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六章 我要的是奇珍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诡异的事情,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也经历过不少,总的来说,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也就只是觉得气愤,与李四眼那种莫名惊异和悲愤,却是截然不同。

    “李叔,这面青铜牌,我想拿在手里,还有,那个人如果来索要的话,你让他来找我。”

    说罢,许东将青铜牌收到自己的口袋里,又吩咐胖子跟李四眼两个人:“仓库失窃的事情,李叔先看看少了些什么,把清单理出来,不过,你们暂时都别声张,免得打草惊蛇。”

    只是胖子还是有些疑惑:“真不用报警?”

    许东没好气的说道:“你真傻还是假傻啊,我想,典当这东西的人,多半也就是要想趁着我们发现失窃,慌乱之际,才好来索要这东西,我们不声张,就能让他摸不透,至少有所顾忌,再说了,不说道上的事情道上解决,就说我们是干什么的,好多的东西敢见光?这件事情捅到桌面上去,我们自己的日子会好过?。”

    做典当古玩的,比不得珠宝玉器,一说到古玩,人家没来由的就会联想到文物,人家都是巴不得盼着做古玩的出点事情才好。

    李四眼虽然悲愤,但却对报警这两个字只字不提,也是缘于如此。

    许东决定道上的事情道上解决,更是顾忌李四眼的感受和情面,不得已为之。

    这时,桑秋霞走到会客室门口,推开门,探头进来,见三个人都在,笑着说道:“都在啊,李叔,外边有个人想要请几件玩件儿回去……他要求有点儿高,我应付不来……”

    桑秋霞在铺子里,虽然平日里也跟李四眼学一点古玩知识,但是她终究只是做经管的,对于要求较高的顾客,还得要李四眼出面才行。

    胖子一怔,连忙问道:“是不是来当青铜件儿那个外地人?”

    桑秋霞笑了笑,答道:“不是,是一个老人家,呃,胖子,怎么回事,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简直是普通的顾客,胖子心里一松,笑了笑:“没有,我紧张什么?”

    李四眼抬头看了一样许东,许东淡淡的一笑,说道:“李叔,去吧,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还的做生意。”

    李四眼感激不已的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跟在桑秋霞身后。

    许东端起茶几上的那杯茶,轻轻啜了一口,茶水已经有些凉了,喝起来,味道不是很好。

    胖子坐在沙发上,闷着头,自言自语的嘟囔着说道:“怎么就会出这么诡异的事情呢?”

    许东放下茶杯,盯着胖子,说道:“这算什么诡异,这样的事情你难道见得还少,嗯,对了,秦大哥刚刚来过,你碰上没有?”

    “秦大哥来过,什么时候,我怎么没见着?”胖子一听说秦羽来过,顿时有些激动起来。

    许东叹了一口气:“他跟我说了一件更加诡异的事情。”

    “什么事?”胖子迫不及待的问道。

    许东把秦羽给自己带来的两个消息,跟胖子简略的说了一遍。

    胖子听得一愣一愣的,奇怪的花、抗衰老素、不死药、神秘的消失,听起来当真比仓库失窃还诡异。

    等许东说完了,过了好一会儿,胖子才吐了一口气,好奇地问道:“秦大哥就没找你去帮忙找那种花?”

    许东瞥了胖子一眼:“你以为他来找我,就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么一点儿破事?”

    胖子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可是你没答应,对吧?不过也是,这一次去帮秦大哥做事,好处没捞着什么,却赔了夫人又折兵,亏了个一塌糊涂,再去跟他干,那还不得继续亏啊!这亏本的买卖,王八蛋才愿意跟他干。”

    许东吸了一口气,盯着胖子,却沉吟不语。

    胖子看着许东一脸想骂人的神色,嘿嘿的干笑了好一阵,这才说道:“东哥你做得对,我支持你,对了,过几天,秋雨他们要组织一次秋游,我想跟东哥告个假,去陪他……”

    许东点了点头,反正胖子这家伙待在家里,除了满大街找好吃的,就是钻天打洞想着发一笔横财,像样一点儿的正经事,他也没去做多少,去陪陪桑秋雨也好。

    没想到胖子继续嘿嘿的笑着说道:“只是我这一走,铺子里就少了一个人,东哥你得安排一个人顶替秋霞,嘿嘿,也不久,两天,就两天。”

    许东吁了一口气,胖子这是在替桑秋霞打掩护,不过,幸好自己手头还能够找一个人来临时顶替桑秋霞。

    “去吧,带秋霞出去好好的玩两天也好,这边的事情我让乔小姐过来先顶两天就是了。”

    说起乔雁雪,许东突然又好奇的问道:“对了,这几天怎么都没看见她的影子,知道她干什么去了?”

