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六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时之间,上下两层的人俱是呼喝不断,“乒乒啪啪”的枪声爆豆子一般,响个不停。

    百忙之中,许东大声喝道:“孟教官,把你的子弹全部浸血,再拿给我……”

    孟志成“啪啪”的开了几枪,却一时间没明白过来许东的意思,再说,用子弹浸上血,就能打死巨猿,这在孟志成听起来,实在是有些荒诞。

    见孟志成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许东运起异能,将手里的g22枪膛与子弹都包裹起来,然后对着后面的这头巨猿连续开了几枪。

    那巨猿每挨上许东一枪,便往后退一大步,许东的一个弹夹打空,那巨猿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一只手臂紧紧地捂着胸口,半晌也没能再站起来。

    许东一边更换弹夹,一边大叫道:“孟教官,你的血涂抹在子弹头上,可以下打伤他们……”

    孟志成一怔,脑子里顿时闪过刚刚许东一枪打爆一头巨猿的手臂的情形,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是需要自己的血,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抓出来一把子弹,一咬牙,全部扎在自己腰间的伤口处,

    一时之间,孟志成伤口之处血流如注。

    本来,许东并不愿意这样去“伤害”孟志成,甚至想要用自己的血来浸染子弹,不过许东身上穿着宝衣,要弄出些血来,须得花费好些功夫,在这紧急关头,最现实最快捷的反而是直接让孟志成来做。

    孟志成咬着牙,将沾满鲜血的子弹递到许东面前。

    许东瞅了个空子,看了一眼孟志成的子弹,只见这些子弹上面血迹斑斑,但却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弹头上完全被包裹着一层血膜的效果。

    当下,许东从孟志成手里的子弹拿了过来,随手取了一粒,将弹头用衣物摩擦了几下,又叫道:“血……”

    孟志成随手在腰间抹了一把,然后将手伸到许东面前,许东一看,孟志成的这支手掌掌心,竟然是满满的一汪鲜血。

    许东心里一颤,眼睛很是有些发酸,不过这个时候,许东也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悲愤,将擦好的的子弹在孟志成掌心打了个滚,然后取了出来,经过摩擦的子弹头,表面上立刻均匀的裹满一层血膜。

    孟志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枪递到许东面前,很是有些艰难的说:“这子弹,只能用这枪……余下的子弹……交给我来处理……”

    许东抓过孟志成的枪,卸下弹夹,将这颗处理好的子弹压进弹夹,然后推弹上膛。

    这一瞬间,陆轩悲愤的大喝了一声:“小郑……”

    就在许东处理子弹这一刻,先前被许东大道的那只来偷袭的巨猿,已经再次爬起来,到了陆轩等人跟前,那巨大的爪子只是随手一抓,便将陆轩的兄弟小郑抓在了手里,随即一口咬住小郑半个身子,再是一扯,可怜小郑一个比许东都还要装饰许多的一个人,顿时粉身碎骨。

    将小郑撕扯的粉身碎骨之后,这头巨猿更是凶性大发,对着离他最近的陆轩,就是一巴掌拍了下来。

    只是就在巨猿的巴掌离陆轩的头顶不到两尺之际,巨猿的手臂在一刹那之间从手掌,渐至手臂,甚至是半边胸膛,都在突然之间爆炸开来。

    许东红着眼睛,咬着牙,把击发灌注了异能的子弹,直接将这头巨猿的半个身子都给炸成了一团血雾。

    巨大的能量,带得这头巨猿横飞出去,犹如一团染血的破絮,从走廊上直接掉落下去。

    许东的手指扣着扳机,根本就没松过,追着跌落的巨猿,直到把整个弹夹打空。

    “小许……”孟志成艰难的大叫了一声。

    许东回过头来,这才发现,山猫跟虎子他们这边,现在也已经是岌岌可危,没被伤到的那头巨猿,几乎是顶着头顶上倾泻下来的弹雨,径直扑倒了残存的走廊边缘,再往前一步,山猫跟虎子两个人同样也会落到小郑那般的下场。

    孟志成将一个弹夹递到许东面前,大叫道:“只弄出来三发,你先用,我接着来弄……”

    许东一把抓过弹夹,将空弹夹换下,再次推弹上膛,随即站起身来,端着枪,怒吼着,对着已经露出狰狞的獠牙的这头巨猿,“呯呯呯……”一连开了三枪。

    只一瞬间,这头巨猿的脑袋,像是被子弹击中的西瓜,化成一蓬鲜艳的血雾,接着是身子,也在一瞬之间消失。

    巨猿消失之际,所有的枪声在刹那间停了下来,整个悬崖古城上面顿时一片静谧,只是这一片静谧并没能保持多久。

    随即便是胖子、乔雁雪、等人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

    许东微微吐了一口,一直让所有的人都疲于奔命的危机,终于化解了。

    只是这个时候离孟志成稍微近一点儿的幸存下来的陆轩的另一个兄弟,大叫道:“孟教官……孟教官……”

