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一章 兵凶战危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我要你先回去,去弄清楚牟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明天一早就动身。”许东沉沉的说道。

    “这个……”胖子本来以为许东会说别的什么事情,没想到许东一开口,竟然是要撵自己走路,胖子立刻不干了。

    “东哥,现在是非常时期,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撇下东哥你一个人,东哥……”

    “这是我交给你的任务,你去不去?”许东没好气的说道。

    “不去……”胖子的态度坚决:“我跟牟家本来就不熟,再说,搜集情报之类的事情,是我能够做得了的吗?再说,这边……这边还有最重要的大事该做,我哪能一撒手就走人……”

    胖子找出无数理由,目的只有一个,不走!

    “去不去……”许东再次问道。

    “不去……”

    许东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胖子:“到底去是不去?”

    胖子眼神一乱,赶紧答道:“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我跟乔小姐一块儿,还有,差旅费你完全报销,还有额外的活动经费,还有额外的伙食费……”

    许东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你这家伙属驴的啊,不给你一点儿颜色,你就蹬鼻子上脸!”

    胖子弱弱的问道:“我的条件,你都答应?”

    许东看了看乔雁雪:“经费的事情,可以如实报销,事情办好了,还有奖金,不过,乔小姐那边,去是不去,你自己跟她谈。”

    胖子是自己的兄弟,许东温言软语的央求也好,凶神恶煞的胁迫也好,胖子也不会见外,但是乔雁雪这边却不同,许东没法子要求乔雁雪一定要怎么去做,所以,这个球,许东只能回踢给胖子,让他自己却解决。

    “嫂子……”胖子眼巴巴的看着乔雁雪,巴不得乔雁雪不要答应才好,要不然,自己跟乔雁雪两个人,明天一早就得滚蛋。

    乔雁雪蹙着眉头,沉吟了半晌,这才说道:“许东,我知道你心情激动,但这件事情,我认为应该从长计议,再考虑考虑。”

    “再考虑下去,他们两个就该结婚了……”许东焦灼的说道:“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要好长一段时间,解决问题的时间,更是不可预测,我哪里能等得起。”

    “许东,你也不必要太过着急,这样吧,我答应你,今天晚上到明天一早,要是我还想不出来一个万全之策,我就跟胖子回去。”

    许东心里倒是巴不得胖子跟乔雁雪两个人立刻就回到铜城,把事情打探清楚,只是现在天色已晚,再说大家都是刚刚经历千辛万苦才从环王封地里面出来,就算事情再急,也得要休息才行。

    “好吧,但愿你能想到一个更好的办法……”许东无可奈何的摇着头,说道。

    一个晚上的时间,想出来一个万全之策,胖子是指望不上了,这一点,胖子倒是有自知之明,反正明天一早就要走,却连自己的矿脉都没去看上一眼,胖子很是有些不甘心。

    当下,胖子央着许东,无论如何,现在也要跟许东一起过去看上一眼。

    许东知道胖子的脾气,别的事情都好说,唯有着能挣钱的事情,不让胖子去看上一眼,只怕胖子就算踏上归程,也是牵肠挂肚的,是以这个胖子的这个要求,许东只能爽爽快快的先答应下来,即刻就跟胖子一起,过去看看那处矿脉。

    这个时候乔雁雪的卫星电话,再次响起,乔雁雪接通,只说了一句,立刻便将卫星电话递给许东。

    “小许,对不起了,你现在在什么位置?”打这个电话的,正是乔家俊。

    许东微一沉吟,当下便答道:“在上次我给你的经纬度东南方向八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对了,老哥,你给我找的那个飞行员没问题吧?”

    乔家俊很是有些歉然的说道:“那天我准备好物资之后,正要通知你,谁知道却跟你们失去了联系,我知道情况有变,所以就没让起飞,呵呵……对不起了……”

    许东倒是心下一喜,乔家俊没按照原计划行事,反而可以有相机行事的余地。

    当下,许东跟乔家俊说道:“没关系,我的计划正好有些改变,这么说吧,这一次如果空投的话,除了原计划当中的那个空投点之外,还得增加我们现在的这个位置,呵呵,老哥,方便么?”

    乔家俊哈哈哈的大笑道:“你只是叫我一声‘老哥’,我的确不大方便,但你要是能叫我一声‘大舅哥’,哈哈……比这个再难一点儿的事情,我也得要去帮你办了!”

