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八章 剑拔弩张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也是百抓挠肝,连一句劝慰的话也说不出来,到后来,逃也似的出了“医院”,一路上,胖子都很是迷茫起来,好像突然之间,自己就成了一只无头的苍蝇,前面的路该往什么方向走,该怎么走,胖子心里实在没底。

    迷迷糊糊的,走过一间草屋,这间草屋是原来被炮火炸塌了的,只是孟志成让那些收留的那些流匪过来,重新修葺了一番,看起来倒是显得焕然一新。

    只是胖子经过这间草屋时,猛然间听到里面发出一阵沉闷的扑打声,不时还有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和低低的哭泣声。

    胖子甩了甩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只是胖子一清醒过来,顿时觉得奇怪,这些草房是村子里村民的家,这几天很是太平,大白天的,几乎所有的村民都是该下地的下地去了,该忙活的忙活去了,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是有人在家的啊,怎么会有这种声响。

    胖子稍微一沉吟,立刻觉察出来不好,当下大吼了一声,一脚踹开从战火里刨出来,又重新用上的草房门,人也冲了进去。

    只是冲到草房里,胖子吃了一惊,狭窄的草屋之中一片狼藉,锅碗瓢盆什么的,满地都是,衣衫都被扯得凌乱不堪的苗谊,被一个穿着丛林迷彩的大汉,将一只手扭到背后,按在一张桌子上,使得苗谊痛苦得身子弯成一只虾米,估计胖子要是再迟到片刻,苗谊就要遭受**之苦。

    胖子什么也顾不得,暴喝了一声,也不知道顺手抓到了个什么东西,直接就冲着那个大汉的脑袋上砸了过去。

    那大汉脑袋上被胖子的大喝吓了一跳,待回过头来,却又正好碰上胖子砸过来的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那大汉脑袋一偏,那黑乎乎的东西在那大汉脸上顿时留下一道两寸来长的口子,一霎时间,那道口子便成了一道血线。

    “放开她……”胖子怒声吼道。

    那大汉一手依旧按着苗谊,腾出一只手来,在脸上摸了一把,将沾满血的指头放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了舔,盯着胖子,狰狞的笑道:“死胖子,你敢坏我好事,哼哼……”

    胖子一弯腰,随手抓了一锅铲在手里,怒目圆睁,毫不畏惧的怒吼道:“放开她……”

    “你是不是想要找死……”那大汉双眼赤红,瞪着胖子恨不得将胖子生吞活剥了。

    胖子大踏步上前,再次怒吼道:“你放开她……”

    话音未落,手里的锅铲,带着尖利的呼啸,直往那大汉脑门子上抽了过去。

    那大汉倒也敏捷,松开按住苗谊的那只手,顺势把苗谊往前一推,他自己却不退反进,合身扑向胖子。

    被那大汉拦腰抱住,胖子这一锅铲,顿时落不下来,而那大汉却抱着胖子,蹬蹬蹬几步,直接将胖子推得从柴草表面糊了一层泥巴的墙壁上破洞而出,仰面摔倒在草屋外面,那大汉趁势骑在胖子身上,一双手掐住胖子的脖子。

    胖子顿时只觉得呼吸都十分困难,不过,这时的胖子,什么也顾不上了,血红着双眼,手里还没扔掉的锅铲,死命的在那大汉脑袋上抽了一记。

    那大汉顿时“嗷”的叫了一声,掐住胖子的脖子的一双手,也不由自处的松了开来。

    胖子趁势曲起膝盖,一下子顶着那大汉的屁股上,顶得那大汉从胖子头顶上扑了过去。

    待胖子爬起身来,这才发现,那一锅铲是正巧抽在了那大汉的眉骨上边,使得那大汉半边脸上都是血污,连一只眼睛都遮住了。

    胖子挥舞着锅铲,毫不犹豫的再次扑了上去,没头没脑的一顿乱抽,几下之间,连锅铲都打得只剩下半截木柄了。

    那大汉被抽得狂性大发,几乎是闭着眼睛,再次将胖子抱住,又是故伎重演,几步之间,将胖子再次顶得从柴草上糊了一层泥巴的墙上,摔进了屋里。

    随后又起到胖子身上,一手按住胖子的胸口,一手会挥动拳头,雨点一般,劈头盖脑的砸向胖子。

    幸好这个时候苗谊回过神来,顺手抓起一只用过了许多年的铁锅,“砰”地一声,扣在那个大汉的脑袋上,力气之大,使得那口铁锅,从底部破开一个洞,枷锁一般直接套在了那个大汉的脖子上。

    苗谊这一下,直接将那大汉打得发了懵,脖子上戴着枷锁一般的铁锅,转过头来,怔怔的看着苗谊,随即身子一歪,倒在了一边。

    待苗谊将胖子拉了起来,胖子还意犹未尽,朝着那个懵了过去的大汉的裆部,死命的踹了十几脚。

    踹完,胖子这才对苗谊大叫道:“快去叫人来,叫孟教官他们来……”

    苗谊很是惊慌的点了点头,稍微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便要去叫孟志成等人,只是才刚刚走到门口,却又一脸惊恐的退着回来。

