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六章 报复
一本读|WwんW.『yb→du→.co
    如此过了两天,胖子却既没盼来乔家俊的空投,也没盼来秦羽的援军,反倒是默兰那边的人越来越放肆,才过两天,便把胖子跟默兰商定的规矩践踏得一塌糊涂。

    有流匪来侵袭的时候,默兰的手下干脆歇在一边,坐山观虎斗不说,等孟志成带着村民打跑了流匪,默兰一干人却一拥而上,不但抢流匪遗留下来的战利品,还少不了要干些顺手牵羊,祸害村民的事情。

    好在默兰的人在村子里面抢掠财物,还总算是手下留了些情,只拿财物,绝对不弄出人命,看起来默兰还是有所顾忌。

    孟志成等人连日迎战,一个个疲累不堪,再加势孤力单,为了保证村民不被更加惨烈的祸害,对默兰的人胡作非为,孟志成等人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却也只能暂时忍了。

    仿佛无休无止的战斗,打了几天,胖子都好几次差点没能活着站起来,牟思晴也在炮火之中受了伤,一块炮弹皮在右手胳膊上割开半尺多长一道口子。

    胖子气恼之下,瞅了个空子,去找默兰理论,却被默兰的手下拒之门外,说是默兰早已离开,胖子还要多说,默兰的手下立刻便把胖子赶了出来。

    只是到了第四天早上,一个值哨的村民突然大叫了起来,叫声惊动了胖子跟孟志成等人,还以为是流匪又来侵扰了,一个个拿着枪就跑了出来。

    到了屋外一看,却惊奇地发现,原来村外边,那棵大树下,一字儿排开,足有二三十个人,看那些人的依着打扮,绝对是一股流匪!

    让胖子跟孟志成以及那些村民都很是惊异的是,这二三十个流匪,不但没有进攻村子的意思,反而一个个的都跪在那里,也不知道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孟志成唯恐其中有诈,只吩咐村民们严阵以待,不可松懈,更不可接近那些人。

    见村子里面人没有动静,那一伙流匪也就跪在那里,既不起来,也不离开,傻呆了一般,跪在那里。

    让孟志成等人想不到的是,到了中午时分,居然又来了一伙数十人的流匪,这些人无精打采的,走到村子外面,便将手里枪支、物资什么的,往进村的路口上一放,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挨个儿跪倒早上来的那一伙流匪一起。

    之后,又陆陆续续的来了两股人马,寒酸的,也就人手一条枪,干粮水壶什么的,稍微好一点的一队人,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两匹骡马,驮着一些物资。

    怪异的是这些人到了村子外面,无一例外的都是将手里的枪支弹药物资什么的,往进村的路口一放,然后到那个大树下,规规矩矩的跪在一起。

    一连四拨人马,少说也有两百来人,黑压压的一片跪在那里,当真也是蔚为奇观。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孟志成跟胖子等人算是明白过来,这些人是来投降的,不过,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一向凶残成性的流匪放下了屠刀。

    这边出了这样的怪事,默兰那边的人可就猖獗起来,三十多个人直接开过河,将堆放在村口的那些枪支弹药物资什么的,一抢而空,还顺手牵羊,逼着一些跪在地上的人跟他们走。

    那些跪着的人,眼睁睁的看着默兰的人去抢物资,他们都毫不理会,但默兰的人逼着他们去跟着过河,他们却死也不肯,看样子,倒是准备真心的洗手不干流匪这个行当了。

    胖子跟孟志成等人看得奇怪,终于忍不住出了村子,想要去问个究竟。

    默兰的手下,见到胖子等人出来,顿时抢了物资,抓了几个人,随即一哄而散。

    到了大树下面,那些跪在地上的人见到孟志成和胖子等人是从村子里面出来的,似乎反而松了一口气,一个个都眼巴巴的看着孟志成等人。

    胖子上前,对一个跪在地上的人问道:“你们怎么回事?怎么不是来打劫的?”

    被胖子问话的那个人战战兢兢地答道:“大爷,我们是受人所托……不是,是来……来忏悔我们的罪行的……”

    胖子“嘿嘿”的一笑:“你个大爷的,是别处没地儿去了,想要跟大爷我对着干又不敢,所以干脆认怂,对吧?”

