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九章 改变
一本读|WwんW.『yb→du→.co
    所有的村民、投降的流匪,顿时哗然,全都转头去看孟志成。

    这时,猴子扶着胖子,一瘸一瘸的从草房里出来,苗谊衣衫褴褛,跟在后面。

    先前,苗谊的那两个手下,被猴子在背后大喝一声,吓了一跳,手上都是不由自主的一抖,不知不觉间,枪口便离开了胖子,虽然开了两枪,但是只有一颗子弹擦着胖子的左边腰肋,在腰间犁出来一道血槽,但总的来说,还算幸运,只是皮外之伤。

    不过,胖子却是当时还以为自己确确实实中了弹,把自己吓了个半死。

    猴子过去检查了一阵,见胖子除了那道不大的伤口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弹痕,也不由得奇怪至极这两个家伙,怎么会在两米的距离上都没能把胖子打中?

    后来再检查了一下两个流匪的枪支,这才发现,一个流匪的枪管里面的膛线都已经磨得没有了,一个流匪的枪管居然是弯的,除此之外,恐怕胖子的运气也实在是好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要不然,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两支破枪,又岂有打不中的道理。

    只是胖子醒来之后,从破洞里看到默兰更孟志成等人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当下让猴子扶着,出了草棚。

    胖子微微咳嗽了一声,慢慢走到默兰跟前,“哼哼”的冷笑了一声:“默兰小姐,当初我们商定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你的人不得进入村子里祸害大姑娘小媳妇儿,违者,杀无赦,今天,要么他们三个死,要么,你灭了我们这里所有的人!”

    默兰怒道:“你以为我不敢……”

    说着,默兰一拿枪栓,推弹上膛,将枪口对准胖子。

    到了这时,默兰也已经是没有了退路可言,如果不将胖子、孟志成等人的气焰打压下去,等待默兰的,左右也是死路一条。

    胖子毫不畏惧的往前一步,用胸口顶住默兰的枪口,“嘿嘿”的冷笑道:“那你就开枪吧,只要你手指一扣,这座村子就是你的了,不过,我可以保证,到时候东哥过来,绝对会把今天的事情重演一遍。”

    默兰一怔,胖子说的是实情,只要自己手指一扣,就算是跟许东结下了死仇,这可正是默兰一直都在努力避免的事情。

    可是眼前的情形,胖子跟孟志成等人的态度坚决,丝毫不给默兰留出半点儿缓转余地,这让默兰实在是恼羞成怒。

    “哼,许东,许东又怎么样?到现在还半死不活的,他又能把我怎么样?大家听着,立刻进去把他们三个给我带出来……”默兰不屑的说道。

    默兰的手下应了一声,举着枪,就要上前,那些村民,俱是愤怒不已,往默兰的手下面前一站,要阻住他们。

    默兰焦躁不已,厉声喝道:“如有阻拦,格杀勿论!”

    人群里立刻响起一片“哗啦哗啦”的枪栓拉动声,看来,一场屠戮,已经在所难免了。

    卡在这时,人群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略显疲惫、但却冷峻、凌厉的声音:“那你就杀几个人给我看看……”

    这人短短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一时之间整个场上的人都静了下来,但只在片刻之间,却又发出一阵欢呼:“许老板……”

    胖子也是大叫了起来:“东哥……”

    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从村民、流匪主动让出来的一条人巷中间,缓缓的走了进来。

    一个多星期不见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只见两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疲惫和憔悴,好像一个月都没睡过觉似的,许东更是脸上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

    许东缓步走到场中,稍微扫视了一下场中的情形,淡淡的,充满疲惫的说道:“默兰小姐,这几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胖子说过的话,那就是我的意思,想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可是……这只是……打架斗殴……”默兰实在没想到许东会突然出现,说话之间,也忍不住有些结巴起来。

    “如有进到村子,祸害村民者,杀……无……赦!”许东几乎是一字一顿,虽然疲惫,但却冷峻异常,厉声喝道,每一个字,都充满一股凌厉至极的杀气。

    这股杀气,如同一股凛冽的寒风,话语飘过,场上的人,包括孟志成等人背脊上都冒出一股冰冷的寒意。

    只是几天没见,谁也不曾想到,许东居然会变得如此凄厉,如此恐怖,几乎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恐怖的煞气。

    这股煞气,使得默兰的手下,都不由自主的将手里的枪放了下去。

    “把他们带过去,跟外面的那几个人一起,交给他们处理……”许东冷冷的说了一句,这才走到胖子身边,问道:“胖子,你还好吧?其他的人都还好吧?”