    门外,两根枪管,对着苗谊,慢慢的伸了进来。

    胖子一怔,心道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当下不由自主的抓了一把菜刀在手里,藏在自己的身后。

    那两个人拿枪的人,一言不发,将苗谊逼得退进屋里,再退到胖子身边,胖子挺着胸膛,一伸手,将苗谊拉到自己的身后,怒目圆睁,逼视着拿枪的那两个人。

    这两个人,胖子却是认得,正是默兰的两个手下。

    “我认得你们两个,你们想要干什么……”胖子用身子当在苗谊面前,愤声怒道。

    默兰的两个手下对望了一眼,却一个字也不说,只是看了看脖子上还套着那口破了底子的铁锅的人,随即又死死的盯着胖子。

    左边的高个儿,却很是精瘦的那人将枪口指着苗谊,右边那人却晃动枪口,指着胖子,稍微僵持了片刻,估计是那高个儿知道事情,已经是到了非同小可的地步,高个子脑袋略略一歪,便示意右边那人,干脆来个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右边那人稍一迟疑,立刻拉动枪栓,推弹上膛,随后食指贴上扳机,立刻就要击发。

    在这一刻,那两个人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暴喝:“放下武器……”

    那声暴喝,将这两个人都吓了一跳,紧张之下,贴在扳机上的指头一扣,胖子只听到“呯呯”两声枪响,随即整个人仰面便倒。

    幸好这两人虽然要杀人,但快慢机却只是调成的单发,两声枪响之后,就再也没子弹射出。只一瞬间,两个人都还没来得及转过头去看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喝叫,两个人便一齐昏倒在地。

    那一声暴喝,和放到默兰两个手下的人,是正在到处寻找胖子的猴子,恰好路过这里时,看见苗谊家新修的墙上破出来两个大洞,又有两个默兰的手下举着枪刚刚进门,猴子立刻就知道大事不好。

    所以一边示警,一边出手,只是猴子来得还是稍嫌晚了片刻,莫兰的手,终于还是扣动了扳机。

    放到默兰的两个手下,猴子大叫着扑倒胖子身边,一把将胖子抱在怀里,大声喝叫道:“小王……胖子……小王……”

    猴子没叫几声,草屋外面便开始有人扑了过来,“噗通噗通”的,全是脚步声。

    这是因为默兰的两个手下放了那两枪,枪声惊动了几乎所有的人。

    不单单是孟志成赶了过来,连默兰也赶了过来,不多时,苗谊家门前便挤满了村民、流匪以及默兰的人。

    孟志成走进草屋,只看了一眼,顿时铁青着脸,退出草屋,大踏步走到默兰跟前,沉声说道:“你先进去看看再说!”

    默兰咬着牙,犹豫了半晌,这才走到草屋门口,探头往里瞧了一眼,草屋之内的情形,其实在外面的人从墙壁上的两个破洞里都能大致看得出来,所有的人也都大致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默兰站在门边,只是探头看了一眼,便回身过来,走到孟志成面前,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里面的那两个人,是我的手下,你交给我,到时候,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孟志成“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凡进入村子,祸害村民者,杀无赦!你打算给我一个什么样的答复?”

    默兰淡淡的一笑:“我看过了,事情未成,祸害未生,顶多也就是个争风吃醋,打架斗殴,打烂的家私器物,我们一并照价赔偿,另外寻衅挑事的人,我从重处罚就是了。”

    孟志成哪里肯咽下这口气,前些日子,默兰推说自己不在,协商好的共同御敌,不遵照执行也就罢了,反而放纵手下,胡作非为。

    孟志成本来就想要找个机会除去这个心腹大患的,这个时候这种机会,孟志成哪里肯放弃。

    见默兰把私闯民宅,祸害妇女,都轻描淡写的说成只是争风吃醋,打架斗殴,孟志成气怒以极,当下也不去理会默兰,沉声喝道:“先把他们抓起来……”

    那些村民,本就痛恨这些流匪,要不是孟志成跟他们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又搬出许东的面子,这些村民甚至连到这里来投降的流匪都不愿收留,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只怕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村民的愤怒,当下,几十个村民发一声喊,便争相涌了出来,要进到草屋里面,去将那三个人逮出来。

    默兰一看事情要糟,那三个人的生死是小,但他们三个一旦落到村民手里,也就标志着从现在开始,默兰在这个村子里面再也没有了立足之地,最可怕的是,一旦离开这个村子的范围,恐怕就会被那一伙神秘的人物盯上,到那个时候,恐怕默兰才会是真正的穷途末路。

    只不过,默兰辛辛苦苦才拉起来的几十个人的队伍,在这个时候如果置那三个人不顾,恐怕默兰立刻又会成为一个光杆司令。

    不要说默兰在关键时刻,对自己的手下都见死不救,就算默兰想要包庇那三个人的话已出口,转眼之间却出尔反尔这一点,就足以让默兰的那些手下心生隔阂,导致分崩离析。

    如此,种种念头在默兰的心头闪电般转过,最后一刻,默兰一咬牙,掏出一把手枪,朝着天上“呯呯呯……”的一连开了好几枪。

    枪声止,默兰历声喝道:“我看谁敢去动他们……”

    叫声中,默兰带过来的那些手下,齐刷刷的将枪举了起来,对准现在手无寸铁的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