    许东回过头来,自将孟志成斜斜的依靠在一段崩塌的石头柱子上,微微闭着双眼,手边上还有几粒做好的子弹。

    许东也大叫了一声:“孟教官……”随即返身扑了过去。

    等许东扑到孟志成身边,孟志成艰难地睁开眼睛,一脸笑意,却很是艰难的说道:“小许,对不起,这一路过来,我都没给你好脸色,希望你还不要见怪……”

    许东微微点了点头,抓住孟志成的手,引导异能,进入孟志成的体内,稍微探查一下,这才发现,孟志成原来是旧伤未愈,先前又再次被自己的弄炸膛的首件零件给伤到了,到现在孟志成的体内还留下了一颗子弹,一块手枪零件残片,就跟不用说这一阵耽误,孟志成已经失血过多。

    许东一边用异能替孟子成疗伤,一边安慰道:“孟教官,你没事的,这只不过是两处轻伤,稍微歇息一下就好……”

    虎子跟山猫两个人也过来,看到已经奄奄一息的孟志成,两个人也是忍不住虎目涌泪。

    这一趟追击“天雄”几个人除了带着必要的弹药装备之外,也就被只有已经尸骨无存的小郑身上带着一点儿急救药物,其余的人身上,除了枪支弹药,就是单兵口粮。

    不过还好,不多时,乔雁雪跟胖子等人索降下来,虎子等人一看,不由得大喜过望。

    原来,乔雁雪跟胖子等人,在许东离开之后,根本就没又立刻逃离这个地方的意思,而是循着连绵不觉的枪声,一路追赶过来,原本要送到苗谊她们村子里的那些急救药物,几个人也是一件不拉的带了过来。

    见孟志成身负重伤,牟思晴自然而然的担任起救护重任,不过,许东自然又少不得在一旁协助。

    孟志成负伤在救治,再加上这一群人都刚刚经历过九死一生,一个个也是乏累不已,所以也就没有立刻就走的意思。

    胖子拿出煤油炉子,生上火,将带来的水烧了一些,使得这座死寂了千年的悬崖之城有了一点儿生机。

    赵良栋将每个人都忙着,只有虎子一个人在警戒,不由自主的走到虎子身边,往鼻子上推了推眼镜,问道:“虎子大哥,能跟您聊几句天么?”

    虎子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赵良栋,答道:“可以啊,想要聊什么?”

    赵良栋沉吟了片刻,又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现在我们最大的威胁,已经清除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呆下去,为什么不早点儿完成我们的任务,然后好回家……”

    虎子笑了笑,却并没回头,说道:“你想家了?”

    赵良栋闷着头,不答。

    虎子用望远镜仔细搜索一遍,见一切正常,这才笑着说道:“你是第一次出来的吧,呵呵,其实这一路上的确挺艰苦的,又很危险,随时都有生命之虞,整天提心吊胆的,想家,这也很正常……”

    赵良栋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这一路过来,我看到的,几乎每天都是杀戮,都是暴力,都是死亡,我这人,最痛恨的,就是这个……”

    “你痛恨?”虎子转过头来,有些惊讶的看着赵良栋。

    “你以为,我们这些都是嗜血的冷血动物?哼哼,你错了,当你眼睁睁看着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最亲密的兄弟,被人杀死,你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不知道,哼哼,不过我每次看到我的战友倒下,我就是想着不顾一切的要替他们报仇!”

    顿了许久,虎子才冷冷的说道。

    “不是,我其实是个和平主义者……”赵良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分辨道:“我们信奉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万物、都能够和平相处,和谐共存……暴力,不是能够解决一切的手段……”

    虎子摇了摇头,说道:“你先去休息吧,好多事情,我也跟你说不清……”

    虎子跟赵良栋两个人原本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让赵良栋先去休息,就是懒得再跟他扯下去。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时,许东跟牟思晴两人帮孟志成处理完伤口,将那颗子弹和那块手枪残片取了出来,又帮孟志成包扎妥当,这才回过头来去检查其他人身上的伤势。

    山猫的头盔也被许东弄爆炸的手枪残片击穿,不过山猫一直都没在意,现在一检查,发现山猫后脑勺上有一条细小的口子,很是轻微。

    不过,牟思晴同样是一丝不苟的给山猫也清理了伤口。

    其余的几个人身上大部分都只是擦伤,或者更轻微的伤,基本上就用不着许东帮忙。

    只是许东一闲下来,胖子便凑到许东身边,嘿嘿的干笑了几声,说道:“东哥,你说这么多的庞然大物,他们都是从哪儿来的啊,还有,他们会不会有幼崽儿……”

    “你想找只幼崽儿带回去做宠物?”许东很是少有的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