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章 重回山村
一本读|WwんW.『yb→du→.co
    第二天中午时分,一群人到达了苗谊他们的村子,只是眼前的情形,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扼腕叹息。

    原本祥和安宁的村子,已经毁去了一大半,仅存下来的也不到十来间房屋,好几间还是还破败不堪,完全是一幅刚刚经历过战火浩劫的景象。

    见到许东、苗谊等人回来,芭珠带着几乎村子里所有的人都迎了出来,其中还有在这里养伤的猴子、以及陆轩另一个负伤的兄弟小刘。

    孟志成脸色阴沉的看着猴子,问他,自己来这里的时候,整个村庄的损毁程度没这么严重,自己才走几天,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

    猴子跟小刘都很是憋屈,孟志成他们去追击天雄之后的第二天,就来了一伙趁火打劫的流匪,差不多有一个加强连的人数,而且还有重武器。

    他们的目的,主要是来抢夺已经是半成品的翡翠——最近这一段时间,矿脉里面出来的翡翠,品质有很大变化,还解出来过两块冰种的无色翡翠,据说每一块的价值,都高达上千万。

    胖子在一旁气怒不已,高达上千万的冰种翡翠,奶奶的,有这胆量,为什么不去帕敢玉石场里去抢。

    孟志成冷冷的说道:“帕敢玉石厂,那里可是有重兵把守的,那些流匪,最多也就只敢挑软柿子捏。”

    “对了……”猴子注意到跟孟志成一块儿去的,有好几个人没回来,却又多了几个生面孔,忍不住问道:“老狼……山猫呢,小郑他们呢,没能回来?”

    孟志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一趟追击“天雄”,自己带出去的七个人,回来的,也就只有四个,山猫死在“天雄”手里,其余陆轩的两个兄弟,却是因为巨兽。

    “不过,‘天雄’总算是被消灭了,我们还俘虏了‘天雄’的一个手下,唉……可惜……山猫没能活着回来……”

    孟志成叹息了一声,没再说下去,猴子倒是知道孟志成叹息的原因,有山猫在,就不会有俘虏!

    这一趟过来,孟志成跟陆轩两人包括带来的兄弟,总计十四个人,数次跟“天雄”交战,到了现在,还活着的,也就只剩六个人,两个人还是重伤,这已经算是损失过半,要是有山猫在的话,无论俘虏了“天雄”几个手下,山猫铁定第一时间就会灭了他们,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可惜,山猫已经不在了。

    虽然是到了苗谊他们的村子,默兰却没离开,因为没人让她离开,她不敢擅自走人,即使是刚进村子,一群人汇合,各自忙得忘乎所以的去亲热,去嘘寒问暖,默兰都没敢走。

    虽然时不时的都有流匪洗劫,苗谊她们这个村子,却依旧比两个猎人他们那边的情况要好了很多。

    不多时,便有察默老爹带着苗谊的爸爸他们,给许东等人送来丰足午餐,吃过了午餐之后,跟随许东等人过来的那两个猎人跟许东等人告了个别——既然大家都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他们两个也算完成了一份心愿,趁时间尚早,他们还得回去。

    不过,临走,许东等人送了两个猎人不少的东西,还得两个猎人走起路来都很是吃力。

    随后,许东把有些惶恐的默兰叫了过来,想要把她也打发走,毕竟默兰的身份特殊,留在这里,始终是一个忧患,所以,许东要早点儿把她赶走。

    “默兰小姐,我说过要把你安全地带出来,现在我做到了,我希望你一定要记住我们之间的约定,别再出现在这一带,更别来打这里的任何主意,否则,我一定会亲自来找你算账,我说过的话,绝对算数!”

    许东的脸色有些阴沉的说道。

    默兰使劲的点了点头,跟许东一起,也算得上经历过了好几次生死,但是许东就像一潭深不可测的水,让默兰始终没能看出来许东的底细,对于默兰来说,最可怕的是许东说话算数,所以,默兰决定再也不来沾惹许东,至少,在没完全知道许东的底细之前,要绝对按照许东的话去做。

    打发走默兰之后,孟志成等人都是脸色有些阴沉,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倒是胖子那家伙,得知察默老爹他们最近又弄到一批军火,实在高兴得不得了,硬拽着陆轩等人,去补充弹药,还义正言辞的说,这是要武装自己,保护自己。

