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七章 无可奈何
一本读|WwんW.『yb→du→.co
    接下来两天,又不断地有人过来,多则百十来人,少则十几个人,两天之内,过来投降的几乎超过了一千来人。

    孟志成跟胖子都不由得暗暗地直皱眉头,这几十股流匪,怕是方圆百里之内的全部了吧,这秦羽,要么不打,要么就连锅端掉,下手当真也是痛快。

    让孟志成等人直皱眉头的是,痛快倒是痛快了,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人,吃的绝对成了大麻烦。

    照眼下的形势,野菜熬汤,大米煮粥,除了妇孺老幼能吃饱,青壮汉子减半,都维持不了多久,毕竟增加的人实在太多了,一个五六百人,又经过数次战火摧残的小村庄,那里还有富余。

    眼望欲穿的胖子,提议立刻派人再去联络秦羽,看看答应早就应该送过来的那些物资,为什么拖了这么久还没送到。

    “照这样下去,再有两天,就只能用芭蕉树熬汤喝了……”胖子说。

    孟志成无可奈何叹了一口气,既然边境上有重兵把守,要运物资进来,又谈何容易,何况所需要的物资,数量实在巨大。

    这个道理胖子也懂,但这样耗下去,也终究不是个事,所以胖子就埋怨许东:“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玉矿么,东哥跟秦大哥两个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离了这棵树,难道就再也找不到那根枝了,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现在好了,死了这么多人不说,还不知道要多大的花费……”

    孟志成跟猴子都是摇头不已,恐怕一早之前,秦羽跟许东两人都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才来趟这浑水的,要不然,他们两个人就是傻瓜,大大的傻瓜!

    只是许东跟秦羽两个人都不见得是那样的傻瓜。

    胖子发了一通牢骚,心情稍微好了点儿,又问孟志成:“默兰那边解除武装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

    孟志成再次摇了摇头:“默兰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既不肯解除武装,也不肯离开这个地方……似敌非敌似友非友的,不来侵扰我们,我么也无可奈何……”

    胖子嘀咕着说道:“那女人,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对了孟教官,她有没有串缀其他的人的动作,要有的话……”

    孟志成明白胖子的意思,默兰要是有小动作,正好是可以驱离她的把柄,只是默兰这家伙谨慎得很,到了现在,绝不敢去做那些授人把柄的事情,整日里也就带着她手下那帮人,到河里炸鱼摸虾,或者采集山果野菜什么的,绝不做出格的事情。

    再说,自己这几个人,怎么说也都只是真正的外来人,在和平共处的情况下,还有什么理由去要求人家怎么样?

    胖子听着这些原本不应该是自己操心的事情,一筹莫展,突然想起有一天没见着牟思晴了,当下跟孟志成打了个招呼,随即去看牟思晴。

    牟思晴的右手受了伤,用绷带缠了,将右手挂在胸前,还在一处刚搭起来,里面却有股臭味的草棚子里,照顾那些被战火波及的无辜村民。

    草棚子里躺了了三四十个轻重伤病,因为缺医少药,许多人的伤口都已经溃烂化脓,臭味儿,也正是由此发出来的。

    不过这些伤员都是在尽最大可能的抑制着自己的呻吟声,努力保持这这间简陋的“医院”应有的宁静。

    赵良栋名副其实接任了牟思晴的工作,在牟思晴的指导下,正在帮一个被炸断了腿的村民清洗伤口。

    一见到胖子,牟思晴连忙将胖子拉到草棚外面,两眼通红,泪水汪汪的跟胖子说道:“胖子,储备的药品已经用完了,我知道你能想到办法的,你……你去跟秦大哥说说……跟许……东说说,让他们赶紧送点儿过来……”

    胖子的鼻子一酸,牟思晴,真的是变了,原来做“老大”时的那种原本冷峻、刚强,一点儿影子也找不到了,看起来反倒多愁善感,柔弱不堪,不知道这是不是以前那个牟思晴冷峻的表面下的实质。

    不过,现在的情况下,让胖子去想办法弄医药,胖子也没辙可想,秦羽那边联系不上,许东那边,恐怕就更别做指望了,搞不好,许东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都说不一定,谁知道呢。

    “还有……”牟思晴看着胖子,一脸迫切的说道:“我们还需要真正的医生……胖子,你答应我……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让他们送过来……”

    说到后来,牟思晴竟然有些哽咽:“我不能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在我眼前死去……胖子,你帮帮我……”

    这时,赵良栋缓缓的走过来,低声对牟思晴说道:“阿晴……三号床……那位大嫂……不行了……”

