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七章 没传说里的好
一本读|WwんW.『yb→du→.co
    因为年轻而被被人家看不起,这样的事情经历得多了,也早就学会了泰然处之。

    “杨老伯,我是这间铺子的老板,许东,不知道杨老伯需要的奇珍,要‘奇’在什么地方,又要‘珍’在哪里?如果只是以金钱多寡来衡量的话,我倒觉得是玷污了真正的‘奇珍’,呵呵,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要说许东手里的金银珠宝,古董文玩,绝对不在少数,但对许东来说,那些东西当真未毕就成了珍宝。

    在许东眼里,真正的“珍宝”,那就得像自己身上穿的宝衣,头上带着的头盔,手上的一双手套,脚手穿着的那一双袜子。

    这些东西,才是真正“奇”、“珍”,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其价值的。

    杨老头子当即涨红了脸,怒道:“你是不是老板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就算你是老板,也是做生意的,我是拿钱来买我想要的,你们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多费口舌干什么劲?”

    这杨老头开口“奇珍”,闭口“奇珍”,又嫌铜臭、俗气,说得跟世外高人一般的超然物外,却跑到普通的铺子里面来买想要的奇珍,当真是比“俗气”还要低上一个层次。

    何况,仅仅交谈这么两句,许东便知道,这人仗恃着的,无非也就是有钱,无非也就是搭架子摆谱。

    跟这种人,的确没什么好说的。

    许东笑了笑,当下转身,走到会客室里面,将当日牟思晴还给自己的那颗避水珠拿了出来,稍微看了一样,便攥在手心,复又出来。

    走到柜台边上,许东将避水珠随手在柜台上,笑了笑,说道:“杨老伯,我这样东西,不知道能不能入得杨老伯法眼?”

    一看到避水珠,李四眼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这避水珠,李四眼是亲眼见过它的神奇的,当真是绝世奇珍,难道许东真的想要把这颗避水珠卖给这杨老头。

    谁知道,杨老头只是不屑的一瞥,当下冷哼道:“你说这是奇珍,就成了奇珍?哼哼……”

    许东笑了笑,说道:“不错,在我眼里,这也不过就是一块能够价值五六个亿而已的石块,要说奇珍,这东西当真也算不上。”

    “五六个亿……”杨老头一怔,再次拿正眼去看许东,却发现许东脸上的笑意里,有一股“不知道好歹”的轻蔑。

    杨老头最受不了,就是这个,当下一张脸涨成猪肝一般的颜色,怒道:“别说是五六个亿,就算十亿八亿,我也不是拿不出来,但你总得要我给得心服口服才是,否则,你说什么都还不是等于放屁!”

    这杨老头子看起来超然物外,到了这时,终于露出俗不可耐的本来面目,这让许东忍不住有些想要发笑。

    ——这种人,除了有钱、有势之外,恐怕也就只知道摆谱了。

    许东笑了笑,说道:“铜城里的牟远山,龙秋生这两个人,不知道杨老伯认不认得,如果,杨老伯拿了这块石子到他们两人面前,让他们看上一眼的话,相信她,他们两个人绝对会羡慕不已。”

    杨老头子一怔,铜城里的牟远山,杨老头子是知道的,龙秋生在铜城,名气也不低,牟远山是铜城富豪,尤其是龙秋生,那可是铜城收藏界的泰山北斗,这两个人的身价都不必说了,手里的奇珍异宝,恐怕也是多不胜数,但能让他们两个人都还羡慕不已的东西,想来当真是非同小可。

    过了好一会儿,杨老头子才突然想起最近在古玩界流传的一个传说,那个传说里的人,名字也叫许东,难道,传说里的许东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孩子?这间铺子的老板!

    “你就是那个许东……”杨老头子失声叫道。

    “我是许东,不过,不知道杨老伯说的那个‘许东’是谁?”许东笑着说道。

    毕竟在铜城,许姓不少,许东这名字也太过普通,没准儿站在铜城大街上一叫“许东”,会有好几个人立刻就会站出来,上次,胖子气急之下,拿钱找许东,就闹出过这样的事情。

    “跟牟家大小姐很要好的那位许东!”杨老头子迟疑着说道。

    许东笑了笑,淡淡的说道:“跟牟思晴,也谈不上要好,普通朋友而已……”

    正说着,牟思怡那边忙完,过来,笑眯眯的说道:“许东,下午我有事儿,得耽搁,跟你请个假。”

    许东本来不想搭理牟思怡的,但一转念,却沉着脸,说道:“你当这里是你们牟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告诉你,这里没有什么牟家二小姐,只有我的员工,你爱干就干,不干拉倒。”

    本来笑眯眯的牟思怡,脸上顿时一滞,只过了片刻,又央求着说道:“许东,我都两个星期没过去了,要不,两个小时,我就请两个小时的假,去看一眼就回来。”

    许东转过头去,牟思怡央求也好,生气也罢,许东都不再去理睬。

    这一幕,倒是看得杨老头了吃惊不已,过了半晌,这才向李四眼问道:“掌柜的,这位小姐,难道就是……”

    李四眼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牟观景的小女儿,牟思怡。”

    杨老头子顿时吸了一口凉气,牟观景的小女儿在许东的铺子里打工,而且,许东不给她好脸色,她还不敢发作,这许东当真就是传说里的那个许东!