    胖子一脸诧异,从回来那一天之后,自己没见过乔雁雪了,还以为许东知道呢。

    “你也不知道她的行踪?”许东有些失望。

    胖子笑了笑,说道:“我的确没过多的去关心这事情,不过东哥你放心,这里是铜城,是我们的老窝,乔小姐他应该没事,再说了,说不准是她跟牟老大在一起,还能有什么事情。”

    许东却是有些担心,乔雁雪最爱热闹,没事都能搞些事出来,别又在什么地方去搞事了。

    见许东担心,胖子挡即摸出手机,找了乔雁雪的号码,打了过去,等半天,却是服务台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本来,乔雁雪要去干什么,许东倒也无意去干涉,只是胖子要带桑秋霞出去两天,许东想让她让过来帮两天忙,提前通知,让她好有个准备。

    不过,胖子这边反正还有几天,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乔雁雪,许东倒也不着急,只是嘱咐胖子,有机会联系上了乔雁雪,就跟她把自己的意思说一下。

    处理了这零碎的琐事,许东站了起来,呆在这铺子里,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反而在胖子跟桑秋霞面前做灯泡,所以,许东决定出去走一走。

    这一次,许东说要出去走走,胖子出奇的没要求要跟着,估计是知道许东就算出去走,也不见得会像以前那样在古玩街上去淘换东西,既然这样,胖子跟着不跟着,也没什么所谓,再说了,桑秋霞那边,正热乎着,胖子也舍不得。

    出了会客室,许东再次去看了一眼仓库,不过仓库里面除了刚刚三个人留下的气息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气息,所以,许东想要记住窃贼留下的气息,来做比对的想法是不能实现了。

    关好了仓库的门,许东返身出来,到了门面上,本来打算直接离开,只是到了柜台前,不由得多瞄了一眼正在跟李四眼谈生意的顾客。

    那是穿着团花寿字锦缎的一个老头子,六十来岁的样子,很是矍铄,左手尾指戴了只硕大的祖母绿戒指,那块祖母绿足有大指头般大小,颜色纯正,很是晶莹,看得出来是价值不菲之物,老头的右手大指头上却带了一只翠玉扳指,同样是色泽纯正,价值斐然。

    一看就知道这老头子的身份和地位都不低,应该是属于那种有钱有势的上层人物。

    只是像这样有身份的老头子,多半也是极为挑剔的主儿。

    不过,许东也不认得这是何许人。

    这会儿,李四眼面前的柜台上就败了十几件古玩、玉器之类的玩件儿,可没一件东西是这老头子中意的。

    许东特别留意了一下这老头子,是因为这老头子这会儿正满脸不高兴,对李四眼说道:“听说铜城里面,这老林苑里的东西,是最多,选择余地最大的地方,老板你怎么就拿这些东西出来唬我。”

    应该是失窃的事情,还留在李四眼心里,所以李四眼苦着脸,说道:“杨老哥,铺子里的东西,这些都是属于上等的,再好的,不是没有,而是我们存放在别的地方,只是杨老哥你不具体说需要什么样的种类,什么样的价位,我也是无头的苍蝇啊……”

    一抬头,见许东出来,李四眼再是苦笑了一下。

    有钱有势的人,摆的就是排场,讲究的是个气势,李四眼嘴里的这位“杨老哥”也免不了俗,当下把手一挥,冷冷的说道:“我要的只不过是珍奇古玩,你开这么多年的铺子,不会不知道‘珍’、‘奇’这两个字的意思吧,说实话,你这些东西,价格是不低,但在我眼里,也不过就是一些俗气的玩意儿,我要的,是奇珍!”

    李四眼拿出来的那些东西,虽然算不上特别珍贵,但每一件东西的价值,差不多也都在百万左右。

    可是这杨老头子却看不上眼,还嫌俗气,真不知道这杨老头子,要的是什么样的奇珍,只是如同李四眼所说的那样,杨老头不说要什么种类,或者什么年份,又或者价位在什么位置,这当真是有些为难人的意思。

    何况,这话也说得有些盛气凌人,许东都不由得暗暗皱了皱眉头。

    杨老头子自顾自的说着话,对许东都没多看一眼。

    “杨老伯,我手里刚好有两件算得上是奇珍的东西,杨老伯要是有意的话,不防跟我进来看看?”

    许东也不在意杨老头的态度,上前,礼貌地说道。

    终于,杨老头子转过头来,正眼看了一下许东,但却很快昂起脑袋,不屑的说道:“你这小娃儿,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奇珍’!不好好的去念书,却跑到这里来瞎闹,沾得满身铜臭。”

    看许东的年纪不大,差不多该是读书年龄,身上穿着又还算得上光鲜,气质又像是富家子弟,这杨老头顺口就教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