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五章 青铜八角牌
一本读|WwんW.『yb→du→.co
    看着李四眼五六十岁的人,哭得像个泪人似的,胖子在许东身后,也是大声喝骂道:“这是谁啊,谁他妈的敢在这里偷我们的东西,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了,不知道哥儿几个是刚刚才从枪林弹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爬出来的啊,敢跟胖爷我玩儿这手,逮着了,看胖爷我不弄死他……”

    许东没好气的低声喝道:“不就是丢了点儿货物吗,值多大的钱,你这儿嚷嚷,嚷个什么劲儿呢!还不快来帮我把李叔扶到那边去……”

    胖子一边来扶李四眼,一边怒火冲天:“我说东哥你什么意思,这可是我们家东西不见了,我嚷嚷又怎么了?我还要报警呢……”

    “你去报警吧,做不做生意就不说了,这事儿传出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许东扶起泪流满面的李四眼,一边往会客室走,一边说道:“李叔,别听胖子这家伙胡说八道,人没事,比什么都强。”

    当铺仓库被盗,这事儿要传出去,那只能说明铺子里的保安措施不到位,对李四眼的声誉有损不说,没准儿还会招来一帮道上的人觊觎,这就是许东有所顾忌的地方。

    李四眼顿足哽咽着,说话都已经有些乱了方寸:“我明明记得的啊,就是今天去放东西,还是我跟小王一块而进去的,怎么就成了这样……一转眼……一转眼啊……这真是祸从天降……”

    胖子听李四眼这么说,怔了片刻,也说道:“李叔说得也是啊,今天就我们两个人一块儿进来过一次,进来的时候,这儿、这儿,还有这儿,都是货物堆得满满的,不说光天化日之下,就算要偷,那也得有多大的动静儿……”

    见李四眼实在有些激动,倚在仓库的门边不肯走,许东微微吸了一口气,说道:“李叔,我们都绝对相信你,这不是李叔你的错,恐怕是有人精心策划好的,李叔你放心,他们不会得逞!”

    过了好一会儿,李四眼才止住悲声,看了一遍空出来的地方,又忍不住流着泪说道:“这边第一排放着的是收上来的小件儿家具,少说也值二十来万,还有这第二排,是高仿瓷器类的,十几万啊,还有这边的,可是最值钱的一些古董……每一件我都有登记,总计是两百一十七万多……我这是……我这么一把年纪了……这是谁要害我啊……”

    许东再次劝道:“李叔,钱多钱少,那没什么重要,何况,我已经知道一些事情了。”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李四眼止住眼泪,一把拽住许东,急切的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许,我……我的清白……就……全靠你了……”

    两百多万的东西不见了,摊到每个人头上,那可都是好几十万,就算许东不心痛,胖子可没理由不心痛的。

    听许东这么一说,胖子迫不及待的问道:“东哥,你知道是谁干的?”

    “这不明摆着的吗,你们来放东西的时候,一切都好好的,你们走了这一段时间,又没人来过,东西却不见了,这不是计划好的是什么,我估计,是跟来典当东西的那个外地人有关!”

    “他……”胖子摸着脑袋,有些糊涂,那个外地人,可是自己送出门,看着他打的走人的,这跟仓库里的东西丢了又有什么关系?

    许东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世界上的有些事情,是谁也弄不懂的,但我相信我的直觉。”

    胖子怒道:“好,既然是他搞的鬼,我这就去招呼一声,找几个人把他揪出来。”

    “那又有什么用。”许东不屑的说道:“证据呢,我靠的是直觉,你能拿去当证据?”

    “可是……”

    “没什么可是,胖子,你先服侍李叔去休息,我再找找,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那人典当的东西放在什么地方的?”许东对胖子说道。

    这时,李四眼才想起来,自己是来拿那那件青铜器的,转头看了一下,这才发现,那个外地人的青铜器,不知道怎么回事,倾倒在地上。

    李四眼将那青铜器拿了起来,递到许东面前。

    许东细看,发现这是一块巴掌般大小,绿锈斑驳上面有些花纹的八角形青铜牌,许东习惯性的想用异化眼睛去看了一下青铜牌的气息,只是这青铜牌上面的气息,居然是铜牌上的绿锈一般的颜色,淡淡的一层,显然并不是特别值钱的东西。

    一开始许东进来,并没注意到这玩意儿,就是因为这块青铜牌个儿小,气息又不是特别的明显,仓库里面这类的气息,几乎比比皆是,再加上突然失窃,李四眼昏倒,许东也没去顾上。

    不过,许东发现这块青铜牌,不是假的,所以说,只是不太值钱,但绝对不是不值钱,对方要价二十万,应该还算是比较中肯的价格。

    李四眼拿着这块青铜牌,两眼泪花:“就是这东西,我来放的时候,仓库里都好好的,小王也可以作证……”

    许东将青铜牌接了过来,拿在手里,稍微看了一阵,突然之间问道:“李叔,胖子跟我说,你吃不准,是怎么回事?”

