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章 我怕了你行不行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我也是这从这一路过来,没看到什么可以种庄稼的地方,才这么想的!”乔雁雪笑了笑,答道。

    这一路过来,许东也的确没看出来有什么像是做过田地之类的地方,再说,这里也是两山之间的山谷,要规模达到能养活数千人,这山谷你能种庄稼的面积肯定是小了一点,还有就是这高达数丈,坚实厚重的城墙,凭着这些,乔雁雪的推断,也并非臆测。

    许东想了一阵,才说道:“这么说,占婆王国的消亡,恐怕当真也是因为内忧外患引起的。”

    乔雁雪笑了笑,正要再说说自己的看法,没想到最前面的胖子突然大叫了起来。

    原来,胖子等人在前面,到了城池中心地带,发现一处还没完全坍塌的建筑,这栋建筑规模不是很大,差不多也就相当于现代普通的三间楼房,占地不过是一百多平。

    出奇的是,这栋建筑异常高大,从倒塌在地上的残砖破瓦来看,砖是石头砖,两尺来长,将近一尺的宽厚,看起来很是规格,残破的瓦片,还能勉强看得出来是经过烧制过的泥瓦,相较城池中间其他用石块垒砌的房屋,明显要高了好几个档次,这应该是整个城池里面最重要的建筑。

    等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赶了过来,看见胖子手里正捧着一块表面都已经风化成泥土的瓦片,一双眼睛冒出贪婪得神色。

    见到许东过来,胖子立刻将手里瓦片捧到许东面前,嘿嘿的笑道:“东哥,据说这是环王时代的玩意儿,跟秦砖汉瓦差不多,嘿嘿,你看看,你帮我看看,这能值多少钱?”

    许东伸出手指,在胖子捧着的那块瓦片山轻轻一划拉,那块瓦片的表面立刻就被划拉出来一条槽子。

    “你这个啊,那可不得了!”许东拍了拍手掌,笑眯眯的说道:“你要能带出去,少说也能买五块钱……”

    “就值五块……”胖子失声叫了起来,手一松,那块瓦片顿时落到长满杂草的地上,化成了一堆泥土。

    许东笑道:“你怎么就这么扔了?呵呵……胖子,我告诉你吧,这些东西虽然是占婆王朝的东西,但是你想想,这土陶跟瓷器,那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这么跟你说吧,国内那些陶器,多少年了!到现在无论是品相还是质地,哪有轻轻一碰就成了泥土的,轻轻一碰成了泥土的,那还叫陶器,还能值钱?”

    胖子“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说道:“我这是让你看看样品,样品,待会儿我要真能找到没完全风化,品相又好的,那不就值钱了,对吧?所以我得先要准备准备,省得到时候宝贝拿在手里当成破瓦丢。”

    许东再次笑了笑说道:“你还别忙活了吧,看这样子,这里的烧陶师傅,烧制陶器的火候都还没能完全掌握,你要真能找到完整的,那当真也是考古界里的一个突破。”

    占婆王朝从兴起到消亡,时间虽然不短,但留存于世的证据,极为稀少,倘若胖子真能找到一样有价值的实物,又能够带出去的话,绝对能够轰动考古界,这一点,许东却是没跟胖子开玩笑。

    只是胖子一听许东这么说,当下一转头,就往还没完全倒塌的那栋条石房子里面钻了进去。

    许东、乔雁雪等人跟在胖子后面,也是信步入内。

    房子里面也是满地掉落着那种长近两次,宽厚将近一尺的条石,其间杂草树木丛生,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

    许东在里面看了好一阵,这才发现这栋房子里面,虽然宽大,但中间却没有墙壁隔开,那情形就如同现在的会议大厅一般。

    胖子这家伙在里面又是拔草,又是翻石头的,折腾个不停,看样子当真是想要找点儿值钱的东西,可是除了野草树木和石头,又那你还去找得到半件能值钱的。

    只是乔雁雪到最里面靠后壁的地方看了一阵,指着如同炕床一般的一个石头台子,很是有些奇怪的问许东:“你看看这个,是不是有些眼熟?”

    许东顺着乔雁雪的手指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被苔藓遮住的石头台子表面,居然刻着一些符号,让许东也很是奇怪的是,那些符号果然很眼熟!

