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七章 过节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的本体意识的能量比他的异能要强大不知道多少倍,但许东在动用本体意识的时候,就没运用过异能,运用异能的时候,就没动用过本体意识,也就是这两种能力,许东从没想到过一块儿去运用。

    许东想到的就是这两种能力融合,融合在一起,犹如大河里的流水、礁石,这种融合,抛开内因素在不说,表面上就能引起千变万化的即视感。

    对于本体意识的和异能的运用方法,许东是早已纯熟,当下导引出来一部分本体意识,停留在河面上的虚空,随即又用异能去塑造本体意识的形状。

    本体意识的形状没能让异能塑成许东想要的形状,只是这两种能力融合到一块儿,许东却惊奇地发现,原本停留在虚空的那一部分本体意识居然变得如同实体。

    像是河流中间慢慢涌起的水汽,虽然看起来只是隐隐约约朦朦胧胧、淡薄、透明,如同薄雾轻纱,但却真的是如同实体一般看得见!

    那一团本体意识和异能融合成的实体,随着气流的扰动,在空中轻卷慢舒,飘飘摇摇,如同仙人悠闲舞动的飘带,实在是美不胜收。

    许东一下子看得有些痴了,怔怔的都忘记继续支撑,直到一阵山风,将那团薄雾轻纱一般的本体意识和异能的融合成的实体,连同河里的水汽一起卷的无影无踪,许东这才回过神来。

    又发了好一阵呆,许东这才重新聚集异能、本体意识,再次让这两种能力在河面上的虚空停留,融合、塑形。

    只是许东的本体意识原本无形无迹,看不见摸不着,异能也同样只是一种能力,都只能是凭着许东自己的感触才能觉察得到的“东西”,就算是两种能力融合,再要塑成形状,那困难的程度可想而知。

    许东试了几次,却连一个最简单、最能接近人类可以接受的形状,都没能做到。

    不过,越是这样,许东越发不肯放弃,见直接塑造不成,转念之下,又将异能转入自己的意识空间。

    因为这一段时间许东等人几乎都是忙于奔命,在这之前,许东又从来没想过总有一天自己的异能也可以进入到自己的意识空间,这一次引导异能进入,许东的意思空间里面,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吸收了龙鳞能量变成金色的那一团本体意识,现在几乎庞大如同山岳,但这只是一层外壳,中间的地方,居然已经凝结出来一粒晶体,晶体很小,如同米粒,但是这米粒一般的晶体,却豪光万丈,毫光到处,便是那那有形无质的外壳。

    许东惊喜之余,异能到处,却竟然直接与本体意识建立起一种联系,许东感觉这种联系就像是成了一种循环。

    如果说许东的本体意识是一个积满了水的水库的话,异能却是引导湖水循环的管道,或者水渠。

    本体意识随着异能流动,渐渐与异能同化,却并不消耗,在许东体内四处游走,随后又汇聚成河流般的一股,回到本体意识空间。

    几经流转,那一粒晶体的毫光更盛,如同山岳的本体意识外壳,瞬间膨胀。

    让许东更加惊喜的是,这本体意识,以前自己只能凭“感觉”,后来就算有所进步,也只能是模模糊糊的“看”,现在却是真真实实、清清楚楚的“看”得到,就连原本有些混沌的意识空间,现在也清晰了许多。

    许东知道,这些进步,那都代表着自己的能力在增加,在壮大,不过,这也让许东很是有些茫然,这本体意识的和异能的运用,就如汪洋大海一般,似乎无穷无尽,始终没有个尽头。

    在意识空间里面呆到兴致将尽,许东这才退了出来。

    不过,面对轰然作响的河流,许东一下子又回到现实,答应过帕莫的事情,自己还的继续想办法去试,牟思晴那边的事情自己依旧不能不管,甚至,就连待会苗谊她们村子里面的“小偷节”,许东都的要想些法子。

    只是到了这时,许东的心境平静了许多,既然现实永远是无法回避的现实,自己焦虑,急躁,那又能怎么样,还不如见招拆招,遇上什么就应对什么。

    如此想来,帕莫的事情,又成了第一要务,因为许东答应过了的!

    即使是不能将帕莫的母亲真的请回来,至少也要让帕莫觉得是真的再一次见到了他的母亲。

    即使是“骗”,也必须是竭尽全力的“骗”!

    当许东再次运用已经合二为一的异能时,原本看起来缥缈无形的**,在脑子里的意念作用下,许东已经能将能量幻化凝聚,幻化成任何能想到的物体,虽然依旧显得缥缈,但逼真得当你看到这个场景时,你会觉得它是真的!

