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九章 废墟城池
一本读|WwんW.『yb→du→.co
    商量妥当,一群人也不去理睬洞里时不时传出来的吼声,那些人形怪物体型那么巨大,动作又笨拙,那窄窄的栈道,它们根本就过不来。

    所以,一群人可以大大方方的“撤退”。

    只是地上的道路,经过了时间的浸蚀,遍地都已经长满了荆棘树木,实在是难以循着原路渐进。

    好在孟志成等人跟那两个猎人,都是长期在丛林里面打滚的人,拿了猎刀在前面,按照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的指示,勉强开出一条路来。

    只是苗谊她们村子原本在左边往东方向,那条消失的道路,却一直想西,与苗谊他们的村子,是背道而驰。

    不过这时候也没人去计较,既然回到正常的世界,要回到苗谊他们的村子,大不了也就是绕上一点儿路,这不是什么大事,反而是听说顺路去看看环王封地的遗迹,就连默兰跟奥克尔他们三个都非常赞成。

    默兰也就不说了,奥克尔跟坤博两个人却是被“天雄”找来的雇佣兵,当雇佣兵,原本就少不得是因为短缺了钱物,有遗迹可寻,能发上一笔小财,这跟他们本质上的目的自然是一致的。

    所以,他们两个人不但没有了立刻要离开的意思,反而还帮着孟志成等人开路,格外地勤奋起来。

    这条原本已经消失的道路,在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的探查下,顺着那个洞口的山脚,弯弯曲曲的向西延伸。

    没多远,许东等人就发现进入到一小块平地。

    准确的说,这块平地同样是长满了荆棘树木的平地,只是这些荆棘树木,比其他的地方都要矮小了不少,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这里原本应该是一小块平地。

    平地中间,有一块长约两米的长方形,黑白相间的石头,黑的地方紫黑,白的地方灰白,看起来甚是有些奇特,夺目。

    不过,这块石头已经被两根水桶般粗细的树木,从一头顶得倾斜,也许再过一些年头,那两根树木就能让这块石头完全直立起来。

    石头的下半部分,几乎被苔藓完全覆盖,但完全看得出来石头的轮廓。

    乔雁雪看了一阵,这才指着石头上的暗黑色说道:“这应该是血迹,这块石头应该当时祭祀的石台。”

    胖子趴在石头上,好奇的去扒拉那些苔藓,原本想看看这块奇特的黑石头,会不会是传说中的黑玉,听乔雁雪一说这是祭祀的台子,那黑色也是人血浸染的,胖子顿时连蹦带跳的退了开去。

    胖子连蹦带跳的退到许东身边,这才低声跟许东说道:“东哥,我听说大凡还有祭祀的地方,那都是邪得不得了的地方,你看这……”

    许东微微一笑:“会有比我们刚刚走过的地方更邪更恐怖?”

    胖子怔了怔,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那倒也是,邪不胜正,再说,有东哥在,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说着,胖子拿起矿泉水,打开盖子,仰着脑袋,一口气将瓶子里的剩些不多的水喝了个精光。

    先前在那奇特的山洞里面,所看到的太阳是白惨惨的,也感觉不到一点儿温度,现在出来了,这丛林里却是又闷又热,稍微动一下就是一身大汗,胖子就口渴得更是厉害,这瓶子里的水,差不多也就只有半口,那你能接的了胖子的口渴。

    只是许东看着胖子,严肃的说道:“别看我们出来了,这一带地底下有裂缝,要想补充大量的饮用水,也很是不容易,胖子你可得要省着点儿喝!”

    胖子将空瓶子丢弃,本来正要在问许东要水的,听许东这么一说,不由一怔,随即又嚷道:“东哥你咋不早说呢!你看你看,这倒好了,我这一瓶儿水,不是……”

    牟思晴将大半瓶矿泉水递到胖子面前,低声说道:“我喝过的,你还要不要?”

    胖子“嗯”了一声,一只胖手就伸了出去,只是刚刚跟牟思晴拿着的那瓶子一碰,胖子又收回手来,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牟大小姐,谢谢你的好意,东哥他……他就是吓唬我的,怎么会没有水呢,对吗,这个你还是自己留着,到关键的时候……”

    胖子一边说许东是在吓唬人,却又要牟思晴将那大半瓶水自己留到关键时候,这明显就是推辞的话。

    如果是在牟思晴跟赵良栋订婚之前,牟思晴这么做的话,胖子自然会毫不犹豫的接过矿泉水,然后能喝多少喝多少。

    有水没水,反正大家伙儿活在一起,死也在一起,也不会有人去计较,可是现在,胖子都知道,现在的牟思晴,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可以跟自己、跟许东、跟乔雁雪等人一起同生共死的人了,不是因为牟思晴本身,而是因为牟思晴身边有个未婚夫赵良栋。

