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章 横祸
一本读|WwんW.『yb→du→.co
    此时,似有微风拂过,所有的花树俱是微微晃动,那座亭阁立刻就被落英缤纷的花瓣包围,无数花瓣,落到那女子身上,出奇的是,落到地上的花瓣,都纷纷破碎,化作一缕缕轻烟,唯落到亭阁和那女子身上的花瓣,却停留了下来,直到许久,依旧清晰可辨。

    那女子对飘落的花瓣浑不在意,端起酒杯,微微啜饮。

    这时节,胖子会过身来,竟然忍不住大叫道:“大姐……大姐……”

    乔雁雪在胖子身上擂了一拳,低声嗔道:“胖子,你想要干什么?”

    胖子身上挨了一拳,却混然不觉,只苦苦挣扎,还一边探头大叫:“这位大姐,你一个人喝酒,寂寞如斯,我来陪你……”

    牟思晴拽着胖子,转头对一旁手舞足蹈,不断指手画脚的许东怒道:“许东,你够了,这样下去你会害了胖子他们的……”

    许东此时正在全力运用异能,维系那副情景,哪有闲暇来顾及牟思晴跟胖子等人。

    亭阁之中那女子将酒杯端在手里,又缓缓的站了起来,足踏刚刚落下的花瓣,站到亭阁边上,将那一杯酒缓缓倒在亭阁外面的地上,酒汁落地,依旧腾起一片橘红色的雾气。

    只是在雾气之中,忽然从地上慢慢地现起来一些人影,少说也有二三十个,站在亭阁外面的花树丛里,影影绰绰的,不辨面目。

    突然之间,许东身后的帕莫大叫了起来:“妈妈……哥哥……”

    帕莫一叫,那些围观的人,突然醒悟过来似的,顿时传来一阵低低的泣啜。

    “妈妈……”

    “爸……”

    “大哥……”

    “小弟……”

    “老婆……”

    “三儿……”

    泣啜声中,尽是低低的呼叫,就连孟志成都忍不住叫了一声:“山猫……”

    虎子也是低叫了一声:“黑豹……”

    那些从地上显现出来的人影,在泣啜低叫声中,俱都只是微微侧过头来,似在回看呼叫自己的亲人。

    但都仅仅只是微微的侧过头来,淡淡的看了一眼,随即又转头面对站在亭阁里的那女子。

    那女子好似颇为满意,微微露齿一笑。

    这一笑,脸上居然带了牟思晴甜笑时的柔美,还有乔雁雪时常挂在脸上调皮,一霎时之间,让所有的人都看得有些痴了。

    那女子转身,轻柔的放下酒杯,随即步出亭阁,进入花树丛中,在那些影影绰绰的人影面前一路走过,所到之处,花瓣飘落,飞鸟彩蝶翩翩。

    那女子穿过花树,那些模模糊糊的人影,便一个接一个的跟在那女子身后。

    绕着亭阁一周,那女之将二三十个人影,全部带进亭阁,而那亭阁虽小,那些人站在里面,却依旧宽敞绰约。

    进入亭阁之后,那女子再次走到那些人影面前,逐一检点,似恐遗漏,随后,那女子又亲自持壶斟酒,无论男女老幼,均是喝下一杯。

    酒毕,那些飞鸟、蝴蝶,居然搭成一座桥梁,与亭阁顶上的那一轮明月相连,那女子婷婷袅袅,带着那一众人影,踏着飞鸟蝴蝶搭成的桥梁,一路载歌载舞,进入明月。

    地上的那些花树、亭阁,随着那女子带着那些人渐行渐远,也渐渐模糊起来,直至消失不见,到后来,那一轮明月也逐渐模糊,隐入深邃的黑暗之中。

    此时,胖子总算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人的拖拽,呼号着,直向原来那处亭阁奔去。

    只是这个时候,那些村民,竟齐刷刷的跪在地上,无一不是五体投地,就连芭珠,都是高举着法杖,人却跪伏在地。

    牟思晴回过头来,盯着许东,低声呵责道:“你干的好事!我看你怎么收场?”

    许东却是淡淡的一笑,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弯腰将帕莫拉了起来,低声问道:“帕莫,看见你妈妈和哥哥了?”

    帕莫诚惶诚恐的点头,答道:“谢谢姐夫,我看到了……可就是……就是没来得及跟她们说上一句话……”

    许东微微一笑,说道:“想说什么呢,你不妨大声说出来,你妈妈他们应该都听得见的?”

    帕莫怔怔的过了半晌,这才将一双手拢在嘴上,大叫道:“妈妈……我想你……”

    乔雁雪走到许东身边,低声说道:“你这样骗一个小孩子,合适吗?”

    牟思晴在一旁,低声怒道:“这家伙,就是一个骗子,什么人他都骗!”

