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九章 街头魔术
一本读|WwんW.『yb→du→.co
    跟牟思怡两个人出了老林苑,牟思怡取了她的车子,原本以为许东会另有车子代步,没想到等牟思怡打开车门,许东二话不说,直接钻到牟思怡的车子里,还大模大样的做到牟思怡身边。

    “你自己没车?”牟思怡有些诧异的问道。

    “怎么,坐你的车不行?”许东板着脸说道:“对了,你开车慢点儿,别搞得跟上次一样。”

    “坐就坐呗,那么凶巴巴的干什么?”牟思怡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咕哝道。

    顿了顿,牟思怡又没好气问道:“老板,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许东坏笑道:“也没个具体的地方,你就开着车子转悠吧,等我想好了想去什么地方,我再告诉你。”

    牟思怡猛地一脚踩住刹车,使得许东猝不及防,差点儿撞在驾驶台上,又转头怒道:“你耍我是不是,你不是说要去办事吗?”

    “你什么态度?牟思怡我告诉你,现在是工作时间,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耍你又怎么了,不想停听,你可以走人啊!”许东很是有些凶恶的说道。

    牟思怡一震,盯着许东:“你一直都在想赶我走?”

    “你还以为我会求着让你留下来啊,你拉倒吧你,让你在我铺子里做事情,那是思晴有交代,要不然,哼哼……”

    “所以,我姐姐跟你分手了,你就更容不得我,是不是?”说这话的时候,牟思怡眼里又开始蒙上了泪水。

    许东满怀恶意的答道:“那倒也不完全是,至少,我的铺子里差一个小伙计,但我差的是一个完全听话又有能力的小伙计,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做不了,就算在做,也不过是图个新鲜,所以,你早走比晚走要好。”

    牟思怡沉默了好一阵,这才说道:“好,你要赶我走,我偏不走,我要让你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做得了,是不是只图个新鲜。”

    说着,牟思怡再次起步,胡乱的选了一个方向,把车子开进车流。

    许东故作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都气不走你,我真是活见鬼了……”

    牟思怡闷着头开车,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说了一句:“你气我是吧,好,我看看谁更气……”

    说着,牟思怡一打方向盘,变更车道,把车子往城南方向开。

    不多时,牟思怡居然把车子开到了两个人都就读过的高中学校门口。

    停好车子,牟思怡转头对许东说道:“对不起,许老板,我要上个洗手间,你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用我的车先走,也可以坐在车里等我。”

    跑到这里来上洗手间,估计这是许东这辈子听到最不靠谱的理由,只不过,牟思怡的这个理由,许东又无法拒绝。

    许东眼睛盯着自己曾经熟悉的学校,却淡淡的笑了笑:“去见见伟少吧,记住,别让我等得太久。”

    牟思怡一怔,怪异的看着许东,过了好一会儿,才婷婷袅袅的离开。

    不过牟思怡这一走,在驾驶座上闭目养神才不到半个小时,许东便无聊起来。

    下了车,到学校对面的超市里买了包烟,却不买打火机,然后打开烟盒,抽了一支出来,叼在嘴上,走到一处镜子边上,从镜子里看了几遍自己叼着烟的造型,感觉得自己叼着烟的造型,实在是有些难看,当下又把刚买来的烟扔进了垃圾篓,随后又去买了几根棒棒糖来吃,惹得超市大妈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许东。

    原本许东在铺子里不答应牟思怡请假,也就是知道牟思怡要来跟方家伟见面,许东正好有件事想要问问方家伟,但又不愿去跟牟思怡说让她跟自己一起来。

    一路上不断的打击牟思怡的气焰,就是为了让牟思怡把自己带到方家伟面前,让牟思怡觉得是在气自己,只是没想到,到了这里,牟思怡竟然来了个更狠的,直接丢下许东一个人,自己去找方家伟。

    这让许东赶到很是无聊,在超市里折腾了一阵,许东出来,见牟思怡还没出来,琢磨着要见到方家伟,怕是有些困难了,毕竟现在方家伟在学校里,想要就这么见他,很不容易,何况,许东又不能用其他的法子把方家伟叫出来。

    想着,许东觉得要找方家伟,还是得重新找个机会,自己还是回去,回牛哥当铺那边去看看。

    一想到“牛哥当铺”这几个字,许东心里顿时升起一股热烘烘的暖意,当初要不是牛哥当铺,自己无论如何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可是,自从乔老爷子拆了原来的牛哥当铺之后,自己也就绝少过去看管现在闲着没事,正好去看看。

    正要走,没想到从超市里出来两三个提着大包小包东西的女学生,一眼看到许东,立刻围了上来。

    其中一个女生,模样直逼牟思怡,许东有些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她是谁,只是这个女生居然直接走到许东跟前,面对着许东极为崇拜的说道:“许东……”

    许东一怔,转头四处看了看,没发现身边还有别人,许东这才指了指自己,好奇的问道:“你叫我?”

