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九章 传说里的线索
一本读|WwんW.『yb→du→.co
    黄皮肤的人呆了半晌,这才说道:“谈不是很知道什么环王的封地的事情,只是我记得在我们缅族……”

    说到这里,黄皮肤的人立刻下意识的住了嘴,依旧想要隐瞒什么。

    只是这黄皮肤在胖子面前,又如何瞒得过去,何况,话都到了嘴边上。

    所以胖子立刻“噢”了一声,大声叫道:“原来你是缅族人,嘿嘿,怪不得……怪不得……”

    那黄皮肤的人见胖子大叫,当下一慌,赶紧说道:“我只不过是缅族后裔,现在有美国护照……是美国人……”

    胖子大笑道:“美国人,唬弄谁啊?你这汉语说得这么麻溜儿,根本就是本地人,是缅甸人,对吧?”

    胖子的大笑,终于引来好些人的注意,一时之间,都把目光投向黄皮肤的人。

    许东走到胖子跟前,看了一眼那黄皮肤的人,转头对胖子说道:“算了,胖子,大家现在都是同一阵线的人,别没事找事儿!”

    胖子却笑眯眯的说道:“东哥,我还真不是没事找事,这兄弟是缅族人,这大家都听到了的吧,还说他们缅族有关于这里的传说,呵呵,东哥,这个地方的传说什么的,对于现在的我们,那可是相当的重要了……”

    “那些神神怪怪的传说,有什么好重要的?别忘记我们是来干什么的!”许东没好气的说道。

    本来,事情到了这一步,传说什么的,对追踪“天雄”来说,基本上是没什么帮助,大家又不是来寻幽探险的,再说,胖子那点儿小心思,许东又岂能不明白,所以,许东第一时间就否定了胖子所说的传说的重要性。

    果然,胖子立刻笑着说道:“东哥此言差也,这么说吧,这个地方本身就诡异奇特,对吧,怎么诡异怎么奇特,这个就不用我说,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可是我们大家到现在还是两眼一抹黑,干什么都只能见招拆招,这是不是太被动了?”

    顿了顿,胖纸又笑道:“如果有关于这里的传说,没准儿就能从中找出线索,变被动为主动,嘿嘿,东哥,你也不想我们老是被动挨打,是吧?”

    要胡说八道,煽动别人跟着起哄,胖子这家或绝对是一流的高手,就连乔雁雪都不由自主的说道:“其实,有些传说里面,的确包含着被隐藏的真相,这一点,已经有不胜枚举的事实例证,如果真知道这些传说,说不定真能够找出来一些现成的线索。”

    胖子跟乔雁雪两个人一唱一和,原本躺着休息的陆轩、孟志成等人当真一下子来了兴趣,一个个都看着黄皮肤的人。

    尤其是山猫,哪怕在放哨,也是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那黄皮肤的人一眼。

    眼看着要是不说出个道道来,恐怕这一关是过不了,那黄皮肤的只得斯斯艾艾的说道:“你们可以叫我‘昂基’但我的确是只是缅族后裔的美国人,所以,对于缅族的传说,知道的真不是很多……呃……而且,知道这些,也大多是家户喻晓,人尽皆知的一些……”

    “昂基……”胖子笑了起来:“先说说你这昂基怎么回事?”

    苗谊在一旁轻声解释道:“他这个名字,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这是缅族人劣等姓氏,只是一个名而已……”

    苗谊这么一说,昂基的脸上立刻胀得通红,估计先前他不愿说出自己的姓名,自己是缅族劣等姓氏,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只是苗谊的汉语表达能力有限,让人听着不大明白,实际上,在缅族中,姓氏划分很是严格,劣等姓氏,只能有名而无姓,比如说这个“昂基”,是黄皮肤人的名字,就没有姓氏,至于平日里遇到熟人,几乎也就是看对方年纪来称呼。

    对方比昂基年纪大的,就会称呼他“貌昂基”,“昂基老弟”,“昂基弟弟”的意思,反之,就称呼为“郭昂基”,也就是“昂基大哥”,再小到侄子辈的,那就得叫昂基为“吴昂基”。

    胖子却是不管“貌昂基”也好,还是“吴昂基”也好,当下笑道:“昂基,咱不讨论这个,先说说,你都知道哪些传说?”

    昂基红着脸,沉吟了好一阵,这才说道:“我知道的,也就是像什么‘三个龙蛋’,‘拇指哥儿’之类的……”

    胖子迫不及待的说道:“行行行,你先说说‘三个龙蛋’怎么回事?”

