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六章 承诺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的脸没红,倒是小帕莫一下子红了脸,扭扭捏捏的说道:“我叫他‘姐夫’?”

    乔雁雪坦然的说道:“那当然,怎么样,你一下子多了个姐姐,又多了个姐夫,高兴不高兴?”

    帕莫在乔雁雪脸上亲了一下,随即蹦蹦跳跳的叫了起来:“我又有个姐姐了,我又多了个哥哥了……”

    看着帕莫高兴的劲儿,许东也懒得去责怪乔雁雪,责怪也没用,反而扫了帕莫的兴趣。

    帕莫跳着闹着过了一阵,这才想起什么似的,又跑到他那条小船里面,一阵翻找,过了好一会儿才捧着一件东西,又返身过来走到乔雁雪跟前,特别慎重的将一双手伸到乔雁雪面前,说道:“姐姐,送给你……”

    许东去看乔雁雪去看帕莫手里,捧着的居然是两块红宝石,不大,也就跟筷子头般大小的两粒,那红宝石晶莹剔透,在夕阳照射下,像是跳动着的两团火焰,在这一刻,显得特别刺眼。

    乔雁雪看着那两粒火焰一般的红宝石,忍不住问道:“你知道这是能值不少钱的东西吗?”

    帕莫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这两块红宝石可以让我跟我爸爸吃上一个月,可是,我们现在又不差吃的,姐姐你这么好看,要是配上这红宝石,会更加好看!”

    许东也说道:“帕莫,你这礼物太重了,我们不敢收!”

    帕莫见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都不肯接,偏偏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眼眶一红,差点儿要哭出来。

    这两粒红宝石对许东跟乔雁雪两人来说,那根本算不上什么,但偏偏捧在小帕莫手里,许东跟乔雁雪两人都是鼻子一酸,心里暖烘烘的像是喝足了香醇的美酒一般。

    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一大早的去打鱼,为的只是要请许东喝上一口鱼汤,明明知道这两粒红宝石足足可以换来一家人很长一段时间的安逸,却毫不犹豫的就拿出来送给刚认识的“姐姐”,

    人家可是十二三岁的孩子啊!

    乔雁雪一把抱住帕莫,再次亲吻着帕默的脸,低声问道:“帕莫,姐姐希望带你离开这里,你愿意吗?”

    许东很是理解乔雁雪的心情,帕莫他们这块土地上,可以说是连年战祸不断,受苦的也就是帕莫他们这些无辜的人,乔雁雪虽是第一次和帕莫接触,但是帕莫的善良,让乔雁雪忍禁不住想要让他得到一个真正的安宁、和平的环境。

    许东也很想这么跟帕莫说,而且也很想这么去做,而且,事实上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都有足够的能力去这么做。

    只是帕莫摇了摇头,说道:“姐姐、姐夫,这儿是我的家,除了这里,那儿我也不去。”

    许东唏嘘了一阵,说道:“帕莫弟弟,跟哥哥说,你想要什么,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帮你达成愿望。”

    帕莫瞪着乌溜溜的眼珠子,歪着脑袋,过了好一会儿,将手里的两粒红宝石放到乔雁雪手里,这才说道:“我最想要的是再看一眼我妈妈,可是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我妈妈了。”

    不用多问,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也知道,帕莫的妈妈,一定也是被那些流匪打死了。

    许东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帕莫,我答应你,可以带你再去看你妈妈一眼,不过,现在可不成,等我……等我过几天……我找到法子,就带你去,好不好?”

    “谢谢姐夫,不过芭珠都说了,我是再也不能见到我妈妈了……嗯,我想起来了,姐夫你是给芭珠圣物的神使,芭珠做不到的,姐夫你能做得到……”帕莫越说越是激动,恨不得立刻就让许东这个“姐夫”带着他区间已经死去好几个月的妈妈。

    只是许东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原本答应帕莫,带他去看妈妈,倒也不是许东胡乱敷衍,而是许东在忽然间想到,自己在乔雁雪家里,遇到鲍勃的本体意识那一幕,所以许东觉得,也许可以制造一个“妈妈”出来,了却帕莫的心愿。

    不过对本体意识的运用,到了现在,远远不及自己的异能这样得心应手,自己反正还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要是能找得到办法的话,自己这个承诺,就绝非虚妄。

    但帕莫迫不及待的立刻就想要,许东自然就脸红不已,主要是自己现在还做不到!

    见许东面有难色,帕莫反倒安慰许东:“姐夫,不着急,芭珠说过,要见死去了的人,就算是神使,也要花费很大的精力,我可不想看着姐夫你太累……”

    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面对帕莫这份说不清是友情,抑或是亲情的情谊,再也找不出更多的话语来表达,总之,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跟帕莫贴得越来越近,而且是心灵!

