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五章 是与不是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为了防止在动手术取子弹的时候忍禁不住会动,许东的办法是让人找来两瓶酒,逼着陆轩的兄弟一口气喝下去。

    陆轩的兄弟说那次是他一辈子喝得最多的一次,那一次之后,闻到酒味儿,他几乎立刻就会昏过去,所以,陆轩的这个兄弟后来滴酒不沾。

    只是当时陆轩的兄弟连喝了两瓶白酒,也没能醉倒,不得已之下,许东拿了根木棒,当头一棒,直接将他打昏了过去。

    取子弹的时候,是许东亲自动的手,许东的手果然很稳,很准确,速度也很快,那颗子弹头,在两分多钟的时间里,就让许东给取了出来。

    而且,让在一旁帮忙的牟思晴、乔雁雪、甚至是陆轩等等都很惊讶的是,许东拿着镊子,居然是直接伸进弹孔去将子弹拨出来的,因为没有扩大创口,所以他那兄弟连流出来的血都很少。

    不过,这些人都不知道的是,那几块被子弹钻得碎裂的骨头,让许东在取出子弹之后,又给用镊子一块一块的给拼合了回去,而且,还用异能使之极为快速的沾合在一起,并迅速的生长、恢复,让留在陆轩的这个兄弟腿上的伤,仅仅只是一处外伤而已。

    取出了弹头,许东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脑门上的汗水却一滴一滴直往下淌,甚至是有几分虚弱。

    乔雁雪看得心痛不已,赶紧扶了许东,到旁边坐下,又是帮着擦汗水,又是递茶什么,们了个不亦乐乎。

    剩下来的上药、包扎之类的活儿,是牟思晴继续下去的。

    只是赵良栋看着许东,却很是有些不以为然,牟思晴也做过好几次帮别人取弹头的手术,却没见到牟思晴就这么显摆过!

    许东自是懒得去跟赵良栋计较,喘顺了气儿,又看了一下其他的伤号,见其余的伤号基本上都已经没什么大碍,许东自然也不去插手。

    毕竟,动用异能帮别人疗伤,实在是件累活儿。

    临走时,牟思晴跟了出来,看着许东,非常认真的问道:“你的手这么稳,为什么以前有伤员,你都不去帮他们,是不屑,还是不愿?”

    这一路过来,牟思晴主动承担得了救护伤员的职责,几乎每一次都是许东在一旁协助,而且,几乎每一次许东都是不着痕迹的动用异能。

    现在牟思晴这么一说,反倒成了许东不屑去帮他们,不愿意去帮他们,这份委屈,让许东忍不住想要一头撞死。

    过了半晌,许东才勉强挤出一副笑脸,答道:“一直都不是你在占据主动么?我只能在一旁协助你……”

    “我爸爸的病没了,是你做的?”牟思晴盯着许东,眼睛一瞬也不瞬的问道。

    许东苦笑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能怎么样?”

    牟思晴逼视着许东:“我已经想明白了,我要你现在就亲口告诉我,到底是或不是,你最好想清楚再说。”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是,你就可以不顾一切,以身相许,如果不是,你跟赵良栋谈婚论嫁,也就心安理得,对吗?”

    许东心里酸楚不已,如果牟思晴真是这么想的话,反而成了自己的一种负累,答应“是”,牟思晴就算不顾一切挣脱桎梏,也是许东不愿意看到“报恩”,与自己内心的渴望,有着本质的区别。

    如果说“不是”,眼睁睁的看着牟思晴绝尘而去,与自己的本意也已经是背道而驰,许东犹如何能割舍那份念头,尤其是刚刚知道牟思晴跟赵良栋订婚,内中另有蹊跷之后。

    “是与不是,对你来说,就那么难?”牟思晴盯着许东,眼里的泪意一阵一阵的翻涌,只是牟思晴拼命的忍着。

    “牟姐姐,许东刚刚做完了手术,很累,要不……让他休息一下……”乔雁雪在一旁劝道。

    牟思晴却不为所动,只是盯着许东,很是有些激动的说道:“是与不是,只是一个事实,就算你累到只能点头或者摇头,你就给我一点儿表示,好吗,就算让我去死,也让我去死个明白,好不好……”

    说着,牟思晴再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许东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赵良栋,微微叹了一口气,勉强笑了笑,说道:“是与不是,那还不得你只去认定,你说是,就是,不是也是,你说不是,是,也不是,我能引导你什么,又能勉强你什么?”

    牟思晴擦了一把泪水,点了点头,说道:“好,许东,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让你最好想清楚再说,可你却一再遮遮掩掩顾左右而言他,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不妨跟你直说,我们两个,完了……完了……”

    说完,牟思晴掩面大哭,一边哭,一边转头,向村子外跑了出去。

    赵良栋大叫着“阿晴”,追了出去。

    乔雁雪看着呆呆杵在原地的许东,轻轻地碰了一下许东,低声说道:“你为什么不好好的跟牟姐姐说话,非要气她不可?”

