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四章 神秘失窃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疑惑了起来,虽然顾客要的价钱不高,但这行为却是反常。

    既然是来当东西换钱,大多都是因为要钱急用,谁都眼巴巴的立刻就把钱攥在手里。

    二十万,对许东的铺子,对许东来说,那都算不了什么,但对手头差钱的人来说,这事儿可就大了去了,没准儿,两千块就能救回一条人命呢,就更别说二十万了。

    可是听胖子跟桑秋霞两人说,那人好像并不是很着急似的,没谈好价钱,反而把东西撂在这儿,这不是有些反常么。

    沉吟了一阵,许东又问桑秋霞:“你,或者李叔跟那人熟悉?以前有过生意上的往来?”

    桑秋霞想了一阵,摇了摇头:“这人是个生面孔,连口音都是外地的,以前我们都没接触过,不过,那人也说了,就因为他是外地的,带着东西来来去去,也不方便,还说是打听过,因为我们声誉好,他才放心的把东西放在我们这里的,而且,李叔还给了那个人五百块定金。”

    胖子注意到许东的神色不太正常,当下问道:“怎么回事,东哥,有什么问题吗?”

    许东摇了摇头,桑秋霞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人家是冲着铺子的声誉来的,铺子声誉好,东西放在这里有给定金,人家放心,这也没什么问题。

    可是许东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却又不知道症结所在,所以,许东只能摇头。

    不过,这二十万的生意做不做虽然都算不得什么,但刚刚的经历,让许东有些担心,许东不想因为这件事,伤害到任何人,即使只是打眼上当,也会伤害到桑秋霞、李四眼,甚至是桑妈妈。

    所以,沉默了片刻,许东才说道:“这样吧,待会儿,我过去看看。”

    要说许东过去看,其实也就只能是凭着异化的眼睛,看看那东西是真的假的,有没有“宝气”之类的气息,能不能值钱,大致上能值多少钱,这些,许东很在行,但要许东去跟李四眼探讨物件儿的出处来历,价值所在,许东就绝对比不了李四眼。

    要知道,古玩一道,需要的是底蕴和积累,就算许东有一双异眼,但在知识层面的上,与李四眼还是有着相当的差距。

    胖子这会儿倒是急切了起来,听说许东终于肯出门儿,当下便即刻出发。

    桑妈妈却呵斥胖子道:“急什么急,就算是做生意,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的,马上就吃饭了,吃了饭再过去也不迟。”

    胖子还想要犟嘴,但犟嘴的话终于还是没说出口,桑秋霞在一边盯着的。

    陪着桑妈妈吃了饭,胖子领着许东出门,门口停着一辆白色的现代车,算不上豪华,但看起来也很是养眼。

    许东还在纳闷儿,胖子却直接就钻了进去,而且,还是副驾驶的位置。

    桑秋霞出来,笑了笑,上了车,坐上驾驶员位置。

    原来是桑秋霞的车,这倒是让许东没想到。

    等许东上了车子,胖子回过头来,笑着说道:“没想到吧,咱们家秋霞都买车了,嘿嘿,咱们两个倒好,风里来雨里去的,靠的就只有两条腿,嘿嘿,东哥,咱们两个是不是‘奥托’了。”

    许东坐在后座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胖子这家伙说的“奥托”这两个字的意思。

    桑秋霞却低声嗔道:“就知道胡说八道,安全带!”

    胖子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笑道:“什么胡说八道,秋霞你现在可是正正规规的驾驶员,可我跟东哥两个,嘿嘿……”

    胖子的意思,许东自然是懂得,自己跟胖子两个虽然都会开车,但都没有拿过证,尤其是自己,以前牟思晴让自己学车,也还说证件的事情她去想办法,可是后来的事情又多又乱,驾证的事情,也就给抛到了脑袋后面。

    桑秋霞瞪了胖子一眼,随即发动车子起步,很是平稳,那技术,几乎比许东还过硬,怪不得胖子说跟许东两个都“奥托”了!

    许东随口问了一句:“秋霞,你怎么就只买这么辆现代?”

    本来,许东的意思是说,桑秋霞人长得美丽,说是在铺子里上班,但其实也是铺子的股东,身价早就超过了铜城一般的女孩子,在车子代表身份的这个社会,许东都想不明白,桑秋霞就买一现代,怎么说也该弄辆宝马什么的吧。

    没想到的是,桑秋霞头也不回,笑着答道:“车子,不就是个代步的工具么,以前,我每天坐公交车过来,还不是照样……”

    “格格”的笑了一阵,桑秋霞又说道:“再说了,我们的老板都没什么讲究,参加聚会,都还穿着破了个洞的学生服,我们这些做员工的,还能怎么奢侈?”

