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四章 亲自操刀
一本读|WwんW.『yb→du→.co
    等胖子将十块原石一一的切开之后,这才不可思议的看着许东,苗大叔不是说好的只有七成左右的出翠率么,自己随便挑十块,怎么就出了五块,虽然质地都不算好,但那毕竟也是处的翡翠啊。

    许东一脸笑意,将一把十字镐塞到胖子手里,然后让乔雁雪计时。

    胖子愿赌服输,当真也不含糊,到了矿洞里面,抡圆了膀子,足足的挖了一个小时。

    许东心里惦记着那块发出浓郁绿色气息的原石,在矿洞里也是陪着胖子呆了一个小时,直到最后,才让胖子把那块原石挖出来。

    这块原石个头儿不小,是一块中间圆鼓,两头略小的鸡蛋形状,按照胖子的眼光来看,这依旧是一块满天星,只是细微之处,胖子却是分辨不出来。

    许东也懒得解释,等胖子干足了一个小时,这才跟胖子两个人带了那块原石,出了矿洞。

    到了厂房,许东跟苗谊的爸爸解释说,自己跟胖子两个只是顺手带出来的,让苗谊的爸爸优先把这块原石解出来。

    苗谊的爸爸答应了下来,立刻就将这块石头送到解石机台上,准备解切,只是这块原石相对来说,已经是很大的了,就算只是从最小的这头开始解切,要切下来第一刀,也得将近半个小时。

    许东跟胖子两人也懒得再等下去,流连了几分钟,就与乔雁雪三人一块儿回头去村子。

    因为许东等人回来,又不知道是谁,把马上就有一架运输机要为大家空投一些救援物资的事情,给透露了出去,村子里面的人欢天喜地的安排了一场欢庆晚会,只等天黑之后,就马上举行。

    不过,看着空地上那三堆高高的劈柴,许东等人就知道,这村子里的舞会,当然不会是大都市里面那种party,不过,这种山村的篝火晚会,自然也是独具特色的。

    胖子这家伙却是更加关心现在就开始在准备的各类食物,虽然这一段时间里面,村子里面都不断的在遭受流匪的侵扰,但相较其他地方,这个村子倒也显得富足安逸得多了,最少,村民们准备晚会上的食物,还有猪、羊、鱼、肉等等肉食,以及各种各样的瓜果。

    胖子兴奋不已,不由自主的加入到准备食物的那一群人中间,想要显露一下他的烧烤手艺。

    许东跟乔雁雪两人却在残破的村子里面信步而行,不知不觉间到了察默老爹家门口,没想到孟志成正坐在门口摆弄着枪支。

    见到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孟志成笑了笑,打了个招呼。

    稍微寒暄了几句,许东才知道,秦羽来通知说,要孟志成等人也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当然,孟志成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为了维护这个村子的安全,以及矿脉不再受到流匪侵袭。

    其余的物质,秦羽已经开始着手安排,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估计这两天就会请马帮开始运送。

    对许东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有孟志成他们在这里,对匪患无疑是巨大的震慑,相信过不了几天,自己就能够打道回府。

    正说着,牟思晴端了一盆沾满血污的水出来。

    猴子跟陆轩的兄弟都受了伤,牟思晴替他们清洗伤口换药什么的。

    只是见到许东,牟思晴眼里闪过一丝莫名其妙的疑惑。

    乔雁雪迎了上去,叫了一声“牟姐姐”,又问猴子他们的伤势如何。

    牟思晴淡淡的摇了摇头,说猴子的伤势重一些,应该是被流弹击穿了胃部,陆轩的那个兄弟大腿骨上卡住了子弹,虽然不会伤及性命,但是弹头压迫了神经,以现在的条件,连取子弹都很是困难。

    本来,牟思晴建议立刻送回国内去治疗,只是前几天抽不出来人手护送,到了现在,陆轩的兄弟又不想走了,说要跟猴子他们留在这里做点儿什么。

    不过,牟思晴看得出来,陆轩那兄弟,是因为芭珠才受的伤,所以芭珠跟他好上了,还说,连腿都不愿回去治疗,主要是舍不得离开芭珠。

    牟思晴一边说,一边不住的那眼睛瞟许东,几次张口,想问许东,却又似乎难以启齿。

    乔雁雪看在眼里,眼珠子转了转,低声笑道:“牟姐姐,你是不是想让许东跟你帮忙?”

    牟思晴脸上一红,却沉默不语,到了盆里的血水,转头又要进屋。

    乔雁雪笑了笑,转头对许东说道:“许东,猴子哥他们有伤,你不进去看看?”

