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九章 神技(2)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些年轻男女的加入,舞蹈动作一反先前的凝重和萧杀,整个舞场顿时活泼起来,舞步纯熟的、生疏的,都是自由自在,嘴里“呼呵呼呵”的叫着,合着轻快的舞步节奏,绕着篝火载歌载舞的绕圈子。

    其中舞步生疏的,动作少不得有些滑稽,更有甚者,故意胡乱手舞足蹈,洋相百出,或者特意去阻碍其他的人,造成一种极度的不和谐,惹得旁人哄笑嬉闹。

    到了这个时候,芭珠跟她的那些手下,就渐渐的退出了舞场,把场子留给那些嬉闹不已的年轻男女。

    芭珠等人一走,场子上更显热闹,突然之间,许东发现苗谊拉了一个土著年轻男子,两个人面对面跳起一种奇特的舞蹈。

    男青年的舞步粗犷,沉着,给人一种坚实稳重的感绝,苗谊的舞步灵动飘逸,一刚一柔,一动一静,看得旁人喝彩不迭,不多时,苗谊跟那男青年就成为舞场之中的焦点,所有的舞者都渐渐停下舞步,围着两个人,和着节奏排手掌。

    帕莫眉开眼笑,转头说道:“他们两个终于在一起了……”

    乔雁雪红着脸转头对许东说道:“看这样子,现在是男女孩子们表达爱意的时间,许东,你不请我?”

    许东“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说道:“我这人,你要让我帮你扛大米拎煤气罐什么的,我倒是在行得很,你让我去跳舞,还不如拿根鞭子来抽我。”

    乔雁雪嗔道:“去不去?”

    “不去……”

    乔雁雪站了起来,一伸手去抓许东,许东大叫道:“别啊,要不我给你找个舞伴……”

    乔雁雪还没搭话,虎子走了过来,很是优雅的微微弯腰,伸手邀请乔雁雪,又笑着说道:“乔小姐,陆轩那小子跟我打赌,请你跳一段,五分钟,两包大中华,呵呵,帮个忙如何?”

    乔雁雪脸上一红,正要去拒绝,许东顺手一推,将乔雁雪推到虎子面前,笑道:“好好的帮虎子大哥剥削陆大哥一回……”

    乔雁雪嗔道:“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家伙,让自己的老婆帮别人打赌……”

    胖子啃着一块甜瓜,一边大叫道:“虎子哥,还有赌的没有,我也跟他们赌……”

    虎子早带着乔雁雪翩翩舞动,说实话,连许东都没看出来,虎子这家伙原来也是舞林高手,一手迈克尔·杰克逊风格的舞蹈,当真跳得淋漓尽致。

    乔雁雪的“舞术”也不弱,一手现代舞里面糅合进去不少的武术动作,虽然没有音乐合拍,乔雁雪却跟虎子两个人跳得十分默,比之苗谊跟那个土著青年,更是十分抢眼,使得原本看着苗谊跟那年轻男子的那些人,顿时尖叫了起来。

    胖子更是啃着甜瓜,不时的鼓掌,还扯着嗓子跟着大家一起狂喊。

    那边的赵良栋看得眼热不已,当下强拉了牟思晴出来,要跟虎子和乔雁雪两人比舞。

    一时之间,场上四人,都算得上少有的俊男美女,让人眼花缭乱、丰富多彩的舞姿更是激情炫酷,引人瞩目。

    胖子看得兴致勃然,将手里的半块香瓜皮一扔,也不管许东答应不答应,直接拽了许东,就往场子里面奔去。

    许东大叫:“胖子,你作死啊,会跳么你?”

    胖子一手摸了一下嘴巴,“嘿嘿”的干笑道:“什么会跳不会跳,你只管扭动身子别停就成了。”

    说着,胖子自顾自的跳起自以为是的街舞,只是与其说胖子跳的是街舞,还不如说胖子这家伙真的只是在胡乱的扭动身子,故意洋相百出,哗众取宠。

    见场上的乔雁雪、牟思晴、虎子赵良栋等人光彩夺目,苗谊她们那边也有不甘寂寥的年轻人,纷纷上前献技,什么吞咽吐火,武术杂技,东一团,西一伙的,不一而足。

    村子里的这个节日,除了巫师那一段是比较正规的单独表演之外,原本后面的就是各逞奇能,图的就是个闹热、火爆。

    要不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那么几个老套的节目看也会看得腻了。

    只是今天晚上这个节日,突然加入了牟思晴、乔雁雪等人,带来了几乎是村子里面的人都没见过的,场面就更是如火如荼,惊叫赞叹声,此起彼落,连绵不绝。

    只是不多时,几乎所有的人慢慢的开始往许东这边靠了过来。

    许东懒得去跟胖子一齐去出乖露丑,独自一个人找了一块别叫宽敞的地方,振臂一画,便在空中招来一团雾气。

    那团雾气在火光照耀之下,反映出一团淡淡的橘红色光芒,忽隐忽现的,似真似幻。

    一开始也没几个人注意,只是这一团淡弱地橘红,落到地上,不多时便有人发现,橘红之中,居然出现一座模样精巧的亭阁,亭阁周围,花树环绕,有成群的不知名的珍鸟奇蝶,在花枝中间穿梭翩飞。