    因为,接下来,估计许东会在这里耽搁上一段时间,要是再次遇上流匪袭击,也不至于两手空空,毫无还手之力——保护好自己,才能打击敌人嘛。

    许东懒得去跟胖子等人凑热闹,一个人去到河边,上次跟牟思晴两个人戏水的地方。

    褪了鞋袜,赤了双脚,下到河里,顺着浅浅的沙滩走了一转,那次的情形再次从脑海里闪过,许东当真没来由的烦恼起来。

    不知不觉间,许东坐到自己曾经跟牟思晴并排坐过的地方,呆呆的看着缓缓地流动的河水,细细的品位其中的凄凉苦涩。

    坐得累了,眼睛也看得有些发酸,许东便躺倒在地上,双手枕着脑袋,闭着眼睛,一遍一遍回想以前的经历。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声低低的浅笑,听声音是乔雁雪过来。

    “胖子,你说你东哥,上次就是在那里跟牟姐姐私定终生的?”乔雁雪依旧是低低的跟胖子说话,似乎害怕打扰到许东睡觉。

    “怎么,你还不相信?这事情可是芭珠亲口跟我说的,芭珠不会跟我说谎的。”胖子拍着胸脯说道。

    “我相信……”乔雁雪笑道:“你说这事情,我肯定相信,怪不得牟姐姐这两天差不多都是以泪洗面,不过,我就很是有些奇怪,胖子,你说你懂个会是喜新厌旧的人吗?还有,牟姐姐的为人,你也应该清楚吧,你说他们两个既然是都私定了终身,却又在突然之间反悔了。”

    胖子不满的说道:“这还不是因为牟家的人本来就只知道攀附权贵,贪恋姓赵那小子有个当市长的老爹……哼哼……我一直都想教训教训他,可就是你们拦着不让……”

    “不对……”乔雁雪摇着头,低声说道:“恐怕你们看到的都只是表面的东西吧,那天,我问过牟姐姐了,实质上的东西,牟姐姐绝对不肯跟我说……”

    顿了顿,乔雁雪又说道:“我就奇了怪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跟你东哥两个人,都没去深究根底,是没空,还是根本不愿意去深究……”

    许东心里一动,乔雁雪这话,突然之间拨动了许东心里的一根弦。

    牟思晴被逼跟赵良栋订婚,这的确是不错,但问题的根源,当真只是牟观景想要拿下铜城那几块新开发的地皮,以及秦羽说的牟景观想要凭着裙带关系,步入仕途?

    凭牟家在铜城无出其左右的实力,拿下几块新开发的地皮,应该是小菜一碟,是根本就用不着去搞这些歪门邪道的事情的,就算是牟观景想要步入仕途,牟观景能用的方法,肯定也多得不是一种两种。

    因为自己是跛子?这根本不可能,自己是装的,牟思晴不是不知道,牟思晴知道,牟观景自然也不可能不知道。

    是牟家缺钱么?答案肯定是否定的,那天,牟观景还带着许东去看过牟家多达十几处的产业呢,那些产业,那一处不是欣欣向荣,一派生机,半点儿缺钱的迹象都看不出来。

    所以说,牟观景逼着牟思晴嫁给赵良栋,肯定不会是因为陷入经济窘境。

    可是,既然不是因为钱,凭什么就非得要攀上市长这条关系?

    牟家的这些举动,岂不是太过反常了!

    许东越想,越是有些后悔起来,后悔自己当初实在是太过冲动,当真如同乔雁雪所说,只是看到事情的表象,没去深究实质根源。

    许东一后悔,马上便想要去找牟思晴问个清楚,只是这时乔雁雪又跟胖子说道:“胖子,别激动,激动也没用,目前这个情形,就算是去问牟姐姐,那也是白搭,她一定不会说的,反而有可能让牟姐姐更加伤心……”

    许东怔了怔,乔雁雪这么说,也并非没有道理,从环王封地出来之后,牟思晴跟自己的距离更加遥远了一些,与赵良栋的关系反而更加亲密。

    换句话说,很明显的是牟思晴在刻意强迫自己跟赵良栋接近,目的无非是想要从赵良栋那里获得一些好处,以便达到想要达到的目的。

    现在就去问牟思晴,除了徒增牟思晴的烦恼伤心之外,极有可能还会破坏了牟思晴的计划。

    自己冲动过了一次,已经惹出了严重的后果,再要去冲动一次的话,恐怕真的就会让牟思晴绝望。

    胖子却是恼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让,你是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老大往火坑里挑,嫂子,我虽然叫你一声‘嫂子’,但我严重怀疑,你除了好奇之外,是不是还夹着相当一部分的私心,甚至是幸灾乐祸,乐于看到我们老大现在的下场……”

    胖子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惯了,乔雁雪自然也不会计较,倒是许东,“噌”的坐了起来,没好气的呵斥道:“胖子,你说什么呢,乔小姐会是那样的人吗?”

    乔雁雪笑了笑,说道:“许东,你没睡着?格格……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呃……很累是吧,你也当真是应该休息一下……”

    许东却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两个都过来,我有事跟你们说。”

    胖子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乖乖的走到许东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