    孟志成蹲在廊檐下,摆弄着他那一堆枪机零件什么的,一边叹息,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年轻人,心高气傲,或许是没错,可这种心高气傲要用对地方,不要等到过上了许多年之后,你才会发现,其实,有些时候的心高气傲,完全是在制造痛苦,自找痛苦……唉……我也年轻过……我也高傲过……唉……”

    许东转头,看着已经挂在山尖上的落日,过了半晌才默然不语的转头向村子另一边走去。

    背后,孟志成依旧是头也不抬,一边叹息,一边大声吟道:“唉……刘家墙上花还发,李十门前草又春……处处伤心心始悟,多情不及少情人……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乔雁雪跟在许东身后,走了好远,才说道:“没想到看起来那么粗豪的孟教官,居然……居然会念出来这么好的诗……”

    许东猛然回过头来,瞪着乔雁雪,恼道:“你别老是跟着我行不行,你能不能让我一个人清静清静?”

    乔雁雪见许东的眼神突然间像头要发怒的狮子似的,忍不住嘟起小嘴巴,低声嘟囔了一句:“你想要清净,你直说就是啊,好端端的,发什么脾气。”

    只是先前猴子一句话戳到了赵良栋的痛处,现在孟志成一首诗,也戳到了许东的痛处,尤其是孟志成那一句“多情不及少情人”,像是在规劝,又像是斥责,这让许东心头烦闷不已。

    短短几个月之间,许东从一个只懂得暗恋牟思怡的大男孩子,陷入到感情的漩涡之中,这让许东很是有些茫然,而这种茫然,几乎让许东有种胸闷头晕的感觉。

    穿过两栋坍塌的废墟,许东又到了河边的那一小片沙滩上,浅浅的沙滩上,几个光着屁股的小孩子还在嬉戏。

    许东不知不觉间依旧坐到昔日跟牟思晴并排而坐的地方,坐了下去。

    原本以为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不会再有小孩子嬉闹,是一个再清净不过的地方,但终究还是稍显嘈杂。

    何况,不多一会儿,帕莫驾了小船回来,远远地便兴奋的大叫开了:“许老板……许老板……”

    许东闷闷的应了一声,抬头看去,只见帕莫跳上岸边,取了缆绳,将船系好,随即抱了一条尺许来长,两三斤重的江鲤,连蹦带跳的跑过来。

    “许老板,看看,这是我逮到最大的一条江鲤,我要把它送给你……”帕莫有些骄傲的笑着说道。

    帕莫还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能捕到这么大一条江鲤,实属不易,在许东看来,最难得的是,这么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居然会把他自己最值得骄傲的东西拿出来送给自己,这份亲近,当真叫许东很是有些感动。

    虽然许东拿了这条江鲤,也没法子、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去享用,但是许东还是笑了笑,说道:“好,我收下了,谢谢你,帕莫。”

    帕莫很是满足的一笑,说道:“一早就听说许老板你们要过来,我就很想多抓些鱼来跟你们做鱼汤,还好,一直到现在,我终于抓到足够的鱼。”

    许东笑了笑,正要在说些客气的话,突然之间却记起一件事,当下问道:“帕莫,上次我来的时候,听说你还有个哥哥的,怎么没见到他?”

    本来一脸笑意的帕莫呆了呆,好一会儿抬起头来,说道:“我哥哥被炸死了,那天我们正在河里抓鱼,突然之间有流匪来抢我们的东西,村子里的人就跟他们打仗,我跟我哥哥当时在河中间,没来得及……”

    许东的心里很是有些悲愤,却又很是无奈,原本想要送给帕莫哥儿两个一点儿小玩意儿,报答这份亲近,没想到他的哥哥却早去了。

    沉吟了半晌,许东捧起帕莫的小脸,爱怜的说道:“帕莫,以后别叫我许老板了,叫我哥哥,好不好……”

    帕莫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说道:“许老板,你不可以做我的哥哥。”

    “为什么?”许东诧然。

    “我哥哥是被炸死的,你再做我的哥哥,不吉利。”帕莫低声说道:“村里的巫师说过,死人的位置是不能去占用的。”

    乔雁雪在一旁伸出手来,将帕莫拥进怀里,用粉脸挨了挨帕莫的腮帮,柔声说道:“你有姐姐吗,要不,叫我姐姐……”

    帕莫乖巧的点了点头,却答道:“我有个姐姐的,就是上次跟许老板一起的那个漂亮姐姐,不过,你也很好看,我也喜欢你做我姐姐。”

    许东的心里不由得再次抽搐了一下,上次跟许东一起来这里的,就是牟思晴,没想到小小的帕莫,一直都把她当成姐姐的。

    乔雁雪微一沉吟,当下说道:“你那位姐姐也来了,待会儿我带你去找她,好吗?”

    帕莫高兴得笑着说道:“好啊,我有两个好看的姐姐了……”

    乔雁雪笑了笑,直接在帕莫的脸上亲吻了一下,随后说道:“那么,你就可以叫他姐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