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七章 请你珍惜他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个时候,牟思晴要再将胖子留下来询问,肯定是不可能的了,胖子一边跑,一边大叫道:“牟大小姐,现在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以后有时间了咱们慢慢聊……”

    牟思晴还想要说什么,只是胖子早就已经一头扎到许东等人一堆里。

    许东、乔雁雪、虎子孟志成还有默兰等人这时候已经忙开了,在背靠死亡地带的一边,几个人拿着匕首、木棒、甚至是空着双手,都在地下刨土。

    时不时的,也有人刨出来一块金子、银器什么的,但这些东西并不多,就像是慌乱之间掉落之后,也没人再去管理一般,东边一块,西边一件,稀稀落落的。

    胖子挨着许东边上,瞅了一个地方,伸手一刨,便刨出来一块跟许东先前挖出来一样的金块,这金块估计也有两三百克,胖子几乎都快乐得跳起来了,收获,现在是真正开始有所收获!

    将这块金子收好,胖子更不停手,几乎是挨个儿把自己周围的地皮都翻了一遍,只是除了先前刨出来的那块金子之外,就再也没找到什么。

    只是乔雁雪跟许东他们几个,却是不时地发出一阵欢呼,每一阵欢呼,毫不例外的就代表着找到一件东西。

    尤其是默兰,欢呼的次数最多,不到十分钟时间里面,竟大叫了四次,其余的虎子、孟志成、两个猎人、苗谊等人也是收获颇丰,最起码也得了一两件。

    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的欢呼居然出奇的很少,除了先前跟胖子炫耀那一次大叫之后,就再也没听到他的叫声,乔雁雪在中途倒是欢呼了一下,但随即便是乔雁雪的叹息声,估计她找到的东西,除了不太值钱之外,也并不怎么精美。

    在默兰再一次发出欢呼声之后,胖子这才回过味儿来,默兰他们那一帮人,是顺着死亡地带边缘,往山涧那边一路寻找,胖子这家伙却是个例外,居然背靠着死亡地带往外找,原来是方向不对。

    稍微想想,本来也能够想得到的,自己这帮人都知道顺着死亡地带边缘往前走,难道别人就不知道!

    胖子使劲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赶紧调转身子,疾步冲到默兰等人前头,将她们的去路堵住。

    只不多时,胖子也开始叫出声来——果然跟猜想的一样,携带着这些财宝,并且遗落的在这里的人,的确是顺着死亡地带的边缘在走,一路上是不是就能翻出来一样两样被尘土覆盖的金银玉器之类的东西。

    一群人连连大叫,看得赵良栋眼红不已,不知不觉间就加入到刨宝的行列之中去了,不多时,居然也找到一两件小玩意儿。

    这些人里面,仅仅只有牟思晴一个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虽然看着一群人兴奋不已的刨土,找出东西,然后大叫,牟思晴的脸上却看不出来半点儿神色波动。

    不为找到财物的人欢呼而高兴,也不为没找到财物的人失望而叹息,整个人就像是一具没有生命的雕塑,痴痴地呆坐在那边。

    直到胖子等人一直刨到悬崖边上,再也没法子往前,一群人这才停下手来。

    一群人里面,除了许东,其余的每一个人都兴高采烈,相互展示自己刨出来的东西,讨论自己捡到这些东西的价值。

    许东一个人也是远远地站在一边,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其实眼里却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看着牟思晴一个人孤寂的坐在那里,许东心里同样充满孤寂。

    以前,大家在一起,无论是艰难还是困苦,无论是欢乐还是哀愁,大家都是一起高兴一起笑,同生死共进退,但看看现在,几个人之间几乎隔了比这道山涧还宽还要深的鸿沟。

    这样的情景,任谁看在眼里,都高兴不起来。

    许东当然也高兴不起来。

    胖子等人笑闹了一阵,终于慢慢平静下来,这一次,收获最大的是默兰,零零碎碎的找到九件,最少的是乔雁雪,只找到两件,其余的孟志成、虎子陆轩兄弟两个,均是找到三五几件不等。

    胖子这家伙虽然一开始找错了方向,但是后来却堵在别人前面,算是抢占了先机,所以也找到七件。

    只是这一群人相互炫耀之后,立刻就想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自己找到的这些东西,到底能有多大的价值!

    不过,要回答这个问题,胖子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找许东问问。

    胖子自己虽然也是跟许东开古玩铺子的,但是要说到论值估价这方面,胖子自然不如许东权威。

    原本心里烦闷的许东,又立刻被人围住,默兰捧着一包金银玉器,举到许东面前,问道:“许先生,你看看我这能值多少?”

    “许老板……你看我这几样……”苗谊努力让自己把汉语说得清处一些。

    “呵呵……小许,帮忙看看我这几样能不能值得上几万块……”孟志成不好意思的笑道。

    “许老弟……”虎子将手里的两块金块,以及一块玉环递到许东面前,问道:“这些,能不不能盖上一层楼房?”

