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五章 深山巨圆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等人沿着巨大的砾石堆巡查了一遍,发现悬崖古城的底部并非是巨大宽敞,而是不足百米的一条峡谷,对面,同样是一堵悬崖,不过,对面这堵悬崖底部,被雕凿出来的,不是后面的那种绝壁大厅,而是佛像,千奇百怪,大小不一的佛像。

    不过,这些佛像,也就只在最底部雕凿了一层,第二层明显的是没能完工,

    许东等人略略看了一下已经完工的佛像,据乔雁雪跟苗谊等人解说,这些佛像大多是婆罗门中的神佛,造型与内地供奉的那些神像有很大的区别。

    乔雁雪指着一尊有五个脑袋的佛像,很是奇怪的跟许东说道:“这尊佛像,应该就是婆罗门神话传说之中的梵天,不过,我觉得奇怪的是,现在大家看到的梵天的佛像,却只有四个头,怎么这里的梵天依旧是五个头呢?”

    许东仔细去看乔雁雪所怀疑的那尊佛像,只见那尊佛像足有两米来高,有五个脑袋,每个脑袋的脸上,分别是喜、怒、哀、乐、惊五种神情,每种神情,都表现的淋漓尽致,喜者,眉开眼笑,慈眉善目,乃发自内心之喜,怒者却是横眉立目,獠牙外露,活想要生吞了什么东西似的,让许东都禁不住心里一颤。

    余下的哀、乐、惊三个脑袋,也是各具神形,哀者让人同情之意油然而生,乐者让人足以手舞足蹈,惊者能让人如见鬼魅,神态栩栩,不一而足。

    显然是残存下来的四条手臂,有伸有曲,分三个方向,左边完整的两条手臂上一拿罐装法器,一拿树枝状物件,左后一条手臂却是拿着一张残存的弯弓,右边的仅存一条手臂斜斜举着一块上圆下去尖,如同古铜镜一般的东西。

    乔雁雪说,那应该是一只汤勺形的令牌,那罐状法器应该是梵天大神装恒河水的水罐,树枝一样的东西,是梵天的权杖,正是因为这些,她才敢确认这就是梵天佛像。

    不过,据说梵天原来有五个头,因毗湿奴问梵天谁是创造宇宙的至高无上的创造者,梵天说,他是创造宇宙的至高无上的创造者,因为他是创造宇宙的至高无上的创造者所以毗湿奴也应该崇拜他,梵天的话令湿婆大怒因为湿婆才是创造宇宙的至高无上的创造者,愤怒的湿婆化身为派拉瓦砍掉了梵天的第五个头,所以,现在能看到的梵天,就只有四个头。

    就是因为这四个头与五个头的区别,让乔雁雪很是奇怪,这明显跟现代人的认知,有很大的区别。

    许东沉吟了半晌,也无法解答乔雁雪的疑惑,毕竟许东以前的全部精力,基本上都放在了高中课程之上,对这些课外的神话传说,佛像来历,所涉猎的实在不足一谈。

    本来许东还要尴尬的再一次向乔雁雪解释自己因为忙,没能去看他送给自己的那些书,所以无法解答这四个头、五个头的疑问。

    没想到这一次乔雁雪并没责怪许东,反而对许东说道:“我哥的那些笔记里面,还有另外的那些书里面怎么会都没这方面的记载,真是奇怪。”

    胖子晃荡着,一脸失望的过来,想来这家伙是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金银财宝,所以这才失望不已。

    不过,应该是胖子刚刚听到了乔雁雪的话语,所以,胖子接话说道:“这有什么稀奇,神话传说,毕竟是后来的流传,假若这五头佛像是在神话传说之前就有了的,后来才传说只有四个脑袋,那不就正常了,真是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乔雁雪一怔,有些怪异的说道:“在婆罗门的教派传说里,梵天是从漂浮的混沌汪洋宇宙之中的金蛋里孵化出来的,几乎就跟盘古开天辟地一样,是创世神之一,按照你这说法,这佛像,难道是他自己为自己雕刻的?”

    胖子这家伙,除了醉心寻找财物,胡说八道之外,对这种伤脑筋、找逻辑的事情,实在是不愿意过多的纠缠,耽误自己寻找财宝,闷声发财的机会呢。

    所以,胖子“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说道:“两位慢慢的谈论,我想到那边去找找出路……”

    说着,胖子沿着雕满佛像的崖壁,慢慢搜寻过去。

    许东运足目力,四下里看了看,却突然说道:“雁雪,你有没有觉得这里还有一个更奇怪的东西。”

    “更奇怪的东西?”乔雁雪一怔,问道:“什么东西?”