    “当然是叫你了,这里,除了你这位许东,还有其他的人吗?”这女孩子长得漂亮,年纪跟许东也差不多,说话也没有半点儿羞赫。

    许东“嗯”了一声:“你怎么认得我?”

    漂亮的女孩子笑着说道:“我怎么会不认得大名鼎鼎的许大魔术师,那次,家伟他们家的铺子开业,我们就见过面的。”

    许东一下子想了起来,这个女孩子,就是当时闯到化妆间里,问方家伟要签名,却被方家伟呵斥了一通的的那个女孩子。

    一想起这个,许东不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子笑了笑:“苏忆,这是我的两个同学马芳、刘茜。”

    说着又指了指高瘦、戴着眼镜,一头短发的马芳,和特别娴静、有些害羞,一头长发的刘茜。

    “怎么你们今天都没上课?”许东嘴里敷衍着问着,眼睛却不时的去看刘茜,听桑秋雨说,他很喜欢的一个女同学,也叫刘茜,不知道是不是这位。

    苏忆笑着说道:“这节课是体育课,我们几个有事,请假出来的,对了,许东许大师,很久没看见你表演的魔术,能不能为我们表演一个?让我们再一次一饱眼福!”

    这苏忆当真是直爽得很,都不管这里是街头,直接就要许东来个即兴表演。

    许东本来要拒绝的,但又很好奇这个刘茜,到底是不是桑秋雨喜欢的那个刘茜,稍微沉吟了片刻,便笑说道:“为你们几个表演一个魔术倒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想知道有个叫桑秋雨的同学,应该是这个学期才进来的,你们认识他吗?”

    听许东这么一问,苏忆跟马芳两个人都是“格格”的笑着,一起转头去看刘茜。

    刘茜却是红着脸,恨不得找条地缝儿钻进去才好的羞态,低着脑袋,半句话也不说。

    看到这个,许东心里也有了些底,看来这个刘茜,正是桑秋雨喜欢的那位。

    苏忆跟马芳两个人笑了一阵,说道:“刘茜跟桑秋雨是同学,两个人好得让人嫉妒,对了,听桑秋雨说,你是他哥?”

    许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当是默认。

    马芳却笑着问道:“真是奇怪,桑秋雨说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姓王,另一个就是你,你们三个,难道不是一个妈生的?”

    许东怔了怔,没想到这个马芳决然这么八卦。

    刘茜在一旁说道:“姓王的那是秋雨的姐夫,这位才是秋雨的亲哥哥……”

    刘茜的话还没说完,马芳笑道:“看看看看,还说不是喜欢上桑秋雨了,张口‘秋雨’闭口‘秋雨’的,念念不忘的‘秋雨’”。

    刘茜的脸红得像是要淌出血来似的,低着头分辩道:“谁喜欢上他了,我跟秋雨之间,只不过是竞争对手的关系……”

    苏忆在一旁笑道:“好了好了,你跟桑秋雨是竞争的对手关系也好,是惺惺相惜也好,我们又没人跟你争,还是请许大师帮我们来表演一出精彩的魔术。”

    知道了这个刘茜就是桑秋雨喜欢的那个刘茜,许东也很是高兴,当下笑着问道:“既然大家都这么熟了,不知道几位想要看哪个类型的魔术?”

    对许东来说,诸如变东西之类的小魔术,实在是手到擒来的小儿科,在这几个小姑娘面前显摆,没什么意思,要来就来的足以惊世骇俗的东西。

    不过,这就的要些讲究,怎么说,也得要让这三个观众喜欢,才是特意为她们三个人表演的。

    苏忆怔了怔,平日里看大帅哥方家伟表演的,什么吞咽吐火,丝巾变鸽子变花朵之类的,也看的没有了新鲜感,何况,相对于苏忆在方家开业那天看到许东的魔术,那简直弱爆了。

    苏忆想要看的,恰好就是许东最拿手的那种大型的魔术。

    而且,苏忆还有个很好的理由,上次许东表演那精彩的魔术,自己没能用手机拍下来,当属这辈子最大的遗憾,现在,许东特意为三个人表演一次,苏忆又怎么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所以,苏忆的要求是又要神奇,场面又要宏大,最主要的是,是能震撼人心的那种。