    许东怔了怔,看了看牟思晴,有些为难的努了努嘴,示意乔雁雪,既然牟思晴在屋里,赵良栋肯定也在,这个时候进去,多少会有些尴尬的。

    乔雁雪却不管这些,见许东犹豫,当下便拉着许东,跟在牟思晴身后。

    进到屋里,许东这才发现,屋里打了通铺,床上躺着四五个伤号,赵良栋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件白褂子,戴了口罩,正像模像样的在跟一个本村子的伤号做检查。

    正在陪着猴子他们说话的陆轩,见到许东进来,打了个招呼。

    猴子见到许东,一脸羡慕,听陆轩说起跟许东的种种经历,猴子羡慕得要命,还说,“天雄”什么的那都没劲儿,跟“天雄”斗,几乎都是固定的套路,一点儿新鲜的感觉也没有,反倒不如跟许东在一起,永远都是必须面对未知来得刺激。

    许东笑了笑,猴子这么说,那是他们对生死都已经麻木,这一帮家伙,无时不刻都在想着寻求一些生死之外的东西。

    就像自己以前渴求财富一般,到了真正拥有了数不尽的财富之后,所想要的,那又是财富之外的东西。

    许东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自我超越,反正从猴子羡慕的眼神来看,猴子是超越了他自己的生死,翻过了对死亡的恐惧那道坎。

    见许东跟猴子他们谈笑风生,赵良栋很是有些不悦,将口罩摘了下来,伸出食指推了推眼镜子,低声说道:“小许,这里是病房,这些伤员都需要好好的休息,你怎么可以在这里肆无忌惮的高谈阔论,大声喧哗,从而影响他们呢?”

    猴子对赵良栋也是不太待见,当下笑着说道:“没事,哥儿几个就爱吹吹牛,对了,小赵,你也是跟小许一块的,怎么没听你说起过这些事啊!”

    猴子对赵良栋不太待见是一回事,也知道赵良栋跟牟思晴、许东他们之间有些纠葛,只是不知道赵良栋跟许东经你这一次,到底做了些什么,只是想着陆轩等人跟着许东,都如此精彩刺激,赵良栋也应该有些出彩的表现才是。

    殊不知赵良栋这一次不但没能出彩,反而在最关键的时候放弃了牟思晴,猴子这么一说,无疑是戳到了赵良栋的痛处,所以,赵良栋脸上一红,赶紧将摘下来的口罩,又带了回去,一句话也不说,转头去看其他的伤号。

    陆轩“呵呵”的低笑了两声,向猴子使了个眼色,示意猴子别再说下去,免得伤及到牟思晴。

    许东也很是尴尬的笑了笑,赶紧转移了话题,随即找了个机会,把自己的异能往猴子体内灌注了一些。

    猴子的伤,是流弹击穿了胃,子弹却是已经取出来了的,所以许东只是简单地给猴子输送了一些异能,让猴子的伤势能更快的恢复过来而已。

    不过,陆轩的那个兄弟的伤势要复杂得多,关键是子弹卡在大腿骨上,压迫住了大腿神经,要取子弹的话,稍不注意就会伤及神经,再说,陆轩那兄弟无论如何也不肯用麻醉药,说是用了麻醉药之后会影响自己的灵敏程度。

    这样的手术,牟思晴自然是不敢乱动了。

    许东看了一阵,心里却有些把握,只是又不能做的太过显形,由此,许东忍不住有些犹豫。

    陆轩那兄弟倒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我就算瘸了一条腿,也好过到时候变得麻木迟钝,你知道,我们这一行,稍微迟钝一点儿,那就是别人的枪靶子……”

    许东想了一阵,这才说道:“大哥,法子我是有一个,不过不知道你能不能挺得住?”

    陆轩的兄弟笑了笑:“没事,只要你有法子,我保证不会哭!”

    陆轩也点了点头,要是能顺利的取出来子弹,又不伤及到神经的话,相信这个兄弟是能挺的住的,何况,再拖下去,他这条腿,恐怕真是得废了。

    不过,陆轩还是问了一下许东,到底有什么法子可以将弹头取出来。

    许东将陆轩拉到一边,低声说道:“要取他这弹头,只能先将他弄晕过去,然后我来动手。”

    “你来动手?”陆轩有些迟疑。

    许东点了点头:“要取这颗弹头,唯一的是需要手稳,这一点,我倒是可以保证。”

    许东的手会不会很稳,陆轩不知道,但是陆轩很相信许东,只是这让他兄弟昏过去的法子,陆轩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要换着是别人,别说弄晕,就算是弄死,陆轩倒也不会有什么顾虑,但要下手的对象,毕竟是自己的兄弟,所以陆轩犹豫着不肯动手。

    许东一脸奸笑,只说让陆轩在一旁跟他兄弟胡说八道,引开他的注意力就好,剩下的,就让自己一手包揽就成。

    商议妥当,许东问牟思晴去要手术工具,牟思晴微一沉吟,终于在两天之后第一次跟许东说话。

    “他那手术,需要大量输血,带来的血袋,都基本上用光了,还有就是神经的问题,又不让用麻药,你有把握?”

    许东苦笑着摇了摇头:“总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对吧!要不,去帮我一把?”

    这一路过来,牟思晴一直都做着“医生”,不要许东说,也得要过去帮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