    胖子那家伙,浑浑噩噩的直往前扑,不知不觉,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扑通”一声,跌了个嘴啃泥,只是这一跌,胖子反倒清醒过来。

    翻身在地上坐了一会儿,又在自己的脸上抽了一巴掌,感觉不是在做梦,这才站了起来。

    随即,胖子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一把拽住许东,将许东拖到一边,涎着脸笑道:“东哥,怎么做到的?这个你可得教我。”

    许东故作惊奇的问道:“教你,教你什么?”

    胖子不依不饶的笑道:“就是刚才,刚才你弄得这些。”

    “刚才?刚才我也是从教给我的那些魔术里面领悟出来的,你想学?想学哪一种?”许东嬉皮笑脸的问道。

    “拉倒吧你,鬼相信呢,你这一手,已经超出了魔术的范筹,别跟我说这不是茅山术、或者道法,咱哥儿两个,你还想瞒着我,哼哼。”胖子一脸嫉妒的说道。

    许东笑了笑,只得不怀好意的说道:“算了,我这茅山术终于被你看穿了,也罢,你一定要学,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两条,第一,吃了鸡鸭猪牛、尤其是狗肉的,就算是教给你,你也学不来,你知道这些东西,对茅山术绝对是破解之物。”

    胖子脸上一滞,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这个我倒是听说过的,只是……只是……以前吃过了的,算不算?”

    许东笑了笑,继续说道:“这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不可贪财,不可近女色,要不然,就算我教给你,我也跟着倒霉。”

    胖子想了好一阵,这才说道:“我好像听人说,要修炼茅山术,这些,的确是禁忌,可是……可是……”

    胖子一连说了两个“可是”,随后又才说道:“可是你看人家济公,他不照样吃肉喝酒,不羁女、色……还有……还有那个吕洞宾……他们可都是一个样啊……”

    许东忍住笑意,严肃的呵斥道:“人家那是什么,你又是什么,这一点你都分不清楚,你还想要学茅山术……哼哼……”

    说罢,丢下愣愣发呆的胖子,自己一个背着手走了。

    胖子一个人在那边,盯着已经快要熄灭的篝火,独自一个人扳着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对啊,东哥这家伙一路过来,什么鸡鸭鱼肉没吃过,凭什么他就能成……不对啊,东哥他什么时候学的茅山术啊……”

    “……”

    过完“小偷节”的这一夜,除了许东一个人,几乎所有的人都没能睡上一个好觉,胖子更是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本来,天一亮,胖子跟乔雁雪两个人就应该出发,回铜城去打听牟家的事情,只是天刚亮时节,村子里却出了状况。

    ——一股不知道多少人的流匪,在胖子跟乔雁雪两个人正要出发之际,向村子扑了过来。

    等许东等人发现的时候,那一股流匪都已经快蹿到村口,村子里的巡逻队稍微反抗,立刻便招来极为猛烈的炮火。

    一时之间,整个村子到处都是枪声、爆炸声,四处躲避的村民,不断地有人被流弹击中,不断地有房屋被炸塌。

    许东在第一时间掩护着胖子跟乔雁雪两个,往村子中间撤退,去跟牟思晴、孟志成等人汇合。

    本来,许东可以在第一时间之内就独子去出击,但是这小村子无遮无拦的,比不得有险可守的地方,无论是流弹还是还是枪榴弹,对胖子、牟思晴等人都有着绝大的威胁,许东不敢丢下胖子、牟思晴、甚至是乔雁雪,许东都不敢弃之不顾。

    更何况,这一伙流匪,不但人数极多,武器也绝对精量,最主要的是,这一伙流匪除了训练有素,也明显是精心策划过的,各处攻击节点,配合得都很是到位。

    而这个村子里面的村民,虽然同样也有枪在手,但毕竟都是乌合之众,何况,这伙流匪是发动的突然袭击,甚至有很多村民都因为昨天晚上的狂欢,到了这会儿都还没能起床。

    等许东掩护着胖子乔雁雪两个人,东奔西窜,跑到帕莫家里的时候,发现帕莫的家也被炸塌了半间房屋,里面已经燃起了大火。

    孟志成带了陆轩、虎子等人,正扼守在几处主要通道点,向已经冲进村子的一部分流匪实施压制火力。

    牟思晴跟赵良栋,还有帕莫老爹三个人,正在奋力往外抢救伤病号以及急救物资。

    一看这个情况,许东也是奋不顾身的冲进屋里。

    屋里早已是火光熊熊,不断聚集浓烟,许东屏住气息,冲到放置伤员的屋内。

    到这时,许东才发现,被炸的房间,正是紧挨着伤员这间房的隔壁,火舌中墙壁上的破洞扑了过来,都已经烧着了伤员的床铺。

    最边上的伤员,身上都着了火,可那伤员却不能动,只能凄厉的大叫着,眼睁睁看着身上被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