    过了片刻,杨老头子才换了一副笑眯眯的脸色,对许东说道:“小许,我也是有眼不识高人,呵呵,见谅……见谅……”

    “不敢!”许东客气的回道:“不过,我块石头子儿,牟远山牟爷爷和龙秋生龙师父,曾估了个价格,六亿,如果杨老伯看得上眼的话,我就优惠一点儿,少算一千一百一十二万。”

    杨老头再次吸了一口气:“听说,小许老板手里有一块绝世神物,叫着避水珠,难道这东西就是……”

    许东微微一笑:“谈不上什么绝世神物,小玩意儿罢了,不知道能不能入得杨老伯法眼。”

    没想到杨老头子摇了摇脑袋:“既然是绝世神物,我有幸能得一睹,也份属莫大荣幸,只是这东西,我却不敢要,不敢要的原因,唉……不说也罢。”

    顿了顿,杨老头子话锋一转:“传说里,小许义薄云天,豪气干云,一掷千金而面不改色,呵呵……今日一见,当真名不虚传……”

    杨老头子这么一说,许东倒是有些心虚,没想到自己不知不觉间成了传说里的人,而且那传说里,大约还把自己说成是大英雄大豪杰什么的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过了好一阵儿,许东才讪讪地笑道:“大约是街头巷尾的好事者,添油加醋的胡说罢了,我这人,哪有传说里的那么好。”

    只是这杨老头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随即又说道:“这样吧,这避水珠我是没法子要了,麻烦小许,帮我找两件价值在千万左右东西,五百万价位的找两件,另外,一百来万左右的,找两件,十来万的首饰,也给我来一件……”

    杨老头子这么一说,李四眼跟许东一齐怔了怔,这杨老头子,当真也是有趣,先前口口声声直嚷着要“奇珍”,但真正的奇珍摆在了他的面前,他却又不敢要了,不管是什么原因,这让许东又好气又好笑又奇怪起来。

    不过,这杨老头子开口要三千万左右的物件儿,这也是一单不算小的生意,许东当下收起避水珠,爽快的答道:“好,请杨老伯稍候片刻,我这就去取。”

    李四眼也不请杨老头子进会客室,直接出了柜台,邀杨老头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喝茶等候。

    不多时,许东用托盘托了几件东西出来。

    这几件东西,质地是黄金、翡翠之类的,看起来金碧辉煌,造型玲珑有致,一看就知道全都是价值不菲的珍品,直看得李四眼跟杨老头子两人都是瞠目结舌。

    这几件东西,都是许东从天神堡里面带出来的,一直都被许东放在乾坤袋里,曾经在弗罗里达州抵押给保罗,后来又全部赎了回来,现在杨老头要,许东挑挑拣拣,也就按照刘老头子的要求随手捡了六件出来。

    只是许东对价格上的事情,并不是特别关注,也就只是按照大概的价格挑选的,具体到每一件,有价格上的上浮或者不足,就交给李四眼去处理了,谈价侃价,这时李四眼的长处。

    许东将托盘里的东西放到茶几上,笑了笑,问道:“杨老伯,按照您说的,就这几件,如果不满意的话,我再去找。”

    杨老头看的两眼放光,赞叹不已,说实话,在杨老头看来,这几件物件,都超乎自己想象的精美,最关键的是,质地是黄灿灿的金子,或者是碧绿的翡翠,这就让杨老头子已经忘记了这些东西的艺术价值和研究价值。

    总的来说,这几件东西,已经大大超出了杨老头子原本的预期。

    许东将托盘放到茶几上之后,微笑着向李四眼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李四眼跟杨老头谈价,随后,自己却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前一段时间,李四眼也见过不少这一类的物件儿,周金龙那边,也不时送过来一批,虽然最近周金龙不再往这里送,但这一类的东西,李四眼也已经是司空见惯了的。

    虽然李四眼很是有些诧异,不知道许东从哪里即刻就弄来这么几件,但现在主要的事,是跟杨老头侃价,许东从哪里弄来的,怎么弄来的,李四眼也就顾不上去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