    那人怔怔的盯着胖子,却不答话。

    孟志成也找了一个人问了一下情况,随即转过头来,满面疑惑的跟胖子说:“他们这是受了什么刺激,是不是小许他……”

    胖子也很是怀疑,不过孟志成说这事儿跟许东有关系,胖子却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如果是许东回来了的话,怎么着也应该过来跟自己打个招呼才是,要知道,这几天,胖子的日子那过得叫一个苦,有两次都差点儿直接挂掉了,何况,牟思晴也受了伤。

    许东要是回来了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不过来看上一眼。

    猴子问了几个人,总算是问出了点头绪——由于战事扩大,已经严重影响到了边境另一侧的正常和安全,国内终于有了大动作!十万雄兵,各种高精尖武器,列据边境,强力威慑交战各方。

    不过,那些大动作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小动作,恐怕才是重点,有两股流匪,都是在突然之间被几十条大汉包围,流匪们莫名其妙的还没回过神来,便挨了一阵暴打,凡有反抗者,便是立刻格杀勿论,打得这些流匪终于知道什么叫“痛楚”!

    好的是这些被痛揍一顿的流匪,最终得到了一个可以不被歼灭的机会——那就是到这里来,找一个叫孟志成的人,听候孟志成的调配。

    这些流匪显然不可能知道那几十个大汉领头的人是谁,但是孟志成等人总算是知道了,应该是秦羽的人出动了!

    只有秦羽的人才会把这些流匪暴揍一顿,然后,教化流匪这样的事情又交给孟志成来做,也放心的交给孟志成来做。

    知道了这个情况,孟志成倒是又喜又忧,秦羽的人把这些流匪发配过来,自己倒是可以安排他们去做一些事,但是人数急剧膨胀之下,各类物资却是成了一个巨大的困难。

    别的不说,这几天战事不断,毁去粮食无数,仅仅只是村子里的人,吃饭都快要成问题了,何况突然之间增加这么多人。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孟志成却无法遣散这些已经放下武器的流匪,当下找了几个人出来,让他们各自带上数十个人,去帮村子里的人修复房屋,开垦荒地之类的事情。

    到了下午时节,默兰却带着他那些手下,把刚刚抢回去的那些物资,顺带前几天抢回去的,一股脑儿都送了过来。

    还特别找到胖子,跟胖子道歉,说这几天她到别处去办事了,手下又是新收来的,疏于管教,所以干出了些让人生气的事情,还要胖子大人大量,不要计较才好。

    胖子恨得牙根痒痒的,盯着这个翻脸比自己还快的女人,却不好意思伸手去打默兰这个陪着笑脸的人,只稍微明讥暗讽,指桑骂槐了几句,要草草的打发默兰了事。

    不曾想,默兰不但不计较胖子的讥讽,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还跟胖子说,既然大家都这么熟了,再要往别处去,就显得生分了。

    胖子知道,这是大环境大形势之下,默兰再也没了别的去处,不得已而为之,到别处去,能不能抢到必需的物资不说,一不小心就会碰上专门儿整治流匪的那一帮人,留在这里,无论如何也算是自己人,所以也就没了太大的麻烦,甚至是被歼灭的可能。

    总的一句话,默兰大约是从已经放下武器的流匪那里,知道了已经有人在开始大规模的报复,而且,估计默兰甚至肯定,这种大规模的报复,应该就是许东发起的。

    在大环境大形势之下,默兰没了去处,又担心许东回来报复,不赶紧陪着笑脸黏着胖子,也就不是默兰的为人了。

    只是胖子恼恨默兰前几天的所作所为,无论如何也不肯答应让默兰留下来,后来还是孟志成出面跟默兰说,要留下来也可以,但是有一样,这个村子不收留手里拿着武器的流匪,另外,解除武装之后,也不会有格外的优待,要吃要喝,那都得凭自己的一双手。

    要默兰的人全部解除武装这一点,默兰却是犹豫不已,对于她来说,交出武装,那就是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去管理,这是默兰绝对不想容忍的事情。

    只是胖子跟孟志成的态度都十分坚决,要么就按所说的去做,要么,就走人,没别的路可选。

    犹豫了半晌,默兰才说,要回去跟他的手下商量商量再说,毕竟有些事情她一个人也做不了主,只是胖子跟孟志成两人都看的出来,这只不过是默兰的托辞而已,具体情形,估计默兰还会观望一阵。

    不过,到了现在,胖子跟孟志成等人也再没什么顾忌了,既然秦羽的人已经动了,默兰要是心怀不轨,被人灭了,那也只不过是早迟之间的事情,所以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

    刚刚打发走默兰,那棵大树下,再次出现一股流匪,人数足足超过一百,这些人跟先来的那些人一样,到了大树下,二话不说,把带来的物资往进村子的路口一放,然后一个个的都跪倒在大树下。

    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居然有五股流匪被打得到这里来投降,胖子跟孟志成等人都不敢想象,秦羽这是动用了多大的力量在报复这些流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