    直到许东觉得运用纯熟之后,这才罢手,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以前无论是旭东动用本体意识,或者运用异能,之后都会轻则一身臭汗,重则直至累得瘫倒。

    现在却不一样,许东有是本体意识又是异能的折腾了这一阵,却完全没有虚累的感觉,反而像是打了个盹儿,刚刚醒来一般,神清气爽,毫无疲态。

    许东知道,这是自己的能力再精进了一步,原本脑子里面的那些纷乱的烦恼,也让随着能力精进而渐渐地消失。

    这时,山谷间传来一阵缓慢而且有节奏的鼓声轰响,许东知道那是苗谊她们村子里面已经在开始“过节”了。

    许东缓缓地站起身子,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随即迈开步子,坚定、自信的走向苗谊她们的那个村子。

    村子的空地上,三堆熊熊的篝火,几乎映亮整个村子,男女老幼三四百人,围着篝火做了一个大大的圈子。

    十几面牛皮鼓敲得很是缓慢,却比戏台上的大鼓凝重,比沙场上的战鼓更加肃穆。

    见到许东,胖子抱了一大抱猪、羊、鱼肉串儿,笑眯眯的塞给许东,还说:“东哥,尝尝,尝尝我王胖子用异域材料做出来的烧烤。”

    许东也不客气,虽然不是太饿,但说实话,胖子的烧烤,那颜色黄金油亮,看着就让人忍不住直吞口水,就跟不用说那香味,实在是诱人。

    许东一边吃着烤肉串,一边跟在胖子身后,找到乔雁雪,在乔雁雪旁边坐了下来。

    许东扬了扬手里的烤肉串儿,示意乔雁雪也来几根,乔雁雪却笑着说:“早吃过了,味道不错,再吃,就撑了。”

    顿了顿,乔雁雪又笑问道:“你都到哪里去了,去找你也没找着?”

    许东嘴里吃着烤肉串,含糊地答道:“就是到那边走走去了,哎,开始了吗?怎么还没开始?”

    坐在乔雁雪前边的帕莫,一边吃着肉串儿一边解释说:“还要等一会儿,等芭珠出来,才是正式开始。”

    乔雁雪说:“芭珠是这个村子最年轻的巫师,在她手下还有十几个专职人员,帕莫带我去看过,他们还在准备法器,估计这会儿就要出来了。”

    许东的眼睛扫了一遍,发现孟志成、陆轩等人坐在离乔雁雪二三十个人的地方,猴子跟陆轩的那个兄弟也坐在一起,只是陆轩的那个兄弟还是一脸醉红,像是酒还没完全醒过来。

    牟思晴跟赵良栋两人也来了,不过是跟苗谊她们坐在一起,几乎在许东等人的对面,牟思晴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一脸笑意,跟苗谊说着话,赵良栋更是一脸柔情蜜意,盯着牟思晴的脸蛋,丝毫也不肯把目光挪开一下。

    发现许东的目光停留在牟思晴的脸上,胖子用手肘碰了碰许东,不满的说道:“东哥,你怎么搞的,你看那小子,嘚瑟!”

    乔雁雪笑着岔开话题:“胖子,听说里你们哥儿两个在铜城必要了一出惊世骇俗的魔术节目,今儿个高兴,能不能让我开开眼界。”

    胖子看不惯赵良栋,许东也不怎么对赵良栋热乎,不过,胖子一说起赵良栋跟牟思晴的事情,就气儿不打一处来,唠唠叨叨的,要再说下去,却是有些扫了许东的兴致,所以乔雁雪直接岔开话题。

    许东收回目光,把没吃完的肉串儿往胖子手里一塞,也平静地笑了笑,说道:“胖子,听见没,这样的场合,待会要不要露两手,去凑个热闹?”

    胖子果然立刻两眼放光,一撸袖子,差点儿就要用拿着肉串儿的手去拍胸脯,嘴里却说道:“那是自然,不过,东哥,要上,也是我们两个一起上,要不然,有你这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徒弟在,我那两手,真是不够你瞧。”

    这是,鼓声停顿,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芭珠脸上涂了红白两色,头上带了鲜艳的羽毛法冠,身上披着悬挂着各种兽齿、鹑衣百结的法衣,手里拿了一根头上是一具山羊头骨的法杖,带着十几个脸上同样画花,精赤着上身,腰间系着茅草裙,手里却拿着最原始的标枪的精壮男人,一步一顿的朝着火堆走来。

    帕莫转过头来,低声说道:“开始了……开始了……”

    其实,不用帕莫提醒,许东等人也知道,“小偷节”终于是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