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九章 旧地重游(2)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雁雪也是着急不已的叫道:“许东,别耽误,我跟孟教官断后,你带牟姐姐他们先走……”

    许东一脚将一只没了翅膀的飞蚁踹的飞了出去,随即转头再次对赵良栋说道:“你行不行啊,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赵良栋打着哆嗦,拉着牟思晴,站在悬崖边上,依旧是犹豫不已。

    眼看情况也来越危急,许东再也顾不得许多,大叫着:“孟教官,雁雪,你们当心一些……”

    随即翻出来一根带子,不由分说,见牟思晴绑在自己身上,再对赵良栋喝道:“我们走……”

    在这一瞬间,赵良栋眼里闪过一丝绝望,许东将牟思晴这样一绑,使得牟思晴终于醒悟过来,从当时昏迷到现在,至少并不是赵良栋一个人在背负着自己!

    ——赵良栋不可能有那个能力,但是赵良栋一直到最后,却都只字未提还有其他人,怪不得胖子当时对自己跟赵良栋两个人冷嘲热讽,却不肯说得明白。

    赵良栋呆呆的站在悬崖边上,绝望不已,甚至都不想走,或者想要直接跳下悬。

    牟思晴却附在许东的耳边,低声说道:“他现在还不能死,许东,我求你帮帮他……”

    许东一怔,但也没多说,现在,情况越来越艰难,那堆篝火,基本上已经被飞蚁用尸体扑灭,要不是仗着地处死亡地带边缘,飞蚁有所顾忌,恐怕几个人立刻就会被飞蚁撕扯得七零八落,再要有丝毫犹豫的话,不但会害了自己,还会连累在继续拼死抵挡的孟志成和乔雁雪两人。

    所以,许东一怔之下,半点儿犹豫也没有,一把抓过赵良栋,按在自己的胸前,大叫道:“抱住了……”

    赵良栋这个时候也只是机械的搂着许东的脖子,随即,许东用多余的绳子将自己跟牟思晴三个人捆绑在一起。

    之后,许东这才抓住绳子,大叫道:“孟教官,雁雪,我们走了……”

    说着,许东攀着绳子,以极快的速度爬下悬崖。

    孟志成跟乔雁雪两个人一边阻挡着飞蚁,一边一步步地后退,每后退一步,面前就留下一堆飞蚁的尸体。

    但是每退一步,源源不绝涌过来的飞蚁,也越来越多,许东带着牟思晴跟赵良栋两个人走了之后不到半分钟时间,乔雁雪跟孟志成两个人便退无可退,只得攀着绳子,下了悬崖。

    那些飞蚁哪里肯放过乔雁雪等人,到了悬崖之上,更是毫无忌惮的凭空去攻击孟志成和乔雁雪两人,使得孟志成跟乔雁雪两人不得不一边招架,一边往下滑落。

    好在不多时,孟志成跟乔雁雪两个人到了悬崖将近一半高度之际,谷底陡然升起一股气流,扰得两个人身边的飞蚁大乱,好多飞蚁都被气流扰得直接一头撞在悬崖壁山,随即飘落下深谷之中。

    等乔雁雪跟孟志成两个人离许东等人将近三分之一的地方,便再也没有飞蚁的侵扰,只是谷底越来越强的气流,让乔雁雪跟孟志成两个人也被带得摇晃不已。

    好不容易跟许东等人汇合,乔雁雪这才发现,先前下来的人,几乎全都趴在地上——风势太过猛烈,连眼睛都睁不打开,稍不注意,就会把人吹得东倒西歪。

    如此强劲的风势,怪不得到了这里,飞蚁也无法下来,只是这样的地方,绝对不是可以就留的地方。

    许东背着牟思晴,大声询问了一下,得到人已经全部到齐之后,立刻就让大家尽可能的拥在一起,用自身的重量,抵御狂风,再顶着狂风慢慢的摸索着前进。

    这个时候,狂风吹来的方向,就是死亡地带的横截方向,虽然狂风呼啸不已,但是许东等人却感觉不到那种不知名的吸力,也就是说,没准儿这里就是这个被封锁的地方的唯一出路,所以许东决定顶着狂风往前走。

    只是许东等人挤成人团,顶着狂风摸索前进,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一个个又冷又饿又疲惫不堪之际,风势才渐渐的减小。

    偏偏风势一小,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许东再次回头清点人数的时候,这才发现少了两个人——那个年轻的猎人,还有就是胖子。

    许东立刻跟孟志成等人说,让大家就近找个可以避风的地方地先休息一下,好好的照顾牟思晴,自己一个人去找胖子跟那个年轻的猎人。

    乔雁雪不肯,一定要跟许东在一起,说两个人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只是许东无论如何也不肯答应,走了这么久,应该早就过了死亡地带,也就是说,大家已经逃出了生天,现在再回过头去,便是一步一步的回头往死路上靠近,这又何必多搭上一个人!