    准确的说,那些符号,许东已经见过不止一次,第一次跟乔雁雪到荒漠里面寻找乔家俊的时候,许东就看见过这种符号,那次李四眼给许东的那颗球体上,也有这种符号,在楼兰那个天神堡里,许东更是见过,最让许东记忆深刻的,就是同样在野人山里,在苗谊她们村子的那条河流上游,那个山间湖泊里的时候,许东也见过这种符号。

    所以,许东对这种符号一点儿也不陌生。

    只不过其他地方的符号,多是阳刻,符号字体是凸出来的,而这块石头上的符号却是凹进去的阴刻,而且,好些地方的笔画,也不尽相同。

    “那几个地方都出现了这种符号,都是阳刻,这里却是阴刻,难道他们不是同出一源?”许东摩沙着石台上的阴刻符号,自言自语的说道。

    乔雁雪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说道:“不像,你想想,在那个圆洞里,悬崖石壁的古城上,我们可都没发现有什么花纹、符号之类的雕刻,对吗?”

    悬崖石壁上的古城建筑,无论是那些巨大的石头柱子,还是走廊栏杆,技术精湛,造型宏伟,但却罕有看到任何形状的花纹符号,这一点,虽然当时许东等人都是忙忙碌碌的疲于奔命,但却记得很是清楚,确实是如同乔雁雪所说,没有任何类似的花纹或者符号。

    “你是说,这里的符号,无论是阴刻还是阳刻,与智慧生物或者说与‘它们’,可能没有直接的必然关系?”许东捕捉到乔雁雪的疑惑,问道。

    只是在许东的记忆里,几个出现这种符号花纹的地方,那都基本上代表了现代人类都无法企及的技术和文明,怎么到了这里,这种情况却突然颠倒了过来。

    当真是太奇怪了!

    乔雁雪摇了摇头,也不敢断定,不过,乔雁雪说道:“还好上次我把那些照片都给了我哥,不知道他破译得怎么样了。”

    乔雁雪说的是那次去找乔家俊的时候,拍下的那些符号的照片。

    不过,许东也知道,单纯的一种符号,在没有任何其他旁证的情况下,想要破解出来,那又谈何容易,甚至有些专门研究古文字的专家,穷尽一生心血,到头来依旧是不得要领,不入其门。

    整栋石楼里面,最有价值的发现,便是乔雁雪跟许东两人找到的这些阴刻符号,其余的诸如孟志成、胖子、默兰等人,均是一无所获,这些人对镌刻在石头上的符号却有没什么兴趣,见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在石台前讨论石头上的花纹,最多也就是随便看一眼,表示自己已经关注过便罢了。

    只有牟思晴一个人,手里紧紧握着原本想给胖子的那大半瓶矿泉水,坐在石楼中间,将身子半倚在一棵碗口般大小的小树上,对上蹿下跳的胖子等寻宝的人,对乔雁雪跟许东讨论符号等等,都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连眼睛珠子也懒得转动一下的愣愣发呆。

    乔雁雪偶尔回过头来,见牟思晴失魂落魄的到了这个地步,心下实在不忍,见其余的人都到各个角落或者干脆出了石楼去寻宝,便低声对许东说道:“许东,牟姐姐那边,你能不能对她好一点儿?”

    许东回过头来,也是看到牟思晴一个人孤寂的坐在那里,心里没来由的一阵酸楚。

    只是许东脸上却苦笑着答道:“雁雪,长痛不如短痛这句话,你应该知道的,现在老大什么情况,你比我更清楚,让我拖泥带水,纠缠不休,那只会害了老大,害了整个牟家,不值!”

    “就算不成夫妻,大家也还是朋友,对吧?”乔雁雪摇着头,说道:“想当初,你还不是屡屡打击我……”

    许东脸上一黑,沉声说道:“牟大小姐现在什么情况,是人家的未婚妻!跟你有本质上的区别,破坏人家终身幸福的事情,我做不出来,还有,我告诉你,这事情以后你别再跟我说,要不然,咱们朋友都没得做。”

    乔雁雪鼻子里哼了一声,撅着嘴巴说道:“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哼哼……”

    但随即乔雁雪却又展颜一笑,得意的说道:“反正咱们两个的关系,早就不是朋友关系,当然不能只做朋友了。”

    “你什么意思?”许东有些错愕的问道。

    乔雁雪板着指头说道:“第一,你这人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总算本姑娘也不是格外挑剔的人,其次,我们乔家欠你那么大的人情,你算是我们乔家的恩人;所以,本姑娘也就只好勉勉强强以身相许,不离不弃,嫁鸡随鸡了。”

    许东黑着脸说道:“你还有理了是吧,既然这样,你又何必勉强自己。”

    乔雁雪分辨道:“这可不是我自己勉强自己,你带着我私奔,又跟我进过洞房,哼,到了现在,你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翻脸不认账……”

    乔雁雪这么一说,许东的脑袋顿时大了一圈儿,赶紧说道:“好好好,我怕了你行不行!我们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