    牟思晴低呼了一声,立刻转身,扑进草棚,不多时,胖子就听到牟思晴压抑的哭声,想来,赵良栋口里的那位大嫂,是因为没有医药,又得不到很好的治疗,终于没能挺过去。

    赵良栋也是难过至极,默默地将口罩、手套摘了下来。

    胖子心酸不已,过了好一阵,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跟赵良栋说道:“赵大公子,你在这医院里,担任的是什么职务?院长?主治医师?还是小护士……”

    赵良栋转头看着胖子,盯着胖子看了好一阵,突然间将手里的口罩、手套往地上一摔,怒道:“我骑你妈隔壁,老子不干了……这他妈都什么破地方……要什么没什么……”

    话音未落,赵良栋朝着胖子扑了上来,“砰”的一拳打在胖子的胸口上。

    “都是你们,天底下那么多的好地方你们不去,偏偏要往这鬼地方来……”赵良栋一边怒吼,一边猛挥拳头。

    只是赵良栋的拳头,打在胖子身上,就像是给胖子挠痒痒一般,倒是胖子,几乎是含着眼泪,三拳两脚就将赵良栋放倒在地。

    过了好久,牟思晴才出来,呆呆的看着扭打在一起的胖子跟赵良栋两人,也不上前阻止,只是靠在一根支撑草棚的木头柱子上,默默的流泪。

    赵良栋被胖子压在身下,唯一能动的,就只有一颗脑袋,突然之间,赵良栋张嘴,一口咬在胖子的腰间,还狠狠地甩了一下脑袋,当真恨不得要从胖子身上扯下来一块肉似的。

    胖子负痛不已,赶紧放开赵良栋,爬起来站得远远的,大骂道:“你属狗的啊,狗日的……”

    赵良栋爬了起来,“呸呸”的吐了几口,这才吼叫道:“老子就是心里难过,你从没看着一个人,在你面前绝望地死去,你明明可以是救得活他的,可是你什么都没有,你什么办法也没有,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绝望,看着他们痛苦的死去……”

    赵良栋吼叫着,但却是泪流满面,痛苦至极。

    眼睁睁的看着病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死去,自己却毫无办法,无能为力,那种痛苦,胖子是能理解的,赵良栋现在爆发,其实也是一种发泄,发泄他所有的不满。

    不过,胖子现在又还能做什么呢?胖子很是无奈。

    以前跟许东在一起,什么事那都不叫事儿,许东出马,就没见过干不成干不好的事情,可是现在呢,许东不在,留给所有的人的,仿佛都只有无可奈何。

    村民、投降过来的流匪,马上就要断炊,物资却进不来,所有的人都无可奈何,默兰不肯放下武装这样的小事情,大家都是无可奈何,没有医药,重伤的病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所有的人更是无可奈何……

    以致胖子在突然之间有些悲哀的发现,这个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无可奈何!

    怔了许久,胖子走到流泪不止的牟思晴身边,呐呐的说道:“老大……”

    牟思晴一双泪眼,看着胖子,几乎是柔弱不堪的说道:“胖子,你还叫我‘老大’……”

    胖子怔怔的,过了半晌,这才答道:“老大,其实我、东哥,在心里一直都把你当成是老大,真的,只是……只是……”

    牟思晴看着胖子,留下两行清泪,低声说道:“只是因为我不该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对吗?胖子……我……我很后悔……可是……可是,我不能不做出这样的决定啊,你明白吗……胖子……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老大,就答应我,去找许东,让他赶紧回来……他再不回来,我们……我们都快撑不下去了……”

    赵良栋也走上前来,一只手按在胖子的肩膀上,喘息着说道:“小王,有些事情,我现在也想明白了,以前,我只是想着我能够改变阿晴,到现在,我才想明白,需要改变的,不是阿晴,而是我,所以,我没有资格拥有阿晴这么好的女孩子,阿晴需要的,是小许那样的人,我也需要小许那样的人……”

    赵良栋喘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小王,这里的这些病人,只有小许救得了,看在阿晴的份上,你赶紧去把小许找回来,算是我赵良栋欠你一份人情,好吗?”

    胖子迟疑着说道:“你这是……”

    赵良栋推开胖子,挥舞着手,叫道:“别这么看着我,我他妈跟阿晴不是一路的人,我有自知之明,我他妈放弃,没有任何条件的放弃,你听到了,你也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让你去找许东回来,是不忍心看着这些人就这么去死,更不愿意看到阿晴每一天都痛不欲生,我只希望许东能行行好,救救这里的人,也给我一个解脱,别让我每天晚上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那些在我眼前死去的人……”

    赵良栋吼叫着,挥舞着手,不停地吼叫着,以至于有些声嘶力竭。

    只是胖子却无可奈何的想着,许东受了那么严重的内伤,去找到他,那又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