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一章 受伤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或是越来越是猛烈,许东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顺手扯过一床被单,盖在那个着了火的伤员身上,随即和着被单,一齐抱了起。

    后面跟进来的牟思晴乔雁雪等人,也俱是奋不顾身的抢救物资、人员。

    只是进来的人多了,每个人又都是尽其所能的抱着、扛着到出去的时候,却不由自主的相互拥挤起来,被浓烟一熏,情形就更是杂乱起来。

    百忙之中,许东也顾不得许多,照着前面的墙壁,抬腿就是一脚,前面的墙壁顿时轰然坍塌,出现一个破洞。

    牟思晴却在一旁大叫道:“不可以……”

    只是牟思晴这一声叫喊,明显的有些迟了。

    新鲜的空气从许东踹出来的破洞之中涌了进来,房内的火焰立刻猛涨,只一刹那间,便几乎要烧着许东后背上的衣物。

    许东那里顾得了这些,再次一脚,在墙壁上见那个破洞踹的更大,人也立刻猫着腰钻了出去。

    等许东将救出来的伤病号安置到比较安全的地方,这才再次冲了进去,这时,房内的火势,已经容不得再有人在里面过多停留。

    好的是,许东搜寻了一遍,屋内的伤员、物资,都已经在这短短的瞬间,让胖子、牟思晴、乔雁雪等人全部转移出来。

    许东最后一个钻出房子,刚刚想要喘上一口气,却听到孟志成大叫:“火箭弹,隐蔽……”

    许东转头,只见一个白点,直直的朝着自己飞来。

    本来,以许东的能力,要在这一瞬间挪动位置,避开这一枚火箭弹,就算无法逃到绝对安全的位置,也能够将伤害减到最低。

    可偏偏许东身畔不到两米远,就是乔雁雪、牟思晴、胖子、以及察默老爹、伤员、物资,许东如果避开的话,自己固然会安全了,但是这些人,这些东西呢,所以,许东没办法逃得了!也没打算逃。

    在火箭弹触地那一瞬间,许东和身扑了上去。

    火箭弹在许东身下发出一声闷响,许东的身子也被抛了起来。

    “许东……”乔雁雪嘶声大叫,扑向轰然落地的许东。

    “东哥……”胖子大叫。

    “许东……”牟思晴扑到许东身上。

    “虎子……十二点钟,四百米,干掉那个火箭筒……”孟志成只看了一眼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许东,红着眼大叫。

    猴子红着眼,大叫道:“老狼……我去……”

    陆轩开了几枪,大叫道:“我够不着……谁帮我……”

    被许东取过子弹的那个陆轩的兄弟,抱着一挺机枪,扣着扳机,“突突突”的一刻也不停,将所有的子弹,全都向那个用火箭筒的流匪泼了过去。

    随着越来越多的村民都拿起了枪,从断痕残垣后面对流匪发动袭击,流匪的攻势渐渐得到阻止。

    只是这些流匪一早占据了较为有利的节点地势,虽然无法继续进攻,但也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反倒是不断地向各处有抵抗的地方发射枪榴弹、火箭弹之类的大威力弹药,打得这些村民不时发出一阵阵凄惨的嚎叫。

    赵良栋将身子缩成一团,躲在帕莫老爹的房檐下一个角落里,瑟瑟的发抖,孟志成开了几枪,一转头,看见赵良栋躲在那里,不由得大叫道:“小赵,拿出你男人的勇气来,要么去救护伤员,要么拿起枪,跟他们战斗……”

    赵良栋抱着脑袋,大叫道:“不要,我不要战争……我最讨厌暴力……”

    乔雁雪抱着许东,泪流满面,一边去抹许东许东脸上漆黑的硝烟,一边不断地呼叫着:“许东……许东……”

    牟思晴也是流着泪,却一边抹着泪,一边用剪刀飞快的将许东胸前破烂的衣服全部剪开,检查许东的伤势。

    动了几下,双目紧闭的许东,嘴角流出一股污血。

    乔雁雪更是不住的一边用衣袖去替许东抹去嘴角边的血,一边痛叫:“许东……你为什么这么傻……”

    牟思晴将许东胸前的衣物全部剪开,发现许东身上除了同样是被硝烟熏得漆黑之外,却并没发现有明显的伤口。

    偏偏这个时候,许东嘴里的污血,却像是泉水一般,汩汩的流个不停。

    牟思晴大叫道:“他是受了内伤,快拿止血针……强心针……”

    胖子趴在一顿散乱的药品针剂中间,一边扒拉那些药品针剂,一边哭着问道:“止血针什么样的啊……强心针又是那一种……我不认识啊……”

    牟思晴抹了一把眼泪,怒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还能干什么?”

    “我真不知道啊……”胖子扒拉着一堆针剂,急切之间,全部推倒牟思晴面前。

    牟思晴略略一认,便立刻抓起两只针管,从胖子推过来的那一堆药品里面,找出两管针剂,掰断管头,将针剂吸入针管。

    随即向取了一管针管,朝许东胸口扎了下去。

    乔雁雪却抬手挡住牟思晴,一边哭一边说道:“没用的,牟姐姐……没用的……”

    “你让开……”牟思晴红着眼,低声呵斥道。

    乔雁雪抬头看着牟思晴,小嘴蠕动,低低的说道:“他身上有件宝衣,子弹都没法打穿!”