    许东看了看这边的石壁,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百十米开外那边的那座岩壁上的古城,说道:“你先看看这里的地形!”

    乔雁雪闻言,仔细的对周围的地形看了一遍,不多时,果然发现一个特异的现象。

    ——整个石壁古城那边,与这边的岩壁,居然形成一个完整的圆形,只是石壁古城那边所占据的圆弧部分较大,雕刻佛像这边的圆弧部分较小。

    而现在许东的左边,将近五十米开外的地方,岩石壁上裂开一条六七米宽的裂缝,再看右边,隐隐约约同样有一条几米宽的裂隙。

    这两条裂隙,对许东等人来说虽然巨大无比,但对于直径以百米计的整个圆环来说,影响实在是微乎其微。

    乔雁雪跟许东两人,几乎使用一时间低呼了一声:“这个圆,是智慧生命造出来的。”

    顿了顿,许东又低声说道:“难怪,一进到那些大厅,我就在想,从崖壁上切割出来那么巨大的大厅,那些废料是如何处理的,原来如此?”

    “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用不着担心怎样处理切割山体造成的废弃石料!”乔雁雪也低声说道。

    话音刚落,牟思晴跟赵良栋两个人并肩过来,走到乔雁雪跟前。

    “雁雪妹子,你觉得这里是不是透着很多的怪异?”牟思晴问道。

    乔雁雪微微点了点头,但却没去追问牟思晴发现的怪异之处,又是哪些地方,自己跟许东两个的发现,基本上就能够说明一切问题了,再问,也不过就是重复一边而已。

    如果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估计的没错的话,这里原本应该是一座石头山,而且是一座实实在在的岩石山,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年代,应该就是雕刻五头梵天的那些“人”,不知道应用了什么样的技术,硬生生将这座石头山切割出来一个直径以百米计的巨型圆洞,然后建造了一座石壁上的巨型城市,在剩余的地方雕刻佛像。

    至于那些“人”最终为什么会从这里消失,估计应该与地质活动有极大的关系,这一点,现在能看到的那两条裂缝,应该就是最好的证明。

    将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都没太大的反应,牟思晴微微叹了一口气,曾几何时,自己原本是许东等人的“老大”,到了现在,却跟乔雁雪、许东、胖子等人的距离愈来愈远,每每到了这个时候,牟思晴脸上神色淡然,但内心却如同刀绞般疼痛,痛得肝肠寸断,恨不得立刻就一头撞死。

    可惜的是,牟思晴知道自己肩膀上的责任,那是关系着整个牟家上上下下几十口子人的前途的责任,一死了之倒是痛快,但是整个牟家活着的人,怎么办?

    许东有些看不下去,当下淡淡的问道:“牟小姐你又看出些什么来?”

    许东这么说,绝对只是想给牟思晴一个台阶下,省得说都问到鼻子尖上了,也没人理睬她牟思晴。

    见许东搭腔,牟思晴眼圈一红,但终究还是忍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淡淡的答道:“那边的那条裂缝,似乎可以通到外面去。”

    赵良栋在一旁说道:“阿晴说得不错,右边那道裂缝,看起来的确是一条出路,不过,那道裂缝里面,却黑沉沉的,像是有……有层浓雾……”

    许东环视了一下四周,随即淡淡的答道:“不管里面有什么,到时候终究要去走上一趟的。”

    赵良栋赶紧说道:“什么时候去,这里面……这里面阴森森的,我……我一刻也不想要多呆……”

    许东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吧,刚才从那边下来,大家也很累了,我们休息一下,吃点儿东西,等大家都恢复一些体力,就走,注意了,大家都别太分散,尽量保持在视线之内。”

    赵良栋喜道:“好好……阿晴,来!我们就选择在靠近裂缝的那个地方,在那里休息,会节省很多体力的。”

    牟思晴瞥了赵良栋一眼,但却没有拒绝的意思,跟在赵良栋身后,默默地离开。

    看着牟思晴瘦削的背影,乔雁雪叹了一口气,悄声对许东说道:“你能感觉得到牟姐姐的伤心吗?”

    许东苦笑了一下,低声答道:“还说,要不是因为你……”

    只说了这么一句,许东也转过头去,嘴里说是因为乔雁雪,但说到底,还是自己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牟思晴伤心不已,许东自己看着牟思晴,那心情又能够好到哪里去。

    过了好一会儿,许东才回过头来,努力让自己的脸上保持着一点儿微笑,淡淡的说道:“不提这个,反正现在牟小姐已经是名花有主了,说什么都没意思。”

    乔雁雪那娇俏的翘了翘小嘴儿,柔声说道:“许东,我能理解你们两个的心情,我还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