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二章 强援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孟志成能带走的,也就只有虎子、陆轩、跟陆轩没受伤的那个兄弟,统共也就只有四个人。

    就这么四个人,要想逐一拔掉十好几个被流匪占据的有利节点,尤其是在没有精准火力掩护,甚至是在极有可能被战斗经验不足的那些村民误射,这样的情况之下,要夺取那些节点,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胖子听说许东需要输血,二话都没说,直接爬了过来,一撸袖子,露出胳膊,大叫道:“来吧……”

    乔雁雪却盯着牟思晴,说道:“牟姐姐,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找个更加安全的地方……”

    牟思晴稍微沉吟片刻,从那一堆散乱的物资中间,扒出来两枝枪,给胖子一枝,自己拿了一枝,随后对抱着脑袋趴在地上的赵良栋喝道:“赵良栋,我们要走了,跟上……”

    这个时候要走,也就只有往村子后山方向,但是进入后山的那条道路,却正处在流匪的两个直射火力节点之下,不等孟志成他们那些那两个火力点,出去也是流匪的活靶子。

    牟思晴举着枪,才刚刚探出头去,就被人发现,立刻就招来一串子弹。

    乔雁雪见状,对猴子叫道:“猴子大哥,我们要送许东出去,能不能想办法……”

    猴子跟陆轩的那个腿上受伤的兄弟应了一声,调转枪口,对那两个节点实施火力压制,只是才开几枪,便立刻被那两处反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偏偏这个时候,察默老爹浑身冒着烟,手里抱着一团血肉模糊的帕莫,痴痴呆呆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乔雁雪一看,一颗心都一下子沉到了底,帕莫被炸死了,被炸得看不出来人形!

    牟思晴看着察默老爹,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

    赵良栋呆呆的看着察默老爹,嘴巴一张一合,却说不出话来。

    胖子却猫着腰,嘴里大叫着:“快趴下……快趴下……”

    只是察默老爹两眼空洞洞的看着村外,对胖子的喊叫充耳不闻,对嗤嗤不绝的子弹更是视而不见,没有了魂魄一般,抱着帕莫,一步步的往前走。

    胖子想要去将察默老爹拉到安全的地方,但还没来得及扑过去,察默老爹身上突然炸开一股股的血雾。

    察默老爹却始终捧着血肉模糊的帕莫,两眼空洞洞的看着前面,突然跪倒在地,但是却依旧紧紧的抱着血肉模糊的帕莫。

    这只是一眨眼之间的事情,但是在乔雁雪跟牟思晴的个人看来,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刹那之间,让乔雁雪等人只觉得,魂魄也跟着察默老爹,跟着帕莫一起,飞向昨天晚上许东弄刚出来的那一轮月亮,飞向深邃的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雁雪跟牟思晴等人才能回过神来,等他们两个回过神来,枪声已经开始稀疏下来。

    孟志成只带了虎子、陆轩两个人回来,陆轩的那个兄弟没能回来,不过,陆轩的那个兄弟真的是死得有些冤,在拔出一个流匪占据的节点的时候,被村民误射,打中手雷,跟那个节点里的流匪一起被炸死。

    真正让战斗停止下来的,却不是孟志成等人,而是突然斜刺里杀出来的一股力量。

    这股力量人数不多,但战斗素养几乎跟孟志成他们几个相差无几,那股力量从侧面杀了出来,打了流匪一个措手不及,不多时便收拾掉好几个占据有利节点的流匪。

    等孟志成等人跟他们汇合之后一问,这才知道这股力量竟然是默兰带过来的,孟志成没有多说,两股力量汇合,不多时便将那伙流匪赶出了村子。

    孟志成想要带人去最追击那股流匪,但是默兰阻止了孟志成,默兰说,据她知道,这周围还有好几股流匪都在盯着这里,去追击这股流匪的话,恐怕其他的流匪会趁虚而入。

    孟志成想了想,也觉得有理,便放弃了追击流匪的念头,带人回来,不过,孟志成却没让默兰的人跟着进村,而是给她一个任务,要她带着她的人先守着村子外边的要道,反正她们人多!

    默兰倒也没有拒绝,只是让孟志成回来告诉许东,虽然是带着人过来的,但真的不是来为难这个村子,或者许东的,而且,还有事想要跟许东商量。

    孟志成等人没告诉默兰,许东现在也是生死未卜,毕竟默兰这一群人,也不是好对付的,万一知道许东被一颗火箭弹炸了,默兰她们要有个什么动作,自己这边恐怕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孟志成跟乔雁雪、牟思晴两个人说了这些,又问牟思晴,许东的伤势到底如何?

