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八章 没老婆有钱花
一本读|WwんW.『yb→du→.co
    原本以为杨老头子会一件一件的在价钱上跟李四眼磨一阵牙,没想到杨老头见这东西件件精美,早已心花怒放,又加上一早就把想要的价位说了,这时候就根本不去计较价钱高低,直接让李四眼报价。

    李四眼沉吟了片刻,把每一件的价格都提高了五十万,这样算下来,额外的利润,差不多补上了仓库里丢失的货物的损失。

    不过,即使李四眼把每件物件的价钱抬高了五十万,也仅仅只是跟其他的同行差不多,但如果是杨老头子在其他地方,也表想出来这样喜欢、满意的话,人家肯定就不止多要他五十万,一百万、几百万那都是有可能的!

    李四眼报完价钱之后,又征询了一下许东的意见,这六件,价钱就这个价,另外杨老头要的十万左右的一件首饰,李四眼打算送一件自己加工出来的翡翠饰件,不知道许东的意思如何。

    许东笑了笑,一切都让李四眼做主。

    这倒不是十万左右的钱,就不是钱,实际上,李四眼这账也算是算到家了,十万左右的翡翠饰件儿,由于从原材料到成品,都是自己的渠道,卖价十万左右的物件儿,所有的成本加在一起也不超过两三万块钱。

    这两三万块钱,相比李四眼刚刚一开口,额外的多要杨老头三百万来说,当真也就只是毛毛钱了。

    李四眼拿了这点儿毛毛钱,不但落了个人情,还使得杨老头子心花路放,一个劲儿的表示,自己也就是听人说老林苑做生意,最是公道,今儿个一见,当真名不虚传,这以后,他那些圈子里的朋友,他绝对会往这里介绍。

    李四眼又找来包装盒子,细心地帮杨老头子把几件物品包装好,这才让牟思怡拿了一件标价八万八千八百块的翡翠镯子过来。

    这镯子标价只有八万多,在价钱上杨老头子虽然有点儿嫌低,但这是李四眼白送的,杨老头子自然也是乐呵呵的接了。

    只是桑秋霞跟胖子一块儿出去了,没人做账,许东只好亲自上阵,转账、填单据什么的,好在许东以前自己干过这些事,现在干起来也依旧顺顺当当的,不多时,这一桩生意,就妥妥的成功。

    临走时,杨老头子绝口不再提“奇珍异宝”只跟许东说,这往后,有什么不常见,特别稀奇的物件儿,如果方便的话,就通知自己一声。

    李四眼在一旁,张了张嘴,正要说手上刚好有块从来没见过,花纹奇怪的青铜牌,许东赶紧咳嗽了一声,示意李四眼不要再说下去,那青铜牌现在还不能轻易拿出来,要找到偷走仓库里货物的东西,还得靠这青铜牌,要是杨老头一发楞,也买了去,线索不是就断了。

    送走了杨老头,许东回头去看牟思怡,这会儿,牟思怡坐在货架那边,嘟着个小嘴儿,正在闷闷的生气。

    许东心里有些好笑,走到牟思怡身边,故意沉声说道:“你又在偷懒,罚款三百块,记过一次!”

    没想到牟思怡瘪着嘴嘟囔着说道:“你扣吧,你罚吧,反正我这个月的那点儿工资,早就被你剥削干净了,大不了,下个月再帮你白干。”

    “还敢跟我顶嘴是不是,信不信我这就炒你鱿鱼!”许东沉着脸,装腔作势的喝道。

    “许东,许老板,是我错了,我这就去干活儿,这总行了吧!”牟思怡气鼓鼓的站了起来,却又无可奈何的顺手拿起一根鸡毛掸子,怏怏的在柜台上刷了起来。

    许东转过头去,偷笑了好一会儿,这才回过头来,却又沉声说道:“收拾一下,待会儿秋霞她们回来,你就跟我出去一趟。”

    牟思怡像是看贼人一样看了一眼许东,低声嘟囔道:“我才不去呢,谁知道你这家伙安的什么心?”

    牟思怡的话音虽轻,但还是清清楚楚的传到许东耳朵里,许东忍住笑,没好气的说道:“你放心,我最多也不过就是把你卖了,再让你帮我数数钱而已。”

    牟思怡气愤不已,怒道:“就算你把我卖给别人,我帮你数钱,也比别人把我卖给你好……”

    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想来牟思怡实在是被许东气得不行了。

    只是许东再也忍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来。

    笑了一阵,桑秋霞跟胖子都回来,每个人手里都抱了些饮料、零食什么的,牟思怡一见桑秋霞回来,便放下鸡毛掸子,直接飞了过去,搂着桑秋霞,笑着说道:“还是秋霞姐对我好,不像那些眼里只有钱的人。”

    桑秋霞递给牟思怡一瓶饮料,看了看许东,笑着问道:“怎么了思怡,许东又欺负你了?”