    许东脸上一红,穿破衣服参加聚会,那可是许久以前的事情了,没想到桑秋霞都还拿来说事。

    胖子在前面笑道:“不对,是我媳妇儿懂得什么叫选什么都只选择对的,不选择贵的,呵呵,这是勤俭持家!”

    桑秋霞满面通红,连许东在后座上都看到桑秋霞红红的耳根子。

    只是桑秋霞又是低声嗔道:“谁是你媳妇儿了?臭美……”

    看着胖子跟桑秋霞打情骂俏,许东笑了笑,却在突然之间想起先前秦羽跟自己说的那一番话——活着,并不是因为自己不想放弃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而是因为自己没死,就得要为别人活着。

    桑秋霞开车的技术十分娴熟,不多时,便到了古玩街,停好车子,这才跟许东、胖子两人徒步进入古玩街。

    古玩街上,依旧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摊主们招徕顾客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进入老林苑,许东第一眼便看到李四眼带了个老花镜,又拿着放大镜,在柜台上看着一件东西,铺子里还有两个挑选首饰的女顾客,牟思怡正陪着她们在货架上挑挑拣拣。

    铺子里显得宁静,却生机勃勃,这让许东忽然感到一股久违的亲切。

    见许东进来,李四眼连忙放下手里的放大镜,站起身来,连老花镜也不摘,笑着说道:“小许,你过来了!”

    语气热烈,中间带着不少的期待。

    “李叔……”许东也笑着打了个招呼。

    见许东进了铺子,牟思怡在货架那边,更加卖力的跟那两个女的推销产品。

    许东却没去看牟思怡,跟李四眼打了招呼,直接走到柜台边上,笑着说道:“听说李叔这边有件好玩意儿,所以我过来瞧瞧。”

    李四眼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是件青铜器,放在里面的,你跟我来!”

    大凡有人来典当,收到的东西,一般都是放在里间仓库里的,这样,方便跟顾客交易交易,可以及时出货,除非是价值极高,平日里又难得碰上买家的那些东西,才会送到银行保险柜里面。

    到了铺子里,桑秋霞去帮牟思怡,胖子这家伙是少不了要跟着许东去凑热闹的。

    进到里间,李四眼让许东跟胖子两个先到会客室,自己去拿那件青铜器。

    只是许东跟胖子两个刚刚坐到沙发上,便听到隔壁的仓库那边发出“扑通”一声,像是麻袋什么的掉在地上,毕竟仓库里东西多,李四眼进去,把装什么东西的口袋碰掉在地上,那也没什么稀奇。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都也没介意,倒是胖子这家伙坐不住,取了纸杯,放了茶叶,到饮水机放了两杯开水,一杯给许东,一杯放在茶几上,想着待会儿好好的想李四眼跟许东学习学习。

    不过,许东刚刚端起茶杯,往墙上一幅字画看了一眼,瞬间脸色大变,低喝了一声:“不好……”

    胖子奇怪的问道了一句:“什么不好……”

    许东不答,站起身来,用极快的速度冲出会客室,直扑仓库那边。

    胖子跟在后面,不停地问道:“怎么回事啊,这是……”

    只是到了仓库门口,胖子的脸色一下子也变的苍白了起来。

    入眼之处,原本快要塞满货物的仓库,明显的空出来一大片地方,连储放货物的货架都不见了。

    李四眼倒在地上,双眼紧闭,看样子是昏了过去。

    许东将李四眼抱在怀里,异能探出,发现李四眼身上没什么伤,应该是过份激动,或者是受了惊吓,以致以致气息受阻,昏厥了过去。

    知道了缘由,许东丝毫也不怠慢,立刻运起异能,灌注进李四眼的身体,不多时,便听到顺过气来的李四眼“啊”的叫了一声。

    李四眼醒来,睁开眼睛,稍微环视了一下四周,顿时老泪纵横,哭着说道:“为什么会……会这样……”

    许东一边揉着李四眼的胸口,帮他顺气,一边安慰道:“李叔,不着急,不管什么事,你慢慢说……”

    李四眼抹了一把老泪,哭着说道:“这仓库里的货物不见了,可我……”

    “货物不见了?”许东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还当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呢,原来只不过是货物不见了。

    李四眼哭道:“货物不见了,可是钥匙在我手里……”

    这仓库的钥匙,一共是两把,李四眼跟桑秋霞两人掌握,不过,平日里货物进出,多半是李四眼的这把钥匙,桑秋霞的那把,几乎都没用上,在李四眼看来,货物不见了,这跟自己当然有着直接的关系,最起码,是自己失职。

    身为铺子里最为重要的人失职,这绝对是重大事件,所以,李四眼觉得实在是对不起许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