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五章 望穿秋水
一本读|WwんW.『yb→du→.co
    “信!我当然相信!”胖子涎着脸,笑着说道:“我来跟你说这件事,原本就是想要跟你讨点儿功劳,等你杀进了村子,好留我一命。”

    “你也怕死!”默兰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对胖子啐道。

    胖子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答道:“当然怕了,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王八蛋才不怕死。”

    默兰又是一怔:“你走投无路?”

    “是啊!”胖子夸张的答道:“东哥要回国,我又走不了,村子里又全是一帮没有战斗力的乌合之众,四周又是强敌环视,我还有什么路可走?”

    顿了顿,胖子又说道:“不过,所幸的是,要是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东哥起码也得找三五十个人来陪着我,呵呵,就这一点,我特别放心,也特别满足。”

    默兰脸上神色一变,胖子这话,也绝对是自己最担心的的事情,按照默兰跟许东交手的情况来看,别说普通流匪,就算是跟自己一等一的人物,许东要同时弄死几个,也绝对不会是什么难事,而这恰恰就是默兰最根本的忌惮所在。

    也就是说,要么能够一举猎杀许东,要么就绝对不要轻举妄动,毕竟自己在答应过许东不出现在这一片区域的情况下又再次出现了,算得上已经是给了许东动手的把柄。

    默兰沉思良久,实在是没有勇气决断,至少,在许东那边的情况未明的情形之下,默兰还没有勇气。

    胖子啰啰嗦嗦了半天,默兰突然问了一个她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许先生要回国治疗,准备什么时候走?”

    “谁知道啊!”胖子睁着眼睛瞎说道:“反正他不肯让我跟着一起回去。”

    默兰整理了一下思绪,暗自揣摩着,许东受了伤,而且受伤应该是相当严重,从各个方面的消息来看,这应该是真的,但有一条,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还没严重到会危及到生命的程度,至于胖子所说的需要回国治疗什么的,多半并不可信。

    如此,默兰便有些踌躇起来,甚至想要找个借口亲自去探探虚实也不敢,谁也不知道许东让胖子来跟自己说这些,到底是什么目的。

    想要强迫从胖子嘴里知道真相吧,胖子这家伙却根本不需要谁去强迫他,别说自己想知道的,就算不想知道的,胖子也不用多问就直接说了出来。

    只是面对胖子,默兰始终就有种使不上力的感觉,就像是手里虽然拿了一根针,但面对的却是一团软绵绵的棉花,就算是用针扎到棉花,也没用,更没法子对棉花造成什么伤害。

    默兰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过了许久,这才说道:“你跟我说这些,难道不怕我冲进村子,连……连他一块儿……”

    胖子“嘿嘿”的笑道:“当然怕了,不过默兰小姐跟我们也算是有一段交情,所以,你不会这么做,再说了,我东哥那边,只怕默兰小姐想要得手,嘿嘿……”

    默兰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好吧,这边也没你什么事,你可以回去了,去跟许先生说一下,有空的话,我会去看望一下他。”

    胖子点了点头,却又叹了一口气,说道:“默兰小姐的话,我一定带到,不过,唉……村子里面的伤员也多,我们人手不够,希望默兰小姐能够让牟老大跟我回去,毕竟牟老大是这里唯一的医生……”

    默兰脸上再是一凛,随即笑道:“牟小姐不是在帮我救治我的手下么,看你说得,好像我不让她回去了似的。”

    胖子盯着默兰的眼睛,“嘿嘿”的笑道:“默兰小姐,有些事情也用不着我们多说,大家心里自个明白就好,我刚刚看过了,牟老大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让不让她走,你一句话,给我个明白。”

    默兰转头看了一眼村子,稍一沉吟,便笑道:“牟小姐要走便走,要来便来,她是医生,也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恩将仇报的事情,我们怎么会做得出来?”