    牟思晴一怔,立刻转头看了一下四周,低声问道:“宝甲?”

    乔雁雪摇了摇头:“宝衣!”

    “宝衣……”牟思晴抬头,再次扫了一眼周围,发现离自己最近的胖子,都已经转头过去,爬到孟志成身边去帮孟志成压子弹去了,察默老爹也大声喊叫着帕莫,慢慢向已经烧塌了两间的屋子里扑去。

    整个察默老爹的家门口,再也没有人注意自己三个,牟思晴这才低声说道:“想办法揭开……”

    以前许东曾拿一件卦子一样的衣物让牟思晴穿过,牟思晴知道那是一件神奇的甲胄,不过,牟思晴不知道许东身上也有一件宝衣,怪不得许栋被火箭弹炸了,身上也没发现伤口。

    只是但火箭弹的威力,非同小可,这个时候,许东就算有宝衣护体,没被炸的四分五裂,也明显的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止血针、强心针,都一定得要打的。

    乔雁雪倒是深谙那宝衣的用法,伸出指头,在许东的脖子上稍一摸索,随即捏住一处皮肤,轻轻往上一提,许东的脖子上立刻像是被揭起一块皮肤。

    只是这块皮肤一样的宝衣下面,露出来许东身上真正的皮肤,却是整个一片青紫,几乎全都是成片的毛细血管出血。

    “快打针……”乔雁雪提着那一处宝衣的领口,急切地说道。

    牟思晴也没有半点儿犹豫,几乎是照着许东的露出皮肤的脖子,一连扎了两针下去。

    打完针,牟思晴又试了试许东的脉搏,但是许东的脉搏微弱至极,嘴里的血也是一刻不停的往外直冒。

    “得找个安全的地方。”牟思晴抹了一把眼泪,跟乔雁雪说道。

    乔雁雪点了点头,四顾之下,也就仅仅赵良栋躲避的那个地方,比现在这个地方更宽敞,更安全一点儿,其他的地方,时不时就有一串子弹呼啸着飞过来。

    牟思晴二话不说,猫起腰,拖着许东,慢慢的向赵良栋那边靠近,乔雁雪自然是尽全力的护住牟思晴,两个人一起使劲。

    好不容易到了赵良栋栖身的那个角落,牟思晴竟然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在赵良栋身上,喝道:“让开……”

    赵良栋抱着脑袋,眼巴巴的盯着牟思晴,颤声问道:“阿……阿晴……你……这个时候……你让我到哪里去?”

    牟思晴压低身子,冲着赵良栋喝道:“不管你到哪里,这里现在要救治伤员……快走……”

    “阿晴……”赵良栋大叫道:“他……他都已经死了……你……”

    “胡说……他只是受了重伤……你快给我出去……”牟思晴怒道。

    说着,牟思晴一伸手,将赵良栋抓了出来,随即又在赵良栋屁股上踹了一脚,喝道:“趴下……”

    赵良栋趴在地上,忍不住鼻子一酸,叫道:“阿晴……我才是你的未婚夫,你宁肯为了一个死了的许东……也不顾及我……”

    牟思晴却大叫道:“赵良栋,血袋……”

    赵良栋趴在地上,一双手不住的捶打着地面,一边嘶声叫道:“我不服……我不服……阿晴……你是我的,我才是你的未婚夫……”

    见赵良栋趴在地上,久久不动,牟思晴猫着腰扑到赵良栋身边,大声喝斥道:“什么你的我的,他现在是伤员,是伤员,是我的伤员,你明白吗,我有责任和义务救他,你跟我来个什么劲儿,你就这点儿心眼……”

    “可是他已经死了……”赵良栋推了推眼镜,转头看着牟思晴,说道。

    牟思晴恨恨的喘了一口气,怒道:“要是我不能让你去死,我正真想立刻就毙了你……”

    喝罢,牟思晴再也不去理睬赵良栋,自个儿爬到那一堆散乱的物资里面去翻找血袋。

    只是找了片刻,却发现仅有的几只血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炸的稀烂,没有一包血液是完整的。

    牟思晴呆呆的看着稀烂的血袋,过了好半晌,这才大叫道:“胖子……准备输血……”

    孟志成也在那边叫道:“虎子,猴子,你们两个留下,其余的人跟我走……”

    占据了一些节点地形的流匪,虽然一时间无法再往前进,但是这样拖下去,等到后面的援军赶来,绝对是孟志成等人的噩梦。

    孟志成不敢耽误,打算主动出击,带几个人去逐一将那些节点上的流匪清理干净,一来可以阻止流匪进攻,再说,也好争取时间让村子里面的那些人组织起来,进行有效的反击,另外,也可以让那些妇孺老幼,可以安全的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