    过了许久,许东笑着说道:“听说,晚上有一个聚会,很热闹的,都有些什么节目……”

    一说到这个,帕莫的表情一下子丰富了起来,一脸神往的说道:“以前,每个月的第一个晴朗的晚上,村子里都会烧起篝火过节,过节的时候,巫师就会带着村民一起跳起祈祷舞,然后是过小偷节,我最喜欢的是过小偷节。”

    “小偷节?”许东不禁好奇起来

    乔雁雪笑了笑,在一旁说道:“这个小偷,可不是让你去偷东西那个小偷,帕莫说的小偷节,用正规的那手语解释,就是‘我爱你’的意思,跟傣族的泼水节,瑶族的姑娘节,侗族的采桑节之类一样,都是男女青年的节日。”

    顿了顿,乔雁雪接着又说道:“不过,可能他们这个村子特别一些,别处的节日都是固定在一个时间,他们这里却是定在每个月第一个晴朗的夜晚。”

    许东笑着问道:“既然是男女青年的节日,帕莫怎么会最喜欢?”

    帕莫赶紧解释道:“小偷节是我们村子流传的节日, 晚上,不光有相好的哥哥姐姐,我们还可以一起捉迷藏。”

    许东暗地里舒了一口气,这应该是山村闭塞,小孩子们实在没有太多的娱乐或者事情可做所致吧,怪不得一听说晚上要过小偷节,帕莫就兴高采烈。

    只是乔艳雪继续解释说,在过小偷节这一天,家家户户得细心提防,屋外的物件自然是重点,家里的鸡啊鸭啊、地里的菜啊瓜果啊也得顾着点,否则第二天早上会让你哭笑不得,一般的物件只要费心一般都能找回,但鸡鸭瓜果就别想了,偷鸡可是动真格的,所以有些地方也叫“偷鸡节”。当然也不是偷了去买,而是一锅烩,见者有份,其他都是跟你玩玩捉迷藏,在这一天东西被偷被藏的主人是绝对不会骂街也不会生气,反而在第二天津津有味地数说着被偷的情况,与“小偷们”共享小偷节的欢乐,总的来说,这个“小偷节”都是带着非常幽默、快乐的气氛。

    见日头已经落下山坳,帕莫又心急不已,许东笑了笑,到底帕莫还是小孩子气,无论什么事情都抵不过玩心。

    当下,许东让乔雁雪陪着帕莫先回去,除了弄点儿吃的给帕莫之外,还要好好的陪陪这个刚认来的弟弟。

    乔雁雪心知许东原本是想要想寻个清净,就算是帕莫扰了这一阵,许东依旧还是想要独处一会儿,所以,乔雁雪笑了笑,叮嘱许东,待会儿小偷节开始的时候,务必要到场。

    乔雁雪领着帕莫走了之后,许东趁着斜阳,沿着河岸,一步步的顺流往下走。

    这条河流,承载了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之间太多的故事,同时又让许东很是茫然,许东一个人这样走着,倒是留下一路叹息。

    不知不觉间,许东走过了更对面村子的人打架的那座桥,再往下,便是许东没走过的地方,只是越往前走,河流两岸的地势渐渐陡峭,河水也汹涌起来,“哗哗”的流水之声,连绵不绝。

    许东寻了一处还有些许阳光的地方,坐了下来,只是许东脑子里面的思绪纷乱不堪,一忽而是牟思晴的决绝,一忽而耳边又响起孟志成那一句“多情不及少情人”一忽而又要去猜想牟家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是答应过帕莫的事情,时不时的也要来堵上一把。

    许东本想闭上眼睛,好好的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只是流水之声不绝于耳,又哪里能够将眼睛闭得住。

    过了半晌,许东索性将目光聚在流水之上,去看河流之中陡峭处的一处礁石,那块礁石高出河面些许,但汹涌激流的河水,撞击在礁石之上,却激出来连绵不断的水花,时而如同玉珠纷落,时而却又如同千万银丝,时而如同轻绸浮空,时而却又如同墙倒壁推……总之那处水花千变万化,不可名状,只是落入河水,却又溶于无形,再也不可分辨。

    看着那处水花,许东心里突然闪过一丝亮光。

    准确的说,许东在忽然之间,想到一个法子,来兑现跟帕莫的承诺,只是成与不成,灵与不灵,许东还得要试一试才知道。

    在这件事上,许东倒是有些急迫,毕竟自己留在这里的日子不会是很多,容不得自己慢慢来,既然想到了法子,那就得马上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