    许东脸上一红,这‘大舅哥’三个字,许东却是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乔家俊虽是用开玩笑的口吻这么说,但是那一份只为“亲人”无条件付出的情份,却表露无遗。

    这一声‘大舅哥’,如果在几天前,或者就是在一个小时之前,乔家俊要这么说,没准儿许东立刻就会爽爽快快的叫出来,可是现在,许东刚刚从乔雁雪嘴里知道牟思晴跟赵良栋之间还另有隐情,这让许东如何愿意开口认了这个送上门的“大舅哥”。

    至少,在没弄清楚牟思晴以及牟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许东绝不会轻而易举的就这么认了。

    怔了片刻,许东这才说道:“那就多谢老哥了,呃,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喝酒……”

    那边的乔家俊明显的有些失望,不过仍然笑呵呵的答道:“好,我可就等着这顿酒,对了,许东,这一次还有一个惊喜要送给你,至于是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还有惊喜?”许东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了一声,就空投点儿物资,还能有什么惊喜。

    只是许东还要再问的时候,乔家俊却收了线。

    一路上,胖子笑着说道:“东哥,乔小姐这卫星电话倒真是好用,这旮旯里也都能与外界联系,呵呵,东哥,要不然,下次我们也装备起来。”

    许东一边走一边没好气的说道:“这玩意儿好用是不错,而且,这终端设备也不贵,但要是拿着这专线级别的玩意儿,当普通电话用上一年半载的,估计我也只好跟你一块儿去睡大街了。”

    专用级别的卫星电话,的确是烧钱,但真当普通电话用一年半载,许东也未必就会去睡大街,只是胖子一听,赶紧涎着脸说道:“那还是算了,这玩意儿虽然好使,但我更不愿意去睡大街。”

    乔雁雪在两人身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因为地形的缘故和为了方便运送翡翠,秦羽投资了一些轻型的解切设备,解切原石的厂子就设在离矿脉不到一百米的地方。

    电源是小型的汽油发电机,用水却是附近山上的泉水,整个厂子虽然简陋,但设施还算是完备。

    苗谊的爸爸就在这个厂子里面主持所有的事务,不过,从采矿到切石,所有的员工加在一起,总共也不过十个人,就更没有帕敢玉场那种成建制的守卫了,能有的,也就是六七个村民组成的临时巡逻队。

    见到许东跟胖子等人,负责站岗的那个持枪村民,赶紧通知正在里面做事的苗谊的爸爸,苗谊的爸爸赶紧陪着笑脸迎了出来。

    进到茅草盖顶的厂房,胖子这才发现,这所谓的厂房,也不过就是三间四面透风的茅草屋,右边屋子里面堆着一些油桶和一台发电机,中间这屋子和左边的两间屋子里面,却是两台轻型解石机,地上只有七八块原石,有几块都已经剖开,不过那几块剖开的原石,除了一块里面是死白的豆种之外,其余的都只不过是废料。

    许东拿起那块死白的豆种原石看了一下,像这种翡翠,对于这个村子里的人,或这对许东来说,当真也就只能当成废料扔掉,要不然,都还不够运输的花费。

    苗谊的爸爸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前几天倒是切出来两块天价的无色翡翠,可惜……”

    那两块价值上千万的翡翠被流匪所劫,这事情许东跟胖子等人一来,就知道了的,这个时候苗谊的爸爸再次说这事情,许东也就只好答道:“大叔,两块翡翠丢了就丢了,没事,只要人没事,比什么都强。”

    胖子看了一转,却很是有些奇怪地问道:“那些流匪生性凶残,杀人放火的什么都干,不过,我有些奇怪,他们来了,怎么没把厂子给一把火烧掉?”

    许东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那些流匪都跟你一样傻啊,废了厂子和矿脉,他们自己动手来开发啊?”

    胖子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苗谊的爸爸也叹了一口气,说道:“许老板说的不错,每一次那些流匪过来,大多都只是抢走成品和半成品的翡翠,如果没人抵抗,他们连人也不愿杀。”

    流匪不杀人,那当然是不可能,之所以不愿大开杀戒,这当然是流匪的精明之处,让这些村民没日没夜的找出翡翠,然后他们就直接来抢走,也就等于这些村民成了他们的奴隶,也就是他们自己的财富。

    没有反抗的话,流匪自然不会白白浪费了自己的财富。

    胖子嬉笑着说道:“还好,现在‘天雄’已经被消灭,这里也就没了威胁。”

    苗谊的爸爸却摇头说道:“以前‘天雄’在的时候,所有的流匪也就被‘天雄’管辖,基本上也就只有‘天雄’为首的一支流匪,现在‘天雄’一死,情况反倒复杂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胖子蹲在地上,一边去看地上没剖开的原石,一边忍不住问道。

    “这么说吧,据我所知,现在聚集在这一带的流匪,少说也有七八股,人数多的有四五十人,最少的也有上十个人,天雄没死之前,这几百人都是‘天雄’统管着的,现在天雄死了,这些流匪也就各自为政,唉……”

    苗谊的爸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原来也就只是十天半个月来一次,现在,三天两头的,就有一股流匪来袭击……唉,这都是内战害的……以前可没这么多……”

    苗谊的爸爸不住的叹息,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也是心头沉重不已。

    只是胖子这家伙没心没肺,在地上挑了一块篮球般大小的原石,抱在胸前,涎着脸对苗谊的爸爸说道:“大叔,这块原石有啥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