是我们需要特别注意的事情。”

    “什么事情……”许东跟胖子两人不由齐声问道。

    “湿婆神!”乔雁雪简单的吐出来三个字。

    “湿婆神……”许东跟胖子再次失声。

    乔雁雪点了点头,很是慎重的说道:“怪神乱力之类的事情,你们自然不会计较,但我还是不能不说给你们知道,所谓湿婆神,原本是印度的三大主神之一,其法相嘴两侧生出獠牙,火焰般的头发上顶着一具骷髅,这使他看起来更可怕,其他骷髅形成圣线斜挂在他的躯干上,头发上的蛇和一弯新月则显示出湿婆神温柔慈祥的一面,湿婆戴着一串小铃铛串成的花环状的饰品,一个项圈几串项链,还有其他一些珠宝饰品……”

    乔雁雪的汉语,比之苗谊,自然是胜过无数倍,再加上乔雁雪说话之时,也是声情并茂,描述得又仔细,许东跟胖子等人的脑子里面,自然就能浮现出来乔雁雪口中的“湿婆神”形象。

    只是许东脑子里面浮现出来的“湿婆神”是一个恐怖不已,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毁灭人类的恶魔形象,但在胖子的眼前,那绝对是一个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如同弥勒佛的菩萨——这主要是因为乔雁雪描述湿婆神形象的时候,特意把湿婆神身上的饰品珠宝之类的东西,也说得格外详细。

    在胖子看来,湿婆神也好,如来佛祖也好,管你是谁,身上有珠宝,就能让自己发上一笔小财。

    至于怪力乱神什么的,对不起,胖子是经过社会主义熏陶了近二十年的无神论者!

    不过,许东心里却是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诸天神佛什么的,许东到不见得就会相信,但是解释不了的自然现象,诡异莫名的经历,许东心里还是有底的。

    乔雁雪特意说明“湿婆神”,想来绝对不是无的放矢,许东自然不能不小心一些。

    乔雁雪、苗谊两人又简单说了几个关于湿婆神的问题,比如说,传说之中,湿婆神右边靠上的三只手分别持着一柄三叉戟、一根狼牙棒和一支长矛,而最下边的那只手好像没有拿任何东西,而是掌心向外,食指和拇指指尖相触,作解说势,代表讲解或揭示奥妙,左边的手里分别持着一只长杖,一个套索和一个好像很小的被砍掉的婆罗门的头,位于身体前的那只右手里拿着的圆形物体可能是一个沙漏状的手鼓,湿婆正是用这面鼓敲击着创造与毁灭的节奏之类的。

    总之,在乔雁雪的解说之下,许东跟胖子等人脑子里的湿婆神形象益发清晰起来。

    许东忍不住告诫胖子,这一趟最主要的任务,只是寻找失事是的飞行员,以及将所有的物资送到目的地,无论在这里见到什么,千万不可以有半点儿贪心,免得横生枝节。

    胖子嘴里嗯嗯啊啊的答应了个不停,但暗地里却偷笑不已。

    歇息一阵之后,一心人再次启程,向发现飞机残留部件相反的方向慢慢的搜寻,因为这个时候,密林里的迷雾重重,几个人根本都没法子具体确定方向。

    不过,根据乔雁雪准备的指南针指示的方位来看,现在行进的方向应该是继续往西南方向,这根昨天看着飞机坠机的方向,大致是吻合的。

    不过,这一路过去,道路益发难走,除了藤萝交织之外,树木也越来越高大粗壮,地形也是越来越崎岖陡峭,甚至出现一些断壁悬崖,虽然这些断壁悬崖,都不是很高绝险要,但走起来实在是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