    这是一种无奈,也更是一种悲哀。

    所以,胖子客气的笑了笑之后,干脆转头对乔雁雪说道:“嫂子,你那边还有水吗?我真没喝够……”

    乔雁雪头也没抬,将自己都还没喝的一瓶矿泉水,扔给了胖子。

    胖子接着水,拧开盖子,凑到嘴巴边上,可是微微顿了顿,又歪了歪脑袋,再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好像也不是那么渴了,还是留着吧……”

    说完,胖子又将矿泉水瓶儿的盖子给拧了回去。

    牟思晴却抱着大半瓶水,呆呆的看着胖子的背影,眼眶里满满的都是一层泪水,但牟思晴偏偏却又死命的咬着嘴唇,不愿意让泪水流出来。

    乔雁雪在那块作为祭台的石头跟前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站起来,拍着手对许东说道:“看来,我们猜测的应该没错,再往前走不远,至少就会有个集聚点,要不然,这里就不会有这么个祭台。”

    胖子嘻嘻哈哈的凑了过去,问道:“嫂子,你们说他这祭台,应该像我们那边一样,平日里烧香拜神什么的,都是猪啊、羊啊鸡鸭啊什么的对吧?”

    乔雁雪摇了摇头,淡淡的笑道:“他们用的是人祭!活人……”

    胖子的脸上一下子就有些煞白,勉强笑着说道:“嫂子,你跟东哥一样,唬我的吧……”

    许东吸了一口气,说道:“别说这里是东南亚,就是我们那边,几百年前,上千年以前,有大型祭祀活动,用的是些什么,胖子你没听说过……”

    其实,在中国古代的那些封建王朝时代,用活人祭祀,还真是并不少见,尤其是一些巫蛊神婆之类的,而且,就在前不久,胖子跟芭珠两个人都差点儿成为了祭品。

    胖子也就是想到自己差点儿被活活烧死,这才很是心虚。

    乔雁雪再次拍了拍手,说道:“好了,别说那些没用的,先过去看看再说。”

    再往前走,路面就要明显得多了,因为路上铺着一层非常规则的石头,虽然现在看起来七零八落,参差不齐,但很明显的看得出来,在当时,这应该是一条宽大平整而且气派的道路。

    一行人沿着石板路往前走了不到一里地,眼前出现一段长约百来米,横亘在在两山之间,爬满藤蔓的石头城墙,石板路穿过坍塌了多半的城墙门洞。

    “环王封地!”胖子等人不由得叫出声来。

    乔雁雪跟许东等人站在离城墙门洞不足一箭之地的地方,仔细的打量着这处早已废弃的城墙,心情当真无法形容。

    这座垒起来城墙,从残存的楼垛来看,建造之初,这座城池的城墙少说也有七、八米之高,比起许东在古内见过的那些古城墙都还要高一些,最然人惊叹不已的是,用来砌城墙的石头,几乎全都是两米来长,少说也有一米多宽的麻条石!当真显得坚不可摧。

    只可惜的是,到了现在,这座当时坚不可摧的城墙,残破不堪不说,缝隙里面都长出来巨大的树木。

    胖子兴冲冲的带头穿过门洞,进到城里,这才发现,城池里面,原本应该也算得上繁华闹市,不过到了现在,还能见得到的,就只有成堆的砾石和树木杂草,与想象之中的房舍井然,自是相去甚远。

    原本兴致勃然的胖子,一下子便颓然起来。

    ——就这种废墟,还能从里面找出来值钱的玩意儿?

    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落在最后,一边走一边低声交谈。

    “想不到这么完美的一座城市,到头来竟然依旧化成了一堆废墟。”乔雁雪叹息着说道。

    许东却摇着头,说道:“我很奇怪的是,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居然会有这么一座巨大的城池按照常理来说,这根本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乔雁雪笑了笑,说道:“在缅、越、谏、老甚至是印度,这样的崇山峻岭之中,几乎都有这样的发现,比如说吴哥窟,女王宫……”

    顿了顿,乔雁雪又继续说道:“甚至我怀疑,环王这处封地,原本应该就不是平民集居之地。”

    “你是说……”

    乔雁雪笑了笑:“我们遇到了什么,你应该清楚得很,还记得那个昂基说过的‘拇指哥儿’的传说么?”

    “是说,这座城池,根本是用来抵御那些巨型野兽的!”许东失声说道。

    “很有这种可能!”乔雁雪点了点头,说道:“想这么一出巨大的城池,绝对不会只是一早一夕能够建造成功,但是从这座城规模上来看,至少也应该聚集了数千人,数千之众的人口,以当时农耕社会的生产力,那得需要多大的田地才能养活!”

    “你的意思是说……”许东迟疑着说道:“这里有可能只是占婆王朝的一处军事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