    牟思晴流着泪,摇了摇头,许东嘴里虽然没再吐出血来,但依旧是昏迷不醒,谁也不知道许东的内伤到底有多沉重。

    要按照牟思晴的想法,最好是立刻送许东回国,可是这一路回去,虽说不是千山万水,但最快也需要两三天时间,何况一路颠簸,这两三天时间,又如何能够捱得过去。

    孟志成看得出来,到了这时,牟思晴的心已经乱了,再问她,恐怕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下,孟志成将乔雁雪叫到了一边,商议眼下的情形。

    乔雁雪沉吟了许久,这才把胖子叫了过来,让胖子先过去跟默兰打个招呼,看看默兰要找许东商议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胖子虽然有些心虚,但是事到如今,能够代表许东的,也就只有胖子。

    另外,乔雁雪大致上跟孟志成商量了一下,觉得现在最好是将村民有效地组织起来,一边做好防御工作,一边做好村子救援善后等等。

    孟志成对这方面的事情,倒是内行得很,稍微商量几句,便发出一道道的命令,让虎子、陆轩等人出去执行。

    胖子去跟默兰交涉之后,不多时,虎子等人就回来报告说,这一次,村子里的损失很大,房屋被炸塌的有十几间,死了十七个村民,受伤的有二十多个,所幸的是,自己这边的人,除了那个被村民误射而死的兄弟,就是猴子再一次受了一点轻伤。

    陆轩带着一帮村民处理死难的村民,猴子跟陆轩的另一个兄弟一起,带着村里的一些劳力,帮着修复炸塌的房屋,设立阻击点之类的事情。

    只是胖子这家伙找到了默兰,一见面,便嬉皮笑脸的说道:“默兰小姐,感谢你在我们危难之际伸出援手,东哥让给我过来跟你说声谢谢!”

    默兰看着胖子,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狠色,但随即淡淡的笑道:“我要跟许先生商量的事情,你能做得了主?”

    胖子“嘿嘿”的一笑:“我是谁?我是东哥的兄弟,我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要不然,他也就用不着让我过来跟你说,说罢,你有什么条件?”

    默兰盯着胖子,看了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许先生他为什么不亲自过来?”

    “受了伤,正在包扎!嘿嘿,默兰小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牟老大跟乔家嫂子两个,对东哥那是紧张得不行,身上割破了一点皮,那就当他是要死了似的,哼哼,动都不让他动,那紧张劲儿,我都看不下去……”

    许东手上的事情,胖子不敢隐瞒,却避重就轻的胡说八道一番,把许东不能过来,归咎于是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个人不让。

    只是默兰跟许东等人相处过几天,倒也知道乔雁雪跟牟思晴很是看重许东,胖子虽然说话不尽不实不靠谱,倒也不可置之不理。

    沉默了一阵,默兰这才说道:“我本来是想跟许先生商量一下,最近外面战事愈演愈烈,我跟我这些手下,也没个去处,就想在这里寄居一些时候,但我保证,我们绝对不会侵扰村民,还可以帮助村民抵御流匪,不知道许先生什么意思?”

    胖子打了个哈哈,又说道:“原来默兰小姐是无处可去,哈哈,可是,流匪也不是天天敢来的,可是你们却天天要吃要喝,这可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啊!”

    默兰终于忍不住露出一丝狠色,怒道:“抵御流匪就是打仗,要死人的,就刚刚我的人还死了两个,他们可是为你们死的!”

    胖子嘿嘿的笑道:“这年头,这地方的人命,值钱么?再说了,我们可是没向任何人发出救援请求的!”

    “你……”默兰怒道:“你,你恩将仇报!信不信我立刻宰了你!”

    胖子吓了一跳,默兰敢不敢立刻宰了自己,胖子不知道,但是默兰要立刻宰了自己的话,自己岂不是死得很冤?

    “不要……”胖子赶紧说道:“东哥放过你一马,后来又救过你一命,这一次,就算扯平,大家谁也不欠谁,但现在是你们要留在这里,这可是你在求我们,你要求我们,还要宰我,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吗?何况,你宰了我,我东哥会放过你?”

    胖子一搬出许东,默兰的气焰顿时焉了许多下去,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能留在这里!这是许先生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胖子一怔,略一沉吟,随即答道:“你们要留在这里也不是不行,但凡事都须得有个规矩,你要留在这里,就得依照我们的规矩行事,要不然,你还是趁早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省得东哥费心。”

    默兰咬牙切齿了好一会儿,这才怒道:“你说,有些什么规矩?”

    “第一,你们的人,不得随意进到村子里面,更不得对村子里面的大姑娘小媳妇儿无礼,要是有谁敢祸害村子里的人,发现一个,杀无赦……”

    胖子说这话的时候,唾沫横飞,几乎喷到了默兰的脸上,但其实,胖子的心里却是虚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