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九章 幸存者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一刻,机舱倾斜更加严重,“嘎嘎”的响声愈来愈是刺耳,恐怕在过不了片刻,整个机舱就可能会翻着滚摔到树下面去。

    但无论是翻滚着摔下去还是头上尾下的摔下去,这二十多米高度,再加上里面破破烂烂的到处都是钢铁茬口,里面的人都得非死即残。

    眼看着两个猎人不足的往舱门后边退去,那老猎人拼尽全力,将年轻的猎人推了一把,直接把年轻的猎人推到许东面前,大叫了一声。

    许东虽然不明白这老猎人叫的是什么,但想想也能明白过来,这是老猎人在临危之际,想让许东把年轻的这个猎人先弄出去,不管怎么样,年轻人,后面的日子还长。

    许东半点儿犹豫也没有,一把抓住年轻的猎人,直接就往舱门外面推了出去。

    偏偏这年轻猎人背上背了那支ak,无巧不巧这个时候横着正好搁在了舱门两边,许东虽然用了点儿力气,来推这年轻的猎人,但是那支ak一挡,年轻猎人顿时也搁在了舱门边上。

    微微一顿之间,飞机的残骸机头翘起,又向许东等人背后偏转,使得许东都跟着脚下不稳,整个人都直往后仰到。

    被搁在舱门边上的年轻猎人更是双脚离地,仅仅靠着一双手抓着变形的舱门,老猎人更是直接摔倒在舱门的另一边,发出一声闷哼。

    这一刹那间,许东抓着舱门的右手一使劲,手指硬生生抓进机体,抬起一只脚,猛地踢在年轻猎人背着的那只枪托上,随即左手使力一推,将年轻的猎人推了出去。

    年轻的猎人飞出机舱的那一刹那,整个飞机残骸带着刺耳的“嘎嘎”声,终于翻滚着落下大树。

    刚刚抓住年轻猎人的乔雁雪大叫道:“许东……”

    “许东……”牟思晴也是大叫了起来。

    “东哥……”趴在树杈上的胖子,悲愤的大声叫道。

    苗谊痴痴的看着轰然坠地的飞机残骸,眼里流出两行清泪。

    赵良栋木然的看着飞机残骸头上尾下,直直的坠落到地上,再轰倒在地上,然后滚了一圈才停了下来。

    看着飞机残骸轰然倒地,树上的几个人陡然间又静了下来,一时之间,整个密林里像是静止了一般,甚至包括呼吸、空气、甚至是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胖子再次大叫了一声:“东哥……”

    随即,整个人几乎是从树杈上站了起来,若同一只发了狂的山猫一般,一边带着哭腔大叫着:“东哥”,一边用几乎是奇迹一般的速度从树上爬了下来。

    还离地面有两三米的高度,胖子竟然不管不顾,“噗通”的一声就跳了下来,在地上打了个滚,随即又发了疯一般扑向飞机残骸。

    乔雁雪等人虽然没像胖子一般发疯发狂,但也是含着泪水,用极快的速度下了大树,几乎跟在胖子身后,就扑到了舱门旁边。

    经过这一摔,飞机残骸的舱门已经朝上,而且变形得更加厉害,几乎都没办法进去人了。

    偏偏胖子也关不了那么多,一边大叫着:“东哥……你坚持住……”一边扔下背包,直接爬上飞机残骸,准备从舱门里面跳下去。

    只是胖子的一双脚下去了,屁股却被卡住,无论胖子怎么挣扎,再也没办法下去半寸。

    胖子跟乔雁雪等人顿时急得大叫了起来。

    几个人拽着胖子,往上拉的往上拉,往下推的往下推,差点儿连胖子的死活也不顾了。

    胖子被卡在舱门上,上不沾天下不占地,不由得大叫道:“东哥……你们先把我拉起来再说……不……往下推……”

    乔雁雪拽着胖子的一只胳膊,咬着牙,大叫一声:“起来……”

    牟思晴却踩着胖子的肩膀,就差整个人没站到胖子的肩膀上了,大叫道:“下去……”

    乔雁雪一看牟思晴是在把胖子往下踹,赶紧放开拽着胖子的那只手,也站到胖子的肩头,咬着牙叫道:“下去……”

    胖子被卡在舱门里,痛苦的哇哇大叫道:“你们两个到底是推还是拉啊……想好了一起使劲行不……我的手……”

    只是牟思晴听见胖子一叫,立刻松开踩住胖子肩头的脚,抓起胖子的手臂,大叫道:“起来……”

    真在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个手忙脚乱的折腾胖子的时候,机尾那边传来一个幽幽的叹息声:“后边这么宽敞,你满干嘛非得要去走那么窄的地方?”