    “三个龙蛋的故事很简单,说的是有位名叫龙桑蒂的龙公主,为看守四位佛祖的金杯而在海岛遨游时,邂逅太阳神,两人一见中情,龙公主生下三个龙蛋,一个在诞生地破裂,变成一块美丽的宝石,一个孵出一个女孩,被送往中国,并成为皇后,一个孵出一男孩,后成为骠国国王苏蒂。”

    昂基一口气将三个龙蛋的故事说了出来,随即怔怔的看着胖子。

    胖子这家伙抓着脑袋等了半天下文,一看昂基的样子,这才知道昂基早就把这个故事说完了,胖子忍不住笑道:“妈拉个巴子,这就没了,你这叫什么么传说啊?这根本就是哄小孩子睡觉的。”

    只是乔雁雪却突然向苗谊问道:“妹子,抹谷离你们村子有多远?”

    “抹谷又是谁?”胖子摸着脑袋笑问道。

    不等苗谊回答,乔雁雪淡淡的说道:“抹谷不是人名,而是一个地名,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离这里不远。”

    苗谊怔了半晌,果然答道:“抹谷离我们村子的确不是很远。”

    见苗谊这么一说,许东的好奇心也上来了,当下问道:“雁雪,抹谷有什么讲究吗?”

    乔雁雪点了点头,但却说道:“让你好好的看看那些书,你总是说没时间,抹谷都不知道了吧,哼哼,我告诉你吧……缅甸除了翡翠举世闻名,其实还有一样东西,同样可以说得上是世界之最,那就是抹谷的红宝石!”

    胖子一下子呆住了,抹谷、红宝石、世界之最,多美妙的词语啊,胖子几乎就看到了漫天飞舞的钞票。

    过了好一会儿,胖子才吞了一口口水,央求着乔雁雪说道:“好嫂子,我们都是粗人,你给俺说说,那世界之最的红宝石,到底什么个之最法?”

    乔雁雪笑了笑,说道:“缅甸抹谷星光红宝石,是世界上所有红宝石产地中唯一有星光的红宝石,是世界五大珍辰石之一,其晶莹剔透,仅凭宝石中独有的绢丝状金红石包裹体,及形成的六射星光和乳白色絮状斑块,就举世无双。”

    乔雁雪这么一说,在胖子听来,当真不啻于听到飘飘仙乐,一时之间几乎飘飘然起来。

    只不过,许东却当头给胖子破了一瓢冷水:“别高兴得太早,先不说这里跟抹谷有没有关系,会不会有你想象之中的红宝石,仅仅一条,受传统文化熏陶,国内的买家,更加青睐玉石翡翠,而不是你想象中红宝石,哼哼,你还是趁早打消哪些念头吧。”

    对这里的地形,对这些传说,许东还不如苗谊、昂基,甚至更不及乔雁雪,但有一点,却是所有的人都不及许东的,许东是做珠宝古玩生意的!

    凭着这一点,胖子那希望的彩球,顿时砰然碎裂,没法子,在珠宝生意方面,现在这些人当中,许东说的话,那就是权威!权威的话,当然得要听。

    丧气之余,胖子又忍不住说道:“东哥,你真是残忍,这事儿你不说我不说,大家不是有都多了一点儿希望,你到可好……真是残忍……”

    顿了顿,胖子有垂头丧气的说道:“那个……昂基,你再给我说说那个什么小哥儿的故事,看看有点什么希望没有……”

    昂基怔怔的呆了半晌,这才说道:“这个故事讲述一个小孩因为受到太阳的诅咒,而长得只有拇指般大小,长大后立志要找太阳报仇,一路上认识了破船、苔藓、竹竿和臭鸡蛋四个朋友,在他们的帮助下,拇指哥儿,制服了凶残的妖婆,并在与太阳的比较中,都聪明巧妙地发挥了各自的优势,最后在雨神的帮助下战胜了太阳。”

    这一次,昂基的话音刚落,胖子便直接说道:“这就没了?”

    “没了……”昂基看着胖子,小心地答道。

    胖子抓了抓脑袋,念叨道:“这么说,没准儿故事里面的小孩子,就是我们这样的正常人,说他小,应该就是相对我们刚刚遇到过的这些巨兽而言,可是这破解的方法吗……破船、苔藓……竹竿……臭鸡蛋……排除出破船的话,啊……我明白了,一定是茅山术,要用的法器就是苔藓加臭鸡蛋,再涂在竹竿上,对……一定就是这样……”

    说着说着,胖子居然哈哈大笑道:“一定是这样了,哈哈……东哥,我厉害吗,这么隐秘的法子,都让我给找出来了……”

    要怎么样收拾那些巨型野兽,许东心里早就有底,但绝对不是胖子说的什么臭鸡蛋加苔藓,但看着胖子这家伙跃跃欲试的劲头儿,许东恨不得立刻找筐臭鸡蛋什么的来,拿给胖子,让他去跟那些巨型野兽对着干试试,看看那样会是什么下场。

    不过,许东倒是发现一个问题,昂基再说这两个故事的同时,看似与这里有着很大的关系,但细细品味之下,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