    “没有,就是被大灰狼咬了一口。”牟思怡笑着说道。

    “狼?”胖子在一旁,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叫了起来:“哪儿,哪儿有狼……这城市里面,怎么会有狼了,哎,思怡妹子,咬哪儿了,严重不,你可得立刻去打狂犬疫苗,听说……”

    桑秋霞悄悄撞了胖子一下,朝着许东努了努嘴,跟牟思怡两个人笑着一团。

    许东板着脸,过来,大声叫道:“谁啊,谁在背后说我坏话,我扣他工资……”

    只是许东这么一叫,桑秋霞跟牟思怡两个人笑得更是开心起来。

    见没人理睬自己,许东气哼哼的说道:“秋霞,今天什么日子,离发工资还有几天?”

    桑秋霞想也没想,答道:“今天星期三,下个星期一才到发工资,还有四天才是发工资的日子。”

    “这样啊……”许东想了想,说道:“也好,今天刚好有空,把工资发了吧,账目就发工资了再做。”

    一听说现在就发工资,牟思怡跟胖子两个人眼色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牟思怡的工资,被许东七扣八扣,这个月根本就没有工资可拿了,胖子的工资是不少,但是能落到他自己手里的,怕也就只有几百块零花钱,其余的,理所当然的就由桑秋霞“代为保管”了。

    每个人的工资,都是固定的,几个人当中,也就只有李四眼最高,一个月五千,许东自己也就跟桑秋霞、胖子两个人一样,只拿三千块的工资。

    只是他们几个人工资不多,但是分红却不少,加在一起,这个月,李四眼拿了六万五,桑秋霞跟胖子两个人加在一起,超过了十万,许东一个人也将近十万。

    轮到牟思怡的时候,许东黑着脸,在一旁督促桑秋霞,按照以前说的,该扣的,一笔也不少,算到后来,牟思怡三千块的工资,就只剩下一千六百块,看得牟思怡在一旁闷闷不乐,差点儿要流下泪来。

    许东看得心里暗笑不已,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对了,秋霞,我们对新员工,得给点儿培训补贴,还有啊,这大热天儿的,降温费也得算一点儿,餐饮补贴,还有那个什么什么车辆什么的……哎一时想不起来了,林林总总,差不多也该七八千块,把这个给她补上去。”

    桑秋霞“格格”的笑了好一阵,问道:“这是特别针对新员工的福利,对吧,到底是七千还是八千,你说个准数儿。”

    许东点了点头,说道:“那就给一万块,整数,省得人家背后说我们铺子里的人,个个周扒皮似的。”

    桑秋霞笑呵呵的点了一叠钱出来,递给牟思怡,又说道:“我就说过……格格……你自己点点,一万一千六。”

    没想到的是,牟思怡接过这一万多块钱,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以前,别说一万多块钱,就是十万二十万,牟思怡也没看在眼里,更没看成是钱,这二十多天里,牟思怡凭着自己一双手,挣来第一份劳动成果,但那钱拿在手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哪怕明知道这一万多块钱里,许东“给”的,占了很大一部分。

    等牟思怡收好了钱,许东马上又沉着脸,对牟思怡说道:“你记住了,别以为这个月给你发了工资,我可告诉你,你还在试用期,该扣的,我还会扣!该炒你鱿鱼的时候,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炒你鱿鱼。”

    牟思怡吸了一下鼻子,低低的答道:“我知道了……”

    许东哼了一声:“我让你收拾一下,然后跟我出去的,你这拖拖拉拉的,你要让我等你到什么时候?”

    牟思怡赶紧应了一声,去到里间换工装什么的。

    听说许东要出去,桑秋霞给胖子给了个眼色,说道:“胖子,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你先回去吧。”

    胖子见桑秋霞给他的五百块零花钱拿在手里捻动着,涎着脸说道:“秋霞,这年头,出个门儿,逛个大街,这几百块钱,也就只够打个的,抽包烟什么的,我还是呆在这里吧,省得一出去,我这个月的零花钱,又得跟你申请。”

    桑秋霞嗔道:“让你回去就回去,省得在这里黏乎,烦人。”

    “我这不是不想去胡乱花钱吗……”胖子笑着答道。

    见胖子一再曲解自己的意思,桑秋霞恼道:“你是说我给你的零花钱少了吧,你要多少,我全都给你……”

    许东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哎,我说你们两个,在这里谈情说爱,恶心不恶心啊,有本事床上躺着去吹枕头风……”

    桑秋霞立刻羞得红着脸,低下头去,再也不敢多看一眼许东。

    胖子倒是嘿嘿的笑道:“对了啊,东哥,说起这个事情,我可得要跟你讨教讨教经验,这方面,东哥你也是个高手,我记得,在弗罗里达的时候,呵呵……你可是……”

    不等胖子说完,许东怒道:“胖子,你住口,这事儿是你能拿来开玩笑的?”

    胖子不蕴不火的答道:“咦,东哥你这是不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了吗?我跟秋霞,那可是名正言顺的,妈也赞成,秋雨也答应,咱们两个正商量着什么时候去拿驾驶证呢,倒是东哥你,这不明不白的,兄弟我看着着急啊……”

    “胖子……”许东几乎有些气急败坏,但却有哑口无言。

    过了好半晌,许东才勉强挤出来一句话反击胖子:“娶了老婆有什么好,到时候还不得跟你一样,零用钱都得省着花,我才不愿呢。”

    桑秋霞在一旁,红着脸,低声嗔道:“你们两个真是低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