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三章 崩溃
一本读|WwんW.『yb→du→.co
    那女子咬着牙,后退了一步,眼珠一转,但随即发现,许东可能再也不会给她机会去像先前那样随意攻击别人。

    转念之间,那女子忍着痛,缓缓扬起手掌,手指微曲成蛇头,对着许东一伸一缩,如同两条毒蛇吐出来的蛇信。

    看这架势,这女子是要真真正正的跟许东来打上一架。

    一看这女子真的摆好架势,许东也忍不住全神贯注的看着这女子。

    要说身手,许东仗着身上有宝衣、手套、等等诸般异宝,无论对手如何厉害,许东都足以自保,不过就有一点,要像模像样的,用规规矩矩的一招一式的来跟人搏击格斗,许东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因为许东没去学过正正规规的武术,而且以往跟人打架,用的也根本就是最普通的街头混混泼皮无赖的打法,揪头发插眼睛踢下阴之类的招式。

    相较之下,这女子却是极为专业的杀手级别的人物,架式一亮,随即便是虚实并用,一套一套的都是杀招。

    不到二十秒,许东居然连续被这女子放倒在地三次,不过,也仅仅只是被那女人放倒在地而已,要说伤害,根本一点儿都没受到。

    乔雁雪在一旁立刻大叫了起来:“许东,她的招式阴柔,不敢跟你硬碰硬,你不要拘泥什么招式,用你最拿手的速度跟她打!”

    胖子也在一旁大叫道:“东哥,这女人踢得我隔夜饭都吐出来了,我知道你不愿对女人下重手,帮我把这臭三八抓住,抽她的屁股……”

    许东被这女人手推脚勾,一连摔了三次,当真也是憋屈至极,当下一翻身爬了起来,大叫道:“好,我抓住她,抽她一顿!”

    那女子本来就占了上风,对许东他们一唱一和,自然是嗤之以鼻,只是不成想到的是,许东真的只是不愿意用重手对付一个女人,哪怕这个女人是敌人。

    倒是许东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便伸手向那女人的胳膊抓去,这一抓,当真如同闪电,一下子就将那女人的右手抓住。

    那女人情急之下,立刻用类似擒拿手的招数,反手缠住许东的手,使劲一挣,居然挣脱开去,不过,整条右臂的衣袖,顿时被许东抓在手里。

    许东扔掉手里的半截衣袖,再是一抓,抓到那女人的胸口,入手之处,软绵绵的,许东知道这是抓到了什么地方,一瞬之间脸上一热,手上略略一松。

    那女人趁势猛地后退一步,从许东手里挣脱出去,不过,胸前一大块衣物,有被许东捏在了手里,露出胸口一片白生生的肌肤,以及那深深的一条乳、沟。

    “下流……”那女人一直守护住胸前,后退一步,骂了一句。

    许东脑袋一热:“谁让你要挣……”

    那女人骂完,再次后退一步,又想故伎重演,用阴柔的招式来对付许东,只是许东都一连被摔了两三次,哪里还肯再给她机会,只一步之间,许东便有贴到了那女人的面前,再去抓她的左臂。

    只是许东虽然每一次都能抓住那女人的手臂,但是终究因为不懂擒拿功夫,又不愿意一下子将那女人的胳膊腕子手臂什么的直接掰断,几次下来,那女人的手臂没抓住,她上半身的衣物,倒是成了一些破布片。

    许东抽了个空子,大叫道:“你还不服啊,我可没地方下手了……”

    再要这样下去,那女人还不服的话,只怕到最后连胸前那最后一点儿东西都保不住了。

    那女子大叫道:“流氓,我跟你拼了……”

    只是许东往前一步一伸手再去抓那女人的手臂,那女人吓得赶紧后退两步,想不到的是,这大厅原本就让巨猿巨蟒一阵混战,引得坍塌,那女子所站的位置,原本就快到了坍塌的边缘,现在再往后一退,就已经站到了原本已经松动,只是还没掉下去的地板上。

    只是这女人往上面一站,脚下立刻一虚,整块地板便是一倾,往下掉落下去。

    那女子大叫了一声,死命上一跃,不过这时已经有些晚了,整个人还没跳到地板的高度,上跃力道便已经尽了,那女子惊恐地叫着,身子复又直往下坠。

    偏偏在这一刻,一只手臂被人抓住。

    许东一手挂在地板上,一手抓住那女人的手臂,低头问道:“你服不服?”