    胖子止不住一把搂住许东,大放悲声:“好!都好……东哥,帕莫被炸死了……察默老爹也被打死了……牟老大受了伤,我们……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许东的眼里恢复疲惫,点着头,说道:“知道,我都知道了,打死帕莫的那一股流匪,被我抓过来了,就在村外,秦大哥的物资,离这里也只有十来里路程,待会儿就能来了……”

    安慰了一阵胖子,许东又去跟孟志成、猴子等人打了个招呼。

    一群人互诉离情,也不管那些村民,抓了侵犯苗谊的那三个人,直接押送到村子外面去。

    村子外面,跟以前一样,在那棵大树下跪了六七个衣不蔽体的流匪,其中一个还躺在担架上。

    但这六七个流匪,绝不同于前几天主动过来投降的那些流匪,这几个人,每一个人都是被指头粗的麻绳,死死的五花大绑着,但就算是躺在担架上,的那个,也是被五花大绑着。一看就让人联想到这是几个待宰的死囚。

    许东跟那些村民说,这几个人,就是当日袭击村庄的流匪,就是他们,炸死了察默老爹,炸死了帕莫,还打死了十几个村民,打伤了二十多个人。

    许东说,他们那一股流匪,原本也还有一百多人,但是到了现在,也就只剩下这几个了,而且,这几个是全都是那一股流匪的头目。

    许东把这几个人带过来,就是要交给村民,让这些被打死了亲人的村民自行处置。

    默兰的手下,包括默兰本人,都只敢眼睁睁的看着那三个闯进苗谊家里的人,被五花大绑着,跟那几个流匪跪在一起,然后等着愤怒的村民,将他们一块儿处死。

    下午,第一批运送物资的驼队,到达了村子,村子里面的人一片欢腾,包括村民、流匪,所有的人。

    孟志成带着牟思晴等人接收物资,胖子却把许东拉到一边,跟许东大倒苦水。

    许东却是疲倦至极,只想要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觉。

    只是胖子这家伙非要刨根问底的,许东也只得半闭着眼睛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胖子解释。

    那天许东被乔雁雪跟陆轩等人护送着回国,不过,才走一天的路程,许东便醒了过来,后来又遇上秦羽请来运送物资的驼队。

    只是许东不断的询问乔雁雪跟虎子等人村里的情况,虎子无意之间说漏了嘴,把帕莫、察默老爹都被打死的事情说给了许东。

    许东知道了这个情况,说什么也不再回国,跟驼队商量了一下,让驼队就近隐蔽几天,省得遭遇流匪劫掠,随后带了乔雁雪,陆轩、虎子等人,杀了个回马枪。

    这将近一个星期里,许东带着人不断的寻找、追捕袭击村子的那一股流匪,遇上其他的流匪,许东等人也毫不留情,顺手捎带一一解决,所以才有了不断前来投降大股小股的流匪。

    只是几天之间,许东等人不眠不歇,不休不止,一路劳顿自不必说了,直到昨天下午,才将那一股流匪一个不剩的逮了个干净。

    至于胖子刨根问底的想要知道为什么那一颗火箭弹都没能将许东炸死,许东却是绝对不做半点儿解释。

    等许东睡足了觉,再次起来时,已经是到了第二天早上,一大清早,胖子就拽着许东,要去看牟思晴。

    昨天,牟思晴跟赵良栋两个人吵着闹着要胖子把许东给找回来,现在,许东回来了,虽然不是胖子去找回来的,但是胖子也还是要拉着许东,去跟牟思晴交差。

    由于秦羽送过来的物资,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种类齐全,甚至还特意请了一个从业多年的外科医师,过来帮忙。

    这让牟思晴跟赵良栋两个人都放下了心里的那块大石头,那些原本不该死的人,也就用不着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了,毕竟人家是专业的,有着相当精湛的医术。

    只是见到许东,牟思晴眼里再也没有了期盼已久得那种惊喜和渴望。

    牟思晴很淡然,也很客气,似乎跟以前的那种强势和凶蛮,完全割裂开去。

    赵良栋见到许东,到更加亲近了一些,而且,从他嘴里,再也听不到以前时刻都挂在嘴边的:“阿晴”这两个字,代替这两个字的,是赵良栋礼貌而温婉的“牟小姐”。

    应该说,这一段时间里的磨练,使得她们两个人都变了,每个人都变得格外容易与别人亲近,但在两个人骨子里,却又多了一些说不清的淡漠。

    以致四个人到了“医院”外面,许东看着牟思晴,过了半晌,才涩涩问了一句:“你受伤了?”

    “嗯……”

    “啊……”

    “一点儿擦伤,算不了什么……”

    “哦……”

    “你的伤……”

    “死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