    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一回头,发现机尾那边,许东扶着老猎人慢慢的转了过来。

    “机尾……许东……”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人对望了一眼,一齐丢下还被卡在舱门上的胖子,跳下机体,直接扑向许东。

    直到这个时候,赵良栋才双脚打着颤,从树上爬到地面上,后面是年轻的猎人,照顾着苗谊,慢慢的下来。

    “东哥……你没死……哎……是来救救我啊……”胖子喜极大叫,也顾不得甚至还被卡在舱门上。

    “许东……”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个人扑到许东跟前,仔细的去打量许东。

    许东身上的衣物,被割破了好几道口子,但是看样子,许东还没受到什么伤害,倒是老猎人,腰间被块锐利的东西给过破了一道一尺多长的口子,鲜血不住的直往外冒。

    许东将老猎人慢慢的放到地上,对牟思晴说道:“你们想帮他清理伤口,我去弄胖子下来……”

    所幸这一次出来,几个人带来的八成左右都是急救物资,老猎人虽然受了伤,性命倒是无虞,再说前几天帮那些难民治伤的经历,也让牟思晴熟悉多了。

    当下,乔雁雪去拿先前放在树下的背包,许东则走到胖子卡着的那个舱门边上,爬山机体,去帮胖子。

    只是胖子虽然被舱门卡着,又被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人推推拉拉的一阵折腾,但是见许东到了身边,还是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一眼许东,哽咽着说道:“东哥……我都以为你们挂了啊……”

    许东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托你的福,还差点儿,哎哟我的手……”

    在飞机坠落下地那一刻,许东将老猎人揽在怀里,凭着一只手一双脚,硬生生抵受了一次二十来米高、自由落体的冲击力,自身的重量,再加上老猎人的重量叠加,让许东的手几乎被扯得脱臼。

    许东喘息了好一阵,又活动了好一会儿右手,这才去帮助胖子。

    现在是舱门变形,胖子的屁股被卡在里面,唯一能将胖子弄出来的方法,就只有把舱门拉开一点儿,好在这倒难不倒许东。

    许东一双手撑在变了形的舱门上,稍微吸了一口气,运足力气,正要将舱门硬生的撑开一点儿,没想到胖子在突然间指着许东背后,大叫道:“快躲起来……快躲起来……”

    许东大吃了一惊,憋着的一口气一下子吐了出来,手臂上运足的力气,顿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转过头来,许东这才发现,离飞机残骸二三十米的地方,两个衣衫褴褛的人,正在发疯似的往这边跑,一看就知道他们后面,肯定是有什么危险。

    不用多想,这两个人多半便是这架飞机坠落下来的之后的幸存者,只是看他们的样子,这个时候已经被身后紧紧追来的危险,吓得快要发疯了,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只顾往这边跑,但却半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

    胖子之所以大叫,却是在对乔雁雪、牟思晴等人发出警告。

    二三十米的距离,那两个人一眨眼间就到了飞机残骸边上,只是这两个人几乎连看都不去看机身上的许东、胖子一眼,更不去理睬机身另一边的牟思晴、乔雁雪等人,到了机尾那里,直接一声不响的就钻进了残破不堪的飞机机体。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还没回过神来,不远处便传来:“咚……咚……咚……”节奏如同打鼓的闷响。

    不过,这闷响比打鼓厉害多了,每响一声,就如同有万斤重物,从半空之中直接落到地上,砸得地皮儿都跟着跳动一下。

    “那东西来了……”许东大叫了一声:“雁雪,思晴……你们赶紧想办法躲起来……”

    许东嘴里大叫着,手上却一点儿也不敢怠慢,再次吸了一口气,猛然间“嘿”的一声,双臂硬身上的将变形的舱门拉开将近一尺宽窄,使得还没回过神来的胖子,“啊”的一声,直接掉了下去。

    听到“咚咚”的响声,以及一颤一颤的地皮,乔雁雪跟牟思晴等人也明白过来,多半是那两个幸存者,把未知的危险带了过来。

    当下,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个人微一迟疑,一个人立刻收拾好打开的背包,一个人则扶起受伤的老猎人,在两脚发软的赵良栋、年轻猎人和苗谊的帮助下,快速离开飞机的残骸,扑到大树后面,对方背包的地方。

    胖子虽然掉进了机舱,但一眨眼间又爬到机舱门口,从机舱门口伸出头来,大叫道:“东哥……把我弄出去……”

    许东微一思索,两个幸存者身后的危险,是冲着他们两个人来的,他们两个人躲在机舱里面,看似安全,但回旋的余地几乎没有。

    光是听听那不断接近的“咚咚”的声响,震得地皮直颤的动静,就猜得出来那东西到底有多大,有多重,万一一脚踩在机舱上面,这破破烂烂的机舱,也就成了两个人的铁棺材。

    所以,许东根本就没考虑,直接一伸手,把胖子又从机舱里面拽了出来。

    把胖子放下机身,许东又转过头来,冲着机舱里面用英语叫道:“快出来,这里面非常危险……”

    也不知道这两个幸存者是发现还有活着的人,还是刚刚躲在机舱里面稍微喘了口气,许东的话刚刚说完,边有一个带着哭腔的人用英语说道:“不,太恐怖了,我们没法子躲得开它……不……我们都躲不开的……”

    另一个人竟然用日语大声叫嚷了起来,许东虽然不懂日语,但是看这情形,也估计得到,多半是这个说日语的人,在呵斥那个说英语的,或者是让许东赶紧走开,免得暴露目标。

    许东微微叹息了一声,本来想要搭救他们两个人,但是人家却不领情,许东也是毫无办法,那“咚咚”的响声,几乎已经都到了三四十米距离,许东要是不走的话,到时候恐怕也来不及了。

    只是许东正要掉头离开,去跟乔雁雪等人汇合,没想到脚下一个人叫道:“走……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个人说的是英语,没想到却是一个黄色皮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