    那女人从惊恐之中回过神来,叫道:“有本事让我们再打一架……”

    “你跟我用激将法?”许东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即却用挂在地板上的那只手一用力,连自己带那女子,一块儿跳上地板。

    只是许东跟那女子刚刚落地,脸上便“啪”的挨了一巴掌。

    毕竟如此近的距离,再加上许东的一只手还抓着那女人,所以,许东根本就避无可避。

    只是许东脸上挨了这一巴掌,一怔之下,不由得松开了抓着那女人的手臂。

    那女人立刻往前一蹿,远远的离开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坍塌的边缘。

    不过,那女人扇了许东一巴掌,许东捂着脸,依旧还是出现在那女人的面前,怒道:“你打我……”

    那女人二话不说,再次扬手。

    只是几招之间,又被许东逼得步步后退,直至退到地板的边缘。

    待这女子察觉到自己再一次被逼得退无可退之际,许东一双手,却再次抓来。

    在一刹那间,那女子仰身便倒,直往深不见底的崖壁下倒了过去。

    然而,没想到的是,那女子居然在一次被许东抓住,而且,直接将她拉了回来。

    “你服不服……”许东冷冷的问道。

    那女子不答,一扬手又要来抽许东的耳光,只是许东早有准备,拉着那女子的手一松,那女子便“啊”的一声大叫,又仰面便倒。

    只是许东的手,比她倒下去的速度快得多了,一伸手,又把那女子给拉了回来,并再次问道:“你服不服……”

    那女子依旧不答,只是一脸怨恨的看着许东。

    许东见这女子实在是冥顽不灵,一口气不打一处儿来,当下手上用劲,将那女子往怀里一拉,将那女子屁股朝上,夹在胳膊下面,再使劲一提,使得那女子脚不沾地。

    随后,许东夹着那女子,大踏步往回走,走一步,“啪”的一声,在那女子的屁股上抽上一巴掌。

    走一步,便“啪”的抽上一巴掌,十七、八步走完,许东也抽了那女子的屁股十七、八巴掌,抽得那女子在腋下不住的挣扎、乱叫。

    等许东气呼呼的,将那女子扔到孟志成脚下之时,那女子终于开始抹开了眼泪。

    孟志成冷冷的看着那女子,沉声问道:“谁是‘天雄’?”

    那女子不答,只顾抹眼泪哭鼻子。

    许东阴着脸,慢慢的蹲了下去。

    那女子立刻尖声大叫道:“我说……”

    有时候,面对死亡,或许没人会害怕,但是面对某些特定的情况,意志就不一定比面对死亡时更加坚定,再说,意志坚定的人,一般不容易崩溃,但是,一旦开始崩溃,就只会比普通人更加快速,更加彻底。

    这个女子,差不多也就是这样,面对许东这样一个怪物,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就算想要跳崖自尽都做不到,这让这女子感到恐惧,再说,这女子从出道以来,凭着身手能力,一直都是高高在上,没想到今天被一个毛头小子狠狠地揍了一顿,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揍的屁股,所以,这女子觉得委屈。

    恐惧加上委屈,那女子的意志,终于在许东面前崩溃了,而且崩溃得很是彻底。

    对于孟志成的问题,这女子半点儿也没隐瞒,至少,在孟志成看来是这样的。

    ——“天雄”就是先前射杀山猫的那个人,但最终在这幸存下来的三个人眼皮子底下,被四五个人形动物撕成了碎片,原因是一颗怪异的子弹,打穿了“天雄”的掩体,使得天雄没有了半边身子。

    “天雄”就这么死了,这让孟志成跟虎子等人不由的一阵默然。

    这个多年的宿敌,就这么死了!

    孟志成跟虎子等人默然,也不再对这个女子说什么,这女子是许东的俘虏,要怎么处理,那是许东的事情。

    不过,孟志成将那女子教给许东处理,许东也有几个问题,要问这女子。

    这时,胖子也将跪在地上的那两个人交给了孟志成,收好枪,也“哼哼”的冷笑着过来。

    那女子在先前,为了逃命,在胖子的肚子上踹了一脚,踹得胖子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胖子当然不肯轻易的放过这女人。

    “说,你叫什么名字?”胖子蹲下身子,冷冷的问那女子。

    那女子却流泪不答,根本不把胖子放在眼里。

    许东在一旁,说道:“你最好回答所有的问题,要不然……”

    许东说着,一伸手又要去抓这女子。

    那女子看着许东赶紧叫道:“我说……”

    这女子原来是“天雄”的徒弟,名字比较难听,大家叫都叫她默兰,很容易跟中文的“母狼”这两个字搞混。

    默兰自小就接受“天雄”的训练,近年来也一直跟在“天雄”身边,帮助“天雄”,另外那一壮一瘦,一白一黄的两个人,都是“天雄”招募的雇佣兵,一个欧洲人奥克尔,一个是缅甸土著,克钦人,叫坤博。

    许东倒是不在意这一伙人姓什么叫什么,这些人全都是雇佣兵,姓什么叫什么,对许东来说,意义实在不大,他们的目的才是许东想要知道的。

    不过,默兰的回答,让许东跟胖子等人都有些意外,先前许东等人猜测的原因,只是对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