    “那就好,我们就此别过,要是有什么需求的话,到时候派个人来跟我们说上一声,我们会尽量考虑……”胖子笑了笑,站起身来。

    默兰看着胖子的背影,很想给他一枪,但是默兰实在是不敢,就在这会儿,默兰都感觉到村子里面某个地方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只是默兰不知道那双眼睛到底是不是许东!反正那种感觉很凌厉。

    胖子一路“嘿嘿”的笑着,走到大树下边,跟牟思晴打了个招呼,说道:“牟大小姐,不好意思,东哥让我跟你带个话,赶紧回去,村子里面的那些伤员,都急等着你回去救治……”

    还不等牟思晴搭话,赵良栋立刻拉起牟思晴,二话不说,转头就跑,那速度,当真跟兔子似的。

    惹得看守他们两个的人,立刻举起枪,大声喝道:“站住……”

    胖子赶紧上前,说道:“大哥……大哥,别激动……我跟默兰小姐商量好了的,待会儿,你们这边有需要,再让他们过来……”

    默兰也在胖子背后喝道:“放下枪……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胖子回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默兰,这才勉强笑道:“默兰小姐,咱们的枪,可不是对自己的人的,对吗?”

    默兰不答,只是对那两个手下说道:“让他们走……”

    胖子大摇大摆,一直快要走到村里,这才怒骂道:“狗日的些,敢拿枪指我,总有一天我王胖子要你们尝尝厉害……”

    默兰的人吃过饭没多久,潜进村子里打探消息的那几个人全部回来,不过,给默兰带回来的消息,却使默兰瞠目结舌。

    ——有的说有村民看见那个叫许东的,已经被打死,有两个女人还抱着他哭过。

    有的说那个叫许东的,根本就没事儿,而是躲了起来,正在策划着要干一件大事,还说这件大事要是干成了,那就会惊天动地。

    还有个说,他一进去,就遇到了许东,正跟着一个叫孟教官的家伙商量着要怎么样防备流匪。

    也有得到消息说,许东的确是受了重伤,已经踏上了回国的路程,都已经走了大半天了,而且,是一队非常神秘的人来接走的。

    更有说得神秘,许东受伤的确是事实,要回国治疗,也是事实,不过现在还没走,而是在等待机会,至于是等待什么机会,没人说得清楚。

    凡此种种,五花八门,五个人倒有十几种说法,每一种说法似乎都破绽百出,经不起推敲,却又被说得像模像样,证据确凿。

    不过,这些潜进去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发现——这个村子里面的警戒加强了许多,平常需要下地干活的那些村民,全都武装了起来,明哨暗桩巡逻队什么的,多得数不胜数,这几个人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得以逃出来。

    默兰蹙着眉头,足足想了半个多小时,这才找来两个手下,要他们乔装打扮,顺着可以通往边境的道路,用最快的速度去搜索。

    村子里默兰是暂时不打算去了,去了也没用,许东要是不想再见到她,自然会千方百计的推辞,就算是去打听消息,也只绝对不可能得到有用的东西。

    之所以会有这么些真真假假的消息,很明显就是针对着这帮人的,去打听只会得到更乱的信息。

    好在默兰知道,如果许东真的要回国,就肯定要走那条离边境最近的路,只要在这条路上发现了许东,就能知道真实情况。

    只是这么一来,却使得孟志成跟胖子等人吃了不少苦头。

    到了下午,默兰派人过来要了一些物资,物资到手,默兰却带着她的人拍屁股走人了,偏偏走又走得不远,只是过了河,到对面山那边的那个村子里面住下了。

    而且,默兰走了之后不久,又有一股四五十个人的流匪窜了出来,直扑村子。

    所幸的是,孟志成等人早有准备,交火不到十分钟,便打死了十几个流匪,其余的流匪边打边退,很快便脱离了战斗。

    等到默兰带着人赶过来,这边的战斗早就接近尾声了,默兰的人随随便便的放了一通枪,打了一会落水狗,不过,默兰既然来了,少不得又要了一些战利品。

    胖子等人恨得咬牙,却又无可奈何,毕竟现在还不能格外跟默兰翻脸,就算是来打落水狗,捡便宜,起码也算是“友军”,何况,也是现在势孤力单的孟志成等人不能树立的强敌。

    何况,对于流匪那少得可怜的“战利品”,孟志成也并不怎么看在眼里。

    不过,从默兰带走了她的人之后,流匪侵袭的频率,就大大的增加了,有时候一天之内,孟志成跟胖子等人就得打上两三次仗,虽然每一仗最后都以胜利告终,但是也让胖子等人不胜其烦。

    最让胖子气恼的,就是每一次战斗都快要结束了,默兰才带着她的人出现,然后胡乱放上一通枪,赶走大部分流匪之后,战利品也大都归了默兰。

    这使得胖子望穿秋水一般盼望许东能够回来,当然,也盼望秦羽能够多找些孟志成一类的人过来,好好地替自己出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