    虽然只是若隐若现,朦朦胧胧,但是那亭阁花树,飞鸟舞蝶,凭空出现,着实叫人惊异。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这边的这这座精致的亭阁,原本淡弱的橘红,也越发强盛起来,有人竟然指着亭阁顶上,惊叫了起来。

    亭阁顶上,不过百尺之处,一轮圆月,虽然同样泛发着橘红,但跟所有人记忆之中的圆月,绝对是别无二致。

    原本在三堆熊熊烈火照耀之下,空地上的人是看不见空中的星星的,何况这几天又是下弦之日,能在火光掩映下看到的,就只有无尽深邃的漆黑。

    猛然之间出现的亭阁花鸟,几乎让人触手可及,橘红满月,只在众人头顶不过百尺,但那月亮、亭阁、花树,飞鸟彩蝶,无一不让人震撼,直至心生敬畏。

    一时之间,连牟思晴、乔雁雪、虎子、赵良栋、胖子等人,俱都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慢慢往许东这边靠了过来。

    时间越长,许东用异能幻化出来的景象,愈来愈是明显,那亭阁之中,茶几矮凳,描画屏风,益发明晰,旁人也越是瞧得清楚。

    甚至是古拙的屏风、矮凳、茶几上摆着的酒壶、酒杯等等细微之处,也是明明白白。

    其他的人还只是远远地,对着亭阁指指点点,胖子这家伙,一张嘴巴开成了“0”字,像是没了魂魄一边,一步一步的往亭阁走去。

    只是没走几步,胖子触动花树,立刻惊得两只飞鸟双双扑楞着翅膀飞了起来,两只飞鸟绕着亭阁飞了数圈,这才到亭阁另一边的花枝上落下。

    只是这两只飞鸟往树枝上一站,却惊落无数花瓣,一时之间,飞花、舞蝶,俱都片片飘飞。

    牟思晴等人知道眼前这个情景是许东在作怪,但俱都感叹景物精致,不忍去破坏一草一木,一片花瓣。

    自然也就恼怒胖子这家伙冒失,一眨眼之间,牟思晴、乔雁雪两个人联袂飘出,一左一右,将失魂落魄的胖子给拽了回来,只是两个女孩子去拽胖子,自然不可避免的又碰得无数花瓣纷纷坠地。

    不过,那些花瓣飘飘摇摇坠地,在落地那一刻,却如同水晶摔在水泥地上,霎时之间四分五裂,化作一缕橘红雾气,消失不见。

    甚至是花瓣碰到牟思晴、乔雁雪等人的衣物,也全都是纷纷碎裂四散,顷刻之间,化成一缕雾气消失于无形。

    这时,那一轮圆月之中,慢慢飘出一团云霞,云霞之上,一位素衣长裙,高挽云髻的女孩子,舞动着长袖,飘飘飘摇摇的落了下来。

    带那女孩子洛落到花树之上,立刻便有无数彩蝶飞鸟,围绕着那个女孩子翩翩起舞,偏偏那女孩子无论如何踩踮那些花树,却绝不会碰掉半片花瓣,那身子轻盈得似乎跟蝴蝶一样,那情景,当真是美不可言。

    定力稍强的牟思晴、乔雁雪、孟志成等人,无一不惊诧的发现,那个女子的面容,无论怎么样看,居然都想是乔雁雪,又或者是牟思晴,又或者是她们两个人叠加在一起。

    总之,一个“美”字,无论如何也形容不出来那个女子的漂亮和柔美。

    陆轩、虎子等人更是不由自主的想到,这绝对是广寒仙子,嫦娥下凡!

    从月亮里面下来的女孩子,在花树上翩然舞蹈了一阵,似乎有些累了,随即缓缓飘落进那精致的楼阁之中。

    无数飞鸟彩蝶,自然也是纷纷扬扬,缭绕不绝。

    到了这时,村子里所有的人,甚至包括孟志成等等这些外来人,一齐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亭阁中的那个女子。

    整个空地上,就只有三堆篝火之中的劈柴,不时发出“啪”的一声微弱炸响,但即如是这样微弱的炸响,所有的人都觉得实在是太过嘈杂,唯恐这嘈杂之声,会惊到了亭阁之中的那女子。

    那女子袅袅绕绕,到矮凳上坐下,犹如葱笋的尖尖玉指,拈花一般拈起茶几上的酒壶,微微倾倒,一股酒液便从壶嘴簌簌而下,顷刻之间便注满一只酒杯。

    几乎所有的人都似乎闻到一股清冽的酒味醇香,即如是乔雁雪、牟思晴等人,俱都是心神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