    李四眼怔了怔,随即答道:“那个人来找我的时候,说这是一块刚出土的物件儿,这上面还带着一股有土腥的怪味,那味道是腐尸和泥土的味道,这是作假做不来的,所以我觉得那个人没说假话,的确是刚出土的东西。”

    “当然,凭着这一点,我肯定还是不会就此确认没有问题,又用仪器化验了一下,发现这块青铜牌,应该在秦朝之前……”

    许东点了点头,以李四眼的经验和精细的性格,肯定不会凭这些就完全断定是真的,之所以吃不准,估计问题不是出在青铜牌的质地和年代上面。

    果然,李四眼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小许,你看这上面的花纹,呃,就这么用肉验看,也看不全,看不出来蹊跷的地方,我……我这就去给你打放大镜过来……”

    许东赶紧说道:“不用了,李叔,这样吧,失窃的事情,我们先放在一边,把这东西弄清楚再说。”

    许东这么一说,李四眼顿时有些疑惑,难道是许东看出蹊跷所在?

    接下来,许东让胖子去找放大镜什么,自己拿着铜牌,扶着李四眼进到会客室。

    进了会客室,李四眼依旧自责不已,时不时的抹一把眼泪。

    等胖子拿了放大镜过来,许东将青铜牌放到茶几上,又把放大镜塞到李四眼手里,说道:“李叔,你帮我讲解一下。”

    李四眼吸着气,用放大镜,稍微看了一下,将青铜牌翻了个面,随即指着牌面上的花纹,对许东说道:“你看这里……”

    许东接过放大镜,去看李四眼手指的那个地方,一瞬之间,许东的脸色怪异起来,那牌面上的花纹,许东很熟悉,这种花纹,至少许东一共见过了三次,分别是荒漠的那处古城,天神堡,和野人山里的那个湖泊里。

    准确的说,这种花纹,是一种到目前为止,还没人能够解读出来的“文字”符号!

    李四眼在一旁接着说道:“起初,我怀疑这是先秦时代作为祭祀礼器用的八卦牌,以前我也遇到过类似的,但是我看到这个花纹之后我就开始怀疑起来,因为这种花纹,是我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有记载的花纹,而且,作为礼器的八卦牌,上面应该是更现代的八卦图形相差不大,可这牌子,虽然也是八角形,但花纹却不是八卦图案,所以我就怀疑……”

    许东怔了片刻,这才说道:“李叔,这是真的,但出处和来历,我没法子说得清楚,不过,有一点,这花纹,我见过……”

    胖子在一旁有些抓狂,怎么许东什么都见过,自己却一点儿都不知道呢?

    许东没好气的说道:“你同样也见过,只是里的忘性太大,不记得而已。”

    其实,胖子是真不记得了,因为胖子这家伙,即使跟在许东身边,见到这些东西的时候,绝大部分时间也仅仅只是在想着怎么样才能变些钱出来,对“钱”和“宝贝”之外的东西,胖子还能上心的,恐怕就只有桑秋霞了。

    胖子抓着头发,讪讪的笑了笑,说道:“这么说,这东西看来还是能值钱的,东哥,知道能值多少吗?二十万,亏不亏?”

    许东不理胖子,转头对李四眼说道:“李叔,那个人什么时候会再来?”

    李四眼叹了一口气,说道:“没一定,那人先说明天一早,可是我下了定金之后,他又说要看情况。”

    “嗯……”许东应了一声,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那家伙很快就会回来,而且,一定会找理由,推辞不卖,哼哼,敢算计到我头上来,我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是哪一路神仙。”

    见许东说的肯定,胖子跟李四眼都是吃了一惊,难道仓库里神秘失窃,跟那个来当青铜牌的人有关系,或者,就他就是偷走仓库里面那么多货物的窃贼。

    这可就真是有些诡异了,丢失的东西可不少,就算是大摇大摆的搬运,那些东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搬得完的,何况,唯一的出路,还必须得在李四眼的柜台前面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