    只是不管许东如何劝说,乔雁雪依旧是不肯,无奈之下,许东只得答应下来,这个时候,自己早一分钟回头,胖子他们就多了一分希望。

    许东用带子将乔雁雪跟自己系在了一起,免得黑暗、狂风之中再次走散。

    顺风走起来时,速度自然而然的就快捷了许多,许东一边走,不时还用异化眼睛四处观察,希图看出来胖子跟那个猎人的气息所在。

    只不过,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几乎走了一半的路程,都还没发现胖子跟那个猎人的身影,这让许东的一颗心越来越是沉重。

    正在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都是颓废不已的时候,却隐隐约约听到左边不远的地方有人在大声呵斥,细听之下,居然正是胖子那家伙。

    估计是那个年轻的猎人走得掉了队,幸好被胖子发现,只是胖子将年轻的猎人找回来,却又是去了许东等人的身影,加上又累又冷又饿,那年轻的猎人就想要找个地方先避避风,等到明天再走。

    胖子却是不肯,现在这个情形,要么就赶紧的走,追上许东他们,才有吃的,再说了,现在一停下来,就算不会被饿死,也绝对会被冻死。

    所以,那个年轻的猎人要停下来,胖子就大声呵斥。

    也幸好胖子一顿呵斥,让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循着声音找了过来。

    见到许东,胖子还有些担心许东会臭骂他几句,这紧要的关头,胖子这家伙老是喜欢掉链子,这一次,又是毫不例外。

    没想到这一次,许东不但没有臭骂胖子,反而对胖子大加赞赏了几句,毕竟胖子掉队,也是因为想要帮那年轻的猎人一把。

    稍微停顿了几分钟,许东便将身上的带子取了下来,将四个人绑成成一串,这样,就不用再担心中途会再次走散。

    做好了防护工作,许东这才带着几个人回头,顶风逆行。

    只是待许东找到牟思晴、孟志成等人聚集的那处避风的地方,即如是许东都累得快倒下去了,胖子跟那个猎人,几乎是被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用绳子给拖出来的。

    是夜,一群人无分男女老幼,均是紧紧地挤在一团,相互取暖,抵御不停不息的劲风。

    一夜无话,待到第二天一早,风势依旧,但是前路却明朗了许多,一群人只是勉强吃了点儿东西,便再次顶风逆行。

    到了中午时分,除了两边的悬崖绝壁,前面再也没有可以走的路了,因为谷底出现一条河流,巧的是,许东等人盲目的顶风前行,居然正好是顺着这条河流往下走的。

    不过,现在再要往前走,就得下到河水里面,只是这河水虽然不深,流速也不大,但温度甚底,冰凉得有些刺骨,估计这是因为河流深在谷底,极少接触到阳光所致。

    这个时候,许东等人也是无路可走了,许东最后的两条绳子,也在死亡地带下崖的时候用掉了,现在想要爬上悬崖,如果只是许东一个人或者能做得到,但现在跟这许东的,是十几个人,爬上悬崖去找出路,也不太现实。

    何况,孟志成跟陆轩等人见到这条河流,顿时大喜过望,这河流虽然不大不急,但下游之处,必定便是出口,所以,立刻便建议大家,下河,顺着河流走。

    这一次,许东变得聪明了许多,将那根袋子再次拿出来,让每个人都拴在腰上,八十几个人变成一串蚂蚱一般,省得再次走散。

    下到河道,许东一个人走了前面,牟思晴依旧刻意的离许东远远地,跟赵良栋两人一前一后,相互在一起照顾着。

    河水时浅时深,浅时也没过胸膛,深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只能游着走,所幸这一群人当中,几乎人人都会游泳,尤其是乔雁雪、孟志成等人,更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高手,所以,行进速度,并不慢。

    只是水里低温,让除了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之外,其余的人都在游走了三四个小时之后,浑身麻木起来。

    尤其是胖子这家伙,才走三个多小时的时候,便开始大叫受不了了,偏偏这时候河流两边,如同刀削,河边上连立足的地方都找不到,就跟不用说上岸休息,所以,一群人也只有咬着牙死撑着。

    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身上都有宝衣宝甲护体,冰冷的河水对他们两个人基本上没什么伤害,到了最后,也就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还能支撑着往前游动,其余的人甚至都慢慢的冻僵过去。

    就在许东跟乔雁雪两人一边往前游动,一边商量着要想办法找个地方让大家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恢复一下的时候,河流突然之间变得湍急起来。

    一时之间,一长串的人,都被湍急的河水,推动着,不由自主的飞速前进。

    这湍急的河流带着许东等人,穿过一段不长的洞穴,随即陡然落下,也就在这一刻,许东这才发现,这条河流最终成了一条瀑布,落到一个圆形的深潭里面。

    许东跟乔雁雪都被呛了好几口冰凉的河水,只是等许东跟乔雁雪两人挣扎着将其余的人待到潭边,一一的控出水来,这才发现,这个地方,原来是自己来过的地方!

    而牟思晴清醒过来,看了一眼四周,也默然流下泪来。

    ——这个地方,竟然是上次跟秦羽、许东等人一块儿战斗过的那个山间湖泊!翻过左边的那个山坳,顺着河流往下走将近一天多的路程,便是苗谊她们那个村子了。

    到了这里,也算是旧地重游!

    只是上次来的时候,牟思晴一腔柔情,跟许东两人相扶相携,这一次,两个人之间却像是隔了一条不能逾越的鸿沟。

    旧地重游,两次的心情却是大不一样,是以,牟思晴越看,心里越是难过,泪水也止不住哗哗的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