    这些东西,的确能值一些钱,但在许东眼里,却算不上价值太大,黄金,一块一块的,现在有很明确的行情,银器之类的,也算不上精美,再说,关键是没什么完整的品相和来历,随便一件儿,能值得起五万块,就已经顶天了,几个人手里的玉器,造型倒是古拙,但质地也不是顶级的翡翠或者白玉。

    总的来说,这一批从土里刨出来的财物,如果是拿给做收藏做研究的,兴许价值还会高一点儿,但如果只是作为普通的交易,这些人手里的东西,整个加起来,也不见得抵得过许东随便从乾坤袋里掏出来一件物件的价值。

    不过,许东也不忍心扫了大家的兴致,挨个儿一件一件的,跟默兰等人解说一遍,然后又帮着大致估了价钱。

    一阵折腾下来,默兰欣喜不已,按照许东的估价,就她那几件,如果是到国外拍卖的话,已经能够达到五十万左右,而且,是美元。

    孟志成等人的那些物件,也大多在二三十万左右,而且是人民币,不过,就这一点儿“外快”,已经足够让虎子、孟志成等人乐呵好一阵了。

    苗谊跟那两个猎人找到的几样东西,算不得好,最高的价值也有二十来万的,最低的,只值几百块的也有。

    唯独胖子那家伙,除了第一次刨出来的那块黄金能值七八万之外,余下的六件,加在一块儿,许东也就给他估了个五万块的价钱。

    胖子表示特别不服气,理直气壮地跟许东说道:“大家刨出来的东西,都是那个什么第九小队带着的,这质地我就不说了,可这收藏价值呢?着艺术价值呢……”

    许东忍住笑意,正经八百的说道:“你也知道‘质地’这两个字在古玩交易中的地位,那你说说看,你这黄铜的,能比得过人家白银的,你这劣质白玉,能比得过人家珊瑚的,还有,你看看你看看,你这骨头的,你以为是象牙的啊,这可只是牛骨头的……”

    许东说一件,胖子就气馁一份,到许东一件一件的点评完毕,胖子的整个人都弯下了腰——不敢抬头对人了!

    人家刨出来的,不是金就是银,最差的也是能值好几万的白玉,连赵良栋最后加入,也找到一尊价值二十多万的玛瑙佛像,偏偏自己简直就只刨出来一堆不值钱的破烂儿!

    这叫人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呐!

    乔雁雪刨出来的两件玩件儿,一件是价值不大的白玉玉佩,一件却是有些价值的金丝穿就的珊瑚珠串儿,不过,乔雁雪没去凑热闹要许东估价,乔雁雪本身对古玩都很是有些研究,但却同样并不特别看重价值。

    见牟思晴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一边,毫无生气,乔雁雪眼珠子转了转,当即拿了那串珊瑚串儿,走到牟思晴身边坐下。

    “牟姐姐,在想什么呢?”

    过了半晌,牟思晴才收回空洞的眼神,转头看了一眼乔雁雪,微微的张了张嘴,只是还没说话,一滴清泪却滚落出来。

    乔雁雪伸手,将牟思晴的手拿了过来,握在自己的手里,微微笑了笑,说道:“又在想许东的事情?”

    牟思晴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即抽回一只手,将脸上的泪痕擦去。

    “嗯……”乔雁雪嗯了一声,接着说道:“牟姐姐,说实话,我对你们两个人的做法,实在是没法子认同……”

    牟思晴淡淡的摇了摇头,一颗泪水再次滚落出来。

    过了半晌,牟思晴这才低声说道:“雁雪妹子,你能不能告诉我,进了古城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乔雁雪淡淡的说道:“发生了什么,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大家都还活着,牟姐姐,我倒是想问你,当初你答应赵良栋,你们牟家,就真到了穷途末路?你就非得要答应嫁给他不可?你到底怎么想的?”

    牟思晴默然无语,过了半晌,才低声说道:“雁雪妹妹,你生活的环境,接受的教育,跟我们有很大的差异,就算是一家人,内部之间的传统,都不尽相同,我……”

    乔雁雪握了握牟思晴的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牟姐姐你想说的是这个意思,对吧?我就真的搞不明白,就说你们家真是暂时有困难的话,直接跟许东说说,许东会眼睁睁的看着不管?你可别说是因为害怕牵累许东……”

    “不过,如果只是如同秦大哥跟我们说的那样,你们牟家不但想要钱,而且还想要权的话,许东或许倒真是无能为力,就算有那个能力,许东也未必会去帮,许东这人……我知道的……”

    牟思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过了好一阵,这才说道:“雁雪妹妹,我只能对不起许东了,你

    ……以后……许东是个善良的好男孩子,请你以